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智擒夫君风流心 > 第十九章

智擒夫君风流心 第十九章

作者 : 井上青
    【第九章】

    南宫曜日骑着爱驹腾云,手持方天画戟,心焦如火地再度来到袁柯的竹屋。

    雪清灵离开寻欢楼不久,他对艳双双安抚哄骗,终于在寻欢楼老鸨赶到之前,问出伊西多禄的下落,当下他立即离开。

    他才出寻欢楼,就遇到踅回来骑马的西荣,原来西荣稍早前因为担心王妃又出什么岔子,便不骑马,而是步行紧跟在后,怎料王妃未回府,而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大步走着,走了一段路,袁柯忽地骑马出现,当下王妃便上了他的马,央求他带她走。

    雪清灵的性子他知道,她肯定命令西荣不许阻挡,西荣眼睁睁看着她被袁柯带走,怕有万一,连忙奔回寻欢楼,欲骑马去追。

    听到又是袁柯带走她,他一肚子火,他将伊西多禄的落脚处告诉西荣,让西荣赶紧去抓人,他则回府去骑马,连口茶都没喝,便又急吼吼的奔来。

    “六王爷似乎颇偏爱袁某的竹屋,三番两次造访,袁某真是受宠若惊。”袁柯提着大茶壶,走向前院偏处欲烧开水,就见南宫曜日怒气冲冲的前来。

    “把本王的王妃交出来!”南宫曜日怒瞪他,光想到雪清灵是和他一同骑马而来,他心头怒火熊烈得能把整间竹屋全烧个精光。

    “王妃就在屋里,王爷若要找她,请便。”说罢,袁柯径自做他原先欲做的事,不阻挠也不招呼。

    “等等!”南宫曜日唤住他,“本王问你,你为何出现在南安城内?”也太凑巧了,雪清灵每回上街都能遇到他。

    “王爷这话倒是问倒袁某了,袁某去到南安城的原因不一,有时去卖虎皮、狼皮、或者是兔皮,有时纯粹去买些吃的,又有时……”

    “够了!”不想听他说一些避重就轻的理由,反正他就是认定他意图不轨。

    怒瞪他一眼,甩着披风,他大步进屋寻妻去。

    “清灵、清灵……”逐间搜查,有一间房门紧锁,打不开,他用力拍门,“清灵,开门,我知道你在里头。”

    他敲了许久里头都没人应声,知道她在气头上,可现下有其它人在,又是最碍眼的袁柯,他不想挑这时候和她解释,“清灵,你开门随我回府,我会告诉你所有事情。”

    里头突传出“哼”的一声,虽短短一声,但他确定是清灵的声音。“清灵,快开门。”

    这时,袁柯走进来,凉凉的说:“王爷,这扇木板门老旧,恐禁不起你一再拍击。”

    “哼!门若坏了,本王赔你就是。”若不是顾及雪清灵的感受,他早一脚把门踹开。

    听到袁柯的声音,躲在房里的雪清灵这才愿意开口,但不是直接和他对谈,而是透过袁柯转述。

    “袁大哥,你告诉那个人,本王妃现在心情不好,不想跟他回去。”她隔着房门,忍不住又低哼了声。

    袁柯看向南宫曜日,还来不及转达,他马上对着门板后的她说:“清灵,你跟我回去,我会向你解释一切。”

    “袁大哥,你告诉他,太迟了,要解释,方才在艳双双面前,他为什么不当面向我解释,他已错失良机!”她忍不住气吼,“当着别的女人的面给我难堪,私下再安抚,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袁柯一听,这才大略了解她执意要他带她走的原因,看向南宫曜日,他眼里有着气愤,还有揣测到某些事的惊惶。

    雪清灵这么大刺刺的挑明原因,南宫曜日心头一惊,除了不想在袁柯面前摊露夫妻俩之间的事,她的直白话语说得越多,倘若袁柯真和伊西多禄是同伙,他定能猜到他去寻欢楼做啥。

    于是他心思一转,故意冷着语气,诘问道:“我再问你一次,你跟不跟我回府?”

    “袁大哥,你告诉他,本王妃不想跟他回府。”

    她话才说完,他立刻怒甩披风,悻悻然离去。

    他不是负气,而是现下雪清灵正在气头上,不管他求多久她肯定不跟他回去,他不想让袁柯看他笑话,更不想被他摸出端倪,打算等入夜再上山,等她睡下,他再把她“劫”回府里,到时,再向她好好解释。

    想他一个堂堂的六王爷,为了她居然甘愿沦为劫匪之流,真是……

    跃上马离去前,他在院里看到一只被箭射穿的野鸡,那应是袁柯打猎的战利品,一只小野鸡入不了他的眼,但,那箭端涂上一小点的绿色颜料,正是和日前飞箭传字条给他、警告慎防伊西多禄有杀机的箭是一样的……

    未多逗留,骑马奔离,一路上,南宫曜日猜想着袁柯特地飞箭告知的用意,他绝不是担心他,所以,伊西多禄要杀的人,是雪清灵!

