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名牌包女孩 > 第十三章

名牌包女孩 第十三章

作者 : 简薰
    之后他陪女儿看了两集天线宝宝,又玩了儿童版的大富翁,晚上在包厢吃完饭后,到已经没有什么人的庭院散步,经过一整天的相处,小晴天已经跟他亲近许多。趁着沈柚星去看现场拍摄时,小晴天突然跟他说,“其实我知道的。”

    “知道什么?”

    “你是我把拔。”

    黎耀澜一呆,却听见小朋友继续说,“外婆家里有好多马麻以前的照片,我看到好多好多的你,箱子里面还有好多好多纸条,外婆一直叫麻丢掉,麻不肯,外婆说这有什么好留着,万一晴天知道吵着要见爸爸怎么办。”

    男人一下说不出话,他一直以为,她一定把那些东西都丢了,没想到她居然还留着……

    “我偷偷跑去开箱子,才发现照片跟电视上的人长得很像,我也长得跟电视上的人很像,我后来去问薇薇阿姨,电视上的人是不是我把拔,薇薇阿姨说不是,还一直要我别乱想,我就想,那应该就是了吧!”

    环东国际唱片会议室里,沈柚星拿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信封,抽出信纸,缓缓打开,然后念出上面的数字,“十五点一。”

    众人先是静默了一秒,接着爆出欢呼声。

    “Office”播出第四周,收视终于破十五。

    工作人员,演员,跟保母们全部开始跳起胜利之舞,喔耶之声此起彼落,大家互相拥抱,激动得好像中了乐透一样。

    “我们是天下第一的团队”,“我们是最棒的团队”,“我们会成为经典”,闹了一阵,工读小妹突然探头进来说,“沈小姐,高副总裁请您过去一趟。”

    “跟他说我开完会就过去。”

    工读小妹笑着拿出纸条,“副总裁说如果沈小姐没有马上要过去的意思,让我拿这个给您。”

    纸条上只写了一个字:急。

    高雅全是那种天塌下来也面不改色的人,他说是急事,那肯定是急事。

    沈柚星跟那群还在跳胜利之舞的工作人员及演员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踩着三寸高跟鞋,很快的搭了电梯往上。

    就在她预备敲副总裁办公室的门时,刚刚一直跟在后面的工读小妹突然抢先一步帮她开了,“副总裁,沈小姐来了,说有事要找您。”

    沈柚星瞄了工读小妹一眼,只见她露出愧疚的表情,脸上写着“对不起,副总裁交代的”——她想,高雅全绝对是遇上了麻烦客人,不想接待,又请不走,于是才来这一出。

    会找她大概是因为她是编剧,组织力跟想象力都很丰富,能随机应变,比较不会出包。

    看在“Office”大成功的分上,她不介意去帮他解围。

    于是她一边走进去,一边说,“高副总裁,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谈一谈,现在,立刻,马上,不能再耽搁下去。”

    坐在大沙发上的高雅全微笑着站起来,“怎么不先打个电话,我现在有客人。”

    沈柚星瞪了他一眼,用一种有点生气的声音说,“因为你的秘书一直在推托,所以我只好自己杀来了。”

    高雅全视线往下,看着那两位背对着她的人说,“伯父,伯母,这……”

    两位很快的站起来,女士说,“不要紧,说来是我们不好意思,没讲一声就来打扰你。”

    “这次太不巧了,我过几天再上门拜访两位。”

    高雅全,感谢我的聪明机智吧,下次不要再抱怨明明舞字有空间,我却老爱使用环东的会议室了。沈柚星内心得意的笑。

    “我们知道你工作忙,最近太太又准备生产,多陪陪她吧。”女士说,“至于耀澜的事情……”

    沈柚星皱起眉,耀澜的事情……

    唉,这么说来,这声音有点耳熟啊……好像是那位钢琴美人来着……

    那对夫妻一回头,沈柚星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果然是好久不见的黎宙跟陈惜君夫妇。

    眼刀射向高雅全,居然又出卖她?

