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仙来也~寿比南山 > 第十九章

小仙来也~寿比南山 第十九章

作者 : 寄秋
    “颖清,给我杀了他!我给你解药,并把庄主之位传给你,教你陌家庄的独门绝学,让你成为一代毒圣……”

    快剑莫愁,剑快如风,几乎是所向披靡,从不落空。

    因此不甘心就此一败涂地的陌天牧一瞧见他,趁着力气尚存时高声一喊,以利相诱。

    利之所趋谁不心动,徐颖清果然一剑刺向离他最近的陌千叶胸口,既快且狠,冷冽剑尖滴着血从背后穿出。

    陌天牧原本只想除掉次子,杀鸡儆猴,他还要留着长子医治他俱残的四肢,可是杀红了眼的徐颖清谁也不留,只要是姓陌的,对他来说都是仇人,亦是一步登天的阻碍。

    陌天牧的惨况他刚才在门外已经听得一清二楚,这个老家伙再也不具威胁,他想要在陌家庄称霸,唯有斩草除根,他一个也不会让他们活着。

    于是刀锋一转,冷芒锐利的直向陌千臾颈项,一张娇颜闪过眼前。

    恍惚间,他想起了过去一一

    什么,你要娶我?咯咯,哥,你在说笑吗?我们是兄妹耶,这算是**吧,你别胡思乱想,我永远不可能嫁给你。

    哥,告诉你一个秘密呢,我好喜欢好喜欢千臾表哥,我跟娘求了好久,她终于去跟舅舅提了,两家亲上加亲,我开心得连作梦也会笑,你也跟我一样高兴吧!

    哥,千臾表哥送我一只草编蚱蜢,这是他给我的第一个礼物,我要好好保存,以后给我们的子子孙孙……千臾表哥长得真好看,要是你容貌有他的一半秀逸,我一定天天看着傻笑,百看不厌……

    襁褓的她粉嫩可人,学走路时的她爱哭又黏人,慢慢丫头长大了,小脸清秀,眼神明亮的诉说她小小心愿。

    她是他宠着长大的宝贝,也不知不觉将全部的爱恋投注在她身上,可是她不爱他,还说着另一个男人的好来践踏他的真心。

    她不知道她无心的话伤他多深,犹自笑得像个不解世事的大小姐,陌天牧哄她吃下美人笑时,他没有阻止,既然她想为她的千臾表哥变美,他就成全她。

    反正他的心早就被她伤得麻木了,这个女人是死是活也都与他无关。

    但是过去的她和眼前的她重叠,看着那张流着泪的容颜,他的剑迟疑了。

    “唔!”好痛。

    剑下不留人的徐颖清第一次失手了,剑锋偏了一寸,险险避开要害,从护在心上人面前的徐颖心肩头划开,血流如注。

    他终究未完全绝情断爱,心爱人儿的血让他心神恍惚一下,更多往事浮现,

    高手过招,输赢仅在片刻之间,就在他失神时,陌千臾己抽出腰间软剑,迅若闪电的朝他持刽的手划下。

    即使悲愤万分,他也不取人性命,仅挑断手筋,废了徐颖清用剑的右手,快剑莫愁从此只能是一则传说。

    “表哥,我好痛……”她疼得快要受不了,伸长手,希望表哥能垂伶。

    但陌千臾更心急倒卧血泊中的弟弟。比起颖心,千叶才是真正危急的人,他仍想做最后的努力抢救弟弟宝贵的性命。

    可那一剑穿心而过,就算他手边有药也来不及抢救,越来越浅的呼吸正诉说着他的无能。

    “不……不怪你,是我命……该如此……他……他们来索命了,我……我这双手也沾了……不少人的血……该还……该还的……”他不怨,一点也不怨,早该死了。

    “不是你的错,叶弟,你保留元气别再说话,大哥一定会救你,”他暗渡内力到弟弟体内,使其吊着一口气。

    陌千叶惨白的脸忽然笑了,鲜红的血从他口中溢出,

    “何必骗、骗我……我知道我活……活不成了……除非有太上老君的灵丹妙药……否则我是没救了,就算你的医……医术高超,我们仍只是凡……凡人,不是神仙……”

    “叶弟……”陌千臾硬咽着,泛红的眼里有泪光闪动。

    “答、答应我,别再……再走了,陌家庄需要你,我今生有幸能与你做兄弟,也不枉走这一遭,但愿来生还能与你当手足。”他已目光涣散,努力交代遗言。

    “陌家庄不再制毒害人,我有生之年绝不允许。”这是他的誓言。

    陌千叶笑了,十分祥和。

    “很好,我的牺牲是值得的,我不会再做万鬼掐颈的恶梦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面容也越来越平静,胸口的起伏不再,停止呼吸。

    “不,叶弟,不该是你,你受了那么多的苦,你比大哥还勇敢留在父亲身边等待机会,是大哥的错,如果当年就狠下心大义灭亲,你……你也不会死……”为什么会是他,都苦尽笆来了,老天不开眼,何其狠心夺走他年轻的生命。

    丧弟之痛让陌千臾陷入极大的悲伤中,他眼底的泪再也忍不住,抱着弟弟的尸体痛哭失声。

    “我能让他不死。”

    低软嗓音像暖暖微风拂过,陌千臾满脸是泪的抬起头,目光困惑的望着立于眼前的女子。

    “你能救他?!”

