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探花郎 > 番外 恋无愁

探花郎 番外 恋无愁

作者 : 于晴
    美丽的灵魂是要经过淬砺的。

    在泰山山顶上,“他”这样告诉我。

    什么叫淬砺?当时我不平问“他”:我积福数代,生平行善有德,心怀慈悲,见有难相助,难道这还不够成就一个圆满美丽的灵魂吗?

    “他”却笑说:不经磨练,难显其心;不显其心,人往往不经意间失去了自我。

    我但愿失去自我啊,我不要什么淬砺,我不要什么美丽的灵魂,我只求上苍不要遗弃我,不要给我的磨难是一条死路。既是死路,这个磨难又有什么用?逼死我而已。

    “他”又说:神不会遗弃人,只有人遗弃人。

    人人都说,奇迹是神给的。那么,我的奇迹呢?我心里不服气,问“他”道。

    “他”没有细想,直接答我:神不造奇迹,奇迹是自已创造的,难道你还看不透吗?

    我想了又想,从白天想到半夜;“他”坐在山顶上,不再言语。

    奇迹……我还会有奇迹吗?这一生,我与我所喜欢之人性别已定,如何还会有奇迹?仍是死路一条,仍是一条遭世人指指点点的绝路。

    然后,我想到了她,开始忆起了过往总总。

    她原就是不可能的奇迹啊!既然她能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我……我这个没用的人为何不能呢?

    我知道我在动摇了,忍不住再问“他”:神当真不会遗弃人?

    即使你遗弃了神,神也不会遗弃你。“他”笑答。

    我……下山了,明白此生与“他”的缘分用尽,再无相见可能,我还是迫不及待地下山了。

    我是个傻气的人,明知前途荆棘重重,我仍要赌上一赌。

    临走前,我台诉“他”:我愿接受所有磨难,不是为了成就美丽的灵魂,而是为了与自已心爱之人光明正大地厮守。

    “他”但笑不语,似乎不打算影响我的决定,这更让我鼓起勇气。既然连“他”这个神都不会嫌弃我满脑子违背传统道德的思想,为什么我要嫌弃我自己呢?

    无愁,如果我台诉你,我……喜欢你,你会嫌弃我吗?

    笑生于八月十五之手札

    任何人不得未经原作者同意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好……好可爱。”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秀气的小脸,他不由自主地脱口:“哥哥这儿有糖葫芦,要不要吃?要吃就得给哥哥抱一下,一下下就好!”

    “我娘说,只有我抱女娃的分儿,哥哥是男的,怎能抱我?”

    他错愕。“咦?现在的小孩怎么这么精,想当年——”

    “想当年就有个笨孩儿给你骗了,是不是?笑生师父?”

    耳畔响起少年般的声音,蹲在地上的谈笑生受到惊吓,往后跌坐在地,仰起脸一瞧,瞧见面无表情的无愁。

    “无……无愁……你……你做饭的速度还真快……”他干笑,俊脸有些燥热。

    “我怕笑生师父挨不住饿。”无愁平静地从他手里拿过数枝买来的糖葫芦,分发给小孩子们,随将药铺掩半门。

    谈笑生不敢多言,眼睁睁望着孩子离去。据说那些小孩是跟着爹娘路经此地,暂宿几天的,他一见惊为天人,好不容易才拐回来的——

    “吃饭了,笑生师父。”

    谈笑生缩了缩肩,咕哝道:“人啊,还是小孩子好。”长大了,就会闹意气。无愁跟在他身边也有七、八年了,从可爱过头的小男孩长成俊秀的少年。

    想起以前他多乖啊,拿枝糖葫芦哄他,他就会亲热地喊声笑生哥哥,如今他一不高兴就喊师父,让他真寒心。

    撩起珠帘,走进内厅,见到一桌子的菜。

    “好香。”谈笑生双目一亮,立刻坐下来。“无愁,你的手艺足够和酒楼的大厨子相比了,只是委屈了你这个男儿身,得学娘们入厨做饭。”

    无愁盛了满满一碗饭给他,自己也坐下来。“你是师父,我是徒弟,徒弟为师父作牛作马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好重的怨气,他立刻埋首吃饭。今天无愁火气大,还是别招惹的好。

    无愁似乎食不下咽,动了下筷子,便说道:“笑生师父……”

    他立刻讨好答道:“在,怎么啦?”

