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凤求凰 > 第六章

凤求凰 第六章

作者 : 于晴
    倾倒的屋墙耸立在眼前,他小心翼翼跨过碎石,往湖畔走去。干固的湖底杂草丛生,拱门的裂缝巨大到让他怀疑经过时,会不会突然倾塌下来。

    当年离开此地时,虽已有几分荒废,但不致像现在的废墟一般啊。

    “也对,四哥与元巧早搬往南京老家,这里还会有谁?”他背着练央路经养心楼。从楼外就瞧见里头的屋子塌了半边,压根不能住人。

    其实聂家十二个兄弟里,真正打点聂家所有产业的并非大哥,而是四哥;尤其数年前三哥瘸了腿之后,连书肆也全权交给四哥,不难理解四哥有心让这里成为废墟的理由。他小心地避开门上密织的蜘蛛网,背后忽然伸出手拨开它。

    “别乱动!”他微斥,恼她不懂照顾自己。

    “哦。”她乖乖地收回手。他闻言不由得露出笑意。

    之前才背着她上路,走到一半,原以为是自己汗流挟背,但天气不热,他的体力也不会不济到这种地步,后来才发现高温是从背后传来的。

    她趴在他的背上,连自己受了风寒正在发热都不知道。叫了她几声,她才气虚地以单音节的字言表示她还清醒。小时候,他气她恼她,存心要欺她,每每都爱挑剔她的用辞遣字,要她这个小奴对他说“是、是的、八爷”等等恭敬的字言,不准她反抗。

    而后,他想开了,开始懂得关心她,将她视作朋友时,才随意她怎么叫他。她以为他一直没有发现她总爱在恭敬的用字上,偶尔混进忌讳的称呼来占他便宜,这是她小时候仅能玩的小把戏。也由此,可以观之她顽劣的天性。

    “是啊,从以前她就不是一个规矩的小泵娘,我也没有预设长大后,她会成为一个知书达礼的小彪女。”步行到桃花阁前,瞧见里头倾废的景象并不夸张;甚至是他在废墟里一路走来,唯一可以住人的,不必担心突然楼塌了、墙倒了。

    为什么?难道这十年里┅┅她仍然住在这里?背后微弱的呻吟让他加快速度往久违的楼屋走去。小时第一次发现她受风寒时,还是他抱着她睡时,老觉得她在发热,热得他受不了了,才勉强探她的额头。

    问她为什么不说,她也只是压在他的身上,答说不知道。后来才发现她不懂得撒娇诉苦,而这些年来,她仍然不懂吗?早知道就不该将她托负给大哥,要他放练央自由。大哥为人老谋深算,就算说是奸人一个也不为过,真不该信他的。

    进了楼屋见到一尘不染的摆设时,他也不再大感惊讶,直接走向床榻。

    “好眼熟啊。”她半眯眼,咕哝道。

    “你是该眼熟。”知她有点半昏迷,将她放在床上,小心地抽过棉被盖着她。

    他迟疑了会,不知该不该去找大夫,这里毕竟是废墟,万一在他离开之后,她出了什么问题──他探采她的额际,体温过高,微微冒汗。

    “我真没用。”她呢喃道。

    “你算了不起了,一身湿透被夜风吹了好几个时辰,会受风寒是理所当然。”他叹息,想要去看看衣柜她有没有留下备用的衣衫,她突然双眼睁开,扑向他。

    “小心!”他连忙抱住她软绵的娇躯。

    “你要去哪里?”重重的鼻音混合童音。

    “我┅┅”

    “你哪里也别要去!”

    “你放心,我不走,我只是去打点水。”

    “骗人!”

    他差点失笑。“我骗你做什么?”她没有吭声,只是用一双失去神采的黑眼凝望他。“好好,我哪儿也不去。”他坐在床沿,要抱她回床上,她硬赖着不动。他叹了口气,心细如发地想起当年他曾抛下她,她的不安自然加重。

    “我一直以为我走了,你才有活路啊。”他拉过她环抱的双臂反手包住,她这才虚弱地阖上眼。“我差点忘了你一病起来,有多难伺候。”

    “应该是我保护你的┅┅”她半沉梦地呓语。

    他一怔,没有料到她还帖记着她的职责。这么说来,她依旧当她是他的随身护卫吗?这么千辛万苦地玩把戏来掳他,就是为了重回她的护卫之职?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她声如蚊。

    “什么?”

