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触不到的爱 > 第十章

触不到的爱 第十章

作者 : 于晴
    “我真不懂,好几个月不见了,怎么你的笑容愈变愈大了?是不是交到什么好女孩啦?”家伟吐着云雾说道。的确是没料到再见到亦刚时,亦刚会变得如此神采奕奕……像是恋爱中的男人,他更没料到亦刚会主动约他出来,因为老朋友相见,总会让亦刚想起天使。

    亦刚只是笑着。“我们是老朋友了,我就干脆开门见山的说好了,我是交到了一个好女孩。”他啼笑皆非的看着家伟呛住了的表情,他好心的补上一句:“她就是玲玲。”

    这会儿,家伟简直咳得声音都哑了。

    亦刚拍拍他的背。“你还好吧?”他面带笑容的问道。

    “好?”家伟拼命忍住。“你看这叫好吗?我差点没咳死。这简直让我的形象大损。”他偷瞄四周注意的眼光,立刻微笑视人。

    “这样就能叫你形象大损了?那么如果我说吴缘就是玲玲,你会怎样呢?”

    亦刚看见一张大嘴巴再配上一双快突出来的眼睛。

    “你在开玩笑吧?”家伟久久才吐出这句话。

    亦刚正经的摇摇头。“我没有开玩笑。难道你不曾怀疑过她就是玲玲吗?”

    家伟立刻回想当初她的声音,那是他永远也忘不了的声音。

    他迟疑的点头。“是的,她就是玲玲。”他停顿一会:“难怪你气色看起来好极了,不过我倒是很讶异你会这么坦白的告诉我,据我了解——你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尤其在知道我也喜欢天使时,你根本是不让我跟她见面嘛!”说到最后,家伟简直是在抱怨。

    亦刚倒不以为意,他轻快的回答家伟:“是的,以前我不愿意让你跟玲玲见面,现在我也不愿意,将来更不可能。但你想不想知道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最主要的原因?”

    “还有原因?”家伟略为吃惊,但他马上笑了。“难怪你会告诉我,好吧!你放马过来吧!有什么事一次讲完,我绝对承受得住,我不以为还有什么事会比天使的事更让我吃惊。”他说完就微笑的准备倾听。

    “我要死了。”亦刚简洁的说道。

    笑容僵在家伟的脸上,他的烟掉落在地上,但他根本没发觉。

    他不可思议的瞪着亦刚。“你说什么?”

    亦刚叹口气。“我说,我要死了。”

    “你要死了?”家伟怪叫的站起来,引起全餐厅的注意,但他不在乎,一点也不在乎。

    亦刚冷静的点点头。“是的,但能不能请你不要这么夸张的引人注目?”

    家伟这才注意到四周,他马上坐下来。

    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亦刚的身上。“亦刚,你怎么会突然说出这么话?”他顿了一会,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难道你患了什么绝症?”

    亦刚摇摇头。

    家伟更吃惊了。

    他立刻想到另一种情况。“难道……你打算自杀?”

    亦刚忍不住大笑起来,换来他的瞪视。

    “罗亦刚!在这种生死关头,你怎能还笑得这么开心?”家伟生气的叫道,但他聪明的脑子一转,马上瞪大眼。“好家伙,你是存心开玩笑,是不是?”

    亦刚笑着摇摇头。“今天可不是愚人节。”

    家伟彻彻底底的呆住了。“可是……”

    亦刚收敛起笑容。“家伟,这就是我今天之所以找你出来的最主要目的。但我希望你能先听完事情的始末。”

    接着,他把遇到玲玲后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家伟。

    家伟愈听愈凝重,愈听愈吃惊,尤其他在听到亦刚引述安琪告诉林玲的话时,家伟的震惊表露无疑。

    亦刚说完后,家伟简直是说不出话来了。这一切对他而言都……太不可思议了,尤其是亦刚他……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亦刚。“你……相信吗?”

    亦刚点点头。“不由得我不信。其实在宇宙里冥冥中都有定数,要不是命运,玲玲不会为了救我而死。要不是命运,我不会遇见玲玲,进而爱上了她。”

    “既然如此……亦刚,你怎能还能如此镇定的面带微笑?难道你不知道你是在说你的死亡吗?”

