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从良老板 > 第十章

从良老板 第十章

作者 : 子纹
    宋依依每天都会经过机车行,但从那冲突的一夜之后,她就没再见过余奕丞,就连卢律师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他甚至连医院都没有去,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般。

    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强迫自己继续生活下去,她从不想伤害他,但是最后却带给他又深又狠的伤痛。

    现在他走了……她的双眼紧闭了下,感到心刺痛了下,她一手撑着伞,一手滑过机车行铁卷门上大大的红纸上头写的那个“租”字,吞下突然想哭的冲动。

    “哎呀,看看这是谁?”

    听到身后不怀好意的声音,宋依依无力的转过身,因为这个声音她很熟悉,这些日子以来,郑育华从不放过讽刺她的机会。

    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消息,说她宋依依考上了律师执照,认为自己的身份一下子三级跳,便毫不留情的甩了机车行的性格老板,害老板心碎,决定关门离开这个伤心地。

    她已经痛得无法感受那些流言蜚语的伤害,纵使人言可畏,但在心死之后,对什么话都只剩麻木了。

    “来缅怀过去的感情吗?”郑育华嘲弄的看着无精打采的她。“甩了人家才想念人家,这算什么?”

    宋依依勉强扯动一下嘴角,老板实在应该留下来看看这些替他打抱不平的同学们,她不再是以前那个楚楚可人的宋依依,而是令人厌恶的全民公敌,因为她伤了他的心。

    她深吸口气,撑着伞,低头转身要离开。

    郑育华不客气的一把拉住她的,宋依依纤细的骨架令她冷哼了一声,“可怜啊!才几天就瘦成这个样,不过我想你也不用太难过,反正你用这副柔弱的模样,很快就可以再钓到新男人。”

    宋依依扭动自己的手,想把手抽回来,“对不起,我还要去上班。”

    郑育华故意不放手,“确实要乖乖去上班,给人家留下好印象。你现在不是要成为之前老板替你介绍的那个事务所的律师吗?听说那事务所里有好几个条件很好的单身律师,你可要好好把握,把老板当跳板踩了一脚,你可要巴到一个有钱男人,这样以后就不用这么辛苦的工作了!”

    又是钱、钱、钱!宋依依突然感到愤怒袭来,这就是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吗?认为只要有钱就可以放弃一切吗?

    “放开我!”她冷冷的说。

    看到她的神情突然转变,郑育华不由愣住了。她还真没见过宋依依这么恶狠狠的一面。

    “放开!”宋依依用力的抽回手,但这个时候,郑育华正好放手,她一时重心不稳,跟脍了一下,跌坐在地,正好坐到一个积水的水洼,溅了一身泥水。

    郑育华有些惊讶的望着她,“你搞什么?是你自己跌倒的,可不是……”

    “我知道,是我自己不小心。”宋依依脸色苍白,语调冰冷,“可是你玩够了吗?可以好心一点,高抬贵手放过我了吗?”

    她的态度使郑育华一时语塞,她虽然看来依依不顺眼,但也只是耍耍嘴皮子罢了,没想过要动手伤人,“我也不是存心找你嘛烦,而是老板人这么好,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伤害他?我是看不过去才会……”接下来的话语因为看到宋依依突然涌现的泪水而隐去。

    宋依依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掉泪,事情并不是如他们所以为的那样,但她伤害了他,却是不争的事实。

    “你没事吧?”郑育华不安的看着她。

    宋依依无法言语,只能胡乱的摇头。

    郑育华看情况不对,连忙掉头就走。

    看着她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宋依依深吸了口气,缓缓站起身,弯腰捡起刚才摔倒时掉在一旁的伞,就算一头黑发被雨淋湿了,她也不在意。

    她抬起手,抹了抹自己的脸,将脸上混着泪水的雨水给擦掉。

    她天天都来这里不是还抱着什么期望,只是希望能再看他一眼,就算他讨厌她也没关系,只要让她知道他很好就可以了,只是这个卑微的愿望,在今天看到出租的红纸后,就转成了绝望。

    他不打算再回来了!她拖着沉重的步伐,转过身,一步步极为虚缓的走开。

    坐在车里的余奕丞极力压下心中的不舍,冷冷的看着宋依依缓缓离开。

    今天他跟房东说好要过来收拾店里的东西,原本他打算什么都不要,但是最后他还是来了,因为他的内心深处还抱着一丝希望一一可以再看她一眼。

    只是看到了又如何?她曾是他此生最想追求的,但她却一直都在骗他。

    这几天他就像一头掉进了无底洞,毫无目的在大街上晃,她所造成的愤怒已经转变成一种空洞的麻木。

    最后,他只能选择逃得远远的。

    “我的大老爷,谢天谢地,你可终于出现了!”

