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顽童帝君 > 第二十四章

顽童帝君 第二十四章

作者 : 寄秋
    笑闹声逐渐远去,扶着树干缓缓起身的乔翊拍拍衣服上的尘土,手上的小石头抛上落下,一时失手而滚入草堆,两手一空走出树后。

    小兰为什么哭?他一直记挂着此事,始终放不下。

    因为太在意温拾兰的事,他有点走神了,直直地往前走不拐弯,走着走着,耳边听到一声哎呀的轻呼声,他撞到人了。

    “小鲍子也好心点,别把老头子的骨头给撞散了,我还没活够本呢!你小心惦着我这条老命。”

    还好没洒了,不然又要熬上七、八个时辰,累垮了他一身老筋骨。

    “傅太医?”怎会是他。

    傅太医谨慎地看看左右,见没人走动才压低声音。“快喝了,强筋固元,补气益精,我没能治好你的“病”,养养伤、顾顾筋骨还行,里头加了“续阳草”,能让你的功力提升十年,但身子……”

    只能是八岁的模样,他无能为力。

    “太医爷爷费心了,立羽的身子骨无恙,能跑能跳还能翻跟斗呢!”他飞快的靠近,像个孩子一样撒娇,小手迅速的接过傅太医藏着的汤药,一口引尽不留半滴药汁,若无其事地又将空碗塞回傅太医手中。

    听到他又喊太医爷爷,傅太医两道眉毛揪成一团,暗道:小子,我没那么老。

    “好,好,小孩子活泼点才有朝气,太医爷……呃,爷爷要去忙了,要是有磕着碰着了,不要忘了找太医爷爷上药。”

    “好,太医爷爷,我最喜欢你了。”他跳起来扯下傅太医一小撮胡子,让他欲哭无泪的走开,心疼地抚着痛得要命的下颔。

    是夜。

    白日里听见了司乐司女官的闲聊,乔翊脑子里就惦着一件事,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耳畔似乎响起隐隐约约的哭声,烦躁得让人无法入睡,他索性下床着衣穿鞋。

    小身子像一团缩着尾巴的狐狸,咻地躲过皇宫的守卫,由他居住的“锦绣宫”

    溜向尚仪局,七钻八拐地来到女官口中所言的后花园。

    低不可闻的呜咽声很低很轻地飘进耳里,似小猫的呜呜声,有点凄凉,又似有遭到抛弃的落寞,女子捂着嘴巴不敢哭得太大声,怕吵到其他人。

    他脚下一顿,极目张望,想找出哭声从何而来,清冷月光自树叶缝隙轻洒地面,背对着月洞门的女子身影坐在四方的石椅上,纤若无骨的细肩一上一下的抖动,凄楚可怜。

    心下一动的乔翊有种被掐住喉咙的难受,他胸口发涨,很疼,像有什么要冲破胸口而出,痛得他快要窒息。右手掌张成爪捉住曾被长剑刺入的左胸,那里有个微突的粉色伤疤,原本那一剑会刺穿他的心,但是一枚遍体莹绿的玉佩挡住剑尖,使其偏了半寸擦过跳动的脏器。

    玉碎人平安,他这条命是捡回来的,不然等不到救助已一命归阴,她送他的玉佩救了他。

    可是,他为她做了什么呢?在这么孤寂的夜里,她为什么独自低泣?声声呜咽宛若一根根细针,密密麻麻地往他心窝戳去。

    “谁?”

    一声踩碎枯叶的声响骤起,哭得很谨慎的温拾兰立即察觉有人来了,她赶紧以帕子拭泪,向黑暗处惊问。

    “是我啦!小兰姊姊,你不要怕,我是好人哦!”小小的身子在月光下清楚照出小脸。

    “咦!立羽?”他怎么会半夜跑到司乐司,看顾他的太监宫女哪去了?

    乔翊故作天真的模样跑上前,拉起她的手撒娇。“有只发亮的虫子跑进寝宫,我想捉牠牠就飞,我一直跟着牠后头追,追了好久好久。”

    “一个孩子不可以这么晚还到处乱跑,万一迷路了,没人发现你,你就得冻上一夜,受凉可就不好了。”她摸摸他的手,又抚抚他白嫩脸儿,不觉冷意才安心。

    被一个荳蔻年华的姑娘摸来抚去,他脸上有几许窘红。“小兰姊姊还不是不在屋里,外头黑成一片还四处乱走,我是跟你学的。”

    “跟我学的……”她面色一窘,有些不自在。“我是有事……呃,睡不着……”

    “真的呀!我也睡不着,白天睡太多了,晚上不困,我们一起作伴不睡觉。”

    他刻意朝她一靠,让他暖和的身体温暖她,她有手脚发冷的毛病。

    闻言,她失笑。“小孩子不可以不睡,会长不高。”

    “谁说我是小孩子,我会长大,你看我要比你高了……哎呀!脚尖踮太高,抽筋了……”他站着和坐着的她比高,身体忽然一歪,小手啪地搭上芙蓉娇颜,未干的泪珠湿了指尖。“咦!

