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无敌小野猫 > 第七章

无敌小野猫 第七章

作者 : 井上青
    【第四章】

    看着身旁的空位子发呆许久,巴瑞儿的情绪很复杂。

    掌尚仁究竟为何关心她?因为老同学?因为他还欠她一个手工包的钱?还是因为她长得漂亮……

    她不是在自夸,反而有点生气,对于漂亮女生,他是不是一向都这么“过份关心”?

    昨晚,他守在病床边一整夜,原先她只是因为小学暗恋他的事被他知晓,羞答答的阖眼佯睡,后来她头晕真的睡了。

    原以为他会离开,没想到一早醒来,发现他居然趴在床边睡着,直到中午前才被他的特助紧急Call回公司。

    他守了她一夜耶,就算他贪念她的美色……呃,她的确有几分姿色,绝不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总之,她想,就算她美如天仙,而他想追求她,也不用这么辛苦的守她一整夜。

    实在很不愿捧他,但,说真心话,他掌尚仁想追哪个女人,只要开口表明,相信很多女人会自动投怀送抱,他何必如此辛苦?

    再怎么说,他也是个日理万机的大总裁,为了照顾她,犠牲睡眠,她实感罪过,却同时也……倍感窝心。

    她不得不承认,她真的被他的行为感动了,尤其在房东来过之后。

    方才房东来看她,告诉她昨晚掌尚仁跑去问她的身份,神色焦急,想确认她真是他认识的巴瑞儿,问清楚后,他就拦车走了。

    昨晚她问他为什么会在医院陪她,他没给明确答案,还拿她开玩笑。

    原来,他费了一番工夫才找到医院。

    但他为何大费周章来到医院,并且主动留下来照顾她?

    喜悦的情绪攀上心头,难不成他也喜欢她?

    但或许是他刚好看到新闻报导,听到她的名字,好奇心驱使,到事发现场一问确定是她,才赶往医院探望,然后刚好她大姊害喜呕吐,他才不得不留下来照顾她。

    如果是她呢?换成她看到新闻报导,听到某同学的名字,会不会前往事发地点去询问?

    想了想,可能不会耶,但如果是他,也许她会。

    所以结论是,他极可能是喜欢她?!心头,怦怦跳。

    低头傻笑之际,病房门突然被推开,反射性地抬起头,唇边的微笑未散。

    “看到我这么高兴?”掌尚仁提着一篮水果进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一个半钟头前才被紧急Call回公司的人,怎么又溜来了?

    “我想你可能不太有胃口,所以买水果来给你吃。”拎着水果,放到桌上,他挑选几颗看来饱满多汁的水蜜桃。“你有吃中餐吗?”

    “有,吃过了。”

    “那正好,吃些水果,帮助消化。”拿着几颗水蜜桃去洗了洗,踅回,递了两颗给她。“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还会头晕吗?”

    接过水蜜桃,迎视他的目光,电力太强,逼得她不得不移开视线,免得被超强电力击昏。

    “我没事了。”

    “医生说,你一氧化碳中毒的情形不严重,可能真的是你太累,才会沉睡……或者你以为睡着了就会有白马王子出现吻你……”

    “最好是有。”对上他的目光,脸上一阵尴尬。“但他必须没半颗蛀牙,没口臭,牙齿洁白干净,口腔气味宜人,身体健康,没有恶性疾病,吻我之前要刷牙一百次,漱口一千次。”

    要抬杠是吧,她奉陪。

    “你干么拿我当白马王子的标准?可惜我不想刷牙刷到嘴破血流,漱口漱到喉咙发炎,要不然就可以……”

    迟迟未出口的“吻你”两个字,在两人眼底心底发酵成暧昧情愫。

    最后,他促狭一笑。“要不然就可以……牙齿洁白干净,口腔气味宜人。”无聊,幼稚,很好玩吗?

    她啃着水蜜桃,不理他。

    “你的房东来过?”

    “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他装了监视器?

    “我不用问,护士就会主动告诉我。”而且是一连五个都告知同一件事。

    哼,想说自己潇洒迷人就明说,干么拐弯抹角。

    “你的房东跟你的感情很好……”

    “谁跟她好!”每个月都要对看一次,偶尔对骂几次,她这辈子最不想见的其中,个人,就是房东,尤其经过前,阵子催房租事件,谁要跟她好。

    “不对喔,你没看到那天你被抬上救护车,她追在后头哭喊的模样。”

    见他一脸正色,不像说笑,她讷讷的问:“真的?房东有在哭?”

    也对啦,虽然她和房东常对骂,可是毕竟住了四年,多少有点感情,而且她就像那层楼的“班长”,哪个家伙敢搞怪,她,定马上打电话“骂”房东,等于也是在和她报告楼层的状况。

    “当然有,哭得好大声,还边追边说:‘巴瑞儿,你快醒过来,只要你醒过来,我让你住一年不收你房租……’,多感人。”

    “真的?她真的有说让我住一年不收房租?”拿下含在嘴上的水蜜桃,巴瑞儿吃惊得瞪大眼。好哇,方才房东来连提都没提,以为她不知,就打算装没这回事?呵呵呵,好在,她还有掌尚仁可以帮她作证。

    不管房东为她哭,是哭真感情,还是怕她死了,那层楼没人敢租……总之,眼前没有任何一件事比一年的免费房租更令她在意。

    “我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人,我很确定。”若没此等功力,他如何搞定数百名女性朋友。

    “很好,掌尚仁,我就知道你和小时候一样聪明过人。”先给他甜头,才好请他作证。

    “所以小学时,你才会暗恋我?”挑眉,他的目光紧紧锁定她。

    中箭!