    “谁说谈到死亡就得害怕恐惧?再说我以后就可以和玲玲长相厮守,怎么会害怕呢?”亦刚说道。

    家伟愈发觉得困惑。“我不懂你的意思。”

    亦刚露出淡淡的笑意。“我的意思是说我死后若能成为天使跟玲玲在一起,那么死亡又算得了什么呢?”

    家伟仍是摇摇头。“我认为你疯了,完完全全的疯了。在这世界上不会有人如此喜欢死亡的。”

    “我不是喜欢它,但该来总是会来,我不会排斥它。再说,你也曾见过玲玲,你该知道人类死亡代表着另一新生的开始,那并不可怕,相反的,那是一种升华。”

    “那必须要你成为天使才行。”家伟依旧不信的喃喃自语。

    “那就是我来找你的目的。”

    家伟惊讶的看着他。“什么?”他知道他不该惊讶的,在听了那么多可怕的事后,再也没有任何事能引起他的惊讶,但他还是忍不住吃惊了。他不认为他能再接受任何刺激。

    亦刚平静的望着他。“我已经立好了我的遗嘱。”

    “什么?”家伟尖锐道:“你还没死,我也不知道你到底会不会死……”

    亦刚摇摇头。“就算我不死,将来总还会死的。”

    家伟无法辩驳他的话,他只有点点头。“好吧!你想说什么,就尽避说吧!”

    “我是希望你能在我死后,替我奉养我妈。”亦刚温和道。

    家伟张大眼。这一刻他才真正接受亦刚即将死亡的事实。

    他缓缓摇头,他的眼眶蓦地红了起来,亦刚是他的好朋友,从年轻时代他们就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现在要他听亦刚谈着他自己的死亡,他怎能接受?

    “你不愿意?”亦刚着急道。

    “不!我当然愿意。”家伟哑道。“罗妈妈就像是我的亲生母亲一样,就算你不死,我也会视她为自己的亲生妈妈的,更何况你不会死的。”

    亦刚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从以前到现在我就不曾真正孝顺我妈,要是我死了……”他顿了会,继续说道:“我不打算让你白养我妈的。我遗下的财产三分之一是我妈的,我想这些足够她用了,剩下的三之二我打算捐出去,至于我的摄影器材、还有一些这些年来我陆陆续续拍下来的照片全送给你做纪念,好吗?”“好什么好!”家伟嘶哑的吼。“我才不稀罕你那些什么你自认为是宝贝的烂东西呢!你还会继续用下去的,用到你四十岁、五十岁、六十岁,甚至一百岁。我不准你再在我面前谈死什么的!你听见了没!”他用力擦掉刚滑下来的泪水。“家伟,你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亦刚突然说道:“无论我会不会死,这辈子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叹口气,站起来。

    “亦刚!”家伟叫住他,细细打量着他。“亦刚……你要保重,我希望以后还能见到你。”家伟语重心长的说道。

    亦刚点点头,转身走了。

    那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亦刚了,那时家伟的心中突然浮现这个想法。

    请支持晋江文学城。

    “亦刚!”林玲一看见进来的男人,马上靠过去抱怨着:“这一整天你到底去哪里了?我不是说过能尽量少出门就尽量少出门。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看见亦刚藏到身后的手露出来时,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摆在她面前的是大朵大朵含苞待放的玫瑰。

    亦刚温柔的笑着。“玫瑰代表爱情。玲玲,我爱你。”

    她害羞的瞥他一眼,就低下头去了。

    “你早说过了。”她咕哝道。

    亦刚仍挂着笑容,调侃道:“你听烦了?”

    她马上抬起头。“我没有!”她嚷道,脸上一阵绯红。

    “那不就得了。不过,我还没听烦呢!”他的脸上充满调皮的笑意。“事实上,我还觉得我好像少听一次……不!好几次吧?”他故意把耳朵靠向她。

    她的脸更红了。

    “玲玲,你是不是想说什么呢?”