    她咕哝了几声,他听不真切,附耳再听,隐约又听她断断续续道:“凤飞翩翩兮┅┅四海求凰┅┅”紧闭的双眸隐隐垂泪。

    “不要哭!”他搂紧她,沙哑说道。“我不是有心要舍你┅┅不不,我是有心的,因为那对你一点也不分平啊!”

    她在昏睡,他也不在意她到底听见了没有。从来也不敢奢想自己还会有见到她的一天,而现在他见到了,才知道过去少想她,是因为早将她藏在内心深处。得不到,所以沉封她啊。

    “唔┅┅”她简直半身全趴在他身上。

    他微笑,即使十年不见,她的一些习性仍未改。没推开她,反正四下无人,她的不合礼就当是他的秘密。伸手撩起她汗湿的浏海,一块小疤脱落,瞧见疤下的肌肤嫩白而平滑┅┅

    “怎么回事?”他吓了一跳,直觉将疤压回去。疤又掉,他要缩回,指尖不小心刮到她另一条奇异的疤痕,疤痕掀了头角,他骇然地张大眼。

    他不是江湖人,也不知江湖事,一向只在他的讲书天地里打转,最多也只是在四处讲学的途中,与一些旅人聊过天,旅人之中不乏士农工商,却没有过江湖人,自然不知这叫“易容”。

    他心生怀疑,直觉地轻轻刮起她脸上的湿疤,确定没有伤害到她的肌肤,这才一个接着一个,让原本丑陋无比的假象逐渐卸去,露出她的真面貌来┅┅

    她足足睡了一天一夜。

    丑陋的人皮面具下,是水晶般的美颜。也许是太久掩藏在假面皮下的关系,她的肌肤几乎白得透明,菱唇淡白,但无损她的容颜,与十五岁的她相比,多了女人的娇媚,少了青涩稚气。目光移至她的纤颈,他的心跳漏了一拍,连忙移开不规矩的视线。

    “聂渊玄,枉你是讲书师傅,枉你平常正经八百的,瞧你现在的思想龌龊到什么地步!”

    “你在说什么?”软软童音充满睡意还有鼻音。

    他立刻转过身来,见她清醒过来,喜道:“练┅┅小八,你总算醒了。”

    “我┅┅”练央挣扎坐起。很久没睡得这么沉了,身为武师,她总是浅眠。

    “我怎么在这里?”神智在刹那间完全惊醒过来。

    放眼望去四处全是熟悉的摆设,屏风、衣柜,绣着吉祥鸟的布慢,还有┅┅她抬起眼,望着眼前温柔的男人,以往都是拾儿与十一跟她来,如今看着他,真要以为时光往回流动了。

    “这是聂家的多儿园。你要不要喝点小米粥?”

    “米粥?”

    “我跟附近的村民讨来的。”他走到桌前,将半温的粥碗端来。

    “讨来的?”她像九宫鸟般重复道。

    “是啊,你先尝一口。这里的厨房年久失修,需要一阵清理,我怕你醒来后挨饿,便向附近的村民讨了碗饭来。”有些剥色的汤匙勺了米汤送到她的唇畔,等着她吃。

    “你这么尊贵,竟然去跟人讨东西┅┅”

    聂渊玄闻言,笑道:“我哪里尊贵了?我身为讲书师傅,走遍半个中原,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来打点,我也跟村民换一些东西,等我清了厨房跟水井,晚餐就有着落了。”她怔怔地,由他安稳的双眸移向他不畏吃苦的双手。

    “你拿什么东西跟人换?”他的包袱尚在船上,而她也身无分文,他一身简衣,能换什么?

    “这里不知道是谁偶尔来住,在书柜上摆着近几年问世的书籍。说来好笑,这个人呢,用封书肆染的篓子放在书内,我拿着它们去跟附近的私塾夫子易物。”

    红晕窜上透明的双颊。练央暗恼拾儿讲究挑剔,不管要用什么,都会选择最好的。

    青艳篓是聂家封书肆专门设计作染送往京师给贵族,纸质高雅昂贵,有人千金难买,拾儿硬是赖了十来套下来。当时她不在意,只当一般书笺来用,哪里知道有朝一日反而得靠它来过活。聂渊玄露出微笑,趁机喂她几口粥。

    “你说,那人奢不奢侈,要偷住在这里,临走也忘了带。”

    “我才不奢侈呢。”她脱口。

    “你?”他惊讶道:“我又不是在说你,瞧你紧张的。”

    “我┅┅我哪有紧张!”她的心口蹦蹦地跳着。“我只是想你没有趁我大病时逃开,我真不懂你。”“我若逃开,你岂不是无人照顾吗?”

