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背债妻 > 第二十章

背债妻 第二十章

作者 : 米恩
    听完她的话,唐意枫简直哑口无言,总算明白自己为何会被她拒于千里之外,只是他没想到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你……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误会?”他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这小女人怎么会到现在还搞不清楚占据他心的那个人自始至终都不是别人,就是她这小傻蛋?

    咬着唇,她难过的睁开眼,“我亲眼看见的,怎么会是误会?”

    看着她神伤落寞的神情,唐意枫真的很想笑,也真的笑出声,他拥着她,不停大笑,“哈哈哈……”

    “你笑什么?”她已经这么伤心了,他还要笑太过分了!路予恬想挣开他,可身子却虚弱的使不上力,只能红着眼眶,难过的看着他。

    唐意枫笑了好久,久到路予恬忍不住落下泪水,他才不舍的吻去她的泪水,柔声说:“傻瓜,我心里的那个人,一直是你!我以为你总会明白我对你的心意,没想到你竟然会产生这样的误会……”他无奈的摇摇头,继续说:“听清楚了,你看到的那个女人,乐安琪,不是什么女朋友,而是我妹妹。”

    闻言,路予恬瞠大眼,蓦地止住了泪。

    “妹、妹妹”他什么时候有个妹妹的?但他也没说过他没有妹妹……“可是你们的姓……”

    “她小时候被绑架过,我的父母怕她再因唐家千金的身分而受伤,才让她从母姓。”拭去她还悬在眼眶的泪,唐意枫握住她的手,深情告白。“予恬,我唐意枫活到三十岁,只爱过你一个女人,绝不是将你当成玩乐的对象,我对你,是绝对的真情真意,懂吗?”

    路予恬只觉得脑中轰地一声,苍白无色的小脸瞬间布满红云,心跳如鼓,快得都要怀疑自己会因承受不住而昏厥,过了好久,真的好久,她才有办法抬起双眸,对上唐意枫盈满真诚及深情的黑眸。

    “我、我……”噢!她好蠢,自己一个人在那伤心难过,问都没问,结果到现在才发现让她伤心的对象居然是他妹妹

    谁来告诉她,她为什么会这么蠢……

    凝视着她娇羞的小脸,唐意枫心荡神驰,小心避开她的伤处,轻拥着她,沙哑的问:“现在,我可以吻你了吗?”

    一听,路予恬小脸更红,羞得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说话?”手指轻刷她柔嫩的脸庞,他倾身,坏心眼的在她耳畔说:“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嗯?”

    边说,他的唇也不安分的贴上她精致的小耳,细细轻吻着。

    他的动作让路予恬浑身一震,像是被电流通过般的酥麻倏地窜遍全身。

    “意、意枫……”她羞涩的推着他的胸膛,视线不安的频往房门飘去,“别这样,这里是医院……”

    要是突然有人冲进来,那多尴尬呀?

    可唐意枫好不容易才解开她的心结,能肆无忌惮的拥抱她、亲吻她,这个大好机会他怎么可能会放过?于是手一扬,拉过身后的布帘就道:“这样就看不见了。”接着,直接堵住那杀风景的小嘴。

    “唔……”路予恬还想抗议,然而他的吻太浓太深,不一会便侵占她所有感官,让她迷迷蒙蒙的瘫在他怀中,无法反抗,只能顺从自己对他的渴望,紧揽着他的颈项,生涩回应着……

    一个月后,路予恬终于拆了双腿上的石膏,平安健康的出院。

    为了庆祝她出院,唐意枫说要送她一份大礼,在办妥出院手续后,他便带着她前往市区。

    一路上,路予恬满心期待,一脸好奇的看着他,“到底是什么?还不能说吗?”

    “有点耐心,就快到了。”唐意枫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对她忍不住好奇的模样感到十分可爱。

    他这一说,路予恬只好嘟着嘴,硬是压下雀跃的心情,耐心等待。

    “别一副我欺侮你的模样,今天你出院,笑一个?”唐意枫挑起眉,侧眸看着她那噘得像是能吊起三斤猪肉的粉嫩小嘴。

    她脸一红,娇嗔的斜睨他,唇边却听话的露出一抹浅笑,“我只是太兴奋了,忍不住想赶快知道而已。”

    “不用急,这不是到了?”他轻笑出声,将车转过巷口,停妥后,才拿出她的拐杖,扶她下车,“小心,别着急。”

    她腿上的石膏虽已拆除,但骨头还是十分脆弱,走路得配合拐杖,不能太过勉强。

    看着眼前的义大利面餐馆,路予恬眸光泛柔,粉唇弯得像上弦月。

    她没想到自己不过才带这个男人来过一次,他便记了起来,这让她感到很窝心,一颗心被烘得暖洋洋。

    “走吧。”他小心翼翼的扶着她,陪着她走进餐馆。

    若不是因为她需要复健,他才舍不得看她累得汗水直流,早将她揽腰抱起,直接走进店内了。

    门一开,挂在墙上的风铃便发出一串清亮的声响。

    “抱歉,我们还没正式营业,正式营业要等到十五号。”正在拖地清洁的男人头也不回的说。

    看着那苍老却再熟悉不过的背影,路予恬脸上的笑容一僵,整个人呆在原地。

    男人没听见大门再次开启的声音,于是转身又说了一次,“很抱歉,我们要等到……”看见眼前的两人,他的双眼顿时瞠大,好半天才哑声唤,“予恬……”

    见到父亲的脸,路予恬眼眶瞬间泛红,“爸……你怎么会在这?”

    “我……”面对女儿,路圣明羞愧得差点抬不起头,一张老脸也涨得通红,只能看向一旁的唐意枫。

    噙着泪水,路予恬不解的看向将她带来这里的男人,“这是怎么回事?”