    “我……我……”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亦刚眨眨眼,大叹口气。“难道我的天使情人对我没情意了,所以才说不出那句话吗?”他让他的声音充分注入可怜的味道。

    她立刻抬起头。“不!我没有,我还是爱你的……”她看见他顽皮的神色,不禁生气起来。

    “你耍我?”

    “不耍你,怎么能让你说出真心话呢?”亦刚替她把花插进花瓶里。“再过几天,就是情人节了,玲玲!你想要什么花呢?当然我是绝不会忘了你的巧克力的。”他背着她随口问道。

    她的喜悦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先前的紧张和担心。

    她轻轻飘过去。“小罢,这几天你别出去了,好吗?”

    亦刚停了停动作。“我还有几件事要办,等办完后我就有时间陪你了。”他试图轻快的说道。

    “你还有什么事会比你的生命更重要?”林玲气恼的叫道。

    他转过身去。“玲玲,我真的还有事情要办。”他必须确定他真的做得成天使。

    “可是……”

    “玲玲,”他说道:“你就让我办完吧!我发誓这些天我一定会小心的。你总不希望我带着遗憾死去吧?”他一看见玲玲的表情,马上再补上一句:“那是说,如果我真的会死的话。”玲玲无言以对。许久,她带着坚决面对他:“你可以去办你的事,但我要陪在你身边。”她看看亦刚震惊的表情。

    “不行!那太危险了!万一被其他天使发现了,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不准你离开房里半步!”他斩钉截铁的说道。

    林玲也以同样的态度面对他。“如果你出去,我一定要跟着你。我无法整天待在这里想着你是不是在外头出了什么事……”她的眼有些红。“那种担心我受不了,我宁可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也不要你出事……”

    “玲玲……”亦刚几乎软化下来了,但他还是拒绝了,他不愿连他死后都见不到玲玲。这是他永远也不愿意接受的事情。

    他的声音放柔了:“玲玲!再给我几天的时间,我一定会小心的,我保证。”“可是……”

    “玲玲,我一定会尽快办完的。”

    “不行!”玲玲拒绝。“如果你再出去,我一定会跟出去的。”

    “玲玲!”亦刚和她相持不下。

    转载自:黄金书屋扫校不详

    接下来的一整个天,亦刚只好待在房里,不敢出门半步。

    他怕玲玲真的会跟他出去,到时候万一被发现了……他无法接受那个念头,所以他只有顺着玲玲的意。

    一切事情只有等他说服玲玲后,才能继续下去。但他好担心……担心在他死前事情仍无法办好,到时候他可能连做天使的机会都没有了……

    事情在三天后有了转机。

    在这三天里,亦刚虽然担心得睡不着觉,但他仍旧很快乐,因为他跟他最爱的玲玲在一起。他们谈天,他们吃饭,他们有时候各做各的事,享受对方温馨的陪伴。或许这对普通情侣而言是再自然也不过的事情,但对他们而言却是机为奢侈之事;因为一个是人类,一个是天使,他们是真正名副其实两个世界的人,所以亦刚真的很快乐;然而快乐之下隐藏的是层层忧虑。或许他们现在是很快乐,但他死后呢?他能不能做天使呢?他不就永远的和玲玲永别了吗?不!上帝不会对他这么残忍的,它既然能让玲玲认识他,又能让玲玲原谅他,它不会在他和玲玲过得如此快乐时,让他们永远分离的。神爱世人,不是吗?

    这三天里,亦刚就带着快乐和忧虑的综合体和玲玲度过。

    就在第三天晚上,他煮了几样拿手好菜颇得玲玲的赞赏后,不禁得意起来时,他的面前隐隐约约的显出两个女孩的形体。

    林玲欣喜的大叫一声,飞奔过去。

    “安琪!费儿!”她开心的跑到她们面前。

    亦刚不动声色的站在一旁。

    较年轻且娇小的天使顽皮的笑了。“天使玲!这些日子你过很快乐吧!”她调笑道。

    林玲不好意思的笑了,她发现亦刚站在角落里,急忙示意他过来。

    “你还没见过小罢吧!”她高兴的为他们介绍。“小罢,这是我在天堂的好朋友,安琪。”

    她朝一直冷眼打量亦刚的天使说道,然后她再指说话的年轻的天使。“这是费儿。”

    林玲靠向亦刚。“这就是我说的小罢。安琪是见过了,但费儿还没有吧!”

