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只有我懂你的美 > 第九章

只有我懂你的美 第九章

作者 : 米乐
    翌日上午,李绍凡和茱蒂来到飞洋公司。

    双方没有多作讨论,在双方都有获利下,因此直接在购买合约上签名。

    公事谈完,李绍凡问道:“纪先生,我想问你一点私事,为什么你和心怡分手六年,都没有交新女朋友呢?”

    纪廷儒觉得好笑。“兄妹都问同样的问题,既然你都说了是私事,很抱歉,恕我无法回答。”

    “如果我说,我愿意再购买贵公司的新研发产品呢?”

    “看不出李总裁对人家的私事这么感兴趣。”

    “我只是在想,一般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分手六年后,一直没有找新的女伴,你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如果李总裁是女人,我不介意让你检查我的身体。”

    两个男人你一言我一句,针锋相对,而茱蒂在一旁看呆了,眼睛大吃冰淇淋。

    眼前这两个男人同样出色,若是让她挑嘛,亲爱的总裁帅气迷人,可惜就是花心了点,至于纪廷儒,长相英俊不说,气势更是不凡,噢,她都不知道该选谁了。

    不过这场争斗,到底谁会赢?

    十分钟后,茱蒂跟总裁离开了飞洋公司。

    “总裁,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坐在出租车里,她不解的问。“你不是也喜欢蜜雪儿吗?”

    “是啊,我是真的很喜欢她。她虽然不算特别漂亮,但是和她在一起,总是让人觉得很舒服也很安心。”李绍凡是真心喜欢李心怡。

    “我也觉得蜜雪儿是个好女孩。”虽然是情敌,但她也很喜欢蜜雪儿,只要有事请她帮忙,她从来不会拒绝,贴心又温柔,让人无法讨厌她。“既然如此,你这么做,蜜雪儿很有可能会回到纪先生身边。”

    “真是那样,我也只能献上祝福了,比起想要蜜雪儿当我的女朋友,我更希望她能过得幸福快乐。”好歹他们也当了六年的兄妹,她过得快不快乐,他又岂会不知道。

    “总裁,没想到你是个这么温柔的好男人,害我又更爱你了。”

    “谢谢。”李绍凡苦笑回应。

    “对了,我说过要安慰你的,你希望我怎么做呢?”

    “茱蒂,不需要贴这么近说话吧?还有,你的手在摸哪里呀!”他快受不了某人爱的告白了。“喂,坏女孩,快点住手。”

    “我知道了,回饭店再继续。”

    继续什么啊……李绍凡哭笑不得。他才刚失恋耶(应该算吧),不需要这么对他吧?明明他一点也不花心,还纯情得要命,都是这些女人搞得他无端招来花花公子的臭名。

    不过,他不会后悔刚刚说出那些话,虽然有点不舍,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是他的,就算强求也没有用。

    看来,下午一同回美国的,只有他和茱蒂了。

    李心怡除了向好友罗晴及舅舅和宋叔叔说再见,在回美国前,她来到上次的动物医院,不知道哈士奇找到新饲主了吗?

    她想如果没有,她就把哈士奇带到舅舅的动物医院,因为她不确定这家医院是否会将流浪狗送到收容所。

    没想到哈士奇已经找到新饲主了,更教人惊讶的是,新主人是纪廷儒。

    “在李小姐送来的隔天中午,你男朋友就把狗狗带走了,说你们决定领养牠,他没跟你说吗?怪了,他明明说会告诉你的。”因为纪先生和李小姐是一起来的,因此医院里的员工都以为他们是情侣,所以不以为意的说出狗儿的领养者。

    发现柜台人员都用困惑的表情看着她,李心怡连忙解释,“因为这几天我没有和他联络,我会打电话给他的,谢谢你们。”急忙道谢后,她快步走出动物医院。

    她没想到廷儒会再回到动物医院,而且,他甚至没有跟她说他把狗狗领养回去了,现在回想起来,以前她每次捡到流浪猫或流浪狗时,尽避他老是说她爱乱捡,但每次都是他帮忙找到新饲主的——

    “心怡,不用担心,我已经帮小狈找到新主人了。”

    “真的吗?”

