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一花一世界 > 后记 于晴

一花一世界 后记 于晴

作者 : 于晴
    嗨,老朋友们,好欠不见.新朋友门,初次见,

    这一次想換个气氛,想写个小品文,不需要如四国的大架构,就是单纯青梅竹马的故事.其实一开始,小品文是女大男小的姬满与林凤歌……(默默泪):但写了大半,林明远与姬怜怜忽然出现,于是就成为各位正在读的这本小说了.至于姬满与林凤歌,我们下次再说.

    这个故辜的章节仅分四卷,以类单元但同样主角推进故事的方式呈现,因为是第一次尝试,所以在切割单元上十分含蓄,井没有那么明显,这是为了避免意外产生,例如被退回来的原因是小说有一定的固定型态、章节之类等等丨到时事后再补写连接剧情,通常会造成废话过多的状态,这是我个人所不乐见的.

    这次想用类单元来表达,一方面想在換景时,把可有可无的连结剧情删除,让字数别太多,另一方面则是表达主角们心境的不同.例如第一卷约两章,卷名叫(杀生),隐含林明远过去已终结……而最终卷(一生,便是一世),并不是单纯指林明远与姬怜怜一蜚子,而是“林明远在江湖后的重生,就是他的一世了.他的新生始于江湖,生命也止于江湖,再也没有贪过其它世界的东西了”(本卷名有点隐喻吧),总之每卷连下来就是完整的故事.

    写小说嘛……其实每个人有各自表达的方式,有时只是微不道的小点,但写起来特别乐,作家要永远保有心态上的活跃性一一心灵上活跃度够,也就不容易在不知不觉中流入一摊死水而不自知.我吋常这样提醒着囪己.所以时常被人说,我真西是一个小孩心性啊……(我个人觉得用赤子之心更上乘),

    其实,不管姬满或林明远,这样的小品文是出平我意枓的.我还记得刚开始

    写小说时,是言情小说一个大转变,时常会听见“要写轻松点啊”、“现在市场就是活泼逗趣”、“要轻松要轻松”,后来渐渐的……人变老油条了,开始偷偷用结实度来跟轻松度做魔鬼的交換.

    这两年接到电话,聊到小说上的间题分析.

    “近年故事愁了点,但架构都没问题”(对我小说的看法〗,在当下,我还在想,没在提点要轻松了吗:那……我忽然想写小品交了!这就是老油条一生的使命啊(爱作对)!

    总之,虽然不知道言情市场到底如何,但至少,我尽量写出我想写的、想表达的意念、想尝试的手法,这就是我目前写作上的想法。

    我是一个非常念旧的人,也星一个非常心软的人.虽然不想承认,不过我想,我就是本书里赵灵娃那位心慈的师博(对,本次我戏分是布景板〗,这样的人在背后推了一把青门的衰败,但同时,她也带出了对内可以吵可以闹,但同门需要你了,我们就一致对外的青门女弟子.任何人事都是一体两面,好坏实在很难分,这一点,当我们渐渐年长时.感触会很深.

    不知道有没有朋友发现,其实我不太喜欢“团体戏”,上一本的人跑来这一本,其它本的人跑来这一本,大家来场团圆年夜饭,我对这方面很不擅长,另方面是心理上过不去那道坎,因为人跑来跑古人名容易混乱,我就没办法说服自己这是独立本,单看也行.因此,四国上下数百年,青门也约莫如此,都差几百年了,我看你们怎么跑来跑去,或许我该将此视作一个挑战?让我好好想想吧.

    我们啊,觉得别人怎么看我们时,其实我们正以同样的眼光回报着对方;因为我们想,所以以为对方也这样想.聪明人林明远正陷入这种迷田心,因为太多疑,掉进了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的陷阱.

    其实本书的书名原名星《林明远与姬怜怜的故事》,但我想,它是会被打回票的.呈然是最通俗的书名,不过我很喜欢,

    太久没聊了,不小心写太多,暂吋告一个段落.下本书再聊.2013年间再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花一世界最新章节 | 一花一世界全文阅读 | 一花一世界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