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愿嫁有情郎 > 楔子

愿嫁有情郎 楔子

作者 : 简璎
    学期结束的最后一天,天气冷得不像话,气象报告说中部气温介于十一度到十四度之间,而且全省都是阴偶阵雨的气候型态。

    凌圆月朝天空轻轻呵了口雾气。不到,她觉得今天根本不到十一度。

    戴著毛织手套仍无法使双手暖和起来,刚刚她还在学校附近和同学吃了碗热呼呼的豆花,饶是如此,她的脸颊还是冰飕飕的。

    十三岁的她,已经拥有将近一百六十公分、令人称羡的身高了,从背影看来,是名窈窕纤细的少女,正面自然也不会令人失望。

    圆月的五官十分秀丽,遗传了她父亲的浓眉挺鼻和母亲的大眼樱唇,据说她已过世的奶奶拥有一身雪白如凝脂的肌肤,而已过世的爷爷直到七十入棺那天,头发还是浓密黑亮的,这两项优点也隔代遗传到了她身上。

    因此尽避她第一围的女性特征还不是太明显,就经常有爱慕她的男同学将遣词用语都十分生涩的情书塞进她的书包里了。

    只不过那些情书通常都只有一个下场——她原封不动的交给母亲,而她母亲笑咪咪的替她收进一只大纸箱里。

    过程干净利落,那些写在信封上,歪歪斜斜、颤抖著的署名,从来没进过她的心底。

    各路情书的下场会变成这样,这绝不是因为圆月家教很严的缘故,而是她根本没有看的意愿。她的母亲非常开通,也非常尊重她的隐私,因此早讲好由她替她将情书收好,留待有朝一日她想看时才看。

    所以了,小小年纪的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有一个十分、十分开通的母亲……至于父亲嘛,那就算了。

    她父亲的严厉和严肃是镇上有名的,谁都知道“凌门武道馆”的馆主凌道南威震八方,他出神入化的凌拳令武术界人士津津乐道,光是每年从北、中、南三地涌进武道馆要拜师学艺的学生人数便可窥得一二。

    从小到大一直拥有许多师兄、师弟,圆月的生活过得多采多姿,从幼稚园就开始练拳的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在凌门里也是“姐”字辈的,一到寒暑假,学校里那些跑来凌门学拳的学长们,可都要叫她一声师姐呢。

    如果她父亲不要那么食古不化,只收男弟子,她还可以拥有许多小师妹,但可惜,凌门数来数去就只有她一名女弟子,如果连她母亲也算的话,那勉强凑一双,多的,没有。

    “你这只瘦皮猴还不把零用钱交出来!再不交出来……嘿嘿……不要怪我手里的刀子不长眼睛。”

    一声邪里邪气的威胁传到圆月耳中,她循著声音,悄声来到被高及人腰的野草挡住的偏僻小径上。

    眼前,有五名穿著淡青色制服的少年正围著一名瘦小的男生,那个男生穿著和她一模一样的冬季外套,显然也是“静悠国中”的学生。

    “我……我没有零……零用钱……”

    莫冠驰缩著身体颤抖,刚被他们揍了两拳,现在上下两排牙齿都还拚命打颤,想止都止不住。

    “没有零用钱?”混混甲挑起眉毛,“刚刚明明看见你进小店买饼干、糖果,这会儿还敢跟老子装蒜?”

    莫冠驰鼓起勇气结结巴巴的说道:“那是……是我妈要我……我放学顺便买回家给妹、妹妹的……”

    他妹妹一向有低血糖的毛病,饼干、糖果是给她带在身边,以免她饿过头会昏倒。

    “呸!耙跟老子顶嘴?”混混甲不满意的往地上吐了口口水。

    雪亮的刀片在莫冠驰脸颊来回划了两次,混混乙也失去耐性的踹了他一脚,赚不够,又补一脚。

    “你们也踹他啊!吧吗,没种啊?”混混乙嚷嚷著,不满其他人没有过来参一脚。

    突然间,混混甲和混混乙都注意到同伴呆若木鸡的原因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面前来了个好美好美的女生,她长长的头发被风吹得飘飘然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瞬也不瞬,长长的睫毛又弯又翘像两把黑扇子,脸颊皮肤嫩得像多汁的水蜜桃,可以掐出水来。

    混混乙不嚷了,他震撼的倒抽了口气,掉了魂。

    “太美了……”混混甲眯起芝麻小眼,嘴角无端抽搐,心痒难搔。

    他的马子很多,但没有一个像她这么正点的,如果能把上她当他的马子,那才不枉他“青中教父”的美名!’

    圆月眨了眨她漂亮的大眼睛,不动声色。

    这是哪来的一群笨蛋啊?居然跑到他们石盘镇来撒野?

    她早听说这一、两个月有邻近县市的高中生来镇上威胁恐吓国中生,逼他们交出零用钱,若不交或获不到钱者,一律毒打一顿才放人。

    原来就是这群卑劣的人渣,今天总算让她给堵到了。

    她美眸一转,看到他们丢在地上的书包绣著“青城高职”四个大字,那是邻县有名的流氓高职,专出小混混、小流氓、小太保和小太妹。

    他们也真明目张胆,居然背著书包来作案,今天她会让他们后悔自己的肆无忌惮,此生此世不敢再踏上石盘镇半步!

