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顽童帝君 > 第四十二章

顽童帝君 第四十二章

作者 : 寄秋
    而恢复平静的皇宫中,正在举行一场宴会——

    “什么,这就是皇上口中所言蝶舞纷飞,花香迷人,令众人为之陶醉不已的百花宴”

    “牡丹国色天香、芍药乃花中之相、海棠娇艳、芙蓉妩媚、丹桂清雅、月季艳而多刺、玉兰香馥,连翘……”花开富贵、花团锦簇,花……多美的花儿呀!

    百花齐放,艳惊京城。

    “小皇叔,傅太医这会有空,要不要翊儿陪小皇叔去瞧瞧老眼昏花的双目,人老了就要认,千万不要逞强,翊儿不会嘲笑你老态龙钟装盛年,毕竟男人就怕被说“不行”,即使皇上也不例外。”乔翊一边欷吁,一边眼神怜悯地望向吹胡子瞪眼的清明帝。

    “你给朕睁开猴眼瞧清楚,朕命人筹划这百花宴用了多少心血,一朵朵开得正艳的花儿娇美动人,婀娜多姿,减一分太瘦,增一分太肥,娇媚多情,楚楚可怜,你敢说哪个不是上上之选,名门香花!”为了安排这场宴会,他熬夜不睡挑花了眼才挑上这一百朵小花儿,君王的用心良苦这小子到底懂不懂。

    揉了揉眼,乔翊做势睁大眼,又因没什么看头而张大嘴巴打哈欠。“哪里有花,我只看到槐花树上结了个鸟巢,两只成鸟叼着虫尸哺喂巢里三只幼鸟。”

    清明帝一听,差点气得往他后脑勺巴一掌。“朕要你看的是荷花池畔的各式美女,个个千娇百媚,美若天仙,环肥燕瘦各具姿色。”

    “好,我看了,然后呢?”要秤斤论两卖吗?以他商人子弟的眼光来看,应该能卖得不错的价钱。

    “怎么样?”他有点过于兴奋地追问,好像拉客的老鸨涎着笑地问有钱大爷满不满意。

    “不怎么样。”眼睛、鼻子、嘴巴长在该长的位置,没多颗脑袋少条腿,要是眉毛长在下巴他或许会多看两眼。

    乔翊的意思是无趣。

    “不怎么样?”清明帝的声音略扬。

    “是不怎么呀!小皇叔,不是翊儿说你为老不尊,专食嫩草,虽然皇后对你用情不深,你也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年纪一大把了还选妃纳嫔,翊儿真怕你心有余而力不足!”

    “是前皇后,还有谁说朕要选妃,这些个名门佳丽、大家闺秀是朕为你准备的,你看中意哪一个就把玉如意给她,朕下旨赐婚,封她为太子妃。”再不说清楚,他会被这只顽劣的小猴子活活气死。

    “太子妃?!”乔翊搔耳的手忽地一顿,他想太子都成了安逸郡王,哪需要什么太子妃,而后他恍然大悟,他乔小三被立为什么狗屁储君。

    因为太子遭贬,余下的皇子又小得不足以担任重责,清明帝没了继位者便学起乔府人耍赖,软硬兼施地强迫乔翊继承大统,谁叫他太出色了,害皇上少了一个儿子,所以他得负起责任为腾龙王朝开创新局。

    被磨得没办法的乔翊只想逃,可是看到朝纲乱成一团,被提拔上来的三品官又全是他的人,他不点这个头好像过意不去,所以很痛苦地答应小皇叔的软性威胁。

    其实清明帝也是个奸的,知道他重情重义的弱点,因此把空下来的大官位置给了乔翊的“亲朋好友”,让他无法不顾念他们的前途,最后不得不坐上大位。

    “如果不只一人也成,还能先封侧妃和妾室,等来日你登上大位再另行封妃赐嫔,皇后一名是祖规不能废,另有贵、德、贤、淑四妃,还有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九嫔,婕妤、美人、才人各九名,宝林、御女、采女各二十七名,以及女官……”

    后宫佳丽三千名,任君选择。

    “等等,我脑子要爆炸了,小皇叔说得这么多就是要我从中挑一个老婆?”

    他这下真的睁大眼了,被吓的。

    总算听懂了,朕十分欣慰。“为免有人再图谋皇位而为非作歹,朕特意为你挑了出身不错的好亲家做为后盾,日后对你帮助良多。”乔翊没好气地横了一眼。

    “小皇叔不怕又是一个季国丈吗?名门世家哪个不想权大势大,一时间虽然看不出野心,可难保一旦和权力核心靠得太近就心大了,到时候这个麻烦要由谁收拾?”