    “再过几天,就是当年你与银眸姐姐相约之时……”

    “是啊。”谈笑生低语:“但愿我将见的不是坟。”面容带抹忧心。

    无愁立恼自己提及这个话题。笑生哥哥是个爱笑而无心眼的人,会让他忧心的除了重病之人,就是每每提及那个叫挽泪的银眸姐姐。

    “上苍有好生之德,笑生哥哥,就算……就算她发生了什么不幸,也一定是上苍有其用意在,你不要太担心。”

    一听自己从师父升格为哥哥,就知无愁的气消了。无愁气消,他就高兴,忍不住多吃了两碗饭,满嘴饭粒提醒无愁说道:

    “你还是个孩子,别要说话像懂什么禅意似的,要学我,像个人,别太偏佛。”

    无愁的眼神黯了下。“像个人……就要成亲、生子……”

    “成亲?”哎,无愁的饭菜愈做愈好吃,真难以想像将来若有一天他不在了,他会不会饿死?!

    “是啊,街头的王大嫂来提亲了。”

    无愁的话如青天霹雳,打在他的头顶轰轰作响。谈笑生瞠着他,颤声问:“提……提亲?她来提亲做什么?”无愁才十多岁呀,就有人识宝看中了他吗?!

    他还以为至少可以再藏着无愁几年的。

    无愁望着他呆滞的模样,苦笑地用衣袖擦掉他脸上的饭粒。“笑生哥哥,如果我将来不在了,你会好好照顾自己吧?”

    “啊,就……就算成了亲,你……你也不用离开我啊……”他结结巴巴说道。胸口如大石压住,一想到将来他有个小娘子为他做饭生育,一家人和乐融融,将自己丢在一旁纳凉……他忽然跳起来,枪跌奔向后院呕吐起来。

    无愁吓了一跳,连忙追过去。

    “笑生哥哥,你怎么了?”用力拍着他的背。“是不是我煮的菜有问题?”要为他把脉,却被他避开。

    “反正,我……我老了!我大你一倍不止,我很快就会老了,到时你大可抛下我,跟你的小娘子双宿双飞,别理我算了!”谈笑生耍起脾气说道。

    无愁啼笑皆非地看着他。他的年纪是快近四十,但天生懂得保养,又是娃娃脸,看起来只有近三十而已,有这么大的岁数,闹起脾气来比他这个十来岁的少年还不如。

    “笑生哥哥,你在胡说什么?什么我的小娘子,王大嫂要提亲的对象是你。”

    “我?”他错愕了下。

    “就是你。你年纪是不小了,王大嫂说你也该是为谈家传宗接代的时候了。”

    请支持晋江文学城。

    晕黄的光线渗出书房的门缝间,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里头用力撰读医书。

    年轻时,自己立志当大夫,一来是有天分;二来是想云游四海,有个医术在身,不管到哪里都能租个药铺子医病赚碎银。

    他轻轻推开门,果然瞧见无愁坐在梯子中央,专心读着医书。他看的医书不多,但能举一反三,多以实例经验为主;无愁不行,他没这个能力,往往一本医书要读数月也不见得全懂。

    “无愁?”他轻叫一声,见到无愁没有反应,于是放大声量。“无愁!”