    “真的,新饲主是我爸公司的员工,会好好疼爱小狈的。”

    “谢谢你,廷儒。”

    接着又想到——

    “心怡,拜托你不要把全台湾人家不要的狗全送来我这里,舅舅我要被吃到破产了。”

    “可是牠们很可怜……

    “舅舅,我这里有一笔上次收到人家捐的善款,请收下。”

    “廷儒,又有人捐款了吗?”她问。

    “对。”

    “哪来那多善人捐款啊,廷儒,你太宠这个丫头了。”

    “舅舅,你就继续让心怡做她想做的事嘛,这样她很快乐。”

    李心怡想着,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高一是高二?她记得后来有一天舅舅跟她说,那些钱都是廷儒自己的零用钱。

    她当时有向廷儒说谢谢吗?好像没有欸,她只是理所当然的以为他也在帮小狈……

    现在想想,廷儒总是默默帮着她,从来不会开口跟她邀功,想起分手那天,他生气的说她抹煞了他这么多年来的感情付出,原来她从来没有用“心”去看廷儒的爱。

    想起宋叔叔说的,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一种感觉,虽然廷儒喜欢那个不存在的美丽女人,可是一直和他在一起的人是她,他们曾经一起经历过许多事,为什么她始终没有看清楚他们之间如此深厚的感情呢?

    就只是因为她知道他有特殊能力,就当这一切都不存在了吗?

    李心怡难过得不禁哽咽起来。想想她对他做了什么,但那个男人从来不曾伤害她,甚至心里还一直想着她……

    想见他。

    她想见廷儒,很想很想!

    忽地她的手机响起,看到来电显示,是廷儒打来的?!这个手机号码就算六年没有打,她也从来没有忘记过。

    她紧张的接听。“廷儒,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她记得她并没有给过他啊。

    “是李绍凡跟我说的。”

    “绍凡哥?难道签约出了什么问题?”昨天绍凡哥还说干脆不要签约了,该不会真的没签成吧?

    “签约很顺利,李总裁和他的助理刚刚离开了。”

    “那你为什么会打电话给我?”

    “我想问你,你真的决定要我忘掉一切吗?”

    “我……”

    “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不用了,我去飞洋公司找你好了。”

    还是她去找他吧,至少,她得向他说声对不起。

    她已经不敢奢望他会原谅她,因为她居然笨到一错再错,包括昨天早上的事,现在,她该好好去面对。

    “廷儒,对不起……”一进到他的办公室,李心怡马上道歉。

    纪廷儒依旧坐在办公椅上,一双黑眸紧瞅着她。“为什么跟我道歉?”

    “因为……很多事,总之,我向你道歉。”她做了太多对不起他的事,她无法一一说明,也说不出口,只希望他能接受她的道歉。

    “李心怡,我问你,你说你在美国有未婚夫,是真的吗?”

    “这个……”她紧张起来。既然她都来道歉了,不差坦白这件事。“对不起,我骗了你,我并没有未婚夫。”

    算她识相,肯承认了。“我听说和我分手后,你这六年来都没有新的男朋友,为什么?”每个人都来问他,现在换他把问题丢还给她。

    “这是我的私事,我可以不要回答吗?”

    看来就算他们分手六年,默契还是很好。“不行,你一定要回答。”

    “为什么?”她是来道歉的,不是来跟他讨论私事的。

    “不是来道歉的吗?怎么,又想惹我生气?”纪廷儒故作生气的问着。不过他真喜欢这种欺负她的感觉,也许他真的有点变态,反正他只会欺负她。

    “我没有。”

    “那么我要知道答案,别说因为工作忙。”这个回答是他专用的。

    “可是就是因为工作……”

    “你继兄跟我说,你这六年来不曾忘记过我,还常常一个人对着天空发呆,是真的吗?”

    李心怡惊讶不已。“骗人,绍凡哥怎么会跟你说这个?”

    “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的?”他说的都是事实。

    那是半个小时前的事——

    “李总裁,为什么你对人家私事那么有兴趣,居然愿意花两千万美金来听?”

    “快说。”

    “因为我还爱着李心怡。”既然付钱的都这么阿莎力了,他也不忸怩。

    “既然你这么爱她,当初为什么要分手?”

    “是她提出的,去问她。”

    “她提出分手,你就答应?”