    小兰姊姊在哭吗?脸上湿湿的……”

    扶着他的手一僵,她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盈眶。“是沾到露水了,小兰姊姊是大人怎会哭。”

    她极力掩饰,不想让人看出她哭过,即使对方只是小孩。

    “骗人,小兰姊姊不要以为我年纪小就可以随意蒙骗,明明哭了嘛!你眼睛里水汪汪的,还有泪珠呢!你骗不了立羽。”他装出很得意的样子,把下巴抬得高高的。

    知道骗不过他,她神色落寞地抚抚他的头。“姊姊是想起一位许久不见的朋友,心里有些难受,所以别告诉别人好吗?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秘密喔!”他重重地一点头,表现得很慎重。“不过小兰姊姊你要跟我说为什么哭,不然我会不小心说出去。”

    “这……”她犹豫着。

    乔翊学她反揉她头顶。“我是个孩子,不会乱说话,而且我还小,说了人家也不会相信,当我说梦话。”

    迟疑了一下,她终于忍不住内心的不安,朝个半大小表吐露心事。“我作了一个梦,一个很不好的梦,梦中姊姊的朋友全身是血,他朝我伸出一只颤抖的血手,痛苦地说:“小兰,我回不去了,我回不去了,我不能再陪着你……””

    他心口一跳,微惊。“小兰姊姊的朋友是乔翊哥哥吗?你梦到他满身都是血回来找你?”“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只是相同的梦一再重复,梦里的他又那么真实,我担心他真的出事了。”没见到他平安无事的出现,无赖又可恶地欺负人,她始终不放心。

    原来真是她,她梦到他了,乔翊十分诧异,她所说的时间点和他遇刺的时间相当接近,难道他魂魄离了体,入了她的梦?

    “小兰姊姊安心啦!我入宫前还见到乔翊哥哥呢!他说把要送你的翡翠屏风打碎了,要到润儿湾挖一株血珊瑚做为补偿,要我转达一句“生辰快乐”,但我忘了。”

    “什么,他没事?”温拾兰眼眶又红了,只是这一次是喜极而泣,心里的重石终于可以放下了。

    “小兰姊姊不会又要哭了吧!你真是爱哭,乔翊哥哥好好的你为什么不高兴?”

    女孩家真麻烦,动不动就泪眼汪汪,令人好心疼。

    乔翊其实很怕她哭,她一哭他就手足无措,心慌得像无头苍蝇。

    她笑着抹泪。“不是不高兴,而是开心,人在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会控制不住情绪,眼泪就流下来了。”

    “那好,吓了我一跳……”臭丫头,真会被你吓死,没事哭心酸的呀!让小爷在一旁干着急。

    “你说什么?”他嘀嘀咕咕的样子真可爱,红通通的小嘴一掀一闭,像……

    唔,怎么越看越像乔小三小时候,他究竟是皇上亲生子,还是威远侯的……咳!

    咳!不会吧!侯爷夫妇明明很恩爱,鹣鲽情深。

    她实在很不想往那方面猜想,但和乔翊相似的五官,除了威远侯外,她想不到第二人能生得出来,然后因为是背着深爱的妻子所生才托皇上照顾,不敢带回乔府……

    越想越有可能,她认为快要水落石出了。

    “我是说小兰姊姊不是很讨厌乔翊哥哥,说他是世上最坏最坏的大坏人,你怎会想他想得都哭了?”他以为她会偷偷地咒骂他,半夜爬起来钉他草人。

    一说到小女儿心情,她粉腮酡红,面泛娇羞,只是因夜色昏暗而看不见她满脸羞色。“我不讨厌他,乔翊坏的是那张嘴,他对我很好,有人刁难我、对我不友善时,他往往会跳出来保护我,让那些人不敢再恶脸相向。”

    “可是他不是常常欺负你,让你气得打他巴掌,要跟他绝交?”她脾气哪里温良贤淑了,分明是一头凶巴巴的母老虎,爪子又长又利。

    她羞怯地捂着发烫的脸。“啊!他连这种事也跟你说呀!那人真是不要脸,自个品行不端还到处张扬,他……他……唉,你长得跟他很像……”

    乔翊不自在挪挪脚,面红耳赤。“你看起来很想乔翊哥哥的样子,我……牺牲一下,让你抱一抱。”

    “真……真的可以吗?”她一脸惊喜。

    瞧她笑得开心的模样,他也笑了,心头一阵暖意涌现。“抱吧!你就当我是乔翊哥哥。”

    “嗯!谢谢你,立羽。”

    她张臂一抱,将小小的身子抱入怀中,幽丝的兰芷香气飘入他鼻间,一抹久违的宽慰在唇边漾出一朵笑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顽童帝君最新章节 | 顽童帝君全文阅读 | 顽童帝君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