    无愁听见他的叫声,抬起脸来直觉冲他一笑。“笑生哥哥。”

    谈笑生的心跳难以控制漏了数拍,直到自己脸色发紫、黑眸暴凸,这才发现他屏息了很久。

    “笑生哥哥是饿了吗?我去煮消夜吧。”无愁见他哀怨不语,连忙将医书揣在怀里,要下梯子。

    书房里满柜子的医书几乎都堆上屋顶,他从未看完过,会收集这些书是为无愁。为了这孩子,他每遇一种病症,便一一写下症状及如何下药,供无愁参考熟读。他不瞒私,因为真心待无愁,只是这几年一直在恐惧——

    恐惧地的真心究竟是师对徒、兄对弟,抑或其他更奇异的感情……

    “小、心!”谈笑生忽然大叫。动作极快地奔向倾倒的梯子,伸出双手接住跌进他怀里的无愁。

    他重心不稳,跌倒在地,无愁狠狠压在他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笑生哥哥!”无愁赶紧从他身上爬起来,紧张叫道:“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

    谈笑生痴痴望着他。其实,无愁长相虽然秀气,但不算美丽,如果真要找,还是能找出像他这样的少年。换句话说,世上像他的人不在少数,可是无愁只有一个啊。

    当年第一眼瞧见无愁,心脏跳得乱七八糟,他明知自己是有恋童的恶癖,但随着无愁的年长,为何他……还在迷恋呢?

    “笑生哥哥?”

    谈笑生忽然搂住他,将他的脸理进自己的怀里。

    “别让我看到你的脸,无愁。”他的心跳得极快。“我真希望你永远是个孩子。”永远不必让他面对无愁将来的离去。

    是人都会成长,长大之后必会离开父母,另组新的家庭。在无愁眼里,他的身分也许就是师父与兄长的综合体吧。

    无愁垂下眸子,张了唇形,却没发出声音——我知道你最喜欢小孩了。

    “无愁……我……我明儿个就跟王大嫂拒绝亲事!”他冲口道。

    埋在他怀里的无愁楞了下,直觉说道:

    “笑生哥哥,这几年咱们云游四海,直到这一、两年为了等待与银眸姐姐相会之期,才来到这个泰山山脚下附近的城镇定居,你若错过这次机会,将来是不太可能……”话还没说完,又被他抢话去。

    “不娶妻,有什么了不起?反正我才快四十,就算五、六十岁再论婚嫁也不嫌晚,不急不急……”他说得有些急促,不知是因说谎,或者怀里抱着无愁的缘故?“总之,等我上山之后,你先收拾包袱,我回来就离开。”

    “那……咱们要去哪儿?”

    “就像以前那样云游四海,直到……直到你完全学会我的医术为止。”若不是为了确定挽泪生死,他巴不得明日就走,省得再多生事端。

    久住一个地方总会生情,邻居一熟悉起来,要作媒、要打听消息都易如反掌,他不愿留下,怕无愁再长大一点,就有黄花闺女看中他了;也怕一待久了,会有人发现他龌龊的心事。

    走吧,走吧,走得天边远,最好没有人来打扰,能留无愁几年是几年,即使名分上永远是师徒,他也甘愿啊。明知自己是逃避现实,但……但……

    无愁被抱得有点不能呼吸,脸微微红道:“笑生哥哥,你真不想成亲吗?”

    “不想不想,谁想讨个婆娘回家管自己?我又不是闲着没事做,有你这个凶残成性的小避家,我怕都来不及了,干嘛还要多找麻烦?啊——”忽然胸口被打了一拳,他发出惨叫。

    “谁凶残成性?”无愁微恼道。

    “啊……是我说错了,是我说错了,我的意思是,是我被管得很高兴……很高兴……”