    正在搬东西的余奕丞有些惊讶的看着出现在身后的一对男女,那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画面,男的优雅,女的美丽,不过刚才那夸张的话语,却是出自于那个优雅的男人之口,而此刻衣着光鲜的他,也不顾他因为搬机械而被黑油弄脏的一双手,紧紧握着,用力的摇晃着。

    “你要是再不出现,我就要被我妹妹宰了!”宋靖宁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

    “我们休业了。”余奕丞谨慎的看看宋靖宁。

    “我知道……”宋靖宁大大的叹了口气,“我派人在这里守了很多天,终于盼到了你。”

    “有事吗?”

    “我是依依的大哥!”

    提到宋依依,余奕丞的神情一冷,连忙抽回自己的手,“有事吗?”他又再问了一次。

    宋靖宁不放手,忙不迭的开口,“谈恋爱嘛,难免会有口角,好好谈一谈就没事了,对吧?算我求求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这是那门子的和事佬!宋青青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兄长,怎么在公事上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只要一遇到自己妹妹的事,就马上乱了方寸。

    “放手!”余奕丞实在很难把眼前这个这么“卢”的男人和知名建设公司的主事者画上等号。

    “不放!”宋靖宁嘟起嘴,摇摇头,“除非你跟依依好好谈谈,不然我死都不放手。”

    宋青青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时她听到门口响起的声响,微转过身,就见姐姐不顾外头在下雨,车一停就冲了过来,甚至也不管自己肚子里还有个小的要顾,可怜的司机吓白了一张脸,撑着伞连忙跟在身后,就怕宋宁宁有什么闪失,他可担待不起。

    一对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的双胞胎,唉……宋青青在心中叹了口气。

    “宋靖宁你抓着人家干么?”宋宁宁粗鲁的抹掉脸上的雨丝,不客气的瞪着自家兄长,“我跟你的帐还没算完,若你再把人给吓跑了,我一定宰了你!”

    “宁宁,你别生气……”宋靖宁连忙放开余奕丞的手,一脸无辜,“人家找到他太激动了嘛!”

    “他妈的,闭上你的嘴,要不是……”

    “宁宁,胎教、胎教……”宋靖宁像是求饶似的开口。

    宋宁宁深吸了口气,摸着隆起的腹部,还算冷静的开口,“宋靖宁,要不是一开始你什么都没告诉我,让我一直状况外,我就不会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害依依心碎,让这个帅哥误会,我怎么想都他妈的想宰了你!”

    “宁宁,胎教……”宋靖宁畏缩的说,“人家也是因为你怀孕了,才不告诉你的嘛!”

    “去你的,不准你拿我的肚子当借口。”要不是因为肚子大了,不然她真的想要一脚踢过去。

    宋靖宁缩了下脖子。

    “帅哥,”宋宁宁直接朝着余奕丞说道,“你认得我吧?”

    余奕丞的神情一冷,在俱乐部里的那一幕,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先跟你道歉,”宋宁宁是性悄中人,只要是她的错,她绝对不会逃避,“那天我对你的口气不好,但我并没有侮辱人的意思,我只是想要保护我的妹妹,她一直都是我们家最单纯的一个……”

    “但也是把我耍得团团转的那一个。”他冷冷的打断她的话。

    宋宁宁沉默了,跟宋依依谈过之后,确实是妹妹没有诚实以告,过去的阴影加上依依的欺骗,无怪乎余奕丞会这么生气。

    “我不管是谁把谁耍得团团转,”就算说她护短也好,宋宁宁一古脑的说道,“总之,要分手可以,但要当面说清楚,你搞失踪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我已经当面说了!”

    “哈!你指的是那天俱乐乐部说得那句……我不会再被你耍了!是吗?”

    余奕丞表情阴沉,看起来非常不想提及那一夜所发生的事。

    “你知不知道你头也不回的走了之后,依依哭得有多惨,还跪在地上找你丢掉的戒指,那时候有多少人对她指指点点你知道吗?但是她不在乎,就算成了别人的笑柄都不在乎!”

    他的防备心起,“她也把我当笑柄!”

    “靠!”宋宁宁忍不住飙出脏话。

    “宁宁,胎教、胎……”

    “你这个娘娘腔,给我闭嘴!”一直胎教、胎教的,讲得她头都痛了,她火大的看着余奕丞,“我只知道我妹妹骗了你是她不对,但同样的,我也知道我妹妹很爱你!我们这些局外人无权要你做些什么,但唯一的要求,就是请你再跟她见一面,如果你真的爱过她,就请你跟她把话说明白,如果要分手,也不要让彼此留下遗憾,好吗?”