    “帮伯父伯母介绍一下,这位是天宇新剧的编剧,叫做沈柚星,听说以前跟耀澜也是同学,不知道伯父伯母有没有印象。”

    高雅全……沈柚星在心中想,这次我再放过你,我就不姓沈……

    夫妻显然无法把眼前的冶艳女子跟当初的森林少女连结在一起,看了她好久,才露出意外的神情。

    正当沈柚星想着,陈惜君该不会要晕倒了吧,她突然一个箭步冲向前,拉起她的手,“你是柚星啊,好久没见了。”

    耶?夫人不是应该露出那种“天啊,怎么又是你这庶民”的样子吗?怎么这么热情?居然把她两只手都拉起来握,而且她感觉得出来,陈惜君是真心高兴看到她出现。

    沈柚星望向高雅全,后者只是笑了笑说,“伯父伯母,我们柚星现在还是单身,她工作忙,没时间出去联谊,如果有合适的男孩子,帮忙介绍一下。”

    “是吗?”黎宙闻言跟着抢上前来,十分热切的说,“你跟耀澜同年对吧,应该要结婚了,这个年纪结婚刚刚好,事业稳定,心理也成熟,有个人一起分享生活点滴,都不知道多幸福,对吧,惜君。”

    夫人连忙点头,“就是。”

    在家常常吵架,互丢枕头的夫妻,立刻手牵着手,一副恩爱无限的样子。

    沈柚星傻眼了,她是穿越到另一个次元了吗?怎么黎宙跟陈惜君会同时被掉包?

    “柚星啊,你最近有看过耀澜吗?我不是说电视上,我说本人。”

    “有……”好怪,“他常来拍戏现场。”

    陈惜君终于露出了“天啊,我就知道”的样子——原本她是想说,你最近有没有看过本人,那小子跟以前不一样,现在很成熟,很稳重,没想到听到的却是,有看过,常常来拍戏现场。

    难道,耀澜真的跟天宇在一起了吗……

    丈夫是圈内人,自己也算半个,她懂圈子里的炒作手法,也懂得无中生有的厉害,第一次看到新闻时,她不以为意,以为只是报纸在炒话题。

    但是,越来越多杂志拍到儿子出现在拍戏现场,而且总是面带笑容,上星期她好不容易逼耀澜出来和他们吃饭,臭小子神采飞扬,说自己恋爱了。

    她和丈夫大喜,赶紧要他带对方回家给他们认识,他却一边逗弄双胞胎侄子,一边回说,还是不要的好,因为爸妈肯定不满意。

    他们有什么好不满意的,耀澜好多年都是一个人,他们很希望有人陪着他,多一个人爱他。

    想着,就在瞬间,陈惜君和黎宙突然想起那些报导。

    这两个孩子几乎都是绋闻不沾身,莫非……难道……不会吧……

    黎耀澜捏着小宝宝的小手,又摸摸小脚,脸上无限欢喜,“耀波,淑慧,小孩子这么可爱,多生几个啊。”

    听在黎家夫妻的耳里,这句话就变成:弟弟,弟妹,替黎家开枝散叶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吃完晚饭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奔多年好友的自家想多听听意见,没想到,好友的意见让他们夫妻更惊讶。

    “时间跟经历会改变一个人的想法。”

    好友的话虽然不是说得裉明白,但也够清楚了。

    聊到很晚,白安婷回来,一听这状况,连忙自告奋勇打电话,但答案让夫妻俩都无言了。

    “他说人在拍片现场,而且我怎么约他都不出来。”

    都深夜十二点了,还在看天宇拍戏?这是有多喜欢啊。

    两人回到家,闷了几天,终于在今天忍不住,想来问问高雅全,到底有没有这一回事?

    高雅全说,他只管安排工作,不管戚情的,但又补上一句,“其实,耀澜这几年一直很寂寞。”

    夫妻俩对看一眼,他们当然也知道,二十几岁,有人有财,却一直一个人,光想就心疼。

    黎宙忍不住埋怨,“都是你,以前那女朋友不是好好的吗,干么嫌东嫌西。”

    “就我嫌而已吗,你有多喜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希望耀澜追求安婷。”

    “我只是希望,希望也不行?”

    陈惜君一拍桌子,“那凭什么只说我?”

    “谁让你老是给人家难堪,我是不喜欢,但我什么都没做,不像你,找一堆高标准的女生想让她丢脸。”

    “难道你当初对她很客气?不也嫌她不会音乐,不懂品味。”

    “我没当众这么说。”

    “私下讲有比较高级吗?”

