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智擒夫君风流心 > 第十七章

智擒夫君风流心 第十七章

作者 : 井上青
    【第八章】

    为了保护雪清灵的安全,这雨天南宫曜日足不出户,时时陪着她。

    虽然内应回报二皇兄欲派人刺杀雪清灵一事尚未证实真假,但他绝不能掉以轻心,她的生死的确攸关两国是敌是友,二皇兄若真铁了心想造反,趁北国大举进攻南国时,的确是谋反的最佳时机。

    倘若二皇兄真欲和北国连手,假设袁柯是二皇兄和北国联系的中间人,伊西多禄会不会是北国那方的联系者?

    先前西荣随他到北国迎亲,曾和伊西多禄交过手,大抵是伊西多禄不甘新娘被他抢了,在他们迎亲回程途中,单枪匹马前来想抢亲,西荣眼尖察觉到状况,将他挡在迎亲队伍后端还打伤了他,抢亲未成的伊西多禄狼狈逃回,当时怕坏了他的心情,这事向管家和西荣并未向他禀报。这事他未追究,这两日,他让西荣派人四处寻找伊西多禄的下落,不管他是不是北国派来给二皇兄带口信的人,他是北国一员大将,私自阅入南国境内,动机本就可疑,抓住他或许能逼问出什么事来,可惜未寻获伊西多禄的踪影,也许,他真回北国去了。

    独自在树下静坐沉思了一个时辰的他,望向厨房方向,嘴角微勾,一个时辰前,她告诉他,她要亲自下厨做一道菜给他吃,还不许他在厨房盯着,那样她会紧张做不好。

    现在都已过一个时辰了,做一道菜也忙和得够久了。

    起身,早已饥肠辘辘的他欲往厨房走去,忽地天外飞来一支箭,他机警闪躲,那箭直射进树干,箭头绑着字条,他取下一看,上头写着“小心伊西多禄,慎防杀机”。

    他心一惊,直觉送信者肯定知道什么内情,下意识地朝方才箭飞来的方向翻墙追去,无奈墙外根本无任何人影。

    再看字条一眼,两道卧龙眉倒竖,这警语背后,肯定隐藏了一椿极重大的内幕。

    “这饺子皮是我亲自揉的、杆的,肉是我切的、菜是我洗的,每一样都是我亲手做的……”王爷府的膳厅内,雪清灵正得意的向在吃饺子的南宫曜日邀功。

    挂心字条瞥语的他勉强露出笑容,敷衍的点点头。“好吃。”

    他猜不透,究竟射箭传纸条警告的人是谁?伊西多禄要杀的人是雪清灵,还是他?

    “真的好吃?”

    “嗯。”正了正心神,他再度扬笑点头,是不若厨子做得好吃,但还能吃,且这是她的一片心意,他当然得用力捧场,只可惜现下他的心情颇沉重,无法真正开心去品尝。“清灵,别顾着夹给我吃,你也吃。”

    “对,我也要吃。”她吃了一个饺子,随即惊为天人般的大叫,“太好吃了,这谁做的?”

    她抛话让他接,他自然得接腔,“是我南宫曜日的爱妻雪清灵做的。”

    一句话,逗得她开心的又塞一颗饺子进他嘴里。

    吃着,他顺势问:“清灵,这北国厨子做的饺子,应该比咱府里的厨子做得更地道吧?”

    “那当然,北皇宫里的御厨做的饺子,那可是一等一的好吃。”

    “那好,我们明日就启程去北皇宫吃饺子。”

    “什么?”

    “你嫁过来之后,都还没回北国,不想你父王?”