    唇边的笑容僵住,她整个脸瞬间涨红。

    她就知道给他一点点甜头,他就会骄傲得无法无天之无可救药,顺便反将她一军,令她无地自容。

    看看,巴瑞儿脸红了耶!

    掌尚仁边啃着水蜜桃,饶富兴味地凝视那一脸酡红的美丽脸蛋。

    他记得她小他一岁,二十七岁,可一张娃娃脸的她看起来顶多二十二岁,像个大学生,一脸红,又小了两岁,活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

    她的美,从小学时,就深植他心,没人能否认巴瑞儿是个美女的事实。

    “你确定我暗恋的对象是你?”脸蛋酡红的她,假装不在意,柳眉微蹙,审视他,认同的点点头。“没错,好像是你耶,头尖尖的带两只角,眼凸凸的目露凶光,嘴扁扁的像唐老鸭。”

    “你暗恋的对象,是个人吗?”一脸疑惑。

    损他,不也损到她自己。

    “不,它是一头中古世纪的野兽。”她凉凉地说。谁规定人暗恋的对象非得是人。

    莞尔,他说不过她,投降。

    “对了,那个……”她欲言又止。都是他啦,干么又扯到暗恋的事,害她不自觉和他打口水战,前一秒钟才对战,下一秒钟要请人帮忙,是人都会不好意思说出口的。

    “什么?”定定望着她,他想着当中古世纪的野兽其实也不赖,很特别的……身份。

    “嗯,就你刚刚说的那段话,你可不可以帮我作证?”微微一笑,想假装没发生过口水战。

    “哪一段?喔,你是指你暗恋的对象不是人这件事?干么要我作证?暗恋的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何必要搞到天下人皆知,那就不叫暗恋了。何况,暗恋一头中古世纪的野兽,似乎不是件太光彩的事。”

    瞪他一眼,想到一年的免费房租还需要他的帮忙,她才不和嘻皮笑脸的他计较。

    “我是指房东说只要我醒来,她要让我住一年,不收我房租这件事。”说清楚,讲明白,免得他又嘻皮笑脸的扯到别件事。

    “你要我帮你作证?”

    “对。”

    “不要。”他一口回绝。

    “为什么?”

    “我不想啊。”回得理直气壮。

    巴瑞儿定睛看他,目露凶光——掌尚仁,你可以再机车一点。但旋即又露出笑容。

    “拜托啦,帮忙一下。”

    “不,我不想做这种事。”

    “你就帮忙一下会怎样?”隐忍着气,碍于事情可能还有转圜的余地,她只显现一丁点的不悦。“你是个大总裁,不知市井小民过的生活有多清苦,一年的房租耶,如果不用缴一年的房租,我每天都可以去喝一杯康宝蓝,吃一顿像样的餐点,甚至可以多买一份寿险……”

    “那,若是一辈子都不用缴房租呢?”

    “嗄?”愣了下,她嗤之以鼻。“怎么可能,我的房东是世界级超级爱钱的,拐她一年的房租,她就心淌血了,哪有可能一辈子。”

    “那就换房东。”

    “换房东?”她是有想过,但凭良心说,想租到像她现在住的这么便宜的套房,实在难找。

    重点是,要是她过几个月又没钱缴房租,她还可以拿“住了四年”这话去堵一堵房东,若换租处,没了四年租屋情,哪个房东可以体谅她?

    “不,我不想。”

    “你不想?”两手环胸,掌尚仁露出难得显现的严肃表情。“你差点就死在那里,我看过那里的房间,每个房间都只用两片木板隔开,隔壁房烧个炭火就可以熏死你,万一发生火灾,你想跑也跑不了。”

    顿时哑口无言,他说的是事实,正因为如此,房租才会便宜。

    “我已经帮你找到新住处,等你出院,你就可以搬去住。”

    他说得理所当然,但她听得一头雾水。

    “等……等等,你……你干么帮我找新住处,我又没说我要搬家。”她喃喃自语,“再说,要换租处,我也没钱缴保证金和房租。”

    “房租和保证金我都帮你缴了。”

    “为什么?你干么帮我缴房租?”

    “我可是念在你小时候暗恋过我的份上,才帮你缴房租的。”露齿一笑,得到白眼一双,他敛起笑容,正经说:“你忘了我向你买了一个手工包,那十万块我还没付给你。对了,你为什么都没来向我拿那笔钱?”

    “你干么自作主张把那十万块拿去帮我租房子?”她没去向他拿钱,不代表她不要那笔钱好不好!

    现在她没空和他讨论她为何没去拿钱的原因,她得扞卫自己拥有那笔十万块钱的权利。

    “我不管,我要十万,不要换新租处,房子是你租的,你自己去解决,反正你还欠我十万就对了。”

    真固执的女人!

    他想再对她“晓以大义”,告诉她目前住的地方真的不能再住,太危险了,可手机突然响起。

    “我知道,我马上回公司。”关上手机,他看着她。“那个……”

    “要走你就快走,别忘了你还欠我十万。”

    “好,这事我们再讨论,我先走了,你休息。”

    病房门开了又关,他人已离开,望向房门,她不自觉笑了。

    这家伙,干么对她的事这么热心?

    不过,她才不想搬家,十万块她是非得要回来不可,他别想坑她一毛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无敌小野猫最新章节 | 无敌小野猫全文阅读 | 无敌小野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