    “是的,我能。”延寿面色温柔地低下身,手指轻柔地拭去令她心疼的泪。

    “阿寿,叶弟他不是故意要害人性命,有那种父亲,我们比谁都痛苦,我们也想要赎罪……”他有些语无伦次。

    “相信我,我真的能。”对她来说,不过轻而易举。

    她安定人心的力量让陌千臾冷静下来。

    “若真能救活叶弟的性命,我发愿行一万件善事,免费施药医治万人沉疴(kē),以毕生所学换他阳寿三十年。”

    “好,如你所愿,”

    延寿抽回手站起身来,面容平和地将双臂平放胸前,口中念着无人听得懂的咒语,无风自动的发丝翩然飞扬,光,灿金色的光芒从她身上发出。

    教人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她身上的凡人衣物慢慢变成泛着彩光的水蓝霓裳,仙姿绰约气质不凡,袅袅(niǎo)身影一如欲乘风归去的广寒仙子。

    莹白小手朝下一放,金丝般的流光竟像流动的水,缓缓流入陌千叶眉心。

    刹那间,金光迸射。

    已然死寂的躯体突然弹了一下,一地鲜红的血如川水倒流,一滴一滴的流回微僵的体内,比铜钱稍大的伤口渐渐愈合,淡成一道细疤。

    在众人的惊呼中,陌千叶睁开双眼,胸膛开始有了起伏。

    见状的陌天牧惊喜万分,眼中燃起炽烈的渴望,他拖着身躯,死命爬到延寿脚底,口中喃着,“救我,我也要寿比南山,永生不死……”

    但没人理会他,大伙的目光凝聚在天女一般的女子身上,有惊叹,有骇然不敢相信人死复生。

    “我……我怎么了,我不是死了?”为什么他还活着,而且,一点痛也感觉不到?

    “叶弟……”他居然好端端站在他面前?

    “大哥,是你救了我吗?没想到你的医术高到赛神仙,连死人也能救活。”果真不负神医之名。

    他摇头,轻叹说:“不是我,是阿寿救了你。”

    陌千臾看向挚爱的女人,眼底有着感激和莫名的调怅。他太自负了,还说要治好她的失亿,阿寿的本事不知比他高出多少。

    “阿寿?!”她能起死回生?

    众人的敬畏,延寿无动于衷。

    “千臾,你要记得你今日发下的誓言,不得违背,行善积德,医救万民,否则他的恶报将转嫁予你。”

    阿寿,你到底是谁?竟有如此的本事。他在心里问道,却被她所捕捉到。

    “我是延寿,原是天上的……”

    正当她想说明身分时,天上劈下一道雷电,光一闪,无人的云层中响起浑厚男音,“阿寿,你该当何罪,竟与福气等人私下凡尘,视天条戒律于无物,甚至私自替凡人延寿,你难道想试试诛仙台上的铡刀有多利!”

    话语一落,延寿双膝一屈,跪地叩首,

    “徒儿不肖,有负师恩。”

    一个穿着官服的中年男子从虚无中走出,面容庄严,神色严厉,与庙中供奉的寿神有七分神似。

    “哼,师尊是这般教你的吗?偷偷下凡还与凡人相恋,你五百年修行不要了是不是?”枉他还和福神、喜神打赌,她一定不负所望,渡过情关,结果……

    “徒儿不悔。”她眼神清澈,内含情爱。

    “好个不悔,把为师平日的教侮丢到脑后。”威仪面容一转,他冷视众生中的一人。

    “你,过来。”

    陌千臾上前,他两眼炯然,不惊不惧。

    “你可知我这徒儿乃延寿仙子,将来是要继承我的位置的,你区区凡胎何以匹配。”他劝他死心,勿作妄想。

    “只羡鸳鸳不羡仙,千古佳话,若是不识情爱,当仙也无趣,我配得起她,因为我愿用一生爱她,不离不弃,爱逾生命,仅她一人,再无所求。”

    “你这小子……”寿神连哼两声,有种岳父看女婿的气恼。

    “阿寿,你想留下来吗?”

