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背债妻 > 第二章

背债妻 第二章

作者 : 米恩
    “你叫路予恬?”

    焦急的路予恬听见身边人的问话,才收回紧盯手术室的目光,看向俊秀的男人,微讶反问:“你怎么知道?”

    他指指她胸前的名牌,“你在员工餐厅上班?”

    路予恬恍然大悟的看着自己忘记拆下的识别证,“对,我在员工餐厅当收银员。”

    他点点头,朝她伸出手,唇角微扬。“我姓唐,唐意枫,很高兴认识你,予恬。”

    听见他唤自己的名字,路予恬脸蛋微红,羞涩的伸出手和他交握,“我也是,很高兴能遇见你,要不是你,Momo恐怕就没命了,真的真的很感谢你。”

    Momo是方才要为小白狗填写资料时,她临时取的名字。

    见她小巧的脸蛋写着满满的感激,那模样彷佛他不是那只狗的救命恩人,而是她的,让唐意枫不禁莞尔,“不客气,我只是经过,以为是公司员工被欺侮,才会下车看看。”

    事实上,他也不晓得自己为何会停下车。

    今天情绪不佳的他,根本没有多管闲事的心情,然而当他看见她蜷缩在地上,身影显得可怜无助时,不知为何,他竟走不开,尤其再对上她又大又圆、晶亮透明的纯真星眸,心中竟扬起一股许久未有的保护欲。

    路予恬让他想起了失踪一年的乐安琪,她们的外貌虽然天差地别,却一样有着一颗善良的心,拥有一样纯真的眼神,那眼神让他没办法抛下她,这才会在将近十二点的深夜陪在她身旁,等着那只狗手术结束。

    “不管怎么说,都很谢谢你。”

    她一而再的道谢,非但没让唐意枫感到不耐,对女人一向没好脸色的他竟还变得更加温柔,“不用这么客气。”

    他脸上温和的笑容让路予恬小脸更红,正不知该接什么时,手术室的灯恰好熄灭,兽医走了出来。

    一看见兽医,路予恬马上冲上前,“医生,Momo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脱下口罩,有些年纪的兽医带着疲惫却十分和蔼的笑容徐徐说道:“它没事,还好受的都是皮肉伤,只有后腿严重点,骨头断裂还刺穿后腿,突了出来,我帮它将骨头推回、缝合,大致上没什么问题,只不过它还需要留在这里一段时间,观察是否有感染情形。”

    听医生这么说,路予恬一颗高悬的心总算放下,忙不迭的道谢,“谢谢你医生,谢谢你救回它……”

    她今天遇上的全是好人,先是出手助她的唐意枫,再来便是眼前的老兽医。

    当他们找到兽医院时,早过了十点,许多兽医院的急救铃像是设好看似的,按了十几分钟都没人应,就算还有人在,也推说医生睡了,根本没人想理会这奄奄一息的流浪狗,直到他们找到这间看起来不起眼又老旧的兽医院。

    原本要关门的老兽医看见Momo受伤严重的后腿,二话不说便拉开铁门,马上为它动手术,让她感激得差点痛哭流涕。

    老兽医笑了笑,“不是我救了它,是它遇上了好心人。这只狗是流浪狗对吧?我查过它并没有植入芯片,身上不仅有跳蚤还有皮肤病,看样子已经流浪了好一阵子,要是你们没将它送来,它后腿的伤不用三天便会溃烂感染,到时一条狗命就会不保,所以你要谢的不是我,我只是尽医生的本分,你该谢的是你们自己。”

    他说了一大串,让路予恬顿时又红了脸,不知该说什么。

    一旁的唐意枫见状,笑着接话,“不管怎样,还是谢谢您,外头下着大雨,时间又晚,很多兽医院都不肯收它,要不是有您,就算我们有那份心也无能为力。”

    老兽医闻言笑了笑,走向柜台,打趣的说:“我收它当然是为了赚钱,像这样的急诊可好赚了。”

    路予恬知道这是玩笑话,可一听到钱,还是下意识地 紧手上的包包,跟上前,轻声问:“请问……要多少钱?”