    唐意枫先扶着她坐下,才温柔的对她解释。“这就是我送给你的大礼,这间餐馆我买下了,现在的老板是你,至于你父亲……”他看了眼路圣明才说:“我聘请他来当大厨。”

    路予恬摀着嘴,泪水倾泻,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他真的对她太好、太好了,好到无法用言语形容,只能落下感激的泪水。

    她在医院昏迷的那一个月,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将陈昆等人以绑架、杀人未遂的名目送进大牢,还将她爸爸欠下的八十万债务还清,现在又……又为了她买下对她而言意义重大的餐馆……

    她真的……真的不晓得自己上辈子积了多少的德,这辈子才能遇上这么个如此爱她的男人。

    “哭什么?”一看到她哭,唐意枫脸上的笑容瞬间冻结,心一拧,急忙拥住她,“我送你这份礼可不是为了看你难过,别哭了……”

    可路予恬的泪却落得更凶,让唐意枫一脸无措,只能看向傻站在一旁的路圣明,希望他说些话。

    “予恬……”路圣明一脸惭愧的走上前,眼中也有泪,只是一直强忍着不落下,“是爸爸对不起你,这些年来让你受苦了,爸向你保证,这一次我一定能戒赌。”他怀念的环顾着因一时鬼迷心窍而卖掉的小餐馆,哽咽的说:“能够再次回到这里,爸爸很珍惜,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振作起来,不再让你担心……”

    父亲的保证早已不值钱,因为他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毁约,可是路予恬知道这一回他是真心的忏悔,因为她看到那因赌博及酒精变得浑浊晦暗的眼神不见了,而是闪着诚恳及她再熟悉不过的温柔目光。

    她不晓得爸爸为何突然痛改前非,但她晓得这一切一定和身旁的男人有关。

    回程的路上,路予恬终于止住泪水,到家后,她抬起哭得红肿的眼睛,凝望身边的男人,沙哑的说:“谢谢你……意枫,真的,很谢谢你!”说着,她又哭了,还不停和他道谢。

    见状,唐意枫叹了口气,心疼的抹去她的泪,“谢什么?我不要你的道谢,只求你别再哭了,你这模样要是让人给看见,肯定会害我被误会成始乱终弃的负心汉。”

    路予恬一听,总算破涕为笑,又笑又哭的嗔了他一眼。

    “瞧!笑一笑多好,要是早知道送你这份大礼会惹来你好几公升的眼泪,我宁可不送。”他松了口气,亲昵的 了 她哭红的俏鼻。

    他的动作让路予恬脸一红,她轻声说:“其实你不需要这么做,我欠你的……早已还不清,现在你又买下餐馆,我……”

    她话还没说完,张阖的小嘴便让唐意枫给吻上,久久才喘息着放开她,他不高兴的说:“别和我提钱,我曾说过,无论你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之前我不过是暗恋你就已对你死心塌地了,现在成了你的未婚夫,我的更是你的,就算你要买下十间餐馆,我吭都不会吭一声,懂吗?”

    听完他的话,路予恬没半点感动,反而是瞠目结舌兼脸红心跳的瞪着他,“未、未、未婚夫?”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她订婚了吗?为什么她不知道?

    “没错!我可爱的未婚妻。”他又亲了亲她的唇,然后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笑道,“你亲口答应要嫁给我,可别想赖。”

    “不是……你……我……”心跳不断加速,让她连话都说不清,在不断的吸气吐气之后,路予恬才终于将话问出口,“我、我什么时候答应要嫁你的?”

    求婚这么重要的事,她怎么可能会忘记?不可能呀!

    只见唐意枫脸上的笑容一僵,光彩的俊眸一黯,像极蓦地被抽光空气的气球,颓丧反问:“你忘了?”

    “我、我……”他的表情,彷佛她对他始乱终弃一样,路予恬心一慌,拼命转着脑袋瓜子,可仍是怎么也没印象,正当她要坦言说她真的忘了时,眼眸一瞟,竟看见他委屈得瞬间泛红的眼眶,吓得连忙大喊,“没有!我没忘!”

    “真的?”失色的俊眸再次覆上点点光彩,灰暗的神情像瞬间被注入生命般耀眼。扬起笑,唐意枫紧紧拥着她,在她耳旁低喃,“予恬,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温馨又感人的婚礼,婚期就订在下个月十五号,这个月你会非常忙碌,所以……”

    “等等!十五号”这么快?

    “没错,十五号,你答应的。”

    “呃?”他又哀怨下来的眼神让路予恬无法抗议,最后只能将到嘴的询问吞下,呐呐的说:“是、是嘛……”

    “予恬,”好不容易拐到娇妻,唐意枫可没傻到让她继续追问下去,眼眸悄悄闪过一抹狡狯,他捧着她的脸,深情的说:“我爱你。”

    路予恬这下更是什么话都问不出口了,只能羞红着脸,小声回应,“我也、也很爱你……”

    说完,一张小脸早已烫得像是能拿来熨衣服,她摀着脸就要躲进他怀中,可唐意枫却不准,而是再也克制不住对她的浓浓爱恋,深深吻住她……

    最后,被吻得七荤八素的路予恬还是不知,她究竟是在何时何地答应过心爱男人求婚的。

    这桩悬案直到他们结完婚,在新婚夜的那晚,她亲爱的丈夫才贼兮兮的向她坦承,那场她完全没印象的浪漫求婚宴,是在他的梦里,在梦里,她不止一次答应要嫁他,甚至还答应要为他生下一对可爱的子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背债妻最新章节 | 背债妻全文阅读 | 背债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