    “你人倒是真好,连我这个劫你的人,你也会不计前嫌地来照顾。”她酸道。

    “也许,是因为你声音的缘故吧。”

    她闻言,才发现她又现童音,直觉抚上脸颊,脸蛋光滑一片,显然假皮已脱落,暗叫不妙,惊惶地瞪向他,却见他一派安然自得的模样。

    “你┅┅你┅┅”

    “小八,你何必弄个假面具欺我呢?本来面貌不就是挺好看的吗?”他温吞吞地说,吊足了她高悬的心,也气炸她的五脏六俯。什么小八?原来一隔十年,他连君练央的样儿也想不起。

    “可恶!”她扑向他。

    也算他眼明手快,忙将粥碗高举,避开她的冲撞。“你这是干什么?要是我闪开了,你不翻下床去?”

    “翻了就翻了吧,反正要跌死也是我,没人伤心没人难过。”她说道。

    “胡说什么!”他斥责道。

    她松了手,倔强地撇开脸望向衣柜,柜上倒挂着她的衣衫,低头一望,这又发现自己换了新衣。

    什么时候换的?难道──她倏地胀红脸,瞪着他。“你┅┅你在我昏迷时做了什么?”

    “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请了附近的大婶一并过来为你更衣。”他的语气平平,一点儿也不困窘。

    是啊,他是八股先生呢,要他跨越男女之防亲自动手,不如一刀杀了他来得快,应该是她多想了。

    “算啦!”她不再看他,盘腿坐起。“你走吧,我不囚你了。”

    他差点失笑,道:“小八,这里是聂家的产业,你要我走到哪儿去?”

    可恶!连想待在这里独自舔伤都不行吗?她恼道:“我是病人,偏要待在这里!”

    “要待就待吧。”他微笑,怜惜地将她略湿的长发撩到身后。

    “我也放不下你这个小病人独自上路。”

    “你要留下照顾我?”她惊诧相望。

    他点头,找了说辞。

    “毕竟共患难过,要我抛下你,我做不到。”好冠冕堂皇的理由,差点连自己也说服了,见她眨巴眨巴地难以置信,他又笑说:“难道你要我走?”

    “不,你要当奴仆一样地照顾我,我没道理拒绝。”她笑颜粲粲,随即又蹙起眉,忆起他当年突然的离家,他的承诺怎能相信?

    “咱们可以击掌约定,等到你病好了,我再离开。”他看穿她的不安。

    她又起笑颜,聂渊玄与她击掌之后,收起碗筷走出门外。

    门才关上,有些虚软的双腿便倚在门背上。面具下的脸庞有些躁热,黑眸激动起来。“我当她是病人,自然没有逾矩的心理。”他安抚自己,捧着空碗的双手微颤。

    这一双手在几个时辰前才为她更衣过。他是阖上眼的,但正因没有瞧见,所以顺着指间的触感才会勾起更强烈的遐想。她的身子与当年那个平胸小女娃儿简直是天壤之别,让他心惊又肉跳,让他的自制力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

    “以往,我对女子的兴趣不大,就连她架我上船,试图挑逗,我的心也无起任何的波澜,直到知道她是谁,我才大受震撼┅┅如果我再不知道为什么,那就枉我平日读了那么多的书,当了那么多年的师傅了。”他喃喃道。

    以为青涩怜爱已是过往、以为时间能冲淡一切,现在才发现维系在他身上的那条情线始终未断,只是埋藏在连自己也遗忘的地方。可是┅┅他不由自主地摸上面具,忆起她绝美的容颜,沉默了好久,最后以叹息结束他的着想。

    幽幽的叹息传过树林、经过废墟,传到她的耳里。

    她恍若未闻,拿着刚换来的生米往农家走去,未久,再走出来时她双手敛后,笑着走到他面前。“把手伸出来,闭上眼。”聂渊玄望着她的笑脸,依言而作。

    “这么听我的话,改天你要让我不开心,我就将你卖了。”

    双手彷佛被缠上某样东西,他张开眼睛,瞧见她拿了一条粗麻绳系在他的手腕上。

    “你这是干什么?”

