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智擒夫君风流心 > 第二十二章

智擒夫君风流心 第二十二章

作者 : 井上青
    【第十章】

    从竹屋回来后已五天,南宫曜日每天板着一张脸,不是因为俊俏脸孔被划伤,而是一想到自己的妻子看别的男人第一眼就很顺眼,这话让他心头极为不爽。

    她还帮袁柯那家伙隐瞒他曾去北国的事,她明知那对他是多重要的事证,他再三问,她却避而不答,明显私心袒护!

    气极!手中的长戟用力往前戳去,这几日,后山树林成了他出气之所。

    伊西多禄抓不到、他的妻子在别的男人住处流连忘返,公私皆不顺心,心头闷得很,想去找她,可那有什么用,她连给他解释的机会都不肯,一心只想在袁柯那儿住下,殊不知袁柯对她心存不轨,她还傻乎乎的以为他是好人。

    那晚他去劫她,撞见袁柯欲对她一亲芳泽,他怒极之余拉不回她,回府后他即刻让西荣把兰儿送过去,有兰儿在,袁柯休想对雪清灵干什么坏事。

    这几天他让向管家天天派人送食材上山,顺便问兰儿竹屋里里外外的动静。

    除了知道袁柯被他伤得不轻和雪清灵的近况外,没其它特别的事,也没人到竹屋找袁柯。

    虽然竹屋没动静,他便探不到有利的线索,但这样也好,至少雪清灵在那儿还算安全。

    他早派人在城门口严守,确定伊西多禄尚未出城,只是找了这么多天还是未发现伊西多禄的踪影,连寻欢楼都破天荒关门不营业,他想找老鸨逼问也找不到人。

    他猜测,二皇兄或许大胆的安排伊西多禄住在他府里,所以他的手下才一直找不到。

    这极有可能,一来二皇兄府邸不会有人无故进去捜查,即便查到,伊西多禄只须随便编个代替北国大王来探视六王妃的理由便可交代过去,而二皇兄更可顺水推舟称代他这个六弟,招呼远来的贵客,多么堂而皇之!

    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寻声望去,是西荣,他绷着脸,一声不吭,定是还没找到人。

    “王爷,属下派人搜遍所有寺庙、客栈、空屋,及可能藏人之所,还是未找到伊西多禄。”西荣硬着头皮回报,上回主子让他去抓伊西多禄,他前去又扑了空,多次无功而返,他自觉有愧,这几天和手下轮流、日夜不休的尽力捜寻,无奈还是一无所获。

    “别找了。”

    “王爷?”以为主子是在责怪他,西荣立即屈膝跪下,“是属下无能。”“不是你无能,是我二皇兄魔高一丈。”以西荣搜人的本领,不可能这么多日都还找不到人,这让他更确定自己所臆测的。他沉吟半晌,下令,“西荣,派人到二王爷府外守着,伊西多禄可能就藏在那儿,若有发现,别轻举妄动,派人跟着。另外,再派一队人马日夜轮守袁柯住处,以不惊扰为原则,暗中保护王妃。”

    “是,属下立刻去办。”

    西荣来了又走,南宫曜日镯杵原地,低眼沉思。虽然竹屋目前还算安全之所,但万一二皇兄的人发现雪清灵在那儿,那可不妙!

    谁知道袁柯为了保命,会不会反过来杀了她……

    这可能性虽微乎其微,但他不得不防,毕竟袁柯是个妄想轻薄别人妻的下流之徒!

    想到当晚袁柯欲吻雪清灵的画面,他心中犹燃着一把火,龇牙咧嘴恶狠狠的折断一根树枝,忍不住对空咆哮道:“袁柯,你这个无耻小人!”