    请支持原出版社和作者,购买书籍。

    “喏,你看他们相处得多融洽啊!”王大嫂拉着无愁躲在药铺内侧,眉开眼笑地望着街角谈笑生拿着糖葫芦逗着几个小孩子。“我原是想谈大夫喜欢孩子,正好人家姑娘带着几个弟弟前来投亲,亲戚死了,干脆在此落地生根,她一个孤零零的姑娘家不易求生存,我便主张为她说媒。城上要论年轻的小伙子是很多,但我总想谈大夫也是独身一人,虽然有你这小徒弟照料,你也迟早会离去,不如为他找个伴。咱们城里啊,自从谈大夫来了,救了很多人,我们是心怀感激的,便想趁这个机会为他作媒。人家姑娘才二十,前两天我偷偷带了她来瞧一眼,她高兴得很呢!再者,谈大夫喜欢孩子,将来要几个就生几个,自己家的孩子,要怎么逗就怎么逗,何必眼巴巴地玩着人家小孩呢……无愁?无愁,你怎么啦?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无愁?”

    无愁神色恍惚地走过药铺子,往后院而去。

    “我还没洗衣服呢……”停在井边,他机械式地打水,水里映着自己的脸。

    他不是天之骄子,自幼是孤儿,后被娘收养,为了娘的病,他上城里拜师,巧遇谈笑生;他带着自己云游四海,寻找更高明的医术及不同的病症,其实他待自己算是好了——

    “他是我师父啊,我在胡思乱想什么?”无愁喃喃,风一吹,水起波动,将他的容貌扭曲了。

    他的心也扭曲了吧?不然怎会对笑生哥哥产生奇怪的想望?想要他一辈子不成亲,就跟着他继续五湖四海地走下去——

    “会不会是我自幼没爹,我的叔叔未曾给我父爱,所以才对笑生哥哥起了孺慕之情?”无愁喃喃说服自己。

    外厅传来脚步声,是谈笑生走进了药铺子。

    “怎么样,谈大夫,那几个小孩儿很可爱吧?”王大嫂问道。

    “哎,岂止可爱……简直打进我的心坎里,呜,好久没有遇见这么乖巧又可爱的小孩,我要抱抱他,他就乖乖让我抱!我要他喊一声笑生哥……我是说,要他们喊我什么,他们就乖乖地喊,这年头的小孩可爱得让人受不了。”谈笑生满足地叹息,几乎要感动地拐那些小孩回家了。

    “谈大夫,你喜欢就好,那些小孩是小泵娘的弟弟们……”

    “小泵娘?”

    “无愁没跟你提吗?谈大夫,您岁数也不小了,那小泵娘才二十岁,家世清白,眉目清秀,你若愿意,我带着她让你瞧一瞧。喜欢了,再谈婚事。不过小泵娘有个条件,就是嫁进来,也得让她的弟弟们跟过门,就是方才那些一孩子啊……”

    “啊,你是说,那些孩子也会住进来?”满脑子已是与小孩同乐的梦想了。

    “谈大夫,我瞧你真是喜欢小孩儿。小泵娘很年轻,将来你要多少个小娃儿,她都能生,你可要好好考虑清楚……”

    谈笑生已经听不下去了。一想到有很多个像自己的小孩到处跑,任由他来抱他来逗,就差点全身兴奋地发起颤来。

    自己的小孩啊……小孩是很可爱,像自己也不错,但是像无愁会更好……他傻傻发笑,抬起眼,瞧见了窗外后院的无愁.

    无愁动也不动,灼灼望进他的目光。

    他的笑,停了。

    黄昏夕下,橘红的微光映在无愁的身后,形成淡淡的光圈。他的身材高瘦,眉目秀气,算不上美少年,但却有当年小时的可爱模样。

    从来没有告诉过其他人,他是喜欢小孩,想要抱抱他们柔软的身体,却还算有良知地不拐骗他们。唯有当年遇上无愁,他的良知被狗吃了,又哄又骗地带走这孩子。

    他不愿深想啊。孩子对他,都是一样可爱动人,唯有一个例外。

    他不由自主地抚上脸颊。当年,就是骗着他亲自己,那时还有藉口,说他生得可爱,可是现在呢?

    在微光下,无愁微微启口,似要说话。

    谈笑生望着他姣好的唇,胸口猛然抽紧,对自己此时此刻的念头感到骇然。他转身毫不犹豫走了,愈走愈快,最后奔出药铺子,跑到城镇里共用的水井。

    “谈大夫!”