    “有什么办法,她都哭着说没有办法再跟我在一起了,我还能怎么办?只能答应她。”

    “这么顺着她,你未免太宠她了。”

    “李总裁,你的问题太多了,我觉得我吃亏了,合约应该重拟,订单要再大一点才行。”

    “你不会吃亏的,给你最大订单,心怡她跟你一样。”

    虽然他和李绍凡不是很对盘,但很谢谢他最后给的订单。

    看着李心怡,或许真被李绍凡说中了,他就是太宠她,所以今天才会变成这样的局面,但幸好,她又回到他身边了。

    绍凡哥真的跟他说了吗?她猜绍凡哥一定是希望她面对,是啊,来台湾之前,他就是希望她面对以前的事,她不也是因为这样才一直坚持要来的吗?

    “对,这六年来,我没有忘记过你。”

    听到她跟自己是一样的,他的心情有着说不出的轻松,也释怀了。至少她还爱着他不是吗?见到他被人嘲讽,马上跳出来为他说话,这真的是心怡会做的事,只要是为了他,这个傻丫头什么都愿意做。

    “既然还爱着我,为什么不表明你的身分?”

    “因为那天杨表哥和罗晴来机场接机,他说问过你想不想见我,结果你说你不想,所以我才不敢表明我的身分。”

    那天他有那么说吗?他只是说没有见面的必要吧?好吧,这一点,把罪算在表哥头上,不怪她了。

    “那么又为什么要骗我你有未婚夫?还有,分手前一夜,你热情的榨干我,前天晚上也是,再次把我榨干,醒来说什么要我忘记,怎么,我是你的情趣用品?”

    “不是那样……”李心怡的小脸整个爆红。

    “那是为什么?”他起身,走向她。

    “因为……”她感到口干舌燥,不明白问题怎么会绕到这个话题上来?她真的没有把他当、当……那个的意思。

    纪廷儒来到她面前。“说话。”

    “分手的前一天,因为我想记住你,所以才会……”要这么直接把这种事说出口,还真是会让人忍不住脸红心跳。“而前天晚上,因为你很温柔,我很想你,想念你的拥抱,才会对你……真的很对不起。”

    “我最后问你,为什么你都知道我没有忘记你了,你却还是决定要回美国?”这一点他不懂。

    看着他,李心怡不再逃避。“因为我发现我错怪你很多事,我觉得我没有资格爱你,你应该要找美丽又善良的女人……唔!”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温热的唇给吻上。

    这个傻瓜,老是想将他推给别的女人,都过了六年了,怎么还是学不乖!

    不过没关系,以后他会有更多时间好好调教她,不妨再来个二十年或者更久,一辈子?

    总有一天,她终究会学聪明的吧?应该。

    纪廷儒结束热吻,放开她的唇,“我没想到你会有变瘦的一天。”

    “以前我就该减肥了。你应该督促我减肥的,这样你就不会被人说眼睛和脑袋有问题了。”或许她也就不会太自卑,然后离开他。

    “以前你只要饿一餐,就会全身无力,那我宁愿你是个快乐的胖子,也不想看见你受苦,至于别人要怎么说,我无所谓。”他从没想过要她减肥。

    李心怡感动得快哭了。

    “不知道吧?我就是远比你所想的还要更爱你。”

    纪廷儒再度吻上她的唇。她变瘦了也变美了,其实也不错。

    但最重要的是,她是李心怡。

    就在两人吻得难分难舍之际,突然有人推门进来,是纪廷儒的母亲——

    “儿子,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沈秀琴高兴的喊着,接着,她看到儿子身边的女人。“你不是那个救我的李小姐?”

    “纪伯母,您好。”李心怡微笑。

    “廷儒,你看吧,我就说她有叫我纪伯母,而且叫法就跟胖妹一样。”她现在非常确定自己的耳朵没有问题。

    “妈,她就是心怡。”纪廷儒淡淡的说道。

    “什么?!”沈秀琴惊讶的看着眼前这名纤瘦的年轻女子。“你是胖妹?”

