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男戏情 > 尾声

恶男戏情 尾声

作者 : 黎孅
    石沛霖还是知道了,就在小沛二十二岁生日第二天早上,他心血来潮,回来探望妹妹和好友,却发现他心爱的妹妹在程隽的小别墅裹过夜,让他气红了眼,拿菜刀逼程隽娶他妹以示负责。石沛霖恨不得自己扒了程隽的皮、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对於石沛霖拿刀逼他这件事,程隽不惧反乐,开心地想亲石沛霖一下,让石沛霖摸不著头绪,认为他疯了,反而不把妹妹嫁给他了。结果,程隽反过来拿刀逼石沛霖,要石沛霖逼他娶小沛,否则把他杀掉,当场吓傻了石沛霖,直认为这男人疯了。

    结果,在大学毕业的第二天,她就成了程隽的新娘,一毕业立刻结婚的举动,跌破不少人眼镜。

    婚後两年,小沛产下一子,程隽为儿子取名程墨,现今八个月,刚学会爬,已经会叫爸爸了,让程隽乐不思蜀,开心得不得了。

    两年来的婚姻生活,让他幸福得彷佛在梦中。他还在努力,三年後再添一个女儿,最好和小沛一样,温柔又贴心。至於儿子,虽然才八个月,可那性子,据他母亲说跟他小时候一样,不太搭理人,想必多年後会跟他老子一样,目中无人,自大狂妄。

    若问他有什么不满的,就只有……

    “太太呢?”程隽下班後回家,见不到小沛和儿子,问请来的佣人。

    “太太带小少爷出去了,有一位姓廖的小姐要我交代您,到老地方找太太和小少爷。”

    “可恶!又把小沛带到那种地方,连我儿子也带走了!”程隽怒冲冲地出门,找妻儿去了。

    就是这个,让程隽恨得牙痒痒的,婚後廖紫竹便常登门拜访,趁他上班不在家时,来把小沛带走。後来小沛怀孕,他有理由将小沛禁足,可是小孩生下来後,就没理由了。现在儿子又长大了,八个月,很好带,只要是熟人肯带他也不哭不闹,任人当玩具玩也无所谓,尤其爱黏在经营星期五餐厅的冴,因为冴长得俊美,小孩子对美的事物总是比较有吸引力,就常黏著不放了。但让他常担心的,不是担心儿子日後会去经营星期五餐厅或变成同性恋,而是担心冴这个生不出孩子的零号,会把他儿子藏起来,当自己和丑的儿子!

    没办法,儿子长得像爸爸,只是儿子是可爱版,他是帅帅版……等等,现在不是歌颂自己的时候,他基因好人人都知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他老婆和儿子。

    听见汽车发动上路的声音,廖紫竹抱著小程墨下楼,喂他吃著苹果,细心地伺候这小祖宗。而小沛也跟著下楼,担心地往外看。

    “坐下吧,别望了,这次程隽绝对料不到我会晃点他,对不对呀?小墨。”廖紫竹优闲地坐在沙发上,抱著可爱的小程墨,轻松地逗他玩。“现在要吃什么?棒棒糖好不好?”

    小程墨小手一指,要她手上的棒棒糖,“ㄇㄢㄇㄢ……”

    “好,你亲我一下就给你吃。”廖紫竹凑上脸要他亲。“快亲,有糖吃哦!”她坏心地晃晃手上的棒棒糖。

    小程墨抵死不从,不愿献上他的处男之吻,小脸一皱,不甩廖紫竹,爬向坐在身旁的母亲。

    “小墨,肚子饿了对不对?妈咪喂你吃稀饭好不好?”小沛亲亲儿子粉嫩的小脸,抱起他往饭厅去。

    “ㄇㄢㄇㄢ……”小程墨把脸藏进母亲怀裹撒娇。

    “小表,你妈咪是比我漂亮没错,”廖紫竹不甘心地跟上,“可是你也不能有这么大的差别待遇啊!你妈可以亲你,为什么我不行?好歹我也是个美女!”

