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满满的爱只给你 > 第十章

满满的爱只给你 第十章

作者 : 玛奇朵
    温馨其实不太在意婚礼的形式,因为她并不是个喜欢麻烦的人,但是封惟旸似乎为了补偿之前太过随便的求婚,不但一手包办婚礼的筹备,还发誓要弄出一个人人称赞的婚礼不可。

    温馨看他这样不禁在背后偷笑,觉得这一切全都是因为珍妮佛和朴万里的婚礼紧跟在他们后面举行的关系。

    当初挑婚纱的时候,珍妮佛就不停的拿手上的钻戒讽刺惟旸那“一锅汤面求婚事件”,令他感到没面子,又觉得有些愧疚的想补偿她吧。

    婚礼当天,她才第一次看见她即将走过红毯的会场,竟然是一间豪华的古迹教堂,彩色玻璃闪亮而耀眼,透着阳光,呈现出仿佛满天宝石的闪耀光芒,让人几乎无法直视。

    教堂很大,但是给宾客坐的位置却很少,主要是因为他们的亲人能够来的不多,而两人的朋友也不多,虽然在写喜帖的时候很省堡夫,可场面看起来多少有点冷清。

    不过他们不是会在意这些事情的人,各自到自己的休息室去准备,教堂外面则交由今天的伴娘伴郎招待,两人空闲得不像是要结婚的新人。

    才化好妆,温馨就突然收到封惟旸的简讯,要她过去他那里一趟。她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请新娘秘书暂停换装的动作,踩着平底鞋,跑去走廊另一端的新郎休息室。

    一打开门,她便看到穿着白色小礼服的温情扑在封惟旸的怀中,身上的小礼服脱了半边,露出雪白的肩膀,上头有个明显的吻痕。

    “啊!抱歉,我们……”温情挑拨离间的话正要说,温馨已经脸色苍白的退了出去。

    温情理了理散乱的头发,把礼服穿好,一脸得意的看着眼前正用冷眼瞪她的男人。

    “呵,抱歉!要让你的婚礼没有新娘了。”温情得意的笑了,虽说着抱歉,却没有任何歉意。

    封惟旸只是淡淡的看着她,“谁知道呢?或许你会失望也不一定。”虽然表现镇定,但他说这句话时只有七分把握,心中带着紧张。

    唉,是他太大意了,竟然没有留意来人是谁就让她闯进来,而且还让她摸到他放在桌上的手机,才有这一连串的意外。

    温馨会就这样离开吗?还是会选择相信他?

    “她就是个蠢女人,不可能会回来的,你死心吧!”

    “那可不一定。”

    就在他话声刚落,休息室的大门又被打开,温情得意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温馨走了进来,一脸自信,她看着温情却问着封惟旸,“你衣服已经换好了,还有其他事情要待在这里吗?”

    封惟旸温柔的看着她,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没有了。”

    “那好,就到我的休息室去吧!”温馨笑了笑却有些僵硬,她瞪着温情,意有所指的说:“我刚刚出去跟这里的负责人说你这间休息室里有脏东西,让你直接过去我那里准备就好,东西拿好了就走吧!”

    “嗯。”封惟旸一副老婆最大的模样,非常顺从的由她拉着走。

    温情终于回过神来,激动的看着他们,“温馨,你的眼睛是装饰用的吗?你没看见我跟你的老公在你们婚礼前乱搞吗?”

    “我看见了。”她感觉到自己握住的手一僵,她深吸口气抛给身旁的男人一个安抚的笑容后,看着温情冷笑,“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什么怎么样?”温情先是一愣,然后一脸不可思议,“你应该痛苦,你应该中断婚礼,你应该……

    “没有那么多的应该,因为我知道我看到的都是你的自导自演!”温馨无比坚定的说。

    “你疯了?你对一个认识不到一年的男人这么相信?!”她几乎是红着眼吼着。

    温馨抬头看向正望着自己的封惟旸,甜甜的笑着,“我相信他,所以我才答应结婚,跟认识多久一点关系都没有,就像是你……我真不敢相信我们是亲人,我们认识了二十多年,你却一而再的破坏我的幸福。”

    “老婆,说得好!”封惟旸忍不住称赞她,“今天难得聪明一次。”

    “那是当然的!苞你在一起久了我也变聪明了嘛!”温馨满足、自信的笑着,“好了,快走吧!我的礼服还没穿呢,在这边浪费太多时间了。”