    费儿细细的打量他,但完全不似安琪那般冷淡,她的眼光是带着好奇的意味。

    如果可能,她可能会拿放大镜打量他吧!亦刚忍不住想道。

    费儿点点头。“看起来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表里如一,不过从天使玲喜欢他喜欢到不愿意回天堂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是不错。”她下了个结论。

    林玲红着脸低下头。

    亦刚暗暗松口气,他表面上装的是一派自在的模样,可是他心里头却大大的捏了把冷汗。他并不希望玲玲的朋友不喜欢他……这就有点像人类的丈母娘看女婿的味道吧!何况要是玲玲的这些朋友不喜欢他,玲玲一定会很伤心的,他无法忍受看她伤心……不过,这个叫安琪的天使的眼光并不友善……他跟她没仇吧?他瞪着她想道。

    林玲微侧着头,看见她的好友和小罢互相瞪视着。

    她微微皱眉。“安琪!”

    安琪这才不情愿的扯了下嘴角。“你好!”

    亦刚颔颔首。

    林玲大松口气。“现在你们认识啦!也是朋友啦!”她微笑转向她们。“你们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吗?”费儿睁着无邪大眼问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也许我们打扰了他们呢!”安琪嘲弄道。

    “安琪……”

    亦刚开口:“我们当然欢迎你们来玩,尤其是你,我想我得感谢你把这十年来的相思传达给玲玲知道,要不然我可能到现在还见不到玲玲。”他温柔的看着林玲。

    安琪的脸似乎缓和下来。“是的,你现在是该感谢我,但等我说出我要说的话后,你可能就会恨我了。”

    亦刚和林玲同时看向她。

    “你不会是来说小罢的死吧……”

    “你该不会是想带走玲玲……”

    他们同时开口,说出他们最担心的事。

    安琪和费儿呆住了。

    许久,费儿才幽幽的开口:“住天堂一年抵不过人间一天,我终于了解天使玲为什么这么喜欢人间了!”

    亦刚和林玲彼此对视,各露出一个微笑,一时间他们心底充斥着对彼此的爱。

    安琪看着他们,叹息:“天使玲!你找到你最好的归宿,我和费儿祝福你们。但我今天来是迫不得已的。”她看一眼心生警惕的亦刚。“我是来带天使玲走的。”

    “带玲玲走?”亦刚喊道:“不!不行!玲玲是我的。你们不能带她走的。”

    他挡在林玲的面前。

    安琪和费儿对眼一眼。费儿首先说道:“天使玲,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被发现的,但你已经泄漏了你的行踪。要不是我和安琪替你撑着,现在你早就回到天堂受罚了!一个偷溜到人间的天使是会有什么样的处罚,你应该知道。趁着他们还没来之前,你就跟着我们回去,你会没事的。”她瞄了眼紧张的亦刚。“更何况,你也不愿殃及无辜吧!”

    殃及无辜?林玲心一惊,从亦刚身后出来。“你的意思是我会害了小罢?”

    “我不怕!”亦刚叫道。他什么都不怕,他最怕的是玲玲离开他!

    安琪瞪他。“你不怕,也得为天使玲着想。你是个快要死的人了,你死后就再也不可能跟玲玲在一起了!她怎么办?你叫她一个天使在人间独自飘零?”

    “我会成为天使的。我还会跟玲玲在一起的!”亦刚自信道。

    安琪冷笑一声:“你以为天使这么好当?要这么好当,那天堂不是挤满了人类?”

    她这一句话正说中亦刚心中最害怕的事。他真的能成为天使吗?在他做了那么多努力后,他能成为天使吗?要是不能……他甩甩头,不敢再想下去。

    “小罢……你还好吧?”林玲关心的问道。

    不!他不能不想,不能不为玲玲想。要是他真死了成不了天使,那玲玲怎么办?像安琪所说的,永远独自飘流在人间,没有他的陪伴也没有任何天使的陪伴……

    这不是对玲玲太不公平了吗?他爱玲玲,他绝对不愿见到玲玲孤单一人……可是他也不愿自己一个人……

    林玲担心的看着他。“小罢,你没事吧?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亦刚感动的看着林玲为他担忧的模样。他爱玲玲,他真的爱玲玲,正因如此他才不能害了她……

    “做好决定了吗?”安琪平板的问道。事实上,她在看见亦刚突然痛苦的眼神时,她就知道他的决定是什么了!