    “没必要!”他直截了当的拒绝,只怕再看到她会心软。

    “有必要。”始终没有开口的宋青青打破沉默。

    余奕丞的视线飘向来青青,这个女人有股很特别的气质,不同于宋宁宁的爽朗大器,也不同于宋依依的温柔可人,她很沉稳冷静,凡事好像与她无关,但是她又好像什么都明白。

    宋家这三个姐妹,各有吸引人的独特味道。

    “坐下来吧,我想我们该聊聊。”宋青青迳自找了张椅子坐下,还拍了拍身旁的空位,“大姐,你也坐,挺个大肚子站这么久,应该很累了。”

    宋宁宁揉了揉后背,经妹妹这么一提,她的腰还真有点酸。她立刻坐了下来。

    宋靖宁看两个妹妹坐下,也自动自发的搬来一张椅子坐。

    余奕丞无奈的看着坐成一排的三兄妹,叹了口气,这个情况还真是有点荒谬好笑,他继续收拾东西,选择不理会。

    “你口口声声说依依骗你,是因为你打从一开始就认为她家很穷,得要靠自己的能力赚钱这件事吗?”

    余奕丞没有回答。

    “你沉默,我就当我说对了,”宋青青继续开口,“我们一向很疼她,把她当作手心里的宝,你认为我们有富裕的家境,为什么还会同意让她这么辛苦的工作,每天早出晚归,还骑着一辆破机车跑来跑去?”

    他的眼底闪过一丝光亮,这个问题他倒是从未想过。

    “其实我们一开始就已经调查过你了。”

    “什么?”余奕丞本人没什么反应,宋宁宁倒忍不住嚷嚷起来,“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宁宁,这件事,回家我再跟你说。”宋靖宁在一旁小声的耳语。

    宋宁宁狠狠瞪了自己的双胞胎哥哥一眼,没想到自己才出嫁没几年,他就俨然把她当成外人。

    宋靖宁在她凶恶目光的下,不自在的动了动身躯。

    宋青青没空理会兄姐之间的暗潮汹涌,迳自说道:“我们知道你父亲在你母亲死后不到半年就娶了个有钱的继室,甚至还强迫你的兄长娶一个可以替你们家族增加更多财富的女人,最后你兄长不愿意,选择离家出走,现在他正在医院接受治疗,而你这辈子最恨的便是人家把你跟你父亲画上等号,只是老天爷硬是让你认识了我家依依,偏偏依依又没有一开始就坦白,所以让你觉得受伤了。”

    余奕丞觉得愤怒,“你们凭什么调查我?”

    “如果你真的爱过一个人,你就会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做。”宋青青一点也没有心虚的回视他的愤怒,“我们不会拿关心当幌子去干涉依依的人生,但我们得要了解她所爱的人,这样在她受伤的时候,我们才能在第一时间选择最好的方式帮助她。”

    她的话无法说服他,余奕丞冷冷一哼,“既然你们如此神通广大,那你们自然可以找到方法安慰她,不用来找我了!”

    “别像个刺猬一样,”宋青青轻斥一声,“如果你听完我的话,还是认为依依存心骗你,我跟我哥哥、姐姐没有第二句话,立刻走人不再打扰你。”

    余奕丞用脚勾来一张椅子,大刺刺的坐了下来,目光如炬的看着宋青青,等着她开口。

    “我爸妈过世了,依依应该跟你提过。”余奕丞点头。

    “但她有跟你说过他们为什么会过世吗?”

    余奕丞一愣,看着眼前三个人的脸色几乎同时变得阴郁,他有些不解,轻摇了下头。

    “我的父母被绑架。”宋青青柔声说道,“最后他们没有回来,那时依依连国小都还没有毕业。”余奕丞感到错愕。

    “我们在一夜之间失去了父母,那时依依还小,我们原以为她应该是最不受影响的一个,但这其实不过就是我们自欺欺人的想法,因为我们也有自己的情绪要处理,没有多余的心思照顾她。

    “她有很长一段时间畏惧与人接触,还因此休学了一年,最后她坚持转学才肯重回校园,她与以前的朋友全都不再联络,全然变了一个人,她也开始打工,不顾任何善意或恶意的眼光,她就是在课业之余打工,我们不需要钱,她也清楚这点,但她就是要做,她不想让人家知道她家里有钱,因为她小小的心灵认为就是因为有钱,才会害死爸妈。

    “她不穿名牌,吃的也随便,她在员工餐厅打工,是因为看那个阿桑可怜,年纪大了还要照顾小孙子,她出入就是靠那辆破机车,而她会要那台车,还是因为你一一余奕丞,因为你那时刚开了这间机车行,她想要让你赚点钱。

    “她从没有故意骗过任何人,包括你在内,她总想着为别人多做点事,而不是自怨自艾,你口口声声说爱她,但你有没有试图去了解过她?她笑容背后是带着什么样的过去,才让她变成今天站在你面前的甜美女人?你知道吗?”