    是啊!的确浪费太多时间在无关的人身上了。封惟旸脸色微沉,轻轻放了个讯号出来。

    既然她的心像地下水沟那么肮脏,那么他一点都不介意教训她一下。

    两人走到门边,温情仍不放弃的说着,“温馨,你以为你会幸福吗?就算你今天结婚了,我还是会一辈子都纠缠着你——”

    对于姐姐,温情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了,她只知道,如果不将所有的负面情绪发泄在温馨身上,或许她会崩溃。

    说她疯了也好,心灵扭曲也罢,她就是无法忍受当她在怨恨的地狱里挣扎时,温馨却走向幸福的人生。

    温馨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你如果不想再继续悲惨下去,最好不要这么做。”她晃了晃手上的手机,“我刚刚已经录下你疯狂的行径,你应该不希望这些被你未婚夫看到吧!”

    她们是亲人,她也不想用这种手段,但是一味的退让并不能让她得到安宁,她不得已采用这种方式来自保。

    说完,她不再看温情错愕的表情还有仇视的目光,迳自走了出去。

    就在他们手牵着手走出休息室的瞬间,温情惊恐的发出一声尖叫。

    上百只老鼠突然从房间的角落冲了出来,直往她身上扑去,撕扯着她的头发还有衣服,封惟旸冷笑着,听着那一声声的尖叫却没有心软。

    哼!恶有恶报!想破坏他的婚礼更是罪无可赦。

    听到尖叫声,温馨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后一脸疑惑的望向他。

    尖叫声很快就停止了,教堂的钟声慢慢响起,他伸出手递向他的新娘,温柔的笑着。

    “没事,走吧!我们的婚礼要开始了,你礼服还没换呢。”

    温馨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知道那是他没说出口的秘密,方才从没关好的房间门中,她似乎看到了某种动物的踪影,她心里隐约有了猜测。

    只是无论事实是什么,对于她要与他结婚的决定一点影响也没有。

    稍晚的教堂里,她披着白纱,手上拿着小巧可爱的捧花,温馨笑得很幸福,伸出手让他握着,她相信今天会是他们重新获得幸福的开始。

    结束了早上忙乱的婚礼和晚上同样让人疲累的婚宴后,两人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他们的新房。

    封惟旸家里的宠物早就被送到宠物美容店里寄住,屋子只剩下新婚的两人,每个眼神流转似乎都充满了暧昧的气氛。

    他点上珍妮佛送的精油蜡烛,企图营造浪漫的气氛。

    他可还没忘记珍妮佛是如何讽刺他有多么不懂情趣,竟然用一锅汤面来求婚。

    求婚已经失败了,今天早上的婚礼还有个来捣乱的,他只好在新婚之夜力求表现了。

    一时之间,房间里闪动着蜡烛的火光,衬着燃烧后的淡淡香味,竟有几分汽车旅馆的味道。

    洗好澡的温馨早早跑到床上躺下,紧张的从被窝里偷看着他一一点起蜡烛,逐渐沉醉在这浪漫的气氛当中。

    封惟旸走回床上坐下,双眼与躺在床上的她对望,四周闪烁的火光似乎也点燃了彼此心中的渴望。

    他的手有点颤抖,慢慢的解着她胸前的钮扣,让她裹着白色胸衣的嫩乳渐渐展露在眼前。

    封惟旸深吸了口气,为了她展露出来的美丽而感到窒息,他继续解开她睡裙上的暗扣,拉下拉链一扯,睡裙便被脱下扔到床角,露出她白皙修长的双腿和穿着白色蕾丝小裤的少女三角地带。

    “惟旸,我有点紧张……”温馨近乎赤luo的躺在床上看着他勉强维持的淡然表情,见到他额际甚至渗出了几滴汗珠,让她本来就紧张的心情更加紧张了。

    封惟旸看了她一眼,快手快脚的在一瞬间脱掉身上的衬衫和长裤,露出结实的身材,“别怕,我会慢慢来的。”

    “嗯。”温馨一边回答,一边咽了咽口水。

    她现在已经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还是因为看到他的**而吞口水了。

    他的身材看了实在让人好想……摸一把。

    双手撑在她颊边,他俯瞰着她,将她的紧张和带着欲望的眼神看在眼里,伸手替她把凌乱的发丝拨整齐,“你现在太紧张了。”

    “嗯。”她很诚实的回答,她可不认为在这时候否认会对她有什么好处。

    “第一次都会有点痛。”他顿了顿,在她额上落下轻吻,“不过我会小心点,不会让你不舒服的。”

    知道她和前男友没有亲密,他会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所以他有义务给她一个美好的第一次。

