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顽童帝君 > 第三十三章

顽童帝君 第三十三章

作者 : 寄秋
    “真的……”温拾兰喃喃自语。

    “什么真的假的,温小兰你生了熊胆呀,敢对小爷俊逸倜傥的镶玉脸庞又揉又搓,小爷我……

    欸!我没偷打你啦,怎么莫名其妙就哭了,女人真是水做的,动不动就两眼淹水,小爷是看你可怜才安慰你,不许你抹了眼泪鼻涕在上头,我这是新衣服……”真是的,有必要哭得这么伤心吗?活似他又欺负她欺负得很惨,她以哭来宣泄。

    乔翊手足无措,连忙将手上的绿萼梅盆栽丢给一旁看戏的朱心池,笨拙的拍拍佳人的背,想让她别哭了,他一个劲的心疼。

    可是哭得正起劲的温拾兰根本没听见他说什么,反而泪珠儿不住往下掉,两泓明潭蓄满水气,看得他既揪心又无奈,整颗心软得化开,索性长臂一伸将人搂进怀里,大掌轻拍纤背,语气轻柔的哄人。

    这大概是破天荒的第一回吧,对个女子轻声细语,满心的柔情和怜惜,把她当宝呵护。

    两个月前若有人说他会将温拾兰捧在手心上,他肯定嗤之以鼻,反嘲笑对方脑袋被牛蹄踩烂了,再饱以老拳再踩上两脚,让人把脑子掏出来以冰凉井水涤净,烘干了再好好想一想,小爷不是能让人糊弄的。可是这一刻人就在怀中,软玉温香,他才看清楚自己有多蠢,明明人就在他身边,他居然不晓得自己的心意,白白浪费了好些年,还以为欺负她是因为有趣,殊不知是为了引起醉心音乐的她注意,分点心在他身上。

    “你好像……”她哭得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像什么,别一径的哭,很呆……”呼!她……她竟然胆大包天,掐他腰肉,真当他是好欺负的软柿子。

    “……立羽……”温拾兰抽抽噎噎的抖动双肩。

    “立羽?”不会是还在想“那个臭小表”吧,他莫名的跟自己吃起醋。

    “你和立羽长得真像……”看到他,她想到令人感到窝心的立羽,八岁的孩子比他更体贴人,让她过得非常开心。

    乔翊一听脸更黑了,很想朝她大吼:立羽就是我,我就是立羽,你这没眼色的笨蛋,居然认不出小爷!

    “是他长得像我。”

    “我想他……”小小的身体抱起来好舒服,软绵绵的,又有孩子的奶香,不像他这么硌人,肌肉硬如石……

    温拾兰蓦地一僵,沾了泪水的微翘长睫宛若朝露凝珠,如蝶翅般搧呀搧,她面染飞霞映了桃红,反应迟钝地发现自个儿娇软的身子正偎着一名男子。

    那有力的臂膀环着香肩,她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不知该不该无情的将人推开,两人此时的动作着实暧昧,只怕又多添了让人嚼舌的闲话。

    “你……”他的脸上阴云密布,想撬开她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绝情的,不过温拾兰的下一句话让他又满怀好心情,嘴角越扬越高。

    “可是我更想念你,看着立羽时想着你有没有吃饱、穿暖,想你会不会照顾自己,有没有又惹是生非,少了个欺负的人是不是手痒……”她想了很多很多,想得夜里难以入睡,灯下缝起软皮靴,想他的鞋又该磨破鞋底了。

    “呵呵!懊不会还想到半夜爬起来偷哭,让人以为闹鬼了。”他得意的翘高唇角,一时忘形的说出立羽才晓得的秘密。

    幸好温拾兰心性单纯,没将两者联想在一起,反而想差了。

    “乔小三,你派人监视我?”头一抬,被泪水洗涤过的琉璃眸闪闪发亮,亮如天边的星子。

    见她眼底闪着熠熠光亮,又要发怒了,乔翊笑得脸上开花似的,摇头又点头,有如偷人宝物又叫嚣的张狂小贼。“小爷神机妙算,哪需带着你这朵小兰花儿,瞧瞧小爷的五根手指,随便掐指一算就能算出你头上长了几朵花。”

    “真是臭美,莫名其妙消失几个月又像鬼似的窜出,你不吓人也把人吓个半死,还当自个儿是块香饽饽,人人抢着要。”他真让人生气,令她真想铁了心不理他。

    他忽地一捂脸,牙关咬紧。“说好了不许再掴我脸,带着女人的巴掌印出门很丢脸。”被打怕的反射动作,身体不由自主的动起来。

    “我哪有……”她本想解释还没气到想动手打人的地步,可是一见到他护住面庞的动作,失笑的用指头戳他。

    “哟!天地倒反了不成,你一个小小女官也敢对世子爷不敬,不知廉耻投怀送抱,你就这么不要脸,非要丢尽司乐司颜面,让外人以为我们司里全是你这等货色。”云雪湘眼神里快喷出火,怨毒的瞪着温拾兰,巴不得推开她,自己占据乔翊的怀抱。

    “雪湘,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她只是情不自禁,一时失了分寸。但这些话不能由她口中说出。

