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追月 > 后记

追月 后记

作者 : 于晴
    说到穿越时空啊,我跟你们一样,脑海中第一时间立刻浮现几部经典的小说,接著会想:现在才写穿越时空的题材,是不是太晚了点(这种题材至少纵横沙场十年了吧)?

    当今年项姐兴高采烈联络我写套书时,曾提过题材不拘,能配合封面的主题最好,一开始我也很苦恼,毕竟为封面打造故事的经验很少,虽然很好玩,不过也真的拖了一些时日。

    一直到有一天,我想起我“于页网”中那个在当代绝不可能会遇上心仪女子的殷戒时,直觉呐喊:就是你了(这是我写小说的习性,直觉第一啦)!

    於是我交出穿越时空的大纲,我还记得那时项姐非常好心地提醒我,穿越时空易犯的毛病,如对白跟现代人对古代的反应不可流俗等等(其实我很想写主角穿越时空出现在古代时,是在高空中,一掉下来立刻可以打上“全书完”,不过那是完全的恶搞,我会从此被拒於出版社门外的,各位请原谅我不敢乱尝试的心情,两百元也不能这么花法)。

    而我的朋友在听见我要走回头路写穿越时空时,开始不停地拉开话题(简直不给我面子,太感谢她了)!

    我一向脾气就很“圈叉”,愈有人否决我就愈想写(聂大&聂七即是如此),这次简直算是水到渠成,一定要写一定要写(我内心如此流泪著)。

    其实这两年我对此类题材的言情小说看得有限,不过我一直认为同样的题材,不同作者的设定跟想法,会写出完全不同的故事。穿越时空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现代人的职业以及“降落”的地点。

    因上述两项的不同会造成完全不同的故事,好比降落在皇宫里,就成了妃子;掉在武林里,就成了人人争夺的高手;落在神庙,就会变成神灵降世,万民景仰(看,很像走迷宫吧?出发点人人都一样,却不一定到达同样的地点)……

    不同的环境跟职业,绝对会育不同的故事,这正是我想在《追月》里表达的。当一个言惰小说家穿越时空,来到古代,她会选择什么来谋生(请相信我,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天下无敌的凯罗尔,也不是每个人都是历史系毕业而成为当代的神)。

    在这样的立基点,殷戒终於等到了他所属的故事(如果早知有朝一日会写他,我一定把他年少写得清纯点,不过他也就不会遇见女主角了吧)。

    每次写完故事後,我都感到很强烈的不甘心,明明走入你情我愿的大结局了,却不停在脑海里产生许多婚後会发生的情节,虽然平静无波,摆在书後会显得平淡,但自己写来就很有趣(开心的是作者而已啦),所以自从有了“拔辣鲜报”,就可以三不五时拿出来招摇一下,所以,呃……有兴趣的人,可以上拔辣鲜报看一下,如果你对我的番外篇有兴趣的话。

    在写套书前的某一天,心血来潮翻开我参加套书的活动记录表,一、二、三、四……呃,好像轻松搞笑的屈指可数,完全违背每次出套书前出版社的殷殷叮咛。一时之间,内心感到强大的心虚。

    这种心虚通常会从套书出完之後开始产生,结束於下次要写套书之前,然後又故态复萌很快乐地执著於自己故事的原形。

    所以,当接过这一次的套书时,我告诉自己,好吧,终於来到了我人生的转捩点。如果再不轻松,我就惩罚自己不再踏进出版社的大门了(我的转捩点很容易发生的)。

    於是,我有模有样地为今年的套书设下了三项的自我考验——

    一:要轻松;二:绝不只在番外篇轻松;三:今年一定要抛弃心虚!

    接著,把第四项:我是不是对自己太严厉了——这一句彻底划掉。

    呃……到底做到了没有?这就不是我能评断的了。=_=

    最後,我得说,当我写完《追月》这个穿越时空的回头路後,我内心涌上了好想再写的念头,比方写一个现代人掉进武林间会发生什么事,一定很有趣吧。

    鱼半月,名字取自某个抽象式的组合分解,有兴趣者可以猜猜看,届时也可以来于页纲玩玩,说不定有意外的惊喜(如果复纲的话)。

    另注:我的妹妹,是个宝,当我在烦恼右都御史的下场时,几乎不看言情小说的她,建议抓狂的我,不如就让右都御史不小心掉到现代变乞丐(小妹,你以为你在看京城四少啊);後来见我驳回,她又建议,不如让右都御史回到未来,让他活活被吓死(小妹,你“回到未来”这部电影真的背得很熟啊,如果我说你是个没有幻想力的人,我一定会被痛打一顿,所以我只好记在你从不看的小说里嘲笑一下了)。

    最後的最後,祝看过这本书的人,都能有愉快的心情跟幸福的感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追月最新章节 | 追月全文阅读 | 追月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