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骗个娘子 > 第十三章

骗个娘子 第十三章

作者 : 叶双
    对于封易蕊的表现并不意外,他说过他了解她,知道她的所有想法,所以即使自己的所作所为曝了光,他还是相信,封易蕊一定会点头下嫁,即使不是为了他燕子柳。

    她已经绝望彻底了,浑身的力气像是在转瞬间被人抽离,封易蕊甚至没能再撑着自己瘫软的身躯,往地上坐去。

    可她不愿屈服,除了嫁,就是死!

    “你可别想一死了之。”为了迎接这天的到来,燕子柳可都已经沙盘推演了数百回,居高临下的他,睨着地上的她说道:“要是你敢寻死,燕怀柳也别想活了。”

    仰首抿唇,望着他的疯狂,封易蕊无言以对。

    不用再说什么,因为多说无用。

    如果她连求死也不得,那她该如何是好?

    大红灯笼高高挂,燕子柳以极快的速度,完成拜堂的准备。

    仰首望着眼前一片红,他志得意满。

    终于,他想要的一切都属于他了。

    只消过了今天,明天他深爱的女人,便会乖乖待在他身边,成为他的妻子。

    或许,他该留下燕怀柳一条小命,这样他就能彻底控制封易蕊,让她乖乖听命于他。

    即使她不爱他,也要将她禁锢在他身边,他得不到的,旁人也别想得到!

    “少爷,事情都照你的吩咐做了。”

    “那嫁衣可是织锦坊的绣品?”

    暗夜恭恭敬敬的答道:“是。”

    “那凤玉号的玉如意送来了吗?”仔细打点成亲要用的每一样东西,终有一天,她一定会知道他是怎样爱着她。

    “送来了,质地翠绿,无一丝瑕疵。”

    事事都替燕子柳办得妥妥贴贴,即使因为燕子柳的大业已成,暗夜已能见得了光,但依然尽力替燕子柳完成每一件交办的事。

    如今万事齐备,他亦交代好下人明日成亲的大小事,就等吉时一到,便能让主子将封易蕊风光娶进门。

    “很好。”

    “成亲那天,我要蕊儿风风光光,成为众人欣羡的焦点,不许有任何一丝差池,懂吗?”

    等了这么多年,心机用尽才能得到的人儿,怎能不费心娇宠?

    “是……”暗夜恭敬地点点头,但脸上却浮现一抹欲言又止的神色。

    “怎么?有什么话就说吧!”

    “主子,斩草若不除根,只怕后患无穷。”

    一直对燕怀柳的存在感到忧心,暗夜尽心提醒燕子柳,希望他能警醒些。

    可兴许是成功的滋味儿来得太容易,燕子柳对于暗夜的忧心有点嗤之以鼻。

    “你在担心什么?他都已经被皇上打入天丰,那郭家的恨意极深,就算我不出手,郭家也会设法取了他的小命。”

    “可是……”暗夜还是觉得这事轻易得透着古怪,一颗心就这么吊得老高,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就要发生了似的,“燕怀柳在朝野仍有许多人脉势力,咱们若不尽快斩草除根,只怕燕怀柳抓着机会,会东山再起。”

    暗夜努力劝说燕子柳,希望能快快了结燕怀柳的命。

    “不成。”虽然他的确恨不得燕怀柳死,可此刻若是没了他,那明日的拜堂只怕徒生变数。

    他得留着燕怀柳的狗命,那倔性子的蕊儿才会乖乖同他成亲。

    暗夜张口还要再说,但燕子柳却没再给他机会。

    唉,主子还没完全获得封易蕊的心,才会留下燕怀柳一条命,只为牵制心爱的女人。

    天下女人何其多,何必非得执着于那一个?

    暗夜不解地摇了摇头,正想继续去办未完的事儿,可他才一回身,便见一个人矗在他的身前。

    “你……”这人何时近身的?

    这怎么可能?凭他的武功修为,绝不可能有人近身而不自知,除非那人功力比他更上一乘!