    “何必跟她废话一堆,小爷想做什么由得她指手画脚吗?真当自己是块好料子呀,给小爷当踩脚布都不配。”什么玩意儿,居然敢往他和小兰中间冲,刻意把她顶开好介入其中,还一开口就是酸死人的恶言恶语。

    “就是嘛,雪疯子你也管太多了吧,人家小两口久别重逢恩爱一番又碍了你哪只眼,非要来棒打鸳鸯,自个儿找难堪。”狗腿子朱心池谄媚地帮腔,赢得世子爷赞许的一记眼光,她乐颠颠的挺起胸,狐假虎威。

    她敢这般横行无状,靠得不过是世子爷的小小势力,只因她恰巧是温拾兰自小到大的闺中密友,有些时候世子爷不好出面做的事就请她代劳,例如通风报信、代为保护,同时嘛,也能满足她个人的小虚荣,能和世子爷攀上点关系,她就有作威作福的本钱,俨如一个用鼻孔睨人的女暴君。

    而世子爷是小霸王。

    “臭猪心,滚一边去,没你的事。”云雪湘也不知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把将朱心池推开。

    “吼,你又叫我臭猪心,是不是想闻本小姐三天没洗的臭鞋子,我臭臭臭……臭死你,让你滚回娘胎学绣花。”好呀!真要跟她杠上是吧,她挽起袖子跟她拚!

    “好耶!用你的臭鞋子扔她,小爷挺你到底,看要打她的妖精脸,还是肥肠腰,折了那双虾蟆腿也不错,让她一辈子跳不了舞……”乔翊大声叫好,还拿出两片金叶子做为奖赏,唯恐闹得不够热闹。

    “好,都听世子爷的,小女子为你鞍前马后效劳……”呵……雪疯子,小姐我终于可以把你打成猪头三了。

    一个吆喝,一个应和,眼见着朱心池和乔翊一搭一唱的闹起来,臭味相投的挑起一场混乱,朱心池甚至真要脱下绣花鞋扔人,倍感头疼的温拾兰一手拉一个,拉住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乔小三,心心,你们两个再闹就别来司乐司,我们司乐司闭门谢客,小心走,别碰着,不送。”她伸出手,做出送客的意思。

    “小兰……”朱心池一脸委屈的眨着眼。

    “温小兰——”乔翊不高兴的瞪人,非常不快她的无情无义、过河拆桥,连他乔小三也敢赶。

    温拾兰谁也没理会,反而怀着歉意看向云雪湘,“雪湘,他们胡闹惯了,没什么恶意,你别往心里去,这是玳瑁簪,你不是很喜欢吗?做为赔礼,希望你能见谅。”

    将澄黄色带深绿纹的玳瑁簪子从发髻取下,放入她手中,本想故作清高,挥手拍开的云雪湘因为真的喜爱只是做势要扔掉,又装出勉为其难、不收失礼的高傲样悄悄放入袖袋中,神情仍是趾高气扬。

    “那是我送的……”话到一半的乔翊及时收口,那送出去的簪子是他以立羽的名义送的。

    “不是我要收的,是你硬塞给我的,到时可别反悔又要了回去。”就算想索回也不给,给了她就是她的。

    “哪有送出去的礼又收回来的道理,你想还,我还没脸收,都是司乐司的女官别见外,以后还要请你多照顾,拾兰在此多谢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她福了福身,诚意十足。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温拾兰给了赔礼,话又说得漂亮深入人的心坎里,连有意给她难看的云雪湘也难再冷着脸,僵硬的挤出大家都是好姊妹的笑脸。

    “我也有不是,性子太直又嘴快,想什么就说什么也没想过伤不伤人,这点我也有错,不过我很好奇一件事,为什么世子爷不来宫中走动,宫里便突然出现一位立羽小鲍子,而立羽小鲍子一走世子爷又出现了,你们两个在玩捉迷藏吗?

    一个躲,一个藏。”

    她一说毕,有几个人表情怪异,尤其是温拾兰的愕然和困惑更为明显,云雪湘的话说出她一直感到纳闷的地方,加上乔翊和立羽的样貌那么相像,她的迷惑更加深沉。

    但是她也没多想,只是当成凑巧,毕竟是两个年岁有差的人,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是同一个人,他俩出现的时机刚好错开而已。

    “谁听你的疯言疯语,以为小爷跟你们一样闲啊。小兰,走,陪小爷溜马去。”

    不让温拾兰将乔翊、立羽联想在一起,乔翊手臂一伸将人捞起,运起轻功,几步坐上司门外一匹高大骏马。

    “咦,这是……“踏雪无痕”?!”她惊呼。

    通体黑如墨,毛发光亮,四足雪白无杂毛,能日行千里,不汗不喘,是一种珍贵且稀少的名驹。

    “哼!算你识货,坐稳了,小爷要放蹄狂奔了。”一声轻叱,拉缰,甩鞭,一夹马腹,乔翊放肆狂笑的策马疾驰,风,瞬间从身边呼啸而过。

    温拾兰被他突来的狂性骇到脸发白,只能紧紧的贴着他的胸以防被马儿抛甩出去,当她习惯风刃打在脸上的微刺痛后,暗地里回眸便瞧见他被缰绳磨得发红的手心,她想他需要一双手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顽童帝君最新章节 | 顽童帝君全文阅读 | 顽童帝君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