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智擒夫君风流心 > 第二十章

智擒夫君风流心 第二十章

作者 : 井上青
    “他真是可恶,哄骗我回北国,一会说要陪我回去,一会又让我自己先回去……我要是今天没跟踪西荣去到寻欢楼听到他说的话,我真成傻子了我!他原来就是想和那艳双双双宿双飞,才急着要把我赶回北国去!

    “我肯定是被他气傻了,居然没直接踹门进去揍他踹他,连骂都没骂,只觉得整个心头酸酸涩涩,难受极了。”她气恼不已,“袁大哥,万一他又来,你得记得提醒我揍他几拳!”

    袁柯听了,只觉得她真的爱南宫曜日太深,气极之余还舍不得打他。

    不过南宫曜日安排她回北国这决定是对的,他想得极周全,她回北国才不会有性命危险。

    他不能也不想告诉雪清灵真相,至少目前不想,他有私心,一来她在他这儿,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找到她,他能确保她的安全;二来,他喜欢她,想多点时间和她相处。

    “南国的男人是不是都嫌北国女子不够温柔、不够漂亮?其实你们都错了,我大姊、二姊可都是天仙美女,又温柔又贤淑,丑的只有我一个。”

    他突地握住她手,语气坚定的说:“你不丑,别再说自己丑!”

    “可六王爷他就是嫌我丑……”她幽幽的说。

    以往那神采自信的雪清灵,变得沮丧黯然,看得他心头揪疼。

    “我不嫌!”猛然敛起眸中几要藏不住的情意,他忽地一派轻松的笑,“在我这个大哥眼中,我的清灵妹子,那可是一等一的天仙美人。”

    他这话把她逗笑了。“袁大哥,你的眼光比六王爷好太多了!”说罢,她自己乐呵呵的笑开。

    笑歇,心又揪了下,想到南宫曜日说的那些真心话,她的心宛若刀割,疼呀!

    “如果他真不想要我,那我干脆嫁你算了,至少你不会嫌我丑!”她垂头丧气,漫不经心地说道。

    明知她只是无意识的随口说说,他的心仍不自禁悸动了下。“清灵,倘若你此番来南国不是和亲只是游玩,我俩相遇,我若欲娶你,你会嫁我吗?”克制住心头翻涌的情意,他故作轻松,云淡风轻的问。

    她看着他,想了想。“会吧。毕竟我看你第一眼就挺顺眼,我还看他好几十眼才顺眼,可那有什么用,他到底还是嫌我丑!”

    两人说说笑笑之际,摸黑前来“劫”妻的南宫曜日,躲在竹墙边,甫到便听见袁柯说:“我若欲娶你,你会嫁我吗”,他心一怒,想冲出去质问,随即又听见雪清灵回应的话语,真教他呕的!

    她居然有考虑嫁给袁柯,还说什么看袁柯第一眼就很顺眼袁柯生得一脸阴沉样,有啥顺眼的!

    都这么晚了,还不睡下好让他赶紧“劫”走,还在穷嘀咕什么!

    他咬紧牙关,耐心等着,这会他若冲出,怕是她还在生他的气不肯随他走,那他夜行劫妻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闲聊一会,见她心情好一些,袁柯把放在她面前的鸡腿拿走,把插在竹上、还热着的鸡翅扯下递给她。“这鸡腿冷了,别吃,吃这鸡翅吧,我听说美女都爱吃鸡翅。”怕她不吃,他还胡诌一通。

    “听谁说的?是袁仙人自己说的吧。”她笑,接过鸡翅毫不迟疑啃了一口,“如果吃鸡翅能变美女,我就天天啃它一百只。”

    她变美做啥?说到底,她还是为了那个没良心的南宫曜日!

    “袁大哥,还是你对我最好。”想到南宫曜日,她心情又低落,“不过我想,那应该是我救过你的命,你才会对我这么好。”

    贴在墙外的南宫曜日眉头紧蹙,她什么时候救过袁柯?

    “清灵……”袁柯表情一紧,想告诉她,他不只是因为她是他的救命恩人才对她好,他其实是真正喜欢她,可他犹豫,她还爱着南宫曜日,他心头的情意若说出口,怕她会刻意疏远他。

    “袁大哥,你放心,我没跟别人提过你一年前到北国被我射伤、我又救了你这事,连南宫曜日问我,我都没提。”她会错意,以为他那表情是在紧张。

    南宫曜日心口一震,原来袁柯早在一年前就去过北国!