    亦刚忍住悲痛点点头:“是的,玲玲会跟你们走。”

    林玲不信的看着他。“小罢……”

    “玲玲……跟他们回去吧!”他困难的说着。

    “不!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保护你。”她抗议。

    “如果你真为我好,你就该走,你忘了费儿说的‘殃及无辜’吗?你愿意让那些寻你的天使发现有一个该死而未死的人类吗?”他闭上眼睛说道。他想说的不是这些,他想说的是:玲玲!你留下来吧!他才不在乎什么殃及无辜,他只在乎她一个,他只爱她一个。没有她的日子,叫他如何度过……可是,他不能害了她……林玲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可是……可是……”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她不想离开小罢,她怕这一次的离开就是永别的开始,可是万一真如小罢所说的,她一直想保护他的生命,可是最后却因她不愿离去,而害了小罢,那她不是……她该怎么办?

    亦刚心痛的看着她犹豫不决。

    他柔声开口:“玲玲,我答应你,我一定会为你而小心的。等过了一段日子,天堂的门禁松了,你再下来看我,我保证到时候一定还是一个完整无缺的小罢等着你。”

    万一他真的不幸死了,他一定会成为天使永远跟她厮守在一块的,他在心底另起誓言。

    “真的?”

    亦刚强颜笑容的点点头。

    安琪牵住林玲的手臂。“我们该走了。”她有些动容。

    她不舍看着他。她真的舍不得离开他……

    “小罢……”

    亦刚柔柔的说道:“我爱你,玲玲,我会永远爱你的。”

    林玲的眼眶里迅速的充满泪水。“我也爱你,永远。”她泣道。

    如果这真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能听到玲玲重复她的爱,他也就不枉此生了。

    亦刚转过身去,背对着她们。

    他不想看见玲玲离去,更不愿让她看见他的泪簌簌的流下,他怕……她一看见他如此痛心,她会留下,她会不顾一切的留下。

    “小罢……你一定要等我。我一定会想办法下来的。”玲玲着急的说道。“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就算为我,好不好?”

    亦刚含糊的点点头。他好怕他会转过身,好怕……身后一片静默!

    他蓦地转过去,面对他的是空旷的屋子。

    玲玲走了!真的走了!

    他跑到窗边,一片万里无云,丝毫不见玲玲的影子。

    “玲玲……玲玲”他心慌的呢喃。

    这真是他们最后一面吗?他还有机会见到她吗?他还有吗?

    不!他一定会有机会见到她的。

    上帝会保佑他们,不是吗?

    绣芙蓉2004年1月14日更新制作

    隔天,亦刚拖着伤心的身体再度四处奔走。

    他知道他给玲玲承诺,但他必须先完成他的事他才能安心下来,在他未办成所有的事情前,他绝不能死,他要是死了,他就算真的再也看不到玲玲了。

    所以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到处游走。

    今天他回家后,看见母亲坐在客厅。

    他略为吃惊。“妈!还没睡?”

    亦刚母亲点点头。“睡不着,不知道怎么搞的这几天眼皮老是直跳,弄得我心里不安稳。”她注意到亦刚的风尘仆仆。“这几天,你都跑哪里去了?那么晚了才回来。”

    “我办些事情。”他陪着母亲坐在沙发上,毕竟……这样的日子也不多了。

    她叹口气。“自从你做了摄影师以后事情就多了起来……你可不要弄坏自己的身体。”

    亦刚点点头。“妈……”迟疑的说道。“你喜欢家伟吗?”

    “家伟?”她奇怪于儿子的问题,但仍回答他:“我当然喜欢他啊!我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这些年你出国,都亏这孩子常来看我,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亦刚摇摇头。突然间,他跪在她面前。

    她吓了一跳。“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了?”她想扶他起来,可是亦刚执意不起。

    “妈!这些年来,我从没好好照顾过您,小时候我的脾气又坏……”说着说着,他难过起来。“总之,这辈子我都未曾尽饼孝道,你能原谅我吗?”