    有人向他打招呼,他听而不闻,打水起来往自己头上淋去。

    “这算什么?谈家乃积善之家,积福数代,我理当是个福将,为何运上这种事?”他喃喃道。水盆里映着无愁幼时可爱的脸,他吓了一跳,连忙将眼睛闭上。

    一片黑漆里,闪过无数个无愁。从小时到长大,他的心愈跳愈快,完全不同平日见到小孩那种兴奋。

    遇见可爱小孩,他心跳小鹿乱闯,但对无愁……他是心里悲喜交集,如果再以父子、兄弟、师徒的感情看待彼此,他就是真在骗自己了,骗得好假。

    他叫谈笑生,理该笑看世间;他叫无愁,应该毫无烦恼过一生,偏偏名不对天赐的命运。

    “为什么他……会是个男孩?”

    如果只是纯粹喜欢,他可以留下无愁多几年,直到留不住了;但当他心有邪念时,要如何留下无愁?

    “天不公啊,我没作过坏事,我是个好人啊!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笑生哥哥!”无愁气喘跑来。“你怎么啦?”

    谈笑生张开眼,周围彷佛围了不少人,他视若无睹,眼里只有无愁担忧的脸。

    “如果我是你爹,我会庆幸将你养成这样俊秀的好孩子;如果我是你兄长,我会高兴有你这等的兄弟,可是我什么也不是……”

    “笑生哥哥,你……”无愁隐约觉得不对劲。

    瘦弱的身子突然狠狠被抱住,来不及叫出声,就听见谈笑生的低叫:

    “对不起,对不起,无愁……”

    转载自爱情夜未眠冰儿扫校

    “我想见娘,好想好想见娘……”无愁喃喃道。包袱已收拾了,却迟迟没有动身。

    今天是笑生哥哥上泰山赴约之日,临走之前吞吞吐吐,终究没有留下话就上山了。后来王大嫂提到笑生哥哥似乎有心谈成婚事……他还是下定决心回家去吧。

    “新婚夫妻里夹个小徒弟,对他们也不好。”无愁迟疑了下,终于拿起包袱,往外堂走去。

    回去见了娘,心里必然豁然开朗,不会再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是谁这么聪明在外头雇了车……”谈笑生走进药铺,见到无愁,热络地走上前。“无愁,我回来啦……你……你带着包袱干嘛?啊,我懂了!我的包袱呢?收拾好了没?记得别带太多,这间药铺子就送给他们吧。”

    “没有你的包袱。”无愁小声说道。

    “啊?不会吧?我干净衣物至少还有几件吧,怎么没有我的包袱?”

    “我要自己回去。”

    谈笑生差点以为自己错听了。“无愁,你在开什么玩笑?你要回去哪儿?”

    “我要回去找娘。我想以我现在的能力就算不能根治娘的病,至少时时照料在旁,能够让她少有病痛也就够了。”

    听起来像是要将他撇到老远去,这让他心里不痛快极了。“我是你师父,理当也去。”

    “你要成亲,不是吗?你跟我回去,要置她于何地?”

    谈笑生闻言,娃娃脸逐渐通红,说道:“我……我不成亲了!没错,我是曾动过这个念头,成了亲,就不会胡思乱想,才有名目留你下来……”

    见无愁有些困惑,他的脸更红,将视线掉开一会儿,又鼓起勇气正视他。

    “我上泰山,原以为会见到坟,后来瞧见了冷豫天……”

    “银眸姐姐成仙了吗?”无愁细声问。

    “没有。她,还是个不人不妖的挽泪。”谈笑生轻声说道:“一个七情六欲极重的人怎能在短时间修道成仙?挽泪不是仙,却没死,她什么时候会命尽,谁也不知道,但冷兄提及他作了一个梦,梦里判官引他下地府见挽泪本命灯,挽泪的本命灯仍在燃烧,这就够了。上苍有好生之德!命随人改,只有挽泪把持自己,就算不成仙又如何?后来我与冷兄谈了许久……”他忽然抬起脸,抓住无愁的双手。“无愁,我……我……是我的错,是我以为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以为有了老婆,就能让你理所当然地留下来,就能阻止我心中邪念,是我太过分!是我在逃避!现在……我不要逃避了!什么美丽的灵魂,我也不要了!我只要你,无愁!”