    老兽医算了算,好一会才抬起头。“手术费两千,至于住院的费用一天是三百元,如果有感染需要治疗,费用还得另外算,今天就先付手术费,等接它出院的时候再结算剩余的费用吧。”

    “好的……”听见等于她一个月伙食费的金额,路予恬心一缩,又不得不付,只是想到仅余一百元的皮夹,她歉然的说:“那个、麻烦等我一下,我去领个钱……”她的话才说了一半,唐意枫已掏出一万元,放在柜台上。

    “连同它的住宿费和后续费用,我先预付一万,如果不够再联络我。”他在柜台前的便条纸上写下姓名和电话号码。

    路予恬一怔后连忙说:“不行!不可以用你的钱,Momo是我救的,钱当然要由我付,你快收回去。”她抓起钱就要递还给他,却让唐意枫给压了回去,古铜色的大掌紧紧压在她的小手上。

    这无意的碰触让路予恬慌张的收回手。

    “Momo是我们一起送来的,你为它挨了几棍,我为它付医药费,很公平。”将钱递给老兽医,他笑着说:“医生,麻烦您。”

    “那好,我帮你开张收据。”老兽医也不罗唆,收了钱,开了张收据递给他。

    “可是……”路予恬还想说什么,又让唐意枫给打断。

    “很晚了,我们就别打扰医生休息,先出去吧。”

    听他这么说,路予恬也看见老兽医频频打着哈欠,只好听从唐意枫的话,先探望了下因麻醉而睡沉的Momo,并再次和老兽医道谢后,走出了兽医院。

    外头,雨势仍旧滂沱,清冷的街道上没半个人影,只有他们两人在骑楼下并肩而走。

    行经一间7-11时,路予恬突然停下脚步,仰起头对高她将近两颗头的唐意枫说:“唐先生,请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进去买个东西。”其实她是要去领钱还他,但要是照实说,他一定又会推拒。

    唐意枫停下脚步,拉住转身要走的娇小身子,轻声说:“我们先去医院,等会要买再买。”

    看着圈在自己手腕上的大掌,路予恬本想抽离,毕竟两人称不上朋友,只是今天才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就算唐意枫不是坏人,她还是不习惯这样亲密的触碰,然而她也不好意思抽回,只能将注意力放在他说的话上,担忧的问:“你不舒服?是不是淋雨感冒了?”

    他冒着雨陪她东奔西跑,搞不好真是感冒了。

    她担心的表情让唐意枫感到好笑又无奈,他拉过她的手,将已不再流血的两个牙洞摊在两人面前,“是你受伤,不是我不舒服。这是被Momo咬的?”

    方才在兽医院,他就发现了她手上的伤口。

    瞪着微微刺痛的两个小洞,路予恬差点忘了自己受了伤。“嗯,是 Momo 咬的,可是这不过是小伤,用不着去医院吧……”

    如果再去医院,她真的会破产的!

    闻言唐意枫皱起了眉,“这怎会是小伤?Momo是只流浪狗,不晓得有没有狂犬病,你需要到医院去打针破伤风和狂犬疫苗。”

    这么说也有道理,如果不挨这一针,到时要是生了病,会更麻烦。想到这,路予恬在心里默默心疼等会儿的花费,垮着小脸点点头,“知道了,我会去看医生,不过,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很快回来。”说着便挣脱他的大手,动作极快的跑进便利商店。

    看着她的背影,唐意枫本想跟进去,却在跨出一步时又停下脚步,皱起了眉头。

    他这是在做什么?会不会太过头了?