    “我当然想,可你为何突然要我回北国?”她噘着嘴,“我虽然想父王,也想回北国看看,可我现在……不想和你分开。”

    他轻笑,“谁说我们要分开,我陪你一起去。”

    看了那字条,他再三思索,大胆假设二皇兄和北国连手欲叛乱是真,但北国有异心的肯定不是北国大王,一来他已让三女儿来和亲,再者,制造动乱对北国大王没任何好处,同理推论,北国笃定接王位的大驸马爷,应当也希望稳定现况,日后好能顺利接班。

    倘若二皇兄欲趁战乱之际从中夺权,北国以同样模式想夺权者,自然就是二驸马爷,这么一想,事态全明朗,南国的二王爷和北国的二驸马爷,暗中连手互助对方夺权,但北国不管兵力或兵器都较弱,于是二皇兄在一年多前让人劫了一匹宫里新镶好的兵器,偷运往北国给二驸马爷,不但藉此蓄存兵力,还从中牟取暴利。

    只怪当初他未警觉事态严重,一开始查到被盗的兵器只是零星的卖给南国附近一些不起眼的小柄,以为只是单纯有人偷卖兵器想从中获利,未料,这应是盗卖兵器者欲分散他的注意力使的招,背后肯定隐藏着天大的阴谋。

    倘若他的揣测和事实相符,雪清灵的性命安危堪忧。

    他想过了,不管把她藏在何处,只要她人在南国境内,定会招来杀机,唯有让她回到北国,才能确保她安全无虞。

    雪清灵若在北国境内出事,北国大王非但不能出兵攻打南国,甚至还得为未保护好六王妃向南国致歉,反之,若他在北国境内出事,二皇兄就有理由要求皇上出兵攻打北国。

    没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要走一步险棋,以自己为饵,钓出这一连串的背后主谋。

    “真的?”她喜出望外的看着他。

    “绝不假!”他正好趁此行调查那批兵器的下落,倘若真发现兵器在二驸马爷的军营中,他便向岳父揭发此桩阴谋,让他抢先在二驸马爷谋反前先发制人,要不,战事一爆发,恐怕他岳父会成为第一个牺牲者。

    “曜日,我太爱你了。”

    她抱着他猛亲之际,西荣突然冒失的闯进来,见状,他先是一惊,随即低头惶恐道:“王爷、王妃,小的……小的该死……”

    南宫曜日轻推开她,他想,西荣这么冒失闯进来,肯定有要事禀告,便不多加责备,只是沉声问道,“什么事?”

    “是……”西荣看了雪清灵一眼,旋即走上前在主子耳边说了些话。

    南宫曜日眼睛一亮,故作镇定道:“好,我知道,你先出去。”

    “是。”

    西荣离开后,雪清灵一脸不悦,斜睐着他。“我吃醋了。”

    他陡地一笑,“吃谁的醋?”他这阵子乖得像家猫,连寻欢楼都没去了,她哪来的醋吃!

    “西荣。”她噘起嘴,“你不管去哪里都带着他,连去皇宫也只让他跟。方才你们还讲悄悄话,不给我听!”

    他失笑,旋即一脸正色地说:“如果你想知道西荣跟我说了什么,我可以说给你听,但这是非常机密的事,你得保证绝不说出去。”

    她用力点头。“我保证,我绝对守口如瓶。”

    他靠近她,透露皇上托付给他的事情。“其实,我一直在暗中替皇上调查究竟是谁盗卖南国兵器给邻国。”

    他之所以决定告诉她部分实情,一来,他们是夫妻本就该坦白;二来,让她了解他现下所进行的事,或许到了北国,她和岳父能助他一臂之力,最重要的是,让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她才不会一个人乱跑出事。

    “盗卖兵器?”她压低声音,两眼瞠大,“你是要追回卖兵器的银两?”

    他啼笑皆非。“这不是银两的问题。”她搞错重点了。

    虽然她一身武艺,但毕竟是公主,北大王未让她进入军队带兵,是以不知盗卖兵器的严重性。

    “那是?”

    “找到盗卖兵器的人,将他五马分尸。”他认定这人就是袁柯,一想到他,他忍不住咬牙切齿。

    “会不会太严重了,盗卖几件兵器,有必要把人家五马分尸?”她一脸不认同,“抓到他,叫他赔钱不就得了!”