    “翊儿想多了,朕刻意让人查过了,绝对不会有季从虎之流的人物,朕甚为放心,任择其一为妃皆可为你奠下根基。”朝中还有谁不长眼的,季从虎的教训在前,谁敢生出贰心。

    “小皇叔放心,翊儿不放心哩!要娶就娶个自己喜欢的,小皇叔下旨赐婚吧!

    乔翊不日迎娶太常寺卿温季青之女温拾兰,温拾兰端庄贤良、温婉淑惠,堪为太子妃。”嘿嘿!这才是他想娶的老婆,小皇叔别乱塞牛鬼蛇神给他。

    “什么,司乐司那个小女官?不行不行,品级太低,朕最多让她日后为四妃之一,皇后人选你再行挑过。”起码也要宰相千金,或是侯爷府闺女,小小伶官哪堪胜任后位。

    乔翊就是个无赖,他话也不多说地双膝落地,中规中矩地行了个君臣大礼。

    “皇上若不应允侄儿的请求,侄儿便一跪不起,无力承担皇上所托负之重任。”

    言下之意是——小皇叔你不答应我娶温拾兰为妻,那这皇位就由你坐到老死,我不玩了,没老婆就没新皇帝,你自个儿看着办。

    “你……你这猴崽仔敢威胁朕?”大的狠、小的精,他们父子俩真是他沈子熙的劫数。

    “皇上勿气,气死了就没皇上了。”哎呀!他不过稍微提醒小皇叔一下,皇帝这工作不是人干的,为了多活几年,他还不是挺乐意接下呢!

    “你……你……哼!罢了,朕让步,你给朕好好干五十年。”非操死他不可,让他知道皇上不是好当的。

    五十年?哈!不用,十八年就好,他生个儿子来还债。“谢皇上恩典。”

    乔翊从地上蹦起,哪来的正经样,他眼一眨,笑得欢天喜地,不顾皇上就在眼前,也不看满园的百花开,火烧**似的冲向尚仪司,拉出正在司乐司排舞的温拾兰。

    “小兰、小兰,快跟我走。”打铁要趁热,方能早日抱得美人归。

    “乔……乔小三,你要干什么,不要又疯起来没分寸,你现在是储君……”

    噢!好疼,撞到鼻子了,他干么又不知会一声停下来。

    “是翊哥哥,来,学我喊一遍。”闺房之乐要从现在教起,两人往后的日子还长得很呢!

    “翊。”温拾兰最多只到这个程度,翊哥哥她真的喊不出口,他们认识太久了,熟到连彼此几岁还尿床都知晓。

    “哎!想要我的吻就说嘛!自己人不用客气。”他笑得很贼,眉开眼笑又有几分狡猾。

    “我不是……唔……”这个无赖,都将成为一国之君了还这般轻佻,他就不怕别人说闲话。

    乔翊吻得欢,根本不让她开口,吻得她全身虚软不得不攀附着他才放她一马,但是仍啄吻不断。

    “小皇叔答应下旨赐婚,你就要嫁给我了,高不高兴?”她是他的,一辈子都是他的人,注定的啦!

    “咦!我以为……”佳人的眼眶忽然红了,滴滴珠泪滚落,泪流满腮。

    “你是喜极而泣还是被吓出泪了,以为我当了储君就不要你,另择他人为后?”

    乔翊温柔地为她拭泪,心疼她不问、不求的委屈。

    螓首一摇,她忍泪轻语。“皇上怎会同意我和你的婚事,我以为他更中意宰相的女儿。”

    “老婆是我娶的,是要跟我过一辈子的人,怎么可以让挑错老婆的小皇叔做主,我要的是你,爱的也是你温小兰,没有你当我的皇后我也不当皇帝,还不如私奔去……”他倏地双眼一亮,似又有什么歪主意。

    “翊……”温拾兰动容地热泪盈眶,为他最真挚的话感动得不能自已。

    “走,我们私奔去,免得小皇叔又后悔了,硬要塞给我一堆烂花杂草。”他说做就做,一刻不停留。

    “咦!”她一怔。

    “等我们生十个、八个娃再回来,小皇叔不让你做皇后都不成,因为我的儿子会是天生皇帝命,让他又爱又恨为什么不是他生的……”哈……逍遥去,天宽地阔任他行,乔小三不“离家出走”了,他要偕妻私奔。

    温拾兰的表情满是错愕,更有爱上这男人就要跟他一起变无赖的好笑。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顽童帝君她能不当个赖皮皇后吗?

    一切都是命,她认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顽童帝君最新章节 | 顽童帝君全文阅读 | 顽童帝君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