    无愁呆了下。“笑生哥哥,你……”

    “天无绝人之路,世人难容这样的恋情,我拚死也要想个成全我们的法子,我想了又想,想了好久,如果……如果你愿意,也不在乎我大你十来岁,我们就搬到你叔叔跟你娘住的那个山脚下吧。我明白你一直牵挂你娘,咱们就在他们的屋子旁,再盖一间,一来你娘若有病痛,你可就近医治她;二来……”他脸红得快要喷火了。“二来,你常说你娘、心怀慈悲,她必不介意我……我这么的喜欢你,她会懂的!我喜欢你,喜欢一个人是无罪的!不管你是男是女,她一定会懂的!你……你愿意吗?”

    无愁大受震撼,努力消化他的话。

    “无愁?”谈笑生紧张地望着地。“之前我在乎世俗观念、在乎道德,也怕你被人伤害,现在我却抛去了那一切,你……你……对我又是如何呢?”

    无愁咬住唇,垂下脸,声如蚊地应了一声。

    “什么?”谈笑生贴近了他一些。

    “好。”他小小声答道。

    谈笑生闻言惊喜万分,差点要像小时抱着他乱跑乱叫了。他高兴地语无伦次:

    “好好,太好了!我就知道我不是一厢情愿,这比我骗了十个小孩还快乐……哎哎,我是说,你快去收拾我的包袱,对对,你顺便去换上上个月作的新衣裳,我可不要你娘见了你,以为我在虐待你,那会没有好印象的。”

    无愁的脸微红地走进内堂。

    谈笑生走一步、跳两步,咧大嘴笑道:

    “我还以为我谈的是苦恋,原来无愁对我也不是没有感觉,感谢冷兄的点化,否则我真怕要逃避现实了。”如果说,真有什么可惜的地方,就是没有办法一块带走那小泵娘的弟弟们。

    他立刻甩头。

    “人要知足,不能太贪心,有无愁就够……”嘴角笑弧愈来愈大,双眼笑眯起来。“尤其我听说他娘收养好几个孤儿,说不定近几年又收养了些个,我就住在隔壁,到时候还是有小孩子可以抱、可以骗、可以拐……”

    无愁与小孩兼得,这样会不会太贪心了点?

    “其实,如果无愁永远长不大更好……”他傻傻笑着。等了半往香,还是不见无愁出来,他暗叫不妙。“万一无愁临时反悔,我虽然是个娃娃脸,但年岁也太大了,又是个男的!难保他……”

    他心一急,连忙步向内堂,心里闪过好几个念头,如果无愁真要拒绝他,他能死心吗?

    顺手推开内堂,想要尽最后的能力来说服他。

    “无愁,你怎么待……啊啊啊……你你你……”他瞠目,手指剧烈颤抖地指向脱下一半衣服,露出赤luo身子的无愁。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无愁的luo身……他的脸“轰”地一声冒出白烟来,久久说不出话来。

    绣芙蓉2003年7月11日更新

    搬来山脚下了。

    无愁的叔叔……其可怕,杀气十足,我几乎以为我要被他的目光杀死千百回了。

    不过我还是心怀感恩,无愁的娘收容了小孩,为了抱抱这些小孩,今天我又被无愁追若打。没有天理啊,小孩生来就是要抱要亲要哄的,我抱抱哄哄,有什么关系?

    神,终究还是没有遗弃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探花郎最新章节 | 探花郎全文阅读 | 探花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