    他心口一惊,揣想着伊西多禄第一回见雪清灵未杀她,该是想探她心意,若她对他有情、愿随他回北国,他定会保她,反之,他便杀她,第一回或许下不了手,第二回恐怕……这时他真的很庆幸自己方才坚持问出伊西多禄的下落,这会,西荣定已擒住他。

    忽地想到袁柯和伊西多禄同为两方重量级的联系者,倘若伊西多禄接到刺杀雪清灵的指令,人在南国的袁柯不可能未接此令。

    拉住马想掉头回去,可念头一转,倘若袁柯真要杀雪清灵,他又何必特意告知伊西多禄要杀雪清灵一事,何况那家伙对雪清灵……哼,男人的那点心思他会不懂?

    内心虽对袁柯爱慕雪清灵这事恨得牙痒痒,可他相信袁柯不会趁虚干出下流事,不,他其实是信任自己妻子的忠贞之心,总之,他能确定雪清灵在袁柯那儿,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之虞。

    等入夜,他定将她夺回!

    “清灵,你多少吃一点。”

    晚上,袁柯在后院烤鸡,引诱窝在屋里一天、不说话不吃东西的雪清灵出来,不好容易人是出来了,可却愣坐一旁,盯着烤鸡发呆。

    白天,南宫曜日离开后,她气呼呼的说:“他就这么走了”,旋即沮丧的说她很累、想睡一觉,让他别吵她。下午醒来后她呆坐房内,只喝了一杯茶,接着便不吃不语,他想,她爱南宫曜日比他想象中还来得深,就因爱太深,才会更难过,难过到她连话都不说,要不,以她直爽的性子,怕不早把人骂得狗血淋头。

    虽然未去求证,但他能猜到南宫曜日到寻欢楼并不是去寻欢这么简单,肯定是去探察伊西多禄的落脚处。

    二王爷虽答应暂时不杀雪清灵,会等他想个万全之策,可后来二王爷又差人告知,北国已派伊西多禄要来刺杀她,担心她被暗杀,他特地射箭传纸条让南宫曜日做好警戒。但终是不放心,前一晚他进城,守在伊西多禄住处,打算跟监,许是知道六王爷在追查,整晚伊西多禄未有动静,天亮他回客栈歇一会,原打算继续跟监,没想到在途中遇到她。

    看着袁柯递来的烤鸡腿,没什么食欲的她犹豫了下,喃喃道:“看在袁大哥的面子上,我就勉强吃一口。”

    吃了一口,食欲瞬间被唤醒,这才方知肚子早饿得受不了了,便一口接一口吃着。

    见状,袁柯淡笑,“慢点吃,先喝口水,别噎着。”

    他递来水杯,她喝了口茶,又继续啃着香喷喷的烤鸡腿。

    “怪了,我一整天没吃都不觉得饿,怎这会饿得都可以啃光整只鸡了。”他把另一只鸡腿也给她,开玩笑道:“那整只鸡都给你吃喽。”

    “呃,袁大哥,我是在开玩笑,你还当真呢!”她苦笑着,憋在心头的怒气一古脑迸出,“袁大哥我是不是真的……很丑?”说出这话,眼神黯下,她的好食欲瞬间消失,鸡腿拎在手中,不啃了。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她着嘴,一脸难过和委屈。“是六王爷和艳双双说的,他说我是丑不拉叽的北国公主,还说我是粗草,没一样不粗鲁的,皇上作主的这椿婚事,他自认倒霉才会娶了我……”

    她把早上在艳双双房门外听到的话,简略的和他说了一遍。

    袁柯听了,心头泛怒,虽猜测南宫曜日极可能是要从艳双双口中套问伊西多禄的下落才会如此,可一开始他的确未好好对待她。

    看着她委屈表情,他顿感心疼不已。倘若她嫁的人是他,他绝不会让她受这种委屈。

    “和你们南国的女人相比,我真的没一处优点,对吧?”她讷讷的问。

    “你有更多她们没有的优点。”

    她苦笑,他的安慰没起太大作用,她心里在意的还是南宫曜日的看法。

    “他还说我的手粗厚厚的。袁大哥,你说,这手砍掉,它会不会再长出来?”

    苦笑加深,她喃喃道:“呵,这整只手砍掉,鲜血狂流,我大概就没命了,还指望它长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智擒夫君风流心最新章节 | 智擒夫君风流心全文阅读 | 智擒夫君风流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