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平安镖局 > 第八章

平安镖局 第八章

作者 : 煓梓
    离开当铺,到常去的茶馆坐下来喝茶,丹伦将袍子里的项链取出来,摊在手心默默凝视。

    乔妍是一个谜,不只她持有的物品是谜,她本身就是一个大谜团。而他,钮钴禄.丹伦,对猜谜最有兴趣,他已经迫不及待解开乔妍这个谜团!

    她恨马。

    坐在负责驾车的兄弟身边,一脸警戒的看四周,让乔妍无法放松的不是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而是马匹,她光听到马蹄声,心脏就会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怀疑她的心跳已经超过一百,而且还在持续飙高。

    “乔姑娘。”

    她的心脏已经够无力了,丹伦偏偏挑在这个时候出声叫她,差点没把她吓破胆。

    “呼呼!”这人的习惯真差,老是喜欢扮演阿飘。“有事吗,丹伦贝勒?”

    “想和你聊聊,你可以进来吗?”丹伦推开车门,探头邀请她,乔妍原本想一口回绝,但她只要一想到要和马儿为伍,立刻改变主意。

    “好。”她二话不说钻进车厢里面,丹伦的马车和一般人家的马车不同,宽敞又舒适,能躺能卧甚至还有烧茶的地方,并且铺上了红色的丝绸,活像一间行动宾馆。

    乔妍猜想他这辆马车已经算是古代的奔驰,而且还是加长型的,搭乘这么夸张的马车旅行,还说要低调咧!真的是有够低调。

    以她讨厌他的程度,丹伦原本以为她会拒绝邀请,没想到她却意外干脆。

    乔妍一钻进车厢马上把门关起来,将奋力奔跑的马匹隔绝在她的视线之外。

    “乔姑娘,你真令我感到意外。”他从没看过这么主动的女人,不免吓了一跳。

    “叫我乔东家,我喜欢公事公办。”乔妍摆出专业人士的姿态,实话说还真有那么几分架势。

    “可我偏喜欢称你为乔姑娘,叫东家太见外了。”丹伦伸手挑她的下巴,还没碰到手就被扭成麻花。

    “我也觉得只废掉你一只手臂太见外,应该两只手一起废掉。”她冷冷回呛,外带拿手的擒拿术,丹伦的手几乎被折断。

    “好好好,我知道错了,你先放手。”丹伦这辈子别说被女人欺负,就算男人也欺负不了他,他却一连栽在她手上。

    “哼!”乔妍不甘心地放开他,很想一脚把他踹出车外,省得遗祸人间。

    丹伦微微一笑,一点儿都不生气,到底像她这么生气勃勃的女子可遇不可求,就算被糟蹋几次也值。

    “乔姑娘,你不是应该骑马在最前方警戒,怎么躲到车里来了?”丹伦哪壶不开提哪壶,专踩乔妍的痛处,简直是想气死她。

    “是你自己叫我进来的,怎么反倒怪起我来?”乔妍打死不让丹伦知道她怕马,这有损她的威名,传出去只会丢镖局的脸。

    “也是。”丹伦要笑不笑地瞅着乔妍,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让人看了碍眼。乔妍严重怀疑他已经发现她不会骑马,否则不会笑得那么可恶。

    “喝茶吗,乔姑娘?”丹伦从一个套着牛皮的瓶子,倒出一杯热腾腾的茶递给乔妍。

    “谢谢。”乔妍接过茶,心想喝不到咖啡干脆喝茶报仇好了,虽然口感差很多,但都有咖啡因,多少也能弥补一下遗憾。

    “味道怎么样?”这可是去年的雨前茶,一斤十两银子,相当昂贵。

    “冻顶乌龙茶的味道要浓一些,但还算不错。”她喝过一斤十万的冠军茶,香醇回甘,说不出的好滋味。

    “冻顶乌龙茶?”丹伦眼睛都眯起来,他知道福建安溪地区有乌龙茶,没听说过前面还加冻顶两个字,莫非是新的品种?

    “呃,反正很好喝就是了。”乔妍很快地喝光茶,把杯子还给他,好希望他别再问下去了,她竟然连冻顶乌龙茶都说出来,那可是台湾的特产。

    丹伦接过杯子笑了一下,看来他的想法没错,她真是个大谜团,他挖到宝了。

    “乔姑娘,听你的口音,应该不是北方人吧!”既然是宝,当然得用力挖,丹伦立刻就开始探她的口风。

    “不是。”她直觉反应。

    “那么你是……”

    “我是——”乔妍差点说出自己来自台湾,幸好及时住口,小心翼翼地改口。

    “我从很遥远的地方来。”这个说法比较安全,省得他再继续追问。

    “有多远?”可丹伦就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她都快烦死。

    两百多年后!

