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重生 > 新人自介

重生 新人自介

作者 : 楼雨晴
    【新人自介】——方天颐

    房东孙小姐希望我写一篇自介文,让绮情街其他成员对我有初步的认识,未来好敦亲睦邻。

    坦白说,我想了很久,还是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我不认为自己会是个好邻居,真的要我介绍自己,我只能说,我这个人自私又功利,为了达到想要的目的,什么都敢做,只要不违法,谁又能拿我如何?

    这本来就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即使伤害了别人,也只怪他人不够精明,我从来不会有罪恶感。我是这么认为的,一直。

    如果不够狠,我根本无法存活到现在。我曾经以为,这样的人生哲学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直到那一天——

    那一双含着泪水的眼眸,很安静、很安静地望着我。

    她也是被我伤害的其中一个人,以感情的方式,但是她对我没有一句指责,只是无声地走开,从此再也没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以为自己不会在乎,像我这种没血没泪的人,早就把良知给出卖了,她既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在企图利用她的感情达成目标的过程中,我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但是,我却常常想起她,想起那一双无声的泪眸。

    那种失去以后才发现对方的好、拼死拼活把人追回来的煽情戏码,是言情小说才会出现的剧情,我过的是现实生活,不是扮演小说男主角。

    我与她不过交往短短三个月,这段时间里,我甚至没有付出一丁点真心,怎么可能会忘不了她,要说良心不安,那更是不可能。

    我是个很勇于承认失败的人,何况人生中值得追求的目标不会只有这一个。既然无法达成,就会往前看,不需要在一个失误中徘徊。

    但无论找了多少藉口,我还是忘不了她,慢慢地,我开始想起她真诚的笑容、她替我打点生活琐事、为我洗手作羹汤、全心全意信任我……然后,逐渐觉得虚情假意的自己有够畜生。

    然后,在一个又失眠的夜晚,我想起与她交往时,她曾经给过我一个信封,还说等她同意了才可以拆开看。那时我没太在意,随手便往抽屉里扔。

    她当时带点神秘、又泛着浅浅笑意的神情浮现脑海。

    反正我们也分手了,往后应该不可能会再见面,那么拆开来看看又何妨。

    信封里头装的物品,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一张照片而已。

    一张我儿时的照片。与我合照的小女孩,是我心底唯一一块温暖的角落。

    说出来也不怕你们耻笑,虽然我真的曾经为此而自卑过。

    我是一个捡破烂阿婆在一堆破烂里捡到的弃婴。

    于是,婆婆将我取名为天遗——被天遗弃的孩子。

    婆婆不识字,连报户口都是托隔壁邻居帮忙。邻居夫妻觉得名字不雅,悄悄改了字,因此成了天颐。

    从有记忆以来,我的人生便是充满灰暗的,连同龄的孩子都不愿意跟我玩,只有她,那对邻居夫妻的女儿,那个同样孤单的孩子。

    我必须说一句像极了抄袭小说的恶烂对白:如果真的有谁能唤醒我的良知,那也只有她——那个愿意牵起我的手,将她的糖果、点心还有温暖分给我的女孩。

    可是,我却伤害了她,伤害了这辈子唯一对我好的人。

    那个晚上,我坐在床边,什么也没做,发呆到天亮。

    我当然不会因为这样就爱上她,忏悔自己所做的事,从此洗心革面。我太了解自己,我这辈子都当不了好人,没有她那么正面光明的性情、柔软温暖的一颗心,如果我会爱她,那也绝对和今晚的发现无关。

    但是,我真的爱她吗?我对她究竟是什么心态?

