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顽石也点头 > 番外篇《醒》

顽石也点头 番外篇《醒》

作者 : 于晴
    当人,其实都是很可悲吧?

    每个人都会背叛人,每个人都会被背叛,到头来,人的生命里还剩下什么?

    她不想当人,只想一直一直地睡下去。

    曾经有神试图叫醒她,她不理。她讨厌当人,更恨神!

    神是什么?

    拥有千岁的生命?拥有长生不老?拥有慈悲心肠……真的有慈悲心肠吗?

    如果真的有,为什么还有这么多自称有仙骨的人,抛妻弃子前去寻道?

    她的爹……也是寻道中人啊。他骗她!骗她!骗她!

    为什么要骗她?骗她会回家,到头来却成仙去了!这种人也可以成仙吗?娶妻生子,某天忽然开悟了,所以决定去寻求仙道……她是他的女儿啊!难道亲情比不过求道之心吗?

    “好久不见了……”暖热的体温,隔着薄薄的夏衣,透到她的身躯里。她皱起眉,心想又是那个孩子来了。

    那孩子到底是怎么靠近自己的?为什么不停地打扰她的睡眠?

    “那个……也不能说是好久不见了,咱们几乎每天都要见面……但是你却没有瞧过我的长相,我也没有瞧过你的……不不不,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要见你的脸哟,我只是想,若我还是小孩也就罢了,偏我快十七了,我读的书虽然没有开春来得多、也没有他聪明,但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我是很清楚的……每次我一作梦,便会到你这里来……”他的声音极小,几乎是非常地不好意思了。“这样不好吧?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已是不妥,你……你又没穿衣服……”

    她闻言,有点想笑。

    这孩子真可爱。从小进到她久眠的世界里,从来不管她能不能说话、理不理他,他只一迳自顾自地说着,说着他可怜的遭遇、说他的头有大多、说他的脸又丑、说他多可怜,说开春欺瞒众人欺负他,那开春,是他嘴里最常提到的。

    是兄长,她知道。有这样的兄长……并不是说一定会是坏事。她注意到他的兄长与他虽是双生子,境遇却截然不同,那叫开春的极爱欺负他,她却觉得这样的兄长虽谈不上很好,但……至少并非如陌路。

    就像她与爹。

    在娘重病时,爹已有离去之心;在葬了娘之后,又诳骗她,让她站在山下一直等、一直等……等了那么久,他却潇洒离去得道成仙,成为天上的一个神。

    她没有办法为他高兴,他既然有心成仙,为什么要在人间娶妻生子?她怎么办?生下她,只是在人间留下他的姓,留下他的后代吗?那么娘怎么办?只是他留下后代的工具吗?留下能让人间记住他的后代之后,就拍拍**成仙去了?

    “大姐姐……”

    这孩子又来了。到底过了几载春秋呢?靠在她背上的这孩子似乎长大了,漫漫地,他的肩从她的腰靠到了比她的肩还高的地方,再这样下去,他的年纪会比自己还大的。他成天叽叽喳喳的,好想叫他闭嘴,但他似乎也是一个可怜人……

    “大姐姐……我……我偷偷找个算命的,问他为什么你会一直在我梦里。他算了算,说你我前世极有缘分,我对前世这种事是半信半疑的,可是若他所言属实,我……我们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什么?她不由自主地专心聆听起来。他说话怎么结结巴巴的?

    “不行,我不能这么没用!若是让开春发现我又在偷睡了,他一定会痛打我一顿的!痛打不打紧,但我又得离开,我舍不得你,大姐姐!”

    舍不得她?

    人世间还会有人舍不得她吗?

    连最亲的爹都舍弃女儿成仙了,这个世上还有什么能够不舍弃的?为什么他会舍不得她?

    “大姐姐,如果有一天……我没法作梦了、没法再来看你了,你会寂寞吗?会不会想我?会不会害怕?”

    他不再来了?沉睡的内心深处微微一震,心里有说不出来的不舍。原来,不舍的是自己啊,永远都是自己舍不得旁人,旁人却可以轻而易举地遗弃自己,是她不好?还是哪里有错了?

    “可是……可是,有一天就算我没法作梦了,我一定也会找到你的,大姐姐!”

    他信誓旦旦,让她心里又是一颤。

    他要找她吗?

    “我……我喜欢你,大姐姐,我希望能跟你在一块一生一世的,永远不分离!你……你呢?”

    她?她……喜欢他吗?

    这孩子自幼就出现在她的沉睡之中,不停地打扰她的睡眠,好几次被他吵死人的哭声给惊醒,不得不听着他的抱怨跟哭泣;后来他好像长大了点,懂得逆来顺受,嘴里不再说一些恨开春的话,反而有时跟她聊起兰花……兰花,好像是她记忆里很遥远的部分,记不清楚了,那么她充斥在记忆中的是什么?

    “糟了,开春又来摇我了!他这人就是这样,大姐姐,我晚点再来找你……你要想我,我也想你的……”他的语气像是害羞万分的,上次听他说他已经十六岁了,十六岁应该不小了吧?

    她会想他吗?