    瞪着来人,阵阵的惊愕涌上暗夜心头,他口才张,那人却已反手为刀,硬生生朝他颈后砍去。

    “你……你怎么在这?”在软倒之前,他这么问道。

    “我在我该在的地方,很奇怪吗?”

    难不成他天真以为,他会一辈子被禁锢在天牢?

    休说那个向来倚重他的皇上不同意,就是他自己,死也不可能眼睁睁瞧着他心爱的女人落入燕子柳的魔掌。

    打入天牢,本就只是想让封易蕊瞧清自己心意,虽然其中出了些差错,但还好这些差错他已设法解决。

    既然已经得到他想要的结果,那又何须待在那儿忍着气,被郭家人马折腾。

    那郭家大大小小可得小心仔细了,如若一朝犯到他头上,那些帐他可是会一笔一笔,清清楚楚给讨回来的,他可不兴以德报怨这一套。

    要知道,他能纵横朝廷,靠的可不单单是自己,不只庙堂上易慕秋和缪傲夏两个兄弟,在民间还有一个岳恣情在帮衬着他。

    这些人个个雄霸一方,只要他想,只怕身处阴曹地府,他都能再捡回一条命来。

    鱼肚翻了白,那身着大红蟒袍,一脸喜气的新郎倌就出现在封易蕊的院落,不顾礼教的长驱直入。

    “小姐,小姐……大少爷来了。”

    抬眼乍见燕子柳无声无息的斜倚门扉,圆柳一颗心像是要蹦出胸口一般,急急喊道。

    那日为了坚守住封易蕊的去向,圆柳的确坚持了好一会儿,可那打在她软胖身子的鞭子,着实让人痛得受不了,这才一五一十什么都招了。

    在她瞧来,燕子柳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文质彬彬的大少爷,而是凶猛恐怖的厉鬼。

    “你怎么还不换衣裳?”见封易蕊还是一身素服,燕子柳的脸儿沉了下来。

    踩着愤怒的步伐,他来到她身边,然后右手朝着圆柳一伸,状似索讨。

    圆柳见状惊喘一声,压根就不敢装傻,只能不争气地快手快脚取来嫁衣交给燕子柳。

    “换上吧。”那温柔软语的模样,却没让封易蕊有丝毫心动。

    只见她冷眼一抬,并不打算伸手接过燕子柳递过的嫁衣。

    那嫁衣镶着无数珍贵的珍珠宝石,瞧得出燕子柳对她的用心,可是她却一点也不愿意穿上那绝美的嫁衣。

    这一切只因为她心心念念的人不是他,眼前这个满眼柔情的男人在她瞧来,只是魔。

    “你不肯换吗?”厉眸微眯,满眼的温柔尽褪,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令人生畏的邪佞,“你该知道……”

    燕子柳的话声未落,封易蕊已经一把抢过嫁衣,随意便抖开了它。

    那份心不甘、情不愿的举措,顿时又让阵阵的火光在燕子柳的眸中闪动。

    “你就真的那么不愿嫁我为妻?”

    无言地睨了他一眼,与他多说无益,这燕府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她嫁得是心不甘、情不愿,只有他一人故作不知。

    真的不想与他多说一句话,他要她穿,那么她穿便是,只求燕怀柳别再多受一丁点儿的苦。

    当她巧手掀扬,正想将嫁衣随意披上身之际,突然间一只破空而至的石子,打偏了那嫁衣,还在其上留下一个小洞。

    “破了的嫁衣,穿了做啥?”