    “倘若是盗卖上万件兵器呢?”他急着出门去办件事,不能拖延太久,遂主动和她说明盗卖兵器极可能危害一个国家、导致战乱的严重性。

    “这么说来,盗卖兵器就等于是叛国者,那还真该杀哩!”经他说明,她才知事态的严重性,“那你查到了吗?”

    他摇头,忽地瞅着她问:“你在北国有否见过有哪个南国人常去……北皇宫走动?”他未点出二驸马,一来这事他未掌握实证,再者,他不想让她过度惊恐,她连军中的事都不甚清楚,许是也无法理解为何有人要叛变。

    在她认真思考时,他突迸出一个人名。“你在北国,见过袁柯吗?”

    “我……没、没有。我只管骑马射箭,其它大事都是我父王在管。”她心虚的别过眼,夹了一颗饺子,漫不经心地吃着,“等我们回到北国,你可以直接问我父王,他会告诉你的。”

    她答应过袁大哥,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他去过北国被她射伤一事,可她这样不就等于向自己夫君撒谎?左右为难,登时她的心乱糟糟的。

    “清灵,回北国的事,可能要暂缓一天。”虽觉她神色有些怪异,但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遂未多在意。

    “为什么?”

    “方才西荣来报,说是有发现一些线索,我得去瞧瞧。”他淡然说着。

    西荣其实是来告诉他,伊西多禄并未回北国,而是藏身在寻欢楼,他暂时不告诉她,等他问清楚伊西多禄来南国的真正目的再说。

    “那你快去!”既然她已明白事态严重,就不会一径吵着要跟。

    “我这就要去。”他起身,急着出门到寻欢楼逮人,但突然觉得有些奇怪,回头一看,她正专心低头吃着饺子,未吵闹要跟着他去,说真的,她这么乖、这么安静,他还真不习惯呢。

    见西荣在外头等候他,不扰她吃饺子的雅兴,他大步离开。

    低着头的雪清灵,想到自己方才居然欺骗夫君,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可她又不能违背对袁大哥做过的承诺,左支右拙,这教她如何是好!

    不过,她越想越觉奇怪,袁大哥不让她说出他在北国被她射伤一事,真的只是怕没面子这么简单吗?

    原本预定昨天要启程回北国,孰料昨日一早南宫曜日又说再顺延一天,好吧,她知道他有“重要任务”在身,她等,但今早,他连人影都未见着,只让西荣告诉她,让她先启程,他过两日再只身前往。

    西荣被他训练得守口如瓶,她问他人在哪,西荣一个字也不透露,只说他领命护送她先回北国。

    她借口人不舒服,也要晚一天再动身,猜想西荣一定会去向他报告,她让兰儿去注意西荣出门与否,确定他出门,她立刻翻墙追出跟踪西荣,未料,跟踪到最后,西荣居然是进到寻欢楼内。

    她这个王妃人不舒服,西荣应没那么大胆子丢下她不管,大白天的跑到寻欢楼饮酒作乐,按常理他应该是去向他的主子禀报才对……

    她心一突,莫非南宫曜日人就在寻欢楼内?

    心头大为光火,他明明答应过她不会再来,气得想直接冲进去把他揪出来,才迈开脚步却突然顿住,不行,她要这么冒冒失失冲进去,万一他是在办正事,她不就坏了他的事,可在寻欢楼里能办什么正事?

    正在犹豫不决之际,西荣突然出来了,她下意识地躲到一旁的大树后,西荣一个人出来,那代表南宫曜日还在寻欢楼内,他在里头还能干什么,自然是和艳双双温存!

    越想越气,她一定得进去探个究竟,但不是大刺刺冲进去,那会打草惊蛇,她之前进去过,知道艳双双的闺房在何处,看向后头,那儿人少,她决定从后方翻墙进入,直奔艳双双住的“艳花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智擒夫君风流心最新章节 | 智擒夫君风流心全文阅读 | 智擒夫君风流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