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仙来也~福来禄至 > 终章

小仙来也~福来禄至 终章

作者 : 寄秋
    众人怔怔地注视躺在血泊中的白狐,神情俱是错愕,不敢相信人居然字啊一瞬间变成了狐。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伤本仙的娘子,本仙绕不得你——”

    一阵沉默中,禄至突然大吼出声,神色愤恨凄怆地一挥衣袖,陈姨娘竟被扇飞到半空中,重重撞上大柱,呕出一大口血。

    他震怒地走向妻子,蹲下身抱住她虚软在地的身子,伸指一点止住汩汩流出的鲜血,再凝视气息渐弱的白狐,悲怜地与之对视,眼中有深深的伤痛。

    短刀虽然先刺中替她挡刀的狐小小,但是锋利无比的尖刀没入她心窝处,让本就虚弱的心再添新伤。

    她的心还在跳动着,但是越来越弱,也越来越无力,十九岁的大劫提早到了,她的心脏随时有可能归于平静。

    “是你们害了我的心儿,不能原谅,我要替佛祖收了你们这群孽障!”

    看着汤负心越来越苍白的小脸,禄至心中的愤怒越来越深,恨意萌生,只想让这些人彻底消失。

    他忘了自己是为人景仰的禄仙,心中只剩下频临死亡的挚爱。

    她若活不成,他们也别想苟活于世,全都为她开路,到地府陪她。

    在所有人的瞪视下,他手中凝聚万道金光,让人睁不开眼的金芒像一条条躁动不安的金蛇,在他的驱动下欲扑向在场的所有人……

    “住手,禄仙,不可滥杀无辜。”

    禄至心头一震,恍如冷水当头浇下,目光渐渐清明,只余沉重伤痛。

    惊惧不已的众人还没从汤家女婿的滔天杀意下回神,一道玉盘敲击般的嗓音由天际传来,淡淡金光渐现,光芒中有座莲花台,一名眉心有颗红痣,身着白衣的圣洁女子盘膝坐于其上,那是……那是……

    “小仙禄至拜见观音大士。”他的手环抱汤负心,恭敬地屈膝一拜。

    “尔知晓触犯了何罪?”观音菩萨俯视血泊中的白狐,眼露悲怜。

    “小仙知错,妄动杀念。”众生何辜,岂能葬送他一时错手。

    “你悟了,小仙童。”不经一番历练,仙眼难开。

    “小仙不悟,小仙仍执迷不悟,望大士心存慈悲,救难解围,渡苍生与苦难之中。”他跪求观音菩萨望能救妻子一命。

    “人生来凡尘就是为了要受苦受难,本来她还有两年阳寿可活,可是你解除了她身体上的病痛,给了她无上喜乐,她不苦反而欢喜,你无意间扭转了她的命盘,反令她折了寿命。”

    昏昏沉沉的汤负心看不清四周一切,仅隐隐约约得知她活不成了,今日将成为她的祭日。

    终于要死了吗?她可以不用字啊焦虑中等死,想着她死后魂归何处,弟弟知秋是否能长大成材了吗?

    禄至重重一叩首,血痕立现。“全是小仙的过错,是小仙的任性妄为所导致,求大士成全,给心儿一条活路。”

    “人间难得有情郎,偏偏你的情,重了,她现在需要的是一颗心。”

    “大士……”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只能眼睁睁看她芳魂离躯,咽下最后一口气?

    躺在地上的白狐气若游丝的说:“……我……我有一颗心,给……给她……”这个恩终于得报了。

    “小小,你……你何苦!”他也是一条命,怎么能用他来换另一个人的命。

    “公子……不,禄仙,我狐小小这条狐命也……活够本了,而且这么重的伤,你认为我还活……活得了吗?”他又自知之明,大限已至。

    “求求大士,定会救你的。”观音菩萨佛法无边,救苦于万难之中。

    狐小小虚弱地抬起狐首,又无力地垂落。“小……小狐不求自己……的命,只求观……观音菩萨大……大慈大悲,把我……我的心给……给恩人……”

    “不悔?”观音菩萨轻声询问。

    “不悔。”他回得虚软。

    “无怨?”她再问

    “无怨。”

    “可是她需要的是一颗七窍玲珑心,你只是三尾灵狐,怕是可惜了。”观音菩萨的声音中似有笑意,半垂目的眼底流动慈光。

    狐小小挺起摇摇欲坠的身躯,朝观音菩萨低咆,“你不是无所不能的观世音菩萨吗?这点小事也做不到——”

    见白狐当真决意给心,观音菩萨淡淡一笑,说:“既然你如此坚持,就如你所愿把!”