    她依旧紧张,却试着慢慢的放松自己的身体,“我相信你会的。”温馨说着,双手勾上他的颈项,轻轻地吻上他的唇。

    夜不孤独,且正要开始。

    结婚之后,生活似乎没什么不同,唯一的差别是他们住的屋子里少了许多的宠物,为了能够拥有两人世界,那些宠物的居所变成了宠物美容店的楼上,而麦芽和德国黑背则是住在户外的狗屋里。

    日子平安顺遂,只不过封惟旸仍犹豫着是不是该告诉她自己的秘密。

    说,怕她不能够接受;不说,又觉得一直隐瞒下去也不是办法。

    但最后他还是选择隐瞒,打算等到真的没办法的时候再跟她坦白,毕竟他无法承受她可能会离开他的那种结果。

    婚后一个月,温馨想到了一个问题,一脸好奇的问着正在准备动物午餐的封惟旸。

    “惟旸,怎么好像我们婚礼之后,就没有看到你的家人出现过了?”

    婚礼的时候虽然有见到,可她却没太多印象,因为他们匆匆来观礼,连寒暄都没有,就早早离开了。

    她约略记得,他好像有个弟弟,然后他的父母看起来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这状况让她觉得很怪,像她家是因为没办法,父母已经离婚又各自组成了家庭,所以婚礼的时候两边为了避免尴尬,才会只送了礼物和祝福过来,没有露面,但是他家里没听他说过有什么问题,怎么也……

    封惟旸一听到她问的这个问题,知道再也隐瞒不下去了,他顿了顿,把手上的东西处理好之后,才一脸严肃的走了出来。

    “我想,有些事情我必须向你坦白。”

    “嗯。”温馨非常认真的看着他,直觉的认为他接下来要说的是非常重要的话。“说吧!”

    “其实我和家人的关系很不好。”

    温馨皱了皱眉,小心的开口,“我可以问为什么吗?”

    封惟旸揉了揉额头,无力的叙述着他并不是很想回忆的过去,因为那对他来说仍然像个恶梦。

    “其实我跟他们的关系变得不好,是从我国小开始,因为那时我发现我有一种不同于常人的能力。”

    “什么能力?”

    “就是能和动物沟通的能力。”封惟旸淡淡的说,心里却紧张到不行,不停的注意着她脸上的表情。

    她脸上露出疑惑,“什么意思?是指驯兽师的那种能力吗?”譬如叫猴子踩着汽球走路,或者是叫老虎跳火圈之类的?

    明白光用言语解释她可能无法理解,他直接对要吃饭的动物们下了命令,“报数!第一个喊一,发不出声音的用点头表示!”

    温馨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因为有些动物可以训练但是有些不行,没想到接下来她却看到奇迹的一幕。

    汪,一!德国黑背率先喊了。

    喵喵,二!寄放的猫咪不情愿的接着喊二。

    而后无论是兔子还是乌龟都用自己的方法表达了自己的数字,慢慢的一排动物竟然真的都报了数。

    封惟旸紧张的看着她有些呆滞的眼神,着急的解释,“其实就只是能和动物沟通而已,这个能力真的没有什么……”求你!别把我当怪物看!

    “谁说这个能力没有什么!”温馨却一脸严肃的望向他,打断了他的话。

    他的心脏顿时漏了一拍,脸色变得惨白,双手紧握成拳,怕她接下来会说出如当年那般伤人的话——

    “我没有你这种怪物儿子!”

    “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子你是中邪了吗?没关系会好的……”

    “你感觉好恶心……”

    明明是最亲密的家人,说出来的话却无比残酷,让他开始封闭自己的心,慢慢的开始疏远家人,而家人似乎也默认了这样的相处方式,不再关心他。

    如果不是那时候他养的宠物,一只已经很老的大黄狗不断的鼓励着他,希望他能够善加运用他的能力,让更多动物可以获救,或许他无法走出来。

    “这能力真的太……太让人羡慕了!”温馨忍不住绕着他转圈圈,高兴的心情藏都藏不住,“天啊、天啊!老公!你真的是太棒了!”

    他抱紧了她,一脸的诧异,“你不觉得我很恶心?”

    “为什么会恶心?”温馨兴奋的说,打从心底露出钦羡的表情,“如果我也有这种能力就好了!那样的话我就能够根据宠物们的要求做各种牠们想要的造型……

    “喔,对了!像上次被莉莉拦住的时候,我就可以跟牠说道理不用在那边大眼瞪小眼,还有还有,说不定我们去国外旅游的时候,无尾熊啦熊猫啦,会主动过来让我们抱抱……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幸福的能力!”