    “回北国?”夜已深,兰儿打理好竹屋里里外外的事正准备要睡下,却被雪清灵通知天未亮就要启程回北国。

    “嗯,你收拾些简单的衣物就好。”躺在床上的雪清灵,愣愣的回应,全然没有回娘家的喜悦,反倒一脸闷闷不乐。

    其实早在三天前袁大哥告诉她真相后,他就和她商量要她即刻启程回北国,只是要暗地里出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还得避开二王爷和伊西多禄,这事要更加小心谨慎进行,他张罗好一切事宜,自然就延宕了几日。

    他揣测,现下南宫曜日紧紧追查伊西多禄的下落,伊西多禄白天定会躲着,若有行动,肯定会在晚上进行,是以他们若赶夜路,肯定会有较大风险,大白天又怕遇着二王爷的手下,他推估,天将亮未亮之际是守备最弱的时候,趁那时出城是最佳时机。

    袁大哥告诉她,为免横生枝节,这事连兰儿都得瞒,到启程前的最后一刻才告诉兰儿就好。最重要的是,不可以去找南宫曜日,她最好还是当自己仍未知真相、还在生他的气,总之就是别去找他,等她平安回到北国,袁大哥会负责帮忙转达,并让南宫曜日去北国找她。

    她知道袁大哥煞费苦心,也知道回北国请父王阻止二姊夫叛乱这事迫在眉睫,可临走前,她要是没见上南宫曜日一面,她就觉得心闷得难受。

    这三天来,她天天巴望南宫曜日会再来找她,可他肯定还在生她的气,才会连来都不来了。

    “王妃要自己回北国,不让王爷陪同?”兰儿试探的问。她只知道王妃为了王爷去找艳双双的事在闹脾气不回府,对于真正的内情并不了解。

    “袁大哥说这事少一人知道,就多一分安全。”她喃喃道:“何况,他一定气得不想要我了,都不愿来看我,怎还会陪我回北国……”

    兰儿听得一头雾水,明明是王妃在生王爷的气,现在怎么又说是王爷气得不想要她?不过,有件事她极肯定——

    “王爷怎会不要你?你生他的气不跟他回府,执意要在袁公子这里住下,他不就急着让西荣大人把我送上山来服侍王妃吗?还有,王爷天天让向管家派人送食物上山来,还让我回报王妃的近况……”

    “你说什么,王爷派人送食物上山来?可你不是说,送食材来的那个矮个子是街上的菜贩,是你托他送菜上来的?”原本懒躺在床上的雪清灵,惊讶的坐起。

    “是王爷交代我这么说的,他怕你还生他的气,会连他央人送来的食物都不愿吃,所以……”

    “我吃、我吃,我愿意吃。我哪还在生他的气,我……”雪清灵埋怨道:“兰儿,你干啥瞒我,我要早知那个送菜的矮个子是曜日派来的,我就让他去通知曜日,叫他上山来一趟。对了,那矮个子啥时会再来?”

    “明日中午前后吧。”

    “那不行,那时我们已经回北国了,哪还能通知……”雪清理急得跳下床,来回踱步,“曜日以为我还在生他的气,我若就这样一走了之,他肯定会认为我气得再也不想见他,才会独自回北国,到时说不定他会内疚过度,一病不起……”

    “会这么严重吗?”兰儿愣愣地问。

    “肯定会,不行,我要去见他一面,至少要让他知道我已经不生他的气了。”她急急套上外衣。

    “王妃,这么晚了,你现在要出门?”兰儿讶问。

    “嘘,别嚷嚷。”雪清灵侧耳听着门外动静,确定没有声响,她才交代道:“兰儿,我要回府一趟,一个时辰后你再告诉袁大哥,说我天亮前一定会赶回来。”

    她的食指竖贴在唇上,示意她小声点。

    在兰儿的把风下,趁袁柯在后院擦拭刀剑,雪清灵快速的将绑在前院的马匹牵出,跃上马,在浓厚思念的牵引下,朝山下奔驰,迫不及待的想立刻回到六王爷府,见心爱的夫君一面。

    听到马蹄声即刻冲出的袁柯,见她已骑马离去,又急又气。“王妃是要回府去?”

    “是。可王妃让我一个时辰后再告诉你,还有,她说天亮前一定会赶回来。”

    “这个清灵,她这么做会有危险的……”一想到她这冲动行事,万一不巧遇到伊西多禄,那可就会有危险。

    顾不得人跑得比马慢,担心她会遇难,袁柯拎着刀,疾往她离去的方向拔腿狂奔。

    怀着雀跃的心情,原以为可以一路奔驰下山见夫君的雪清灵,却在半路上遇到双煞,被连袂上山欲找袁柯的二王爷和伊西多禄拦下。

    “三公主!”