    一抬腕,莹莹光华由指端流出,轻触白狐前胸,再如流水般柔和渗入,一颗鲜红、跳动的心脏被光丝托出,在光的托举下越飘越高……

    看到自己的心飘在半空中,狐小小眼一闭,没了气息,嘴角弯起一抹得偿所愿的浅笑。

    就在他闭目的一颗,狐心迸射出七彩光环,刺目光辉笼罩狐身,原本的三尾竟多了六尾,成了九尾狐狸。

    观音菩萨手心轻送,狐心没入汤负心的胸口,不久,之间她忽地重咳,咳出碎裂的血块。

    恍惚间,汤负心眼前出现许多影像——

    一名美若不似人间的绝色佳人静卧花海中,捧着一面菱花方镜端详……

    她睫毛微动,睁开眼看见眉目慈爱的观音大士端坐莲上,微讶,以为是幻觉。

    “我……我没死吗?”还是她已经死了,观音菩萨要来带她走。

    禄至轻握她小手,反贴面颊。“是的,你没死,是小小救了你。”

    “救了我?那小小呢?”

    “那那里。”他朝地上一指。

    “咦?怎么有只死掉的狐狸……你说它是……”还怪异的感觉,她的心似乎跳得很快,有点欢喜,有点悲伤。

    “他是修行数百年的白狐,为报你三百年前的救命之恩而来。”

    “三百年?可我才十七……”她惊讶地眨眼,在一瞧尚未消失的幻相,面上讶色转为了悟。“那是真的观音菩萨吧?”

    “是的,那是观音大士,二十我福、禄、寿、喜四小仙之一的禄仙。”他看她的眼神浮现淡淡惆怅。

    “你是禄仙?”她更加惊愕地张大双眼。

    “事已至此,我该走了,和你于人间相识,是我俩的缘分,我心中有情,盼你喜乐安康,再无病痛。”他的小娘子,好想不分离。

    一听到他是神仙,又说要离开了,汤负心心头一紧,紧紧捉住了他的手。“不要,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我是你的妻子,你到哪里我都要跟着你。”

    “心儿……”他喉头紧缩,一阵难舍涌上心头。

    “观音菩萨,是我爱上他,是我对他情深不愿舍,你不要带他走,让他留下好不好?我给你磕头了。”汤负心双膝落地,不住的磕头,泪流满面。

    “心儿,别这样,天意不可违……”

    “见到本座还未想起前尘往事吗?海棠仙子。”观音菩萨开了口。这对痴儿,那般明显的暗示还未领悟?

    “海棠仙子?”她想起刚刚恍惚间看见的女子,那是她吗?

    “你原本是天界的海棠仙子,因为偷窥了尘缘镜而动了凡心,被罚下凡十世。禄仙,你还记得尘缘镜是由谁保管?”凡事有果必有因,因果、因果,因果轮回须有终。

    他一讶。“是小仙。”但曾被喜妞借走了。

    “你保管不当被海棠仙子窥见了尘世,她这一世本已是第十世,再过两年便可功德圆满回归天庭,可是却因你生缘而误了。”既生情意便有缘,两心圆成同心圆。

    “啊!姻缘天注定。”禄至忽然想通一件事。

    “没错,月老的签诗正是给你的暗示,你与海棠仙子的姻缘乃天注定,好好地在人世间过完这一世吧。”

    一听,他满脸喜色。“小仙还能在凡间停留多久?”

    “一个月够吧?”

    听闻只有一个月,汤负心心急地喊,“一个月怎么够,我们还没好好相处。”

    观音菩萨笑了,有低眉敛色。“禄仙,由你解释了,她拥有七窍玲珑心便可延寿五百年,助她修行,勿有懈怠。

    “是的,大士。”

    “白狐,本座赐你蓝天暖玉为心,日后就跟着本座了。”老嚷着无聊的金童玉女不会寂寞了,从此有灵狐为伴。

    一道金光打入白狐体内,原本已冷的狐身突地一动,狐眼倏地睁开,身躯跳上莲花座,兴奋地摇着九条尾巴。

    “本座走了。”

    “恭送大士。”

    法相从半空中淡去,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除了陈姨娘和席玉奴外,其他人一晃脑袋,眼神有些困惑,不解自己为何会站在这里。

    什么贩卖私盐,什么汤负心被刺,观音现身,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没有这一段,观音菩萨抹去了他们的记忆,不复留存。

    陶一飞等人不明所以的离开,想不透一行人来汤府做什么。

    “观音菩萨要你解释什么?”一个月真的太短了。

    禄至笑容可掬地牵起她的手。“天上一日,人间一年,观音菩萨给了我们三十年时间。”

    “你的意思是……”他们能做三十年夫妻?

