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坏坏老婆要调教 > 终章

坏坏老婆要调教 终章

作者 : 季荭
    望着她,心口益发激荡,他早就温习过无数回两人唉的回忆,想念她柔软的唇、柔嫩的肌肤和迷人的窈窕线条,更别提那令人发狂欲醉的亲密结合……

    他想要她,想安慰她,面对她楚楚可怜的哀求,他的理智瞬间崩裂,不想再故作矜持的拉开距离。

    “对不起,我好想太过分了。”见他呆愣住,杜蕬蕬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她的心也好苦。

    伸手推开他,她难堪的转身欲躲进房内。

    蒋国法将手上的换洗衣物丢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上前一步,张开铁臂将她抱个满怀。

    她纤细的身躯僵在他宽厚的胸前,一双美目惊异的瞪着门扇。

    他低下头,轻轻吻上她的耳垂,在她耳边沙哑低语:“是你招惹我的,怎么可以一走了之?”

    他心里十分感激她的招惹,让他心软的撤下心防,放下不必要的坚持,拉近两人的距离。

    她心跳失速,带着惊喜,却又沮丧哀戚。

    因为在今夜过后,他们将彻底划清界限。

    娇躯缓缓回过神,偎入他的怀里,白嫩的指尖描绘过他薄而好看的唇瓣,下一秒用唇代替指尖,主动抬头亲吻他。

    她的吻揭开了序幕,厚实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压向自己,加深这个吻。

    呼吸乱了、心跳乱了。他将她困囿在墙壁和自己结实的胸膛指尖,热情的吻她、**她。

    “不要……”娇躯难耐的拱起,樱唇无法克制的吐出破碎的轻吟。

    “蕬蕬,别叫我停,我停不下来……”蒋国法太过熟知她每个敏感点,毫不迟疑的在她身上撒下**的火花。她的美丽和性感,甚至连每一声吟哦都让他为之疯狂,只要沾上她,如同沾上了失心疯的毒药,让他上瘾,再无法戒掉。

    “……不要停。”揪着他的黑发,她眼眶泛泪。

    失控到连衣衫都来不及褪去,他撩高她的睡衣裙摆,解放自己的欲望,抬起她的修长美腿,将她压制在墙壁上,深深埋入她温暖的身体里。

    结合瞬间,两人都发出了叹息声。

    太久了……多少日夜,他总在梦里重复着与她身体交融的甜蜜快感。

    如今,终于美梦成真。

    单手捧着她的臀,一手将她的双手扣在头顶上,在流泻晕黄灯光的二楼通廊上,他爱着她,每个起伏都让她无法承受的呻吟。

    那呻吟声是爱的催化剂,他放开她的双手,低头吻上那两片喘息的嫩唇,一连串剧烈的动作,他将沉溺于情海的她带至天堂。

    激情暂歇——

    杜蕬蕬感觉自己好像死了一回,她全身乏力的倒在他的怀里,若非他圈搂着她的腰,她可能会腿软的跌在地上。

    蒋国法吻了吻她的脸颊,温柔的黑眸凝视她泛着粉晕的脸蛋和那迷蒙的双眼,他弯身将她打横抱起,兜转至房内。

    将她轻轻放在床铺上,他暂且离开她,退到床边——

    “阿法……你不留下来吗?”衣衫凌乱,却丝毫不减性感的杜蕬蕬,失望的探出手捉住他。

    “只要一晚就好,我求你。”

    他噙着宠溺的笑意,轻轻扯开她的小手,在手背烙上一个吻痕。

    “蕬蕬,我再也不会离开了。”

    再也不离开了……

    多美妙的一句话。

    她落了泪,滚烫的泪珠滑过脸颊,落在枕头上。

    他站在床边,迅速脱去身上的遮蔽物,精壮结实的性感身躯完美的在她面前展现。

    她顿时口干舌燥,没想到才经过几年,他的体格更加结实,练出完美腹肌,皮肤也黝黑了几分。

    他带着自信的笑意上了床,跨跪坐在她的腰侧,他附身凝视着她泛红的绝美脸蛋,抬手帮她将身上的睡衣从头顶上扯掉,

    相较于先前的失控鲁莽,这一回,他温柔的占有她,欢愉夹着痛楚的甜蜜折腾着她,她哽咽的再度落泪,她闭上眼,细细品味属于他的体温,仰头亲吻他的唇。

    足够了!