    “各位大哥哥,请问你们在做什么?”圆月慢条斯理的问,表情很无知。

    水晶般美丽的小少女一开口,立即引起不良少年的口水流满地。

    “我们在等你啊,同学,哪个学校的啊?”混混丙忍不住抢先一步开口。

    混混了则朝圆月小巧的胸部邪恶的转了一圈,看到外套上的绣字。

    “哟,原来还是个国中生啊!啧啧,真不得了,现在的国中生发育这么好,可惜就是胸部太小了,如果再丰满一点,像我昨天看的那部片子的AV女优……嘿嘿,那就更好了。”混混丁暧昧的笑两声,语焉不详的结束他的发言。

    “凌圆月,你快走!”

    莫冠驰看出这些人对她不怀好意,急得出声赶她。

    他知道这个女生,她在学校是风云人物,什么演讲比赛、作文比赛、书法比赛、画图比赛、田径比赛等等等,统统都有她的份。

    而且每天在大操场升旗的时候都会看到她,因为她是司仪,天天站在司令台前喊口令。

    夏天时,她蓝裙底下那一双又直又白的长腿,常令他们这些似懂非懂的小表心猿意马,眼睛不盯著往上升的国旗,全都盯著她,恨不得她的裙子也像国旗一样,可以往上升一点。

    男生们给她取了个很俗又有力的绰号,管她叫“白雪公主”,因为她很白。

    如果说他喜欢她还是污辱了她,他对她是种崇拜。

    她的自信像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她的声音透过麦克风是那样的清扬好听,她甜美伶俐的长相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班上有二十三个女生,二十三个加起来都没有她一根手指头美。

    “大哥哥们,有话好说,先把刀子收起来好吗?我好怕哦。”

    圆月甜笑著要求,清纯无邪的模样仿佛真是个白雪公主。

    混混甲下腹鼓噪起来,他吞了口口水,对她招招手,色迷迷的哄道:“小妹妹,你走过来让大哥哥一人亲一下,大哥哥就把刀子收起来,你说好不好啊?”

    圆月眨动清澈大眼,无比天真,“真的,不能骗人?”

    “凌圆月!快走,他们骗你的!”

    莫冠驰拚命大喊,这些人都没人性的,他不要惨剧发生,尤其是发生在白雪公主身上。

    “你这个臭小子给老子闭嘴!”

    瞬间,拳头如雨点落下,莫冠驰被打得奄奄一息,让他不能再来坏他们的好事。

    打完,看到暂停脚步的圆月,混混了抢著说:“小妹妹,别听这个笨瓜胡说,你这么可爱漂亮,我们疼你都来不及,怎么会骗你呢?快,快来大哥哥们这边!”

    他们全都做恶虎扑羊之姿,准备等可口的小绵羊一走近就将她压在草丛里,这种事他们早就驾轻就熟了。

    上个月他们五个才在青城乡强暴一个穿著清凉透顶的槟榔西施,一直到现在还不是逍遥法外,也不见那些笨蛋警察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啊,所以他们才不怕哩。

    “那,我要走过去了哦。”

    圆月缓缓朝他们走近,嘴角始终噙著纯真的微笑,那表情,心无城府。

    她一走近,他们便把她团团围住。

    她眨眨眼睛,一脸无辜。

    “你们、你们想想做什么……”丽颜增加了三分害怕。

    引狼上勾嘛,总要先给点饵,这个道理她懂。

    混混甲伸出毛手,yin笑著,“不要怕,大哥哥要跟你做一件很好玩、很快乐的事,你只要乖乖听话就行了,如果觉得舒服就叫出来,你叫得越大声,我们就会越起劲……”

    她笑了笑,悄然转动十指,“恐怕这句话要反过来讲了,待会你们叫得越大声,本小姐的拳头就会越起劲。”

    他们一愣,是错觉吗?他们怎么不约而同都听到指节转动的哢哢作响声。

    她俏脸一沉,纯真的表情再不复见。

    “你们他妈的全部给本小姐滚回青中去,不要在这里作乱!”

    接下来,她以一敌五,徒手搏刀,把他们五人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

    她凌圆月,凌门五代惟一的女弟子,师承凌门正宗门主——就是她老爸啦!自幼习武,绝非浪得虚名尔。

    “你没事吧,同学?”

    她把瘫在泥土地上的莫冠驰扶起来,替惊魂未定的他拍拍身上的灰尘。

    他摇头,仍说不出半句话。

    自此,他对心目中的白雪公主刮目相看了。

    原来白雪公主不是只会美美的在那里等著王子救,她还会救王子……虽然,他有自知之明,他不配当王子,如果硬要当,那大概是只青蛙王子吧。

    还有,原来白雪公主也是……会说脏话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愿嫁有情郎最新章节 | 愿嫁有情郎全文阅读 | 愿嫁有情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