    余奕丞的反应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般错愕,他只想着自己的伤,却从未站在她的立场想,只是一味的把她推向他所认为的那个答案。

    宋青青深吸了口气,转头就看到一向认为流泪是弱者的姐姐眼眶都红了。

    “好了,”宋青青站起身,“我说完了,按下来要怎么做就是你的事了。”

    看着三兄妹离去,余奕丞的喉咙打结,他必须用力吞下喉中的硬块,才能开口,“等、等一下!”

    听到他的声音,三兄妹同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他。

    他抬头专注的看着三人,不带任伺自卑,只陈述事实,“我最多只能拥有这间车行,我可以让依依不愁吃穿,但过不了像你们现在过的日子,你们可以把妹妹交给这样的我吗?”

    “傻瓜!”宋宁宁压不想哭的冲动,温柔的看着他,“我们的生活跟你没什么两样,我们只是珍惜自己所拥有的,只要你珍惜依依,我们一定欢迎你成为我们的家人!”

    余奕丞的心突地一紧,就如同宋宁宁说的,他是个傻瓜,他何必在乎其他人说什么,重要的是依依。

    他一直被过去所影响,接受她的关心,却从没想过她的内心跟他一样脆弱,末青青的这番话使他心痛。

    他会去找她,让她回到他身边,就算要跪着求她原谅,他都不在乎。

    蹲在花园里,宋依依拿着抹布,细心的擦洗着自己的机车,趁着今天天气好,她打起精神清洗车子。

    余奕丞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眼前这栋豪宅宣示着主人的非凡财富,曾经这是他最望而却步的家庭、而他现在却要抬头挺胸的走进去。

    宋依依慢了半怕,才注意到笼罩在自身上的阴影,不解的抬起头,看到映入眼帘的他,手戏剧化的停止动作,晶亮的黑眸与他的双眼紧紧锁住。

    “这些油泥的部分,”他蹲下来,接过她手中的抹布,“要用特殊的洗洁精才洗得干挣,明天到店里,我再帮你洗。”

    宋依依难以置信的眨着大眼,怀疑是自己最近睡眠不足,所以眼花了。

    他侧着头看着她一一

    她瘦了,眼眶下有着深深的阴影,他看得好心疼,她的眼底有着忧愁,而这是她从未出现过的情绪,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你还好吗?”他的声音满是关怀。

    她的神情突然紧张起来,伸出手,像是怕他突然消失似的,紧抓住他的手臂,几乎无法相信在过了这么多天之后,他还会微笑的出现在她而前。

    “你是真的,”手心底下的温热让她就快要哭出来,“不是幻影……”

    “不是!”他深情的凝视着她,“我好想你……”

    她无法开口,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

    看到她的泪,他的心扭紧了。

    他张开双臂,而她用力的扑向他,直接把他扑倒在草地上,他的温暖和这几天的担忧,一下子在她心里爆炸开来,令她放声大哭。

    “对不起……”她的脆弱让他喉头一紧,他将她紧紧抱住,吻去她脸上的泪,“我是个笨蛋!”

    “不是!”她摇着头,哑咽的说,“是我的错!我应该一开始就把事情跟你说清楚,现在就不会变成这样了……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

    谁对谁错早就已经不再重要,他闭上眼睛,心头一阵悸动,“我以为这辈子都不能再这么抱着你了。”

    她紧紧的抱住他,感到释然。“我也是!这几天我好痛苦,你发誓,这辈子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再消失不见!”

    “不会了……”他拥住她,将她压向自己,“我可以用我的生命发誓,不会再伤害你,绝对不会!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一一嫁给我吗?”

    她的脸庞因为他的话而亮了起来,眼泪倏地停止。

    “我或许没有办法给你一个很富裕的生活。”他对她说,“但是我会给你一个衣食无缺的生活和一个永远温暖的怀抱!”

    听到他这么说,她带着泪痕的小脸笑开来,手探进他的黑发里,“我只要你这个温暖的怀抱就够了!”

    直到看到她的笑容,他才知道他有多紧绷,他激动的紧抱着她,心在她的笑声中再次变得温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从良老板最新章节 | 从良老板全文阅读 | 从良老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