    “我怕你跑了。”她笑道,将绳索的另一头系在自己手上,随即踮起脚尖,逼近他的面具,半眯起眼说道:“没有诚信的人,我实在无法相信。”

    他张口欲言,却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只能默默地跟在她身后,往多儿园走去。她说得没错,方才在以物易物的过程里,一瞧见那年轻夫子热切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他就┅┅想要退缩。“你有意中人吗?”他轻声问道。

    “有也不告诉你。”

    “方才那年轻夫子┅┅”

    她猛然回头,叫道:“你闭嘴、闭嘴、闭嘴!你这个呆头鹅、呆头鹅、呆头鹅┅┅哎呀!”她忽然弯起身来。

    “ㄌ┅┅”差点脱口喊她的真名,及时改叫:“小八,是哪儿又不舒服了?”他冲上前,及时抱住她软下的身子。

    “我胃痛、头痛,心也痛。”她在他怀里扮了个鬼脸,山不就她,她去就山也行,谁叫他动不动就想抛下她。

    “这么痛┅┅”

    “你抱我回家吧,我好难受。”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一把抱起来,她自动缠上他的颈子。

    “该找大夫才对。”不疑有他,他转回原路要快步跑向村落。

    “别别别,我回家躺躺就好。”她笑道,一点也没难受的样儿。

    他瞪着她。“你在骗我?”

    “我没骗你啊,方才我真是好痛啊,你一开口我就难受。”

    聂渊玄熟知她赖皮得紧,拿她没辙,要放她下来,她不肯。

    “你下来,男女┅┅”

    “男女授受不亲嘛。哎呀!我的腿好痛呐。”

    他蹙眉,忙将她抱紧一点。“你的腿伤不是好了吗?”难道又复发?她将脸埋进他的衣襟里,双肩不住耸动。他这么容易受骗,究竟是怎么教书的?他赶紧寻了一块干净的竹子前,将她放下。

    “你别要误会,我不是有意欺你,只是看一下伤口痊愈了没有?”他要掀开她的裤尾,她立刻拍开他的手,满脸通红地说道:“男女授受不亲,是你说的。”

    “我只是瞧瞧上回你的伤好了没。”

    “好了、好了,”瞪他一眼。

    “是我骗你的,早就好了啦!”她喜欢逗他,但那不表示她得暴露自己的肌肤。

    聂渊玄半信半疑。

    “可是方才你还痛停在抖┅┅”

    竹林外头有叫声,她望去,正是先前以物易物的私塾夫子。

    “哼,早知道我就不陪你去换东西了。”她咕哝道,拉过他的手腕,将先前的绳子打死结。“我不想见他,我走远一点儿等你。”她的身影闪得极快,才转眼间就身在好几根竹子后头。

    他这才肯定她的腿没有事。暗叹一声,也笑自己真蠢,一遇她叫痛,平常什么判断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他站起身时,年轻的夫子正好喘息地跑到面前。

    “八公子,总算跟上你们了。”

    “夫子还有什么事吗?”他温和问道,看着夫子的眼睛不住地住他身后飘去。

    “我是想请教┅┅八公子府上是否有困难?”才会一而再地拿贵重书品来换日常用品。

    “也不算困难,只是行至此地,遗失银票与印章,所以──”他顿了下,等到发现时,自己的身体已经自动移到年轻夫子的面前,挡住痴迷的目光。除了求学外,年轻的夫子一生几乎都待在乡下,情绪很明显地表达在脸上。

    “八公子,您别误会,我不是┅┅不是要瞧她。我是说,我的意思是您的未婚妻真是┅┅真是艳冠群芳。”他试探地问,瞧见聂渊玄没有任何否认的意思,失意之情溢于言表。

    怎么可能呢?一个是他生平仅见的天仙美人,一个是戴着面具的丑男人┅┅会直觉认为是丑颜,是因为在半面的面具外还有浅浅的疤痕,这两个人怎会兜在一块呢?他的惋惜不舍尽流露在脸上,瞧见聂渊玄张口欲言又闭上,他只好死绝一颗爱心说道:“八公子,我是想请教您,您那本《北汉全集》,我请人鉴识过了,确实是大宋年间的珍本,你拿它来换十天的米,未免也太轻视它了,你大可将它送到当铺去,一定能多拿点钱回来。”

    聂渊玄温和笑道:“书是要给懂得珍惜的人,我将它交给您,那是因为我确定您会珍惜,至于生活的问题,我只求短暂温饱,用不着这么多。”

    “可是你还有个老婆要养啊!”他冲口而出:“你可以挨饿,嫂夫人可不成啊!”