    这一夜美好的记忆,她可以留恋一辈子。

    “阿法,我爱你。”在他浑身紧绷,汗水滴落在她的胸口之际,她鼓起勇气倾诉爱意。

    “我知道。”他噙着笑,吻住她迷人的唇。

    一切的甜蜜和痛楚都融化在这个吻里,他们身体交融,体温相偎,全被这美妙的结合震慑住,谁也舍不得离开彼此。

    整晚,他们依偎相眠,度过四年来最甜蜜的一夜。

    早晨。

    微亮天光溜过窗帘落在房间地板上,一道微弱光芒顽皮的抛上床,扰人清眠。

    蒋国法皱起眉头,翻了个身,手臂自有意识的往旁边一探,欲将身旁的柔软人儿揽入怀里。

    未了,却扑了个空。

    “蕬蕬……”

    甩开困意,他坐了起来,转头看向身侧,那里早就空荡荡一片,大手一摸,床铺连一丝温度都没有。

    低头看看腕上的机械表,时间走到清晨六点。

    他一脸匪夷所思,她这么早起床做什么?

    昨晚他不懂节制,肯定累坏她了,她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瞬间没了睡意,他掀被下床,弯身欲捡拾昨晚乱扔的衣物,地上却不见凌乱。

    扭头望向床尾,米色长尾椅上摆着整齐的衣物。

    他先进浴室冲澡盥洗,回头穿上干净崭新的衣裤。

    走出卧房,他先到儿童房看看两个宝贝,替他们盖好棉被,这才缓缓下楼。

    空气中飘散着咖啡和食物的响起,他噙着笑意来到厨房,果然在炉子前逮到了娇人儿。

    “早,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从身后圈抱住她,经过一夜的恩爱,他彻底投降,不打算继续折腾彼此。从今天起要放低姿态,跟她重续爱曲。

    被圈在宽怀里的纤躯微微一僵,她吞下一声苦涩叹息,轻轻的摇头。

    “我睡不着。”她说。

    “睡不着?看来昨晚我的卖力演出显然还不够。”沉浸在甜蜜爱意中的他,尚未发现她的异样。

    “早餐吃什么?我饿坏了,昨晚体力耗损过度,今天得多吃点补回来。”

    “我做了法式煎饼,还煮了咖啡,就快好了,你先去拿餐具。”她眼眶发热,微微刺痛着,对于他所展现的温柔,她苦涩的想掉泪。

    用力眨着眼,她压抑着剧烈起伏的情绪。

    她愿意和平放手,她不想让他有压力,所以坚强面对是最好的办法。

    昨晚,自己卑鄙的利用他的同情,诱惑了他,杜蕬蕬对他的女友感到抱歉。

    深呼吸几次,她强自镇定的继续张罗早餐。

    “这是两人份,应该够填你的空位。”端着色香味俱全的金黄色法式煎饼上桌,她用尽全力的力气,才勉强对他挤出笑容。

    他看着分量超多的煎饼,伸手拉住她。

    “孩子的起床时间还没到,你先别忙了,陪我一起吃早餐。”

    这一个月来,每天早上她总是忙着张罗吃食,替他备好早餐后,回头又要叫孩子起床盥洗,当她带着孩子下楼,他已经用完早餐,即将出门上班。

    详细那个,虽然同住,但他们不曾一起坐下来享用早餐,共度静谧的时光。

    她轻轻咬着唇瓣,挣扎了下才点头。

    “我刚好有事要跟你谈。”

    在他身边坐下来,她其实一点胃口也没有。

    他终于注意到她的异样,她秀眉轻轻锁着,眼神带着犹疑和哀戚。

    “你想跟我谈什么?”他一脸疑惑的瞅着她忧郁的面容。

    “谈……关于孩子的监护权。”她鼓起勇气说出口。

    “监护权?现在还有必要谈吗?”他微微一愣,不懂她为何突然提起这个?

    经过昨晚,他们已经决定和好如初一家团圆了不是吗?既然都有了共识,吸纳在来谈监护权根本毫无意义可言。

    “我们必须谈清楚。”小手揪紧围裙,她相当坚持。

    他直觉不对劲,暂且保持缄默,静静聆听她接续想说的内容。

    “阿法,我很抱歉,过去我单方面提出离婚,是为了让你能毫无顾忌的追求梦想,我不曾后悔过……”她低着头,垂着眼帘,将整件事低声道来。

    “你不负众望终于成功了,完成了当律师的梦想,我很替你高兴,满心欢喜的以为,我们终于可以一家团圆,只要我努力挽回你,一切都来得及……”

    一切并不算晚不是吗?