    路予恬不过是个萍水相逢的路人,就算她像安琪,也只是像,并不是她,既然他已陪她处理完小狈的事,已算得上仁至义尽,大可以回家睡觉,准备明天一早要开会的资料,为什么还杵在这,关心她手上的伤、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在深夜会遇上危险?

    真是怪了,她不过是个陌生人,还是他一向厌恶的女人……他该不会真让雨给淋傻了吧?

    “抱歉,让你久等了。”

    唐意枫一回神,就看见路予恬漾着腼 的笑容站在他面前,可爱的小虎牙在他眼前闪烁,也是到这时他才注意到她的容貌。

    她不是美丽的那种类型,也称不上可爱,如果硬要说,顶多算得上清秀。

    娇小的身材、齐眉的刘海、圆圆的大眼、粉嫩的脸颊,她的模样活脱脱像个高中生,让他不禁要怀疑起她的年龄。

    “你满十八了吗?”他直接问出疑虑。

    “蛤?”他突然冒出的问题让路予恬愣了会,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当然,我都二十五了。”

    “看不出来。”唐意枫再次打量起眼前这身高不到他肩头的小女人,细细探究起她的五官。

    这么一细看,唐意枫蓦地发现,她或许不美,可却愈看愈顺眼、愈瞧愈耐看,比起那些对他死缠乱打、粉扑得比墙还要厚的女人们,路予恬的清新就像是路边的小白花,像是邻家小女孩,让人忍不住想疼爱、呵护。

    或许,就是因为她拥有这样的气质,才会让他无法不关心她吧。

    路予恬尴尬的笑了笑,再次重申,“我真的满二十五了,需不需要拿身分证给你看?”

    这不是第一次有人怀疑她的年纪,在唐意枫面前,她也觉得自己像个高中生,因为他实在太高大也太……帅气了。

    他是她见过最英挺俊逸的男人,深邃的轮廓、俊美的五官、修长的身材及一双英气逼人的狭长俊眸,让他就像从电视里走出的模特儿,和他站在一块,真的会让人自惭形秽。

    “你有带吗?”

    “你真的要看?”她睁大眼。不是吧!她只是说说而已,他是认真的?

    “开玩笑的。”他怎么可能真向一个才认识一天的女人要身分证,他可不想被误解成心怀不轨。

    “吓我一跳……”她拍拍胸口,又扬起笑,然后迅速从皮夹里掏出五千元,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那个……我身上只有五千块,先还你,剩下的我能不能等十号再还你?对了,我要怎么联络你?还是说……我把钱寄在柜台,你再去拿?”

    她虽在唐氏集团的员工餐厅上班,却不属于唐氏,因为餐厅是外包给厂商负责的,所以除了餐厅之外,他们不能私自出入其他楼层,也没有唐氏集团的员工识别证,因此她只想得到将钱寄放在柜台这个办法。

    看着她手上的钱,唐意枫皱起了眉,“不是说了钱由我付,这钱我不会收。”这小女人怎会这么固执?

    “这怎么行你好心送我们到医院,又耽误了你这么多时间,怎么可以再让你破费?这钱你快拿去!”她硬要将钱塞到他手上,偏偏唐意枫就是不收。

    他扬高眉。“予恬,现在是凌晨一点,如果你不想继续耽误我的时间,就不该再坚持,我们明天都还要上班,真的不该再浪费彼此的时间。”

    这话让路予恬动作一僵,顿时不知该不该再继续坚持下去。

    见她住了手,唐意枫满意的勾起笑,又说:“走吧,我送你去医院,然后用最快的时间让我们两人回到温暖的家。”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去……”

    “听着,我不可能在深夜一点让一个女孩子自己去医院,更不可能让她自行回家,如果你不让我送,那我们就继续耗着。”

    僵持了半天,最后路予恬也只能妥协,不仅让唐意枫送她到医院打了破伤风和疫苗,还在他的坚持下让他送她回家,结束了疲惫不堪的一天。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背债妻最新章节 | 背债妻全文阅读 | 背债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