    “嗯。”李心怡笑得很开心。

    “你真的是胖妹?!噢,天啊,扶住我……”这个惊吓只比遇到抢劫小一点。

    纪廷儒和李心怡两人连忙上前扶住老人家,相视而笑。

    儿子最后还是娶当年那个胖妹当老婆,不过现在不能再叫李心怡胖妹了,因为她变瘦了。

    “来,胖妹,多吃一点。”才说不能叫她胖妹,沈秀琴一坐到餐桌旁,就又忘了。“我忘了,不能叫你胖妹。”

    “没关系的,伯母。”李心怡并不在意。

    今天儿子带胖妹(还是这样叫比较顺口)回来,告知他们要结婚,欸,他们能怎么办?也只能答应了,毕竟儿子只爱胖妹啊。

    相较于沈秀琴的无奈,纪展荣笑得很开心。“原来老天爷的姻缘早就已经定好了,你们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一起用完餐后,两老回到房间睡午觉,而纪廷儒则带着李心怡到二楼,他的房间。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新房了。”纪伯母说要找人重新装潢,她觉得不用,因为他的房间充满两人从小到大的回忆。

    “心怡,我在想,如果你不想跟我妈一起住,我们可以搬出去。”母亲之前和心怡相处得不是很好,他担心心怡住在这会不开心。

    “没关系,我们跟你爸妈一起住,老实说,我还挺喜欢纪伯母的,我相信我跟她会相处得很好。”虽然伯母曾经逼她和廷儒分手,但她老人家始终是用规劝的方式,并没有对她口出恶言,所以她和伯母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糟。

    “我知道你跟谁都可以相处得很好,但是我怕我妈会对你不好。”

    “不会的,伯母不是那样的人。”纪伯母就像人家说的,有嘴无心。

    “还是搬出去比较好。”

    “不行,你是独子,我们就住在这里。这样好了,我答应你,如果我被伯母欺负了,我会跟你说的。”

    “你真的会说才怪!”如果她不笨,他也不用每次都气得要死。

    “会,我会说。”

    “真的吗?”他不想见到她被人欺负。“以后你要记住,能欺负你的,就只有我,懂吗?”

    “哪有人这样的!”她不满的嘟起小嘴。“那我问你,如果我被你欺负了,我要跟谁说?”

    “跟我喽!”

    “什么嘛?!那么请问你会教训你自己吗?”

    “不会,我只会更用力的欺负你,谁教你这么笨,才会被欺负。”随即,他将她抱了起来,两人一起躺在床上。“怎么办?我现在想‘欺负’你耶……”说完,大手便开始脱她的衣服。

    “才刚吃饱,你就……”李心怡脸红不已。

    “那么这就是我的饭后点心喽。”

    他亲吻着她雪白柔软胸部上的粉色小乳蕾,深深的吸吮着,还发出啧啧的煸情声音,让她不只脸红,连身子也跟着发烫。

    “为什么你就这么爱欺负我?”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见到你,我就好想欺负你。”

    “我看也许别人没有说错,你是个变态。”李心怡娇嗔道。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纪廷儒笑得俊魅。

    看着那张俊颜从她胸部一路往下吻去,当他亲吻着她最柔软之处时,她脑袋一片空白,只能不断的大口喘着气,因为太激烈又教人好害羞。

    也许她也是个变态,因为她竟然没有推开他。

    李心怡被他撩拨得身子有些泛软,接着感到巨大灼热的前喘顶着她,她呼喘了口气,做着准备。

    结果,某人故意使坏,浅浅的推着磨着,就是不进入,让她全身燥热难耐,不得已只好娇羞的开口了——

    “你好变态喔。”不断的被磨蹭着,都快磨出火来了。

    “这位准纪太太,你一脸娇羞的说人家变态,很没有说服力耶,而且,看起来就像是你在诱惑我。”

    “你……”脸一红,李心怡豁出去了。“对,我就是在诱惑你,快点。”

    只能说,跟变态在一起久了,不变态才怪。

    “是,既然纪太太都求我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纪廷儒笑着,然后长躯直入——

    “啊!”

    午后的房间,**的火花窜射不已,灼烧着床上两副交缠的身躯,不断变换着姿势,汗水染湿了床单,但依旧扑灭不了他们之间的热火。

    打从幼儿园第一次见面,他们的命运就交迭在一起,就算曾经因为误会而分开过,但最后,他们还是在一起。

    纪廷儒没有老实回答李心怡,为什么他总是喜欢欺负她。不过,只要她去照照镜子,答案就很明显了。因为——她看起来就是一副很想被他欺负的样子嘛!

    嘘,这是秘密。

    也算是他们夫妻间的一种情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只有我懂你的美最新章节 | 只有我懂你的美全文阅读 | 只有我懂你的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