    “够我们生子,见到孙子出生,子孙满堂了。”三十年人间岁月呀!他会好好珍惜的。

    一听到孩子,她双颊红得发烫,羞得所不出话来。

    一转眼瞧见满脸愤恨的陈姨娘,以及羡慕又落寞的席玉奴,她眼神转为柔和。

    “我不为难你们,你们走吧,我会拿出汤府三分之一的财产分给你们二人,以后各不相干,席玉奴,你想改名改姓都随你,我不想你再有怨恨。”她得到仙福,也明白了事态会演变成今日这样,她何尝没有错?若她能多用一分和善之心在她们身上,也许不致如此。

    乍然听见汤负心的话,席玉奴的心里竟不是喜悦,反而是一阵失落……心头空荡荡的。

    而陈姨娘则是放声大哭,说她不要钱,一个生不出孩子的女人要钱做什么,她无人送终呀!

    原来她曾经怀有身孕,欢喜不已地告诉汤秀婉,想与大家分享有子万事足的喜悦,但汤秀婉怕她若生下亲子,就会替自己的孩子打算,不会善待汤负心和汤知秋姊弟,因此下药使其滑胎,更难以再有孕。

    所以她恨汤秀婉,恨汤负心,她要报复,因此处心积虑的安排一场阴谋,要汤府万劫不覆。

    但最后终究是一场空,她手中握着的是:无。

    “莫绿绮,你这个恶毒又丑陋的女人,竟然偷偷给人毒药,要毒死与你素无冤仇的心儿,一次不成还栽赃陷害,你的心还能更狠毒吗?”

    数日后,自外地归来的上官错得知汤府发生的事,随即去了莫府,一巴掌甩上莫绿绮的面颊,她捣着又红又肿的脸颊,神情是错愕又不敢置信。

    “你……你竟敢打我!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将会护你前程似锦的未婚妻子……”他怎么能对她又骂又打,罔顾她一番心意。

    “好,你想嫁,我就娶,不过你准备守活寡吧!我一辈子也不会碰你!”

    上官错说完,冷着脸离开,不管门口凄楚的哭泣声,他只觉得他的人生是一场笑话,他爱的人嫁给别人,而他不爱的女人却要害死他的最爱。

    他很茫然,不知该何去何从。

    不知不觉中,他来到城外的月老庙,庙宇前香火鼎盛,蓦然,他感受到无上的喜悦和平静。

    这时,一堆相偕而行的夫妻引起他的注意,耳听两人浓情蜜意的谈笑声,他心里酸楚又涩然。原本是他的妻,如今成了别人的圆满。

    他走上前。“这是你要的良人吗?”

    没想到会遇见上官错,汤负心微微一怔。“是的,我和他的姻缘天注定,我们会相守一生,白头到老。”

    “你的病……”

    “全好了,还有,我怀孕了。”她露出为人母的慈光。

    上官错一愕,看向她微隆的小肮。“那很好,你终于不用再害怕了,我可以放心了。”也能放下对她的执着。

    “阿错,对不起,我曾经非常喜欢你,但是我过不了自己心底这一关,我……不够爱你。”爱得不够深,所以轻易舍弃。

    上官错摇了摇头,笑得温柔。“只要你过得好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我不怪你,真的不怪,因为我爱过。”

    “你……”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眼角瞟过月老庙。“这件月老庙很灵验的,去拜一下吧。”

    他看了她一眼,笑意凝眸。“好。”

    曾经桑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心中的那片云飘走了,他还求什么?

    看着他落寞走远的背影,汤负心有愧在心,心情低落地对丈夫说道:“我很想帮帮他。”

    禄至一笑,大手轻扶她的后腰。“我让福娃、阿寿、喜妞送他满满的福气、喜气、长寿,让他一生安乐。”

    “可以吗?”她小声问道。

    “不要让上头的知晓就行。”意思是他们常做这种事,习以为常。

    夫妻俩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一道红色身影悄悄跟在上官错身后,在他小指头系上一条红线,红线的另一端是个十五岁的小泵娘,正一针一线绣着鸳鸯小被。

    【全书完】

    *想知道能让人时来运转的福气仙子如何觅得良缘,请看花园系列785《小仙来也~福如东海》

    *想知道能让人万寿无疆的延寿仙子如何成就姻缘,请看花园系列832《小仙来也~寿比南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仙来也~福来禄至最新章节 | 小仙来也~福来禄至全文阅读 | 小仙来也~福来禄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