    像是存心气死她似的,小程墨凑上小嘴去亲吻他妈咪。

    廖紫竹眼红,“我也要,不然把你卖掉哦!”

    小程墨很有个性地不搭理她,乖乖地吃著母亲喂的稀饭。

    “简直跟你老子没两样,坏孩子!”廖紫竹可以说是恼羞成怒了。

    “别逗小墨了,让他好好吃顿饭行不行?隽快回来了,你准备好要和他斗了没?”小沛阻止廖紫竹欺负她儿子。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问题!”廖紫竹拍胸脯保证。

    “是吗?廖紫竹小姐,你是准备怎么对付我的呢?”程隽到冴和丑开的店去找她们,想不到竟被摆了一道,又气冲冲地冲回家裏。

    廖紫竹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他的速度太可怕了,他到底开多快呀?

    “小墨,吃稀饭啊!有没有想爸爸?”程隽挤开她,换他逗儿子。

    “爸爸,亲亲……”小程墨小手一张,抱住案亲,献上咸湿的吻。

    “乖,爸爸也亲你一个!”他在儿子小脸上印下一个响吻,加上无数口水。

    “妈妈……”小程墨指指母亲。

    “好,爸爸亲妈妈,你看哦!”他当著儿子的面亲吻妻子的唇。

    “可以了吧?一他问儿子。

    这一家人真是让人气得想扁!廖紫竹在一旁看得吃味。

    “今天辛不辛苦?”小沛温柔地询问丈夫。

    “看到你就不辛苦了……”

    这一对夫妻,真是肉麻,廖紫竹拚命地想破坏这一家人的天伦之乐,无奈别人根本无视她的存在。而且她不甘心,没偷亲到小墨绝不罢休!她趁那对夫妻在你侬我侬的时候,悄悄靠近小墨,凑上红唇亲下去——

    “啪!”小墨双手并用,挡掉欲来的狼吻。

    “程——墨,我一定要亲到你!”

    小沛望著眼前这一幕,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婚前紫竹喜欢逗她,生小墨前逗得更凶,常让隽捉狂,生下小墨後紫竹还是逗她,而小墨逗紫竹,这叫一报还一报吧,她儿子很聪明,像爸爸一样。她很欣慰。

    “石头回来了,你知道吗?”他放任儿子去欺负人,和妻子闲聊起来。

    “真的吗?哥哥要不要来看我?”她现在已经不是哥哥眼中惟一的宝了。

    “不知道,他现在跟我一样是妻管严。”他笑中有著嘲弄。“不过费南列和他妻子会来,还有莫子棋,他们说太久没看到小墨,很想念他。”

    “那就好。”小沛微笑,思绪飘向哥哥,有些失落。

    “放心,石头会没事的,他不敢不疼你的,懂吗?”他朝她眨眨眼,心领神会,一切尽在不言中。

    小沛闻言失笑。是啊,哥哥怎可能不疼她?她想太多了。

    “小沛,你觉不觉得,小墨该多一个妹妹来做伴?我预计是三年後生,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努力……”

    小沛含笑望著他,表情高深莫测。

    “可是,现在才说,你不觉得慢吗?”她抚著肚子说,“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等到三年後才出生,也不敢肯定他是女的。”她坏坏地道:“和你的计画不符,不要好了!”

    “小沛!”他又气又喜地搂她,“我真该把你和紫竹隔离!”

    小沛窃笑。是呀,该把她们隔离的,最近她愈来愈坏了。她瞒著程隽,参加国际音乐大赏,以她当年所谱的“暗恋”拿到了新人奖及金奖,过不了多久,会有一堆记者到竞威大门口等著要采访他和她,到时,程隽会气死的。

    她在考虑,是不是要答应和母亲一起去巡回表演?到时三、五年不回来是正常的事,只是隽会肯吗?

    那只有他本人才知道喽!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男戏情最新章节 | 恶男戏情全文阅读 | 恶男戏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