    亦刚母亲的眼红了。“傻孩子,谁说你不孝顺的了,你在我眼里一直是个好孩子,只是前些日子我很遗憾一直没个孙子抱抱,后来我想了很久,”她停顿会,“你从年轻的时候就有喜欢的女孩了,是不是?”

    亦刚大惊。“妈,你怎么知道?”难道妈看过玲玲?

    亦刚母亲笑了。“看你那傻样,其实我早就怀疑了,那时候和你前些日子一样,时忧愁时开心,这不是恋爱中的模样,是什么?你告诉我,是哪家的女孩子让你这么爱她,你告诉妈,妈替你说媒去。”

    亦刚怅然所失。“不可能的……”

    “不可能?为什么?她结婚了吗?”

    亦刚摇摇头。“不!她没结婚,她爱我一如我爱她。只是……”

    “只是什么?”亦刚母亲着急问道。

    他苦笑。“妈,不谈这个了。我只是要您知道,我爱您,如果有下辈子我仍愿意做您儿子。”他真挚地道。

    “傻孩子,怎么突然说这个……”她又哭又笑道。

    “妈!如果我有……什么万一,家伟会好好孝顺您的。”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你在说什么话!”

    亦刚笑笑,蓦地磕了三个响头。

    “小罢……你这是做什么?”她简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他突然顽皮的笑起来:“您就当我以前未尽孝道做些弥补吧!”

    “傻孩子!”她骂着,但她的心里隐隐约约起了不祥之感。

    她总认为小罢这孩子似乎随时会在她面前消失似的。

    转载小说请勿再转载。

    玲玲离去后的一个月后,亦刚大致上办完了手续上的问题,只剩下几件小事需要处理。

    在这一个月里,他除了忙事情以外,其余的时间就陪着他的老母亲,同时时常把家伟带回家里。

    他这么做当然是多此一举。在十几年前家伟就已经和妈妈很熟了,尤其是这几年,全是家伟帮他照顾母亲,但他总希望能在他生命结束之前多做一些事……起码不让母亲到时候伤痛欲绝。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他不愿意如此,但他又怎能主控命运呢?

    今天,他办完事后,就直接往家伟正在拍戏的现场走去。

    他们约好回他家吃饭,让母亲开心一些。

    这几天,他总见到母亲似乎一副担心紧张的样子……母子连心,难道她也猜到了几分了吗……

    他轻叹息。事情总是无法两全其美……如果玲玲是人类,他也不会死……那岂不皆大欢喜吗?玲玲也不知道过得如何?不知她有没有受罚?她一定很担心他;她当然担心他,因为她爱他。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泛起一丝甜意。虽然自从他和玲玲认识后,十多年来他们之间聚少离多,但他们仍然如此相爱,比起其他人要强得许多了,他是该满足了,或许再不久……他和玲玲就可以永生的在一块了,每当思及此,他的心就乱起来,万一不行呢?留下玲玲一个人,她必定是会难过的,而他死后去哪,他也不清楚,他只能祈祷上帝,若是它肯发慈悲心,或许他就有希望和玲玲在一块了……他甩甩头,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一切只有等他死后,才能知晓一切吧……

    一个小男孩追着汽球跑上马路。

    亦刚一惊。

    一辆红色跑车直驶过来。

    一切仿佛十多年前的那一幕……

    他想起玲玲的话。

    同样的情形会重复发生……

    他已先预知,若是救那男孩,他必死无疑。

    他……该救或是不该救……

    跑车愈来愈近……

    他想起十多年前玲玲毫不犹豫的救了他……

    他想起母亲的容颜……

    他想起玲玲殷切的要他保重自己……

    他更想起他死后可能再也见不到玲玲了……

    犹豫再犹豫……

    在那男孩与车相撞的刹那,他飞身出去……

    不为别的,只因他无法亲眼目睹一个男孩就这样在他面前死去,他无法忍受他能救却不出手相救……即使是必死无疑,他也无怨……

    他忘却自身的危险,及时抱住男孩,他的背后一股莫大的冲力使他震上天空……

    在落地的刹那……

    纷至沓来的人群是他脑海中最后的影像……

    满地浓稠的血是他最后的回忆…

    他脑里最后浮现的是……

    玲玲。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林玲心无缘由的猛一跳。

    她瞪大眼,一股不祥之感突然罩在她心头,难道小……她二话不说的离开原先讨论教学方案的同学天使们,转身出校去找安琪。

    找了许久,她只看见费儿无聊的玩她手里的东西。

    她急忙上前。“费儿!你见到安琪了没?”