    封惟旸完全没有想到他的这种能力还有这么多作用,傻傻的反问:“你真的觉得我这个能力很有用,很幸福?”

    幸福?他从来不曾想过可以套在他能力上的一种形容词。

    “当然啊!”温馨鄙视的看着他,“这是多好的能力!老公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难道今天你特别笨?”

    她突然担心的摸了摸他的额头,“也没有发烧啊,怎么感觉傻傻的?”

    封惟旸愣了三秒,看到她的脸上的确只有兴奋,没有半分的厌恶、委屈还有忍耐,心中的暖流像是火山爆发满溢内心一样,让他激动得几乎无法言语。

    他猛地抱住她,声音沙哑的说:“我一直害怕,害怕你会因为我有这种能力而离开我……”

    他最怕的是当他坦承的时候,她会疏远他,会用那种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越亲近的人露出那种眼神越让人难以忍受。

    在他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家有她的存在,在他已经习惯重新拥有这种简单的温暖幸福后,他不敢想像如果失去了,自已是不是能够承受得住。

    没有人明白所谓的与众不同有多难熬,他只能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守着自己的秘密,心中却始终渴望着接近人群,重新感受的温暖。

    温馨回抱住他,不打算去攻击或者是抱怨他的家人为什么会有那种反应,让他这么害怕再度受伤而隐瞒她,因为她的经验告诉她,并不是家人都会无私的爱着自己,所以她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拥抱,让他明白她是真的包容接纳。

    温馨抱着他,拍了拍他的背,安抚的说:“原来你一直在担心这种问题,看来你也没有比我聪明到哪去嘛!都一样纠结在‘傻瓜”的问题上。”

    她把他曾经拿来调侃自己的话用在他身上。

    他听了哈哈大笑,紧紧的同抱着她,用力得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那不是很好吗?傻瓜配傻瓜。”

    “不对!现在还是天才配傻瓜,不过现在换我是天才,你是傻瓜。”她反驳,脸上带着甜蜜的微笑。

    他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直到她快喘不过气来,再装狠的问:“现在谁是傻瓜?自己承认,不承认就吻到你承认为止。”

    坦承了自己最大的秘密后,放下了心中最大的包袱,他整个人开朗了起来。

    温馨嘴硬的还击,“我就是不承认,明明你才是大傻瓜!要是你早点跟我说你有这种能力,要我倒追你都可以!”

    “那我们就看看到底谁才是傻瓜吧。”他喃喃低语着,眼里看见的全是她甜蜜的微笑还有全然信任的表情。

    唇与唇再度相贴的同时,她在心中暗笑。

    呵呵,这个大傻瓜!他难道以为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现吗?

    其实珍妮佛告诉她惟旸有着无法言说的秘密时,她就隐约察觉到了,而有在观察,后来婚礼的时候听到温情的尖叫声,加上她隐约看到的黑影让她对自己的猜测更加确定,而婚后偶然看见他和那些动物像是在对话一样的举动更证实了她的推测。

    虽然她有点伤心他的隐瞒,但是就如同她曾经说过的,既然爱他就该包容他、相信他,所以她一直在等,等着他对自己坦白的那一天。

    而现在,她终于等到了。

    她笑着轻抚了下自己的肚子,可不是只有他有秘密,这里也有着她的秘密。

    “老公你说,我们的孩子会继承你的这种能力吗?”她期待的看着他。

    孩子?封惟旸愣了下,然后又惊又喜的望向她的小肮。

    “你是说……”老天,他能够承受这么多的惊喜和幸福吗?

    “没错!再过八个月我们家就有新成员加入了。”温馨笑咪咪的看着他呆儍的样子,心中忍不住靶到好笑。

    原来他的脸上也能够出现那么多生动的表情啊!这让她有点坏心的想要知道,当他知道她另外一个“秘密惊喜”时会出现怎么样的表情呢~

    温馨笑着看他一脸惊喜紧张的在她身边跑来跑去,决定还是晚点再告诉他,八个月后,加入他们这个温馨小家庭的新成员可不只一个的消息!

    ——全书完——

    想知道还有哪些逗趣又甜蜜的爱情故事吗?请见——

    *米乐新月甜柠檬系列416一物克一物之《只有我懂你的美》

    *星野彗新月甜柠檬系列417一物克一物之《偷听到你迷恋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满满的爱只给你最新章节 | 满满的爱只给你全文阅读 | 满满的爱只给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