    聂渊玄一怔,回头望了一眼在竹子后头随意画圈的练央,顺着她腕上的绳索看来,彼端系在自己的手上。倘若能系一生一世┅┅

    “八公子,你怎么绑了条绳子在手上?”年轻的夫子冲动地要为他解开,聂渊玄立刻退开几步。

    “不烦夫子费心了。改日若有需要,还盼夫子多多照顾。”

    “你收的书倒也多了。”夫子随口道,眼角一直贪恋地瞄着竹林后头。说没有异样的心情是假的,第一次想要将这个男人的眼睛遮起来,不要再偷瞧练央了。

    这种嫉妒的心情来得好狂,恨自己没有匹配的外貌、恨她不生得平凡点,恨自己在瞧见年轻夫子迷恋的目光时,只能咬牙硬吞。

    他压抑住陌生的心绪,说道:“我暂居之所里只剩小说戏曲,另外还有一套《八先生文集》,夫子若不嫌弃,改日我┅┅”

    “什么?连《八先生文集》你也有!”他回过神,打断聂渊玄的下文,口沫横飞地叫道:“是手稿珍本还是印刷出的?”

    “当然是印刷的。”珍本在松竹书院里,多儿园里会有一套,还是练央这几年都将他所着的书收在柜子中。

    “这也对,你怎么可能会有珍本呢,吓我一跳。不过封书肆取得八先生的首肯,做出蝴蝶套书,我真是又喜又恼;喜是向来印刷精美的封书肆抢到印刷的权利,恼它价钱昂贵。八公子,你家是哪种款式的文集┅┅”年轻的夫子忽然嘴张到一半,楞楞地瞪着他的面具。

    “我家不是套书,是一般普价的┅┅夫子,你的眼睛像见鬼,出了什么问题吗?”他确定自己面具没有掉啊。

    “等等!等等!”年轻夫子夸张地往后跳两步,看着他一身文人的打扮,吃惊地喃道:“不可能吧,都带个八字,又戴着面具┅┅八师傅?”他忽然对着聂渊玄喊道。

    “我是。”他直觉答道。

    年轻夫子的眼暴凸若铜铃,颤抖地指着他。

    “你就是名闻书院间的八师傅?那个年纪轻轻就拥有数百学生,着有《八先生文集》、《研究阳明说》、《古文译本》、《松竹书院文选》等以及其它不及备载的选集。不不!我不信,我一生待在这里,一直在筹盘缠,好不容易等到今年秋季讲学大会在松竹书院举办,可以一睹八先生的真貌,怎么可能这么好运就在这里遇上他?你必定是假,你若是八先生,告诉我,你现不枉哪里讲书?”

    聂渊玄对他已经露馅的答案差点笑出声来。“现下我在松竹书院讲课。”

    “哎,果然是你!”美如桃花的女人已经被他抛诸脑后,现在他的心里塞满聂渊玄伟大的身影。

    “上天侍我不薄啊,失敬、失敬!八先生,我现在立刻回家将你给的书及篓子送回,能够为您出一分心意,是我的荣幸,怎能让你拿出这么贵重的东西来!”

    “等等!”聂渊玄抓住他的手臂,温笑道:“夫子,您别看得严重,那些书能够留在您那里,是它们的福气,你我同是教书人,不要拘泥在虚假的身分上。”年轻夫子感动地望着自己被握住的手臂,决定能拖一天不洗澡就多拖一天。

    “八师傅你与你的未婚娘子真是才子佳人,天作之合、无双绝配┅┅”他诚心诚意道。

    聂渊玄礼貌性地接受他热情的邀约,答允过几日再过府拜访,走回君练央身边时,还不停地听见年轻夫子喃喃低语:“才子佳人、才子佳人。”

    “怎么啦?瞧他死抓着你不放,我方才差点以为要去救人呢。”练央笑道。

    聂渊玄叹了口气。“刚才我也被吓着了。”不止吓着,甚至差点被吹捧到连自己都忘了丑颜,足以配上她了。

    才子佳人、才子佳人,难道那夫子没有瞧见他戴着面具吗?什么叫才子佳人┅┅在那夫子的眼里,他们算是一对的吗?

    “那可要多吓点才好。”她恶意地笑道,见他的衣袖不见了一角。

    “这也是他撕的?”聂渊玄尴尬地答道:“他说要留纪念的。”见她掩嘴笑起来,摇头跟着苦笑:“这种经验只要一遭就够,再多吓点,我可禁不住的。”

    “你又不老。”她笑道:“今儿个吃什么呢?也许待会儿咱们可以来赌一盘棋,输者入厨。”

    他轻轻应了一声,在她的身后忽然低声说道:“我养你,好吗?”

    “嗄?”她半侧转过身,露出那张桃花似的脸。

    “我养得起你。”她闻言,微敢朱唇瞪他。

    他微笑,往多儿园的方向走去,直到绳索拉动她的手臂,她才回过神追上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凤求凰最新章节 | 凤求凰全文阅读 | 凤求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