    费儿瞄她一眼,又回到她掌中物去。“没,我没见到她。你找她有事吗?”

    “我……费儿,不知怎的,我的心好乱,我好像觉得小罢出了什么问题……”

    “该来的总该要来,不该来的你就算强求也求不来。”费儿叹口气,关掉她手里的东西。“人间的电动玩具总是搞得那么复杂。”

    林玲皱眉:“费儿,你最近有没有下去过?”

    “没有。我也可以告诉你,安琪也没有。”

    “那……到底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去人间呢?”林玲喃喃自语。

    “天使玲,你也别急嘛!说不定过几天,天堂的门禁又松了,那可不一定啊!”费儿好奇的看着她。“我倒是觉得很奇怪,天使玲!我看你的恋爱似乎是幸福又很痛苦,你不会觉得很难过吗?”

    林玲沉浸在回忆之中。“是的,有时候我的确是觉得爱一个人是如此的痛苦,但每当幸福到来时,我又觉得那么痛苦不算什么了……”

    费儿吐吐舌:“要我才不碰那些奇怪的东西呢!”她眼一亮,“你要找的天使来啦!”

    林玲转身一看。“安琪,你跑哪里了?我找你好久了。”

    安琪的眼神似有一些古怪,她回答:“我去接收新的天使上来。”

    林玲并没有注意到,但费儿注意到了!她的无聊神情全收起来了,她惊觉的望着林玲。

    “安琪,这几天我总觉得心神不宁,我好怕是小罢出事了。你是上级天使,你一定可以下去人间的,你可不可以帮我去看看小罢的情形,好不好?”她轻声哀求。

    安琪不安的舔唇:“我这次收的新天使里头,有一个天使满特殊的。”她答非所问的说道,她的眼光四处游移。

    “什么?”

    “因为他事先知道自己一旦救了那个男孩,他必然会死,但他仍然秉持着人类的恻隐之心救了那个男孩。”她看着愈听愈惊的林玲。“他叫罗亦刚。”她轻轻向左移了一步,她身后的男人露了出来。

    林玲瞪大眼。“小罢!”她只能吐出这句话来。这对她而言,太惊讶、太不可思议了!

    亦刚柔柔的笑了!

    “我的天使,你还好吗?”他伸出双臂来。

    林玲摇摇头。“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她哭着投入他的怀里。

    亦刚仿佛再也放不开她似的紧紧抱住她柔软的身躯。

    安琪和费儿无声无息的退下了。

    “这是你第一次以玲玲的身分让我抱你,我真的能碰触到你了!”亦刚嘶哑道,他必须合上眼睛才能阻止那股热气冲上他的眼睛。

    林玲吸吸鼻子。“这也是我第一次碰到你啊……”她蓦地挣脱他的怀里,细细打量他。

    “安琪说……你是天使?”

    亦刚不满意怀里的突然空虚。

    他再度想抱着玲玲。上帝知道他第一次以爱人的身分抱着玲玲,他有多感动,他怎能这么简单就满足了呢!

    林玲及时闪过他。“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亦刚只好双手环着臂。“很简单,就是我死了。”他的嘴角露出微笑。“我原先还真不敢期望成为天使,没想到……上帝对我实在太好了。”

    “你是怎么死的?”她急嚷道。“我不是要你好好保重自己吗?你怎么会弄成这样呢?”