    与她接触以前,我调查过关于她的事情,也听了不少关于绮情街的传闻——关于这里,奇人异事、怪谈轶闻那一类的。

    我虽不信怪力乱神那一套,但是我深知人活在世上绝对不能把话说满,以免吃亏。既然听说她有读心异能,每回与她接触时,我会小心控制自己的思绪,只呈现我想让她听到的那些。

    无论传闻是真是假,既然要演,那就把戏做足,无论内外。我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久而久之,连自己都分不清那些心声,究竟是真实还是自己可以捏造出来的。有时侯,自我催眠得太久,连自己都看不清自己的心了。

    我真的很想知道,自己的心究竟在说什么。

    于是,在分手一个月后,我头一回去找她。

    我对她说:“很多人都说你能够解读人心,能不能请你告诉我,我的心究竟在说什么?”

    我将手轻轻贴上她的。这是第一次,我毫不遮掩,任由她感受我最真实的心意。

    她的掌心温暖依旧,但是这一回,她没再回握住我。

    她轻轻地、轻轻地抽回手,而我在那一瞬间,竟然感到强烈的失落。

    她摇摇头,没表示什么,转身离开了。

    摇头是什么意思?是不愿读,还是连她也不知道?

    我觉得失望。

    传言终究还是传言,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能读人心绪?要真有,她也不会被一个虚情假意的男人给骗了,不是吗?

    我的心,终究还是得由我自己去探索。

    我想了几天,然后,看见社区公布栏时,有了决定。

    我去找孙旖旎,向她表示想租下62号房子的意愿。

    她问我:“为什么?”我还真答不出来。

    当时还没有理出头绪,真不晓得自己是要来干么,只是强烈地想再见见她,厘清心中的困惑。

    “把妹?”

    “——或许吧。”如果最后找出来的答案:真的是这个的话。

    孙旖旎也很干脆,直接告诉我:“56、58、59、65的女人都名花有主了,另外警告你54号那个是连想都不要想!其余的,有本事就去追吧!”

    搬进来以后的某一天,遇到54号的屋主,才发现是个男人——虽然他生得俊美无比。我当下小小地被雷劈了一下。是孙小姐谨慎过了头,还是我看起来哪里有像是GAY的样子?!

    除此之外,我算是非常幸运,租来的房子,就在她的正对面。

    她知道我搬入绮情街,并没有表示什么,见了面,也能浅笑点头打招呼。

    我说过了,她有颗柔软温暖的心,本来就是一个不懂得记恨的人,不过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了。

    但是要说没什么不同,却还是有极大的差异。她的笑容变得浅浅的。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她明明是个笑起来很灿烂、让人感觉有满天星光的那种女孩。

    现在的她,笑容依旧,却过于收敛、过于小心翼翼。

    是因为我吗?受过一次伤害,于是学会了保留、学会了与人保持距离?

    搬来一个月,我还是没有弄清楚自己究竟想做什么,但是至少可以肯定一点——我一点都不喜欢她这种改变。

    闲暇之余,我变得喜欢待在家里,坐在阳台上观察对面的她,对于她的每一个小举动都舍不得错过。我觉得自己像个变态偷窥狂,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我知道她几点出门、几点用餐、多久拖一次地板、看八点档时的丰富表情……在琐碎细微的事情都知道。只要她没开阳台窗帘,一天见不到她,情绪就会莫名焦躁。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然后,她传来一封简讯,只有短短几个字:

    “地,我不卖,不用再浪费时间。”

    当下,我只觉得委屈,并且难受——因她用有企图的眼光看待我而难受,因自己的作茧自缚而难受。

    我从踏进绮情街开始,一秒都不曾浮现过以前那些混帐企图。

    但是,我终究还是伤害了她。

    这一回,这样的认知,让我真真确确地体会到心痛。我终于懂了自己搬来的原因。

    原来,我爱上了一个名叫周晓意的女子。

    【绮情街44巷平面图】

    66号孙氏房东大本营

    65号湛寒叶容华

    64号社区办公室、联谊中心

    63号周晓意

    62号方天颐

    61号神秘人羞于见客

    60号神秘人羞于见客

    59号寇君谦曲采嫔

    58号临江朱宁夜

    57号招租中意者请洽孙小姐

    56号樊君雅薛舒晏

    55号双胞胎姊妹花

    54号凤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生最新章节 | 重生全文阅读 | 重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