    他眉头紧锁,心里暗忖着。

    “阿法,我看见了。”她故作坚强的抬起头,泛着凄苦水光的眼眸对上他写满困惑的黑色瞳眸。

    “很抱歉,我跟踪了你。”

    “看见什么?”他心里好奇,困惑也更加深。

    “跟踪?”

    “我看见——你和你的女朋友一起逛街购物,你体贴的帮对方买单,还买了蛋糕和咖啡,最后搭上她的车……”若非交往中的情侣,他不可能如此大方替女方付钱。

    “我很抱歉,这段时间利用孩子将你绊住。从今天起,你不必再勉强自己,往后我们共同拥有孩子的监护权,你要来看孩子我都不会阻扰,不过我希望你别把孩子抢走,他们从出生就不曾离开我……”

    蓦地声音消失了,她恐慌的哭了起来。

    倘若他执意打官司抢走监护权,她根本抢不赢。

    “原来如此……”蒋国法脑袋一呆,怔愣一秒钟后恍然大悟,抬手扶额低低的笑了。

    她抹去伤心凄苦的眼泪,美眸圆睁的瞪他。

    “你真可恶。”

    即便不愿顺她的意,也不该晓得如此张狂可恨。

    他深深的叹口气,倏地起身来到她身边。

    “蕬蕬,你等我一下,我上楼拿个礼物给你。”

    分手礼物吗?

    她才不要!

    他早已跨步离开,高大身影消失在厨房门口。

    她哀叹一声,低头抹去不争气又掉落的泪珠。

    不一会儿,他再度出现在厨房,站在她身旁,将纸袋递到她面前。

    “打开看看。”他温柔的凝睇着她。

    她瞪着百货公司的纸袋,呆住。

    “快,打开看看。”他笑着催促。

    她抬头瞥他一眼,轻咬着唇瓣接过袋子,打开来取出一条熏衣草色的喀什米尔披肩。

    “这是……”

    “这是昨天跟同事一起逛街买的披肩……”他将来龙去脉解释的相当清楚,因为有单笔结账满万送千的折扣,所以由他先刷卡买单,钟律师再拿现金给他。

    杜蕬蕬顿时感觉头顶有一群乌鸦飞过。

    所以……她误会了。

    她搞乌龙了,看见他跟同事逛街,就以为他另有所爱!自己胡思乱想伤心了一下午,昨晚还勾引他,想留下最后一夜的温存……

    “那个……阿法……”

    “我没劈腿。”他笑着说。

    “其实,我们不是夫妻,你就算另有所爱也不能说是劈腿……”真是误会大了!她尴尬的直想挖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呜!她小手揪着披肩,把涨红的美颜藏在柔软的布料里。

    “就算我有很多机会可以劈腿,我也不会这么做。”他重申。

    “我对任何女人都不会有非分之想,因为我的心早就被杜蕬蕬这个女人偷走了。这个笨女人为了我的梦想,竟然情愿牺牲自己的幸福,傻的令人心疼,所以我绝对不能放开她,要用一辈子的时光好好爱她……”

    他伸手,将埋在皮建立的小脸捧高,对她吐露爱意。

    她好感动,泪光闪烁。

    “杜蕬蕬,你昨天晚上诱拐我,把我吃干抹净,这一次你别想再找理由叫我离开,我告诉你,除非我死,否则我永远都不会再让你把我推得远远的。”

    他语气坚硬不容置疑,将她从椅子上抓起来,轻而易举的扛在肩头上。

    “你、你要做什么?”美腿在半空中晃啊晃,姿态诱人。

    “时间还早,我们回房去。”

    显然昨晚他不够卖力,才有机会让她一早就耍笨,考验他的心脏。

    这一次,他绝对让她累得下不了床,更要让她认清事实,他有多疯狂的爱着她。

    关上房门,蒋国法将她抛上床,高大身躯旋即压上去。

    她脸红尖叫的想推开他,他却低头衔住她的小嘴,封住她的尖叫声。

    清晨六点半,时间还早呢!

    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再好好温存一回。

    这一次,一定要让她累到求饶,不再想东想西,她的小脑袋瓜里只能想他。

    他用生命爱着她,躺在他身下的杜蕬蕬,因为他从不曾改变过的爱,心坎划过阵阵感动。

    她,再也不会笨得放手了!——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坏坏老婆要调教最新章节 | 坏坏老婆要调教全文阅读 | 坏坏老婆要调教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