    她有点想笑,觉得他老实又有趣,在她面前他就像是一张坦白的纸,美丽的个性跃然纸上,如果她也能像他这样多好?如果她有像他一样的兄弟,也许自己不会寂寞,不会宁愿不当人,当人啊……等到惊觉时,她竟在含笑。

    “大姐姐,我们真的有缘分吧?真的有吧?”急促不安的语气震动她的心。

    “我好怕梦永远是梦,我们真的会见面吧?开春虽笑我,但我知他是为我好,不愿我被人骗了,但他不知我的秘密,我……喜欢你,我好想看你一面!”

    她也没有见过他,只能从相触的肌肤间感受到他温热的体温,从他那一端流过来的不只是他身躯上的温度,还有他内心的情感波动。

    她……有点点地想要见他。如果她有这样的家人、如果她有像他一样的家人,她不会被遗弃吧?不会吧?

    “开春!不要!还给我!它是我唯一最宝贝的东西啊!”远处响来了心神俱裂的声音,她一颤,知道自己脱离了这少年的范围。

    那以后再也见不着他了吗?再也没有办法听见他日常的自言自语吗?再也没有办法听见他说喜欢她吗?

    她连他一面都来不及看到啊!

    她完全从沉睡中惊醒,惊惶失措。她,不是人了,怎么回去?怎么回去?

    没有了他,她的世界再度寂静了下来,她却不感宁静,只是心浮气躁……

    时间还在流动,她却再也无法沉眠下去了。

    一道微光从眼前钻进,她心里突然明白那是一道走向人的光。

    是谁创造这道光的?

    又是那些所谓的神吗?

    她不稀罕成人……可是,如果她真成人了,他找得着她吗?不管她身在何处,他真的找得着她吗?

    如果找着了,当她的家人好不好?她好想要这样的家人啊,这样她就不会被遗弃了……

    光渐渐地弱了,像是最佳机会错过了,就永远再也没有复生的机会了。

    不由自主地,她慢慢地站起来,有些摇摇欲坠地走向微光。她的脚步极为不稳,中途跌了好几次,她又慢慢地爬起。

    “如果我出现了,你会认得出我吗?会不嫌弃我吗?”她喃喃自问,终于走到光尽处,她却停下脚步,闭上眼睛。

    她想起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虽不能成言,但他的个性极好,让她好生羡慕,好后悔自己为何不曾遇过这样的人?为何这样的人不是她的家人?

    “如果……你真的找不着我,我不怪你;如果我会成人,我希望我有你美好的性子,不再怨天尤人,我要珍惜我的家人,我珍惜他们……他们也会珍惜我吧?我不要枉走这一遭,无论如何,我都不要枉走这一遭……”她要像他一样地知足,像他一样地温和,像他一样地让人打从心里地怜惜他。

    她深深吸口气,再跨前一步,忽地,脚踏空,她整个人往下掉去,连抓住什么的机会都没有。

    淡淡熟悉的幽香从她的鼻间传来。她突然张开眼,脱口:

    “大哥!”

    “天啊!小姐真的醒了!醒了!快去通知夫人!快去!”

    她呆呆地望着床顶板,慢慢地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腰好痛。试了几次,仍然爬坐不起来,最后还是靠着旁人的力量才能坐起来。

    好累……她的身体好累啊,这是哪里?

    过了几天,她才知道自己原来叫罗灵-,睡了快十七年,突然清醒过来。家中爹娘皆已辞世,有血缘的家人只剩一名兄长。

    “我有家人,我有家人。”她高兴地重复着,不管夜深人静、还是大白天的,一想到她有家人,就好高兴,也不知道到底为了什么原因。

    那家人……会不会是她所期待的呢?

    可是,她又在期待什么?她心里微有疑惑,也发现她清醒好几天,兄长没有来看她,虽然她有些失望,但是,她内心还是有着淡淡的喜悦跟满足。

    至少,她清醒过来了,有机会能见到她的家人。

    每个人都告诉她,以为她再也无法醒过来了,可是,她却认为这是上苍给她新年的礼物。

    既然上苍在快新年的日子里给她一个美丽的礼物,那么一定还会给她别的礼物吧。

    这日,她看着外头天气不错,没有那么冷了,她慢慢地走出去,虽然摇摇欲坠,可是比起先前走两步跌一步要好太多了。

    她的心跳微微加快起来,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心里在期待。她的期待好多啊,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也许,我正在期待老天爷要再给我什么礼物呢。”她满足地自言自语。

    笑着走向院子,忽地瞧见地上趴着一名少年,那少年虽然连脸都没有看见,但一股极为熟悉的感觉袭来……

    她心跳不由得暂停,脱口道:

    “你就是我的兄长吗?”

    那少年一惊,直觉抬起头,跟她打了一个照面。

    是他!

    这个念头才闪过心里,又不知道方才自己为何会有那种反应!他?他是谁?

    一时之间,她只能呆呆地望着他,说不出心里深处那股呼之欲出、想要拨开这一层熟悉之感的声音。

    他也呆呆地望着自己,彷佛有相同的心思。

    他,如果是她的家人,那多好……在刹那间,她心中浮现这个想法。

    -番外篇《醒》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顽石也点头最新章节 | 顽石也点头全文阅读 | 顽石也点头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