    “六弟妹,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骑马在这山路上行走,我六皇弟没陪你一道?”二王爷南宫曜虎见她骑乘的是袁柯的马,心生疑费,这荒僻山头只住有袁柯一间独户,雪清灵从上头下来,还骑他的马,莫非……

    先前袁柯有提及南宫曜日似乎已怀疑他,两天前袁柯主动去他府里告知他因细故和南宫曜日打了一架,手臂被他砍了一刀。但后来也没多说什么,只说南宫曜日派人盯上他,要他们别找他,他会主动和他们保持联系。

    只是他的手下探闻近两日袁柯频频和守城者接触,似有出城打算,他心头纳闷着,趁夜借口上山来探他伤势,顺便商讨暗杀雪清灵一事,没想到在路上就遇到目标。不管袁柯有无瞒他什么,既然遇到了雪清灵,自然就无放她走的道理。

    雪清灵知道为免破坏袁柯的计划,自己该装傻不戳破他们的伪善面孔,但她一看到伊西多禄,满腔怒火陡升,憋忍不住,怒气冲冲质问:“伊西多禄,你为什么要帮着外人伤害我父王?!”

    见他一怔,神色一惊,坐在马背上的她,再也克制不住大骂,“我父王是如何提拔你,别人不知,我可是清楚得很,你怎可忘恩负义,和我二姊夫连手欲伤害我父王、大姊夫,还有整个北国?”

    “三公主,我没有想要伤害大王……”面对心仪的人怒声质问,伊西多禄突地慌张起来。

    “还没有!若没有,你为什么要听二驸马的命令跑到南国来杀我?你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干这种坏事Z”

    “三公主,只要跟我回北国、嫁给我,我、我就不杀你,我也不会帮二驸马做坏事。”伊西多禄做出保证,希望能挽回他一直梦寐以求的婚姻,“我是真心想娶你,可你为什么要答应大王到南国和亲?二驸马说,我没能当上三驸马,就永远只能当神射手,万一哪天北国有比我更厉害的人,我“北国第一神射手”的威名就得拱手让人,到时我什么都不是,倘若我助他坐上王位,第一大将军就让我当。”

    “你这个笨蛋!为了当大将军,你就要杀我父王?”

    不只雪清灵怒骂,二王爷也憋忍着,这伊西多禄的箭法虽好,可他粗野直白的个性还真是令人不敢恭维,他看向骑马跟在身后的贴身侍卫,用眼神示意他做好杀雪清灵的准备。

    “不,我没真想……”

    “伊西多禄,你跟我六弟妹说那么多做什么,她已嫁给我六弟,不会跟你回北国。”南宫曜虎耐着性子对他说:“你的三公主已知真相,现在她绝不会嫁你,倘若你不杀她,她也不会放过你,你非但回不了北国,在南国也会被下令追杀,为了能顺利当上北国第一大将军,我看你还是把她杀了吧。”

    见伊西多禄迟疑不决,二王爷使了眼神,贴身侍卫立即骑马上前,举刀欲杀雪清灵,伊西多禄尚在状况外,未来得及反应,幸好袁柯及时赶到,使了轻功挥刀抵挡的同时,朝马身飞踢一下,马儿似和主人心有灵犀,载着雪清灵穿过二王爷和伊西多禄中间,往前直冲而去。

    “袁柯,你这是什么意思?!”坐在马背上的二王爷怒问。

    “二王爷,你收手吧,所有的事,袁柯愿一人担下。”

    “少废话!”二王爷将袁柯踹开,见雪清灵骑乘的马已奔离,他气急败坏的对伊西多禄喝令,“伊西多禄,你还不快执行二驸马交代你的任务,快拿箭射六王妃!”

    伊西多禄犹豫了下,拿起弓箭,拽满弓,对准尚在他视线范围内的雪清灵,此时那头忽然又窜出一头白马——

    “清灵……”骑着白马前来的南宫曜日,远远看到一匹马朝他奔来,借着月光,极目望去,这才发现骑在马匹上的人竟是雪清灵。

    西荣派人回报伊西多禄真的窝藏在二皇兄府邸,半个时辰前,两人连袂出门,西荣一路跟着,发现他们朝袁柯住的山头前去,惊觉事情不妙,立即踅回通知他。

    得知消息,他一路策马狂奔而来,未想第一个见到的竟是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智擒夫君风流心最新章节 | 智擒夫君风流心全文阅读 | 智擒夫君风流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