    “是。”她毫不犹豫的点头。

    “即使遭受惩处也甘愿?”他的徒弟呀,可比爱闯祸的福气和唯恐天下不乱的喜妞好多了,他舍不得许人。

    仙容一抬,熠熠(yì)生辉的眼里不再清冷,蕴藏柔情。

    “师尊,我己识情懂爱,再也回不去无欲无求的我,请师尊成全,让我留在心爱的人身边,我愿受水火烈焰之苦。”

    “你……真没志气。”他扬袖一挥,吹胡子瞪眼。

    “罢了罢了,他救了你,你俩注定有牵扯,就留你一世,助他行万善,救万民,修得功德补你之过。”

    “将“解离”,也就是俗称的青藤,取谤后洗净,细切,与车前草等量以水煎服,有通便、消水肿之疗效,每服一两以水一升煎,日两服,你腹部的疼痛便可减轻……”

    “谢谢陌大夫,我这毛病困扰我好些年,脚也肿得寸步难行,有你的这帖药,我要快活了。”

    被孙子搀扶的老人家在道谢后,欢喜的拎着一包药材和药方回家去。

    “陌大夫,我的耳朵老是听不清楚,鼻窒不通,你帮我瞧瞧,看要怎么治。”

    “芥菜头适量,细切成小片,以粳(jīng)米粥煮,日日食之,多饮苍耳子茶有助血脉通畅。”

    每个月的初一、十五,在供有福、禄、寿、喜四神的观音庙前,陌家庄会嘱人搭起义诊棚子,不收分文的替穷苦人家诊病施药。有时还有供应馒头和杂粮粥,让久候的病人或阮囊羞涩的穷人得以饱餐一顿。

    如今的陌家庄已不再制毒出售,是真正的仁医世家,药材以平价卖出,广施恩泽,赢得不少好名声。

    陌家庄是人人称赞,庄主乐善好施,为人谦逊,一手好医术从不藏私,造福无数百姓。

    “累了吧,要不要休息一会,喝口水喘口气?”瞧他都流汗了,大太阳晒得面颊也红了,延寿拿起帕子为他拭汗,

    陌千臾轻握她的小手,眼中是满足的笑意。

    “不打紧,你才该小心点别累着了,明天是我们的大日子,你要留点体力应付我。”

    “你这口无遮拦的无赖,不逗得我面红耳赤就浑身不对劲是不是,你的劣根性打哪来的呀!”也不怕别人听见了会笑话,堂堂一代名医竟如此不正经。

    两人打情骂俏己是司空见惯的一景,待诊的病人看了只是羡慕的会心一笑。

    整顿沉痾甚欠的陌家庄并不容易,中毒的要解,不适用的逐出庄外,断绝以往来往热络的买毒商家,还得和三玄教周旋,免得群龙无首做事更极端。

    这些事处理起来挺棘手的,不知不觉过了大半年,把终身大事也耽搁了。

    这段期间发生了不少事。

    首先是受不了成为废人,快速老迈的陌天牧咬舌自尽了,虽然没死成又被救活过来,但在陌千臾刻意不医治舌伤后,他哑了,想骂人也骂不成。

    在寿神的帮助下,延寿恢复所有记忆,第一件事便是找到一同下凡的福气和双喜,只是没想到几个女孩家聚聚竟也搞出“祸”事。

    有双喜的地方就有喜气,为了帮好姊妹的忙,铲除情敌,她将喜粉分别送给徐颖心和徐颖清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两人莫名其妙的看对眼,当下干柴烈火烧了一夜,还好在那之前,陌千臾己经替表妹把美人笑的毒给解了。

    为了防未婚先有传出去不好听,两人火速成亲,问名、纳采等繁文缛节就全免了,直接拜堂。

    虽然徐颖心还是有点留恋心爱的千臾表哥,嫁得不太甘愿,可是抱得美人归的徐颖清恰恰相反,他欢喜得很,一扫昔日的愤世嫉俗,每天都笑脸迎人。

    现在的他不再剑不离手,而是挂着香木算盘,他仍是陌家庄的三管事,不过管的是药材的买卖,而且每日天一亮必到观音庙洒扫,亲自烧柴煮茶,供上香信徒取用。

    点墨还是点墨,只是身子又抽高了,在福气的送福下,他荣升三管事,跟在二管事身边打杂,学着怎么独当一面。

    而红红是灵龟,让寿神带回天庭了,养在王母娘娘的瑶池里,潜心修行。

    最出人意料的是陌千叶,他不知吃错什么药,竟自告奋勇要当三玄教的教主,带着教中圣物“苍日”被恭迎回教。延寿仙子一事已不存在众人的记忆中,寿神施法让他们忘了这件事,唯一记着的是承诺一辈子疼妻、爱妻的陌千臾。

    “明天你就是我的妻子,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了,我非常期待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他的仙子妻,一生所爱,

    她红着脸,素腕轻挥,施法让百姓瞧不见他俩的浓情密意。

    “爱你,不悔,”

    陌千臾深情的笑了,轻轻抚着她柔顺的黑发,吻上嫩红唇瓣。

    “我亦然。”

    *想知道能让人时来运转的福气仙子如何觅得良缘,《小仙来也~福如东海》。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仙来也~寿比南山最新章节 | 小仙来也~寿比南山全文阅读 | 小仙来也~寿比南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