    他怒气填胸。是啊,他问过她,她确实三缄其口。

    她这么心直口快的人,连自己夫君在寻欢楼的事都能大刺刺说出,却竟然为了一个外人,瞒住对他极重要的事证,显然这个外人在她心目中,比他这个夫君重要多了。

    “清灵,你回北国去吧。”又聊了几句之后,袁柯突然说道。

    “袁大哥,怎么你也要我回北国?”现下对回北国很敏感的她,突然起身激动的说:“你也嫌我丑,不想我住在你这儿是吗?好,那我走。”

    她转身要走,袁柯一把拉住她。“清灵,你误会我的意思,我不是……”

    “你就是!你们南国的男人就是喜欢像艳双双那样,嗲声嗲气、温柔又漂亮的女人。”她气恼道:“她光坐在寻欢楼就能吸引你们这些男人去找她,人见人爱,而我呢,走到哪儿都惹人讨厌,人见人嫌的,我是犯了什么错,我不过就是没那么漂亮而已,我也有鼻子、眼睛、眉毛、嘴巴,样样不缺……”

    她又气又怨的一长串控诉,揪痛了袁柯的心,他非但不嫌她,还爱她呢!

    “我在北国时,我就觉得我长得挺好、挺自在的,我大姊、二姊可比那艳双双漂亮多了,却从没人嫌过我,为什么来到南国全都不一样了,大家都嫌我!”

    她的控诉宛若利箭,直射穿进南宫曜日的心头。是他的错,他没料到她会找到寻欢楼去,他的那番话狠伤了她的心,他是要来带她回去、好好向她解释一番的,可她却和袁柯……

    “没人嫌你。”瞥见她眼角挂着两行泪水,坚强如她竟然哭了,可见她有多难过,他心疼的将她搂进怀中。“清灵,你若愿意,就在袁大哥这儿住下,就算你想住一辈子,我也不赶你走。”

    她抬眼,想看他的表情是真是假,可泪水模糊她的眼,没看见他已低下头来,情不自禁想吻她。

    然而竹墙外的南宫曜日却从竹缝间,清清楚楚瞧见了。

    从袁柯搂住她,他就咬紧牙关忍着,要等她开口推开袁柯、拒绝他,但她没有,她一直让袁柯搂抱着,还抬起脸欣然接受他的吻!

    当袁柯的嘴贴上她的唇,他再也忍无可忍,大喝着“袁柯!”

    手中利刃一挥,挡在他眼前的一排竹墙被砍去一半,他如一团火球冲杀到袁柯面前,袁柯本能的护住她,手臂被他砍了一刀。

    怒极的他高举手中的刀,欲再砍下,雪清灵突站出来双手大张挡在袁柯面前。

    “南宫曜日,住手!”

    见状,他倏地将已落下的刀往旁边一挥,在她身后的袁柯同时间也赶紧将她拉开。

    “你!”南宫曜日又怒又急,方才若不是他的刀闪得快,这会她恐已成了他刀下魂。

    “你为什么老是和袁大哥过不去,老想杀他!”未意识到自身危险,她怒气冲冲质问。

    “他不该杀吗?”南宫曜日平举手中的刀,指着手臂汨出鲜血的袁柯,这一刀,可比上回砍得更深。

    “你要杀他,理由呢?”

    “盗卖兵器、通敌叛国,你说,该不该杀!”他怒瞪她,她为袁柯隐瞒他一事,他心头正火着呢。

    雪清灵心一突,看了袁柯一眼,旋即又对着他说:“没凭没据,你凭什么给袁大哥乱按罪名。”

    他怒不可遏的指控,“你自己刚刚说过了,他一年去过北国,你射伤他,还救了他!”她还敢质问他?!

    她心一惊,原来她和袁大哥说的话他都听到了。“你干啥偷听我们说话……”

    话一出口,她才想起自己早上也在艳双双房门外偷听他们说话,好吧,一人一次,扯平!“就算袁大哥去过北国,那也不能证明他是去盗卖兵器。”

    “是不是,他心里清楚!”

    他向前一步,她立即挡下。

    “你想做什么?”

    “我要抓他回去审问。”

    “审问什么,等你手中有证据再来抓人!”

    “好,我暂时不抓他,你跟我回去。”为了她,他可以做最大通融,“暂时”不抓袁柯。

    “我不!”她怒瞪他,“我跟你的帐还没算清楚呢!何况袁大哥被你打伤了,我要留下来照顾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智擒夫君风流心最新章节 | 智擒夫君风流心全文阅读 | 智擒夫君风流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