    那一抹带着笑谵的轻松话音,声音好熟悉,熟悉到封易蕊万万不可能错认。

    她连忙扬翻双睫,激动的泪光霎时盈眶。

    “你……你怎么……”语不能成句,在燕子柳的恶行下,她压根不敢想象自己还有在燕府再见到他的一天。

    “啧啧啧,我若不被打入天牢,你能这么真心挚意,毫不隐藏的为我落泪?”那轻松写意的口吻,隐藏的是丝丝入扣的真心,一丝一缕全都窜进封易蕊的心坎里。

    “你……你入天牢,只为测出我的真心实意?”只是他那淡淡一句,她就全懂了。

    原来他受尽苦头,竟不是因为被陷害,而是因为他愿意。

    而他之所以愿意,是因为想逼出她的真心,这男人……

    她被骗了!可被骗得团团转的封易蕊,却没有暴跳如雷,只是发出一声轻叹。

    这男人对她是真心的,她纵身投入燕怀柳的怀中。

    燕子柳其实早在见着燕怀柳身影的同时,就知道一切全完了。如果燕怀柳能大摇大摆出现在这儿,就代表计划已经全盘皆毁。

    燕子柳单纯以为,燕怀柳被打入天牢,就代表皇上对他的信任早已荡然无存,可想不到他居然堂而皇之出现在燕府,就代表皇上还保有对他的信任,为什么?

    望着他大惑不解的神色,燕怀柳知道他有满腹疑问,于是佳人在怀的他好心解释道:“暗夜早已落入我的手中,你所做的事,不只是皇上,就连郭家也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当他向皇上说明,已查出凶案眉目,必给皇上一个交代,皇上便将他放出天牢,命他用最短时限给他一个交代,于是他便拿下暗夜,并逼他吐实。

    原本暗夜是条汉子,忠心护主的他当然什么也不肯说,但人的意志有限,他只好稍稍使点手段,暗夜便全盘说出。

    “你……”燕子柳知道大势已去。

    夺权的计划既已崩盘,那么他至少要留有封易蕊这个他心爱的女人,就算得下地狱,她也得同他一起去。

    燕怀柳怎会不知道他的想法,所以在他伸手欲夺封易蕊的那一刻,燕怀柳已经一把揽住她的腰侧,纵身跃起,将她牢牢圈在自己怀中。

    这个女人是他的,任何人都不能伤她一丝一毫。

    “别想再把她从我身边夺走。”紧抱着封易蕊,燕怀柳的深眸紧凝着燕子柳,冷声说道。

    “该死的,你快放开她!”那是他的女人,他的!任何人都不能沾染。燕子柳疯了似的狂吼着,那嘶吼听了教人烦腻,燕怀柳信手拈来桌上一块红玉,笔直射向狂吼不已的燕子柳,立马便点住他的穴道,让他闭嘴定身。

    “来人啊!”燕怀柳朝门外喊一声,只见岳恣情及一干护卫已翩然而至,准备为他清除障碍。

    “将燕子柳拿下!”这一切疯狂的转变,封易蕊还来不及消化,整个人就虚软地瘫在燕怀柳怀里。

    这回真的把她吓坏了,虽然害她担心了老半天,把她骗得团团转,可她爱的就是他这天不怕地不怕,永远胸有成竹的性子。

    燕怀柳将佳人瘫软的身子拥得更紧,薄抿的唇顿时吐出一记轻叹。

    其实这几日他真是吓坏了,非得这么真真实实的抱抱她,才能安着他的心。

    “你可恶……”

    “可恶什么?”

    “把我耍得团团转……”嘴上诉着他的恶心,但封易蕊满心喜悦,在他怀中寻着最舒适的位置,感受他的真实。

    “不这么骗你,你怎么会瞧清楚自个儿的心思?”

    如此的大费周章,就只为了她一人,这傻丫头,难道不懂吗?

    “你……”虽然满心感动,但封易蕊还想多说他两句,才要开口,燕怀柳的唇已经凑了上来,以吻封缄,不让她有机会再多说一句。两道人影紧紧交缠,恣意拥吻。

    经过这一次生死交关,封易蕊终于学会不再在意旁人眼光。

    人生苦短,得活在当下,世俗无法再阻挡她对他的爱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骗个娘子最新章节 | 骗个娘子全文阅读 | 骗个娘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