    乔妍在心里默默回答他的问题,越来越想念台湾的一切,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现代?

    “说了你也不知道,我住的那个地方,你可能听都没听过,很难解释。”这点她可没有说谎,这个时代的人哪里知道台北,她不想白费口舌。

    看来,她是不打算告诉他答案。也好,太快解开谜题也挺无聊的,就留着慢慢玩,也好解闷。

    “丹伦贝勒,出发之前我和华叔讨论过了,他告诉了我一些事。”乔妍之所以同意进车厢,除了不想看见马以外,最主要的是要和丹伦讨论日后的护卫工作,这才是重点。

    “哦,他都告诉你些什么?”丹伦把酱油瓜子和梅花饼、金丝糕这些点心都端出来,搞得像郊游,乔妍都快看不下去。

    “华叔告诉我,你不能离开京城,非离开不可,最多也只能四十里远。”她说。

    “朝廷是有这规定,说实话,还挺无聊的。”丹伦拿起筷子挟一小块梅花饼放入口中嚼了几下,不在乎地回道。

    “这不是违法吗?”他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华叔说你擅自离京的消息若是传出去,可是会出大事的。严重的话,说不定还会被送到宗人府圈禁,甚至被削去爵位。”这些只有在清装剧出现的剧情,活生生地在她眼前发生,让人不敢相信,却千真万确。

    清廷对于旗人的行动限制非常严格,规定:在东北地区,百里为逃,京旗旗人不准擅自离京四十里,各省驻防八旗不准离京二十里。钮钴禄氏入关以后,便在京城内聚族而居,属在京旗人,自是符合后面这项规定。

    “所以才需要换个假身分,否则怎么出得了城门?”丹伦当然知道这些规定,也自有因应之道。

    “这么说起来,你们也只是一群外表好看的孔雀,还不如野生的小鸟来得自由。”越是深入了解,乔妍越是觉得八旗子弟可怜,虽然受清廷供养,实则与笼中鸟无异,只是鸟笼大一些,遍及整座京城。

    “可不是。”丹伦看着车窗外不断变化的风景喃喃自语,俊秀的脸庞少了戏谑多了一分迷惘,彷佛孔雀不知为何展翅、为了谁而展翅。

    看着他线条分明的侧脸,乔妍发现丹伦长得还真不是一般的俊俏,难怪能入选“京城四大贝勒”,这换到现代,应该就是F4了吧!没想到清朝也有F4,真逗。

    乔妍越想越觉得有趣,嘴角不由得往上提。

    “怎么了?”丹伦注意到她憋着笑,别的姑娘是看他看到发愣,她是看他看到发笑,他到底做了什么好笑的事,让她笑到脸颊抽搐?

    “没什么。”清朝F4,笑死人。“我只是想起一件好笑的事——啊!”

    突如其来的剧烈震动,害乔妍一头栽进丹伦怀里。

    “搞什么鬼……”乔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马车突然停下来,她的话也没说完,鼻子还差点撞歪掉。

    “乔姑娘,你要不要紧?”丹伦低沉的声音回荡在乔妍的耳边,伴随着激烈的鼓动,乔妍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竟然靠在丹伦的胸口。

    怦怦!怦怦!

    丹伦的心跳声意外的好听,胸膛也意外的坚硬,不是她想象中的白斩鸡,也是有肌肉的。

    “乔姑娘?”见她半天没反应,丹伦开始担心她是不是撞到头,连同舌头一起咬掉。

    “对、对不起!”她反射性用手推开他,匆忙直起身,丹伦原本没受到什么影响,被她的铁沙掌这么一推,反倒有些疼了。

    “没关系。”他用手揉揉胸口,好奇地看着她双颊染上红晕。

    真的是丢脸死了,她这么不小心,怎么干保镖?被保护的对象还不丢了性命?

    “我、我出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再见!”乔妍丢下这一句话,推开车门就反省去,丹伦连开口挽留她的机会都没有,马车的车门就当着他的面关上。

    砰!

    好大一声。

    愣愣地看着车门,丹伦噗哧一笑,边笑边摇头。

    平时看她手来脚来,没想到她害羞起来这么可爱,害他被逗得心痒痒的。

    透过车窗,丹伦看见一只不知名的野鸟在天空翱翔,是如此自在。

    你们也只是一群外表好看的孔雀。

    是呀!他只是一只身披彩衣的孔雀,华而不实。然而即使如此,他也想象野鸟一样自由,尽情展翅飞翔。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平安镖局最新章节 | 平安镖局全文阅读 | 平安镖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