    “正如安琪所说的,我救了个男孩就如同当年你救我一般。”亦刚正色答道。

    林玲呆了呆,突然啜泣起来:“你真的死了……”

    亦刚赶紧搂住她。“别哭,玲玲。我不喜欢看见你哭,那会让我心疼的。”他安慰她道。

    她一直哭着摇头。“如果……如果我没回来,你根本不会死,如果我一直在那里保护你,你现在还是人类,都是我……”

    “玲玲!你这个小傻瓜。”他抬起她的头看着他。“难道你看不出来这一切都不关你的事吗?其实当年要不是你挺身相救,我早就死了;要不是你上回及时推我一把,我根本连活都活不到后来。你已经救我了两次,你不必自责。再说,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在一起比较方便吗?”他微笑道。

    “可是……我不要你死。”她哽咽道。

    他叹息。想不到要开导她这个小脑袋还真费力气呢!

    “玲玲!你认为我这样跟人类有什么差别?”

    林玲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但已没有先前那么难过了。

    “你应该听我的话,保重自己才对。”

    “我可是有听你的话,可是在那一刻我才能体会你当初义无反顾救我的心情。”亦刚正经的说道。“人命是那么的脆弱、渺小,可是在小小的人命里,每个人包含着一颗善良的心,这岂是人命所能比拟的,我只能说我死得很值得。”

    林玲眨眨泪珠。“小罢……”

    “起码,对我而言就很值得。跟你永远的厮守在一起,能碰得到你,摸得到你,不用担心你随时会在我面前消失,这是我想换都换不来的美梦,如今实现了,我感激都来不及。玲玲,你不喜欢吗?”

    “我当然喜欢,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从今以后,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他柔声说道。“我再也不用担心受怕,你应该为我高兴才是。”

    “可是……小罢,你不后悔吗?”

    “后悔?”他眨眨眼。“依我看,你才是那个后悔的天使!你看起来似乎很不满意我来陪你……”

    “不!不!”她急忙否认。“我高兴都来不及的……”

    “那不就没事了吗?”他突然正经八百的说道:“我爱你,玲玲。”

    林玲感动的回凝他。“我也爱你,小罢。我真的爱你。”

    亦刚也浮出笑容。“你应该证明一下吧?”

    “证明?”林玲似乎有些困惑。

    亦刚指指自己的嘴唇。“证明。我记得打从我们认识以来,我们可还没‘真正’的接吻过,你是不是该证明一下?”

    林玲的脸像是苹果般的红透了。

    “玲玲!”

    “我……我……”她害羞的急抓住借口:“安琪和费儿还在这里,我们不能……”

    “她们早离开啦!”他忍住笑意。“你还有什么挡箭牌,一次来好了。”

    “我……我……”

    亦刚看见林玲害羞的模样,不禁软化了。

    他大叹口气。“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吻我,我退而求其次算了。”他狡黠的看着他的玲玲松口气的模样,接着说道:“你把眼睛闭起来吧!”

    “把眼睛闭起来?”她显然不明其意。

    亦刚得意的说着:“是啊!难道你喜欢张着眼睛接吻?”

    她张大嘴。“可是你不是说……”

    “我是说,你可以不用吻我,但我可没说我不能吻你啊!”他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或许你不再爱我了,所以……”

    “不!”她嚷道:“我爱你!我当然爱你!”

    他得意的笑了。“那么……”

    她不情不愿的闭上眼睛。“来吧!”

    他轻笑着:“看起来好像是要受死刑似的。”他打趣道,但他的眼神很快就趋于严肃。

    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缓缓的接近她的唇。

    在这永生的生命里,他将永远爱眼前这个害羞而且愿为他永留人间的天使,亦刚暗自发誓。

    在这永生的生命里,他将永远爱眼前这个为她苦候多时而不惜一死的男子,林玲暗自发誓。

    在他们四唇接触的刹那,他们不约的想着:痛苦将永远离他们而去,留下来的只有无尽的幸福与快乐。

    还有彼此的爱意。

    在亦刚生命结束的那年,家伟突然退出影艺圈,投入一所以“天使”为名的孤儿院。身为院长的他,把全副心力奉献给院内的孩童们,并奉养亦刚母亲至天年。

    他年过百岁而死,终生未娶。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触不到的爱最新章节 | 触不到的爱全文阅读 | 触不到的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