    “比你高级就好。”黎宙怒,“至少我知道儿子喜欢她,如果当初没分手,说不定还在一起。”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屋顶都快掀起来,没人注意高雅全偷偷叫工读小妹传话,当然夫妻俩也没想到后来冲进来说有急事,一定要谈一谈的人,居然就是耀澜当年的小女友,虽然打扮性感,一点也不大家闺秀,但那有什么关系。

    陈惜君想,一定是缘分,一看她手上没戒指,更喜,黎宙则比较沉稳,直到听到她现在没男朋友才激动起来。

    “你最近应该很忙,等有空时,到伯母家来玩。”陈惜君拍着她的手,一脸慈爱,“忙归忙,身体也要照顾好。”

    “三餐一定要吃。”黎宙跟着加入,“你黎伯母很会做人参鸡,补体力最好,让耀澜给你带过来。”

    陈惜君楞了一秒,立刻点头如捣蒜,“对对对,我做的人参鸡比饭店的还好吃,我回去买材料,明天晚上让耀澜给你送过去,你工作辛苦,要好好补一补才行。”

    沈柚星原本气势满满的进来预备解救高雅全,现在却被骤变弄了个动弹不得,谁来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形啦。

    人参鸡又是打哪冒出来的?

    最后两人喜孜孜的离开,沈柚星一脸儍样。

    半晌,回过神,扶着椅背坐在大沙发上,…同雅全,你是不是又出卖我了?”

    “我哪那么厉害。”

    “你明知道他爸妈在这边,还叫我进来?”

    “那你可误会我了。”高雅全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我是知道他们现在一定会很爱你,才叫你进来接受老人家心意的,你猜耀澜,耀波跟淑慧这三人,有没有吃过黎伯母做的人参鸡?”

    “怎么可能。”陈惜君不会煮饭啊。

    “他们现在一定是马上开车去中药店,买最好最贵的人参,再开车去饭店,要大厨马上帮他们做,大热天这样奔波,真辛苦。”

    沈柚星想想也是,忍不住问,“你给他们下咒啦?”

    “如果会下咒,我现在应该是执行长。”

    “我很不想这样说,但他们真的很像吃错药。”

    “我知道你之前有受一些委屈,你没跟耀澜说,我也没有,因为跟一个孩子说他母亲不是,总觉得有那么一点怪,只是人会长大,他以前没感觉,但现在回想,他自己应该也发现母亲对你的不友善,所以他才不否认跟天宇的绋闻。”

    “他故意让他爸妈以为他跟凌天宇真的有情愫?”

    高雅全点头,“所以,当你出现的时候,伯父伯母唯一会做的事情就是张开双手欢迎你。”

    黎耀澜隔天来按她家的门铃,果然带着一盅人参鸡。

    男人一脸笑意,“我妈坚持要我说,我亲眼看到她在厨房给锅子加水。”

    沈柚星想笑,但又有点感动,在她不知不觉的时候,他已经为她做了这么多。

    其实黎家父母也是她犹豫的原因之一。

    她知道他们不喜欢自己,但他们又是黎耀澜的父母——她在内心深处对婚姻还是有种渴望,想要有婚宴,想要有白纱,但如果不能得到双方家长的祝福,总觉得会有很大的缺慽。

    “对不起,以前都不知道那些宴会跟饭局,那样让你为难。”他还一直以为,母亲是真的很喜欢她,才会一直要她来家里玩,直到这几年,他才知道,原来身处自己不熟悉的场合,有多令人不安,“以后,我会多站在你的立场,不会再让你面对那些事情了。”

    沈柚星眯眼笑。

    “拔;”在房间的晴天听到他的声音,飞奔出来。

    黎耀澜连忙蹲下,一把抱住她,“在做什么?”

    “写功课。”

    他从袋子里拿出新版的积木,“有没有玩过这个?”

    他注意到沈柚星给晴天买的玩具多半是锻链手脑平衡的东西,于是他每次带来孝敬女儿的,也都是偏向手动益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名牌包女孩最新章节 | 名牌包女孩全文阅读 | 名牌包女孩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