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校园言情 > 珍藏版坏女人 > 第九章

珍藏版坏女人 第九章

作者 : 乔宁
    看着眼前这一幕,何霓亚又气又急,气的是儿子居然这么没自尊,又回过头去爱当年把他践踏在地的坏女人,急的是她阻止得太晚,就怕已经很难切断两人的亲密。

    且不说宋琳恩当年是怎么糟蹋她的宝贝儿子,当年他们在宋家底下工作,不知受了多少屈辱。尽避宋家给的薪资很高,他们对待佣人的嘴脸却是十分傲慢,在他们这种豪门世家观念里,财富地位才是一切,对一般人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

    回忆起那段辛酸过往,何霓亚气就不打一处来,怒颜对准尹利军,严厉痛斥:“你这是在作践自己!你也不想想当初姓宋一家人把我们当成什么,以前你这么努力想讨好宋大小姐,结果她是怎么对待你的?你爸那时候只顾着自己失意落魄,也没好好关心你,你就以为我这个做妈的也没看出来?”

    尹利军一时语塞,似乎真没想过,原来他自以为在双亲面前藏匿得很好的心情,其实母亲都知情。

    何霓亚气得脸色翻红,手指比着宋琳恩,语气越发恶劣:“你自己摸摸良心,你们姓宋的,从来就只瞧得起有身份地位的人,口袋不够深的,你们连一眼都不屑瞧,更何况是在你们家底下做事的佣人。你以前交往的男朋友,身家都是好几千万,几时给过利军好脸色了?尽避他是这么的优秀出色,你还不是嫌弃他穷,嫌弃他爸爸是你们宋家的司机,不是上市公司大老板,更不是什么名门世家,你说,我有没有说错?”

    宋琳恩目光一颤,凝聚的泪水眨落下来,苍白的脸颊瞬间满布湿痕,想出声响应尹母的指控,却又不知自己能说什么。

    只因那些都是不争的事实,即便她和尹利军达成共识,往后不再提起从前总总,但那并不代表周遭的人就会愿意就此淡忘。

    伤害就像疤痕,即使已经淡化,但是痕迹永远也不可能消失。

    “妈,够了,不要再说了。”尹利军揽紧了掌中发凉的小手,厉色的制止母亲继续责难。

    看见儿子帮着外人,何霓亚心底生寒,对宋琳恩的感觉更坏了。“这也是我想对你们说的--够了!不要再继续纠缠下去!宋家垮了,处境堪怜,但那与我们无关,我们一家三口从前已经受够了宋家的鸟气,你不要再拿无谓的同情去救济昔日处处看扁你的坏女人!”

    “妈!”尹利军俊脸一僵,因为对方是母亲,只能隐忍着怒气不好发作。“我和琳恩已经把话说开了,如果我都不在意,你何须在意?”

    “你的意思是我没资格跳出来干涉你们?”何霓亚气得胸口直喘,抓住茶杯似乎想往地上摔,但是碍于不愿与儿子反目,终究还是忍住了。

    “感情的事情,我自己说了算,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尹利军垂下目光,口气冷静,似也不愿与母亲正面冲突。

    “没错,感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但是如果涉及婚姻,那就是两个家庭的事,我不可能让姓宋的当我媳妇!”何霓亚心一横,撂下了最终的狠话,盼能就此让儿子彻底清醒。

    尹利军默了片刻,再扬起双眸时,眼底流动着沉痛的拉锯。“妈,你一定要逼我做决定吗?”

    何霓亚心头一凛,打了个寒颤。“你这是什么意恩?”

    “今天在公司,我已经跟爸说过,如果你们不同意我跟琳恩在一起,那我离开“尹丰”,不会让你们感到困扰。”

    这话一出,宋琳恩也深感震撼的撇头看他,心口好似被人重击,痛得眼泪直流。这个男人是这么的爱她,爱到连亲手建立的事业都可以舍弃不要,她还能拿什么回报他?

    只有爱。

    她所能给予的、回报的,只有心中最深的爱。

    听见这番坚决不容撼动的宣告,何霓亚颓然往后一靠,浑身力气都瞬间用尽似的,保养得宜的脸蛋失了血色。

    “你就这么爱她?爱到连我跟你爸都可以抛下不管?甚至连公司都可以轻易不要?她到底有什么好的?”顾不得外人在,何霓亚流下痛惜的泪水,

    “因为我爱她,这就足以说明一切。”尹利军神情坚定的答覆母亲。

    “阿姨……对不起。”见何霓亚脸色惨白,宋琳恩脑中浮现了身患重症的母亲,不由颤抖着嗓音出声道歉。

    “我承认自己以前很坏,总是故意伤利军的心,但我现在已经悔过了,我对以前的所做所为感到惭愧羞耻,但是我对利军是真心的,不是因为钱或是其他因素,我是真的爱他。”

    “我不信!”何霓亚气得大喊,眼泪流得更厉害。但是不相信又能怎样,自己的儿子宁可舍弃一切也要跟她相守,就算哭哑了嗓子,哭瞎了双眼,情况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妈,我不是瞎子,神智也很正常,没疯也没傻,琳恩对我如何,我很清楚,我相信她。”

    “你已经被这个女人迷昏头了,你眼中还看得见其他吗?”知道多说无益,何霓亚虚弱地从沙发上爬起身,抄起爱马仕皮包,抹掉脸上泪水,气愤的离开。

    这场摊牌,没输没赢,毫无结果可言。

    沉重气氛并未因为何霓亚的离开而消散,客厅死寂一片,宋琳恩低垂美眸,默默掉泪,尹利军握紧她的手,却拧着眉头不言一语。

    他考虑过很多,也事先预想过父母会如何反弹,但没想过母亲的情绪波动竟然这么大。

    “利军……”片刻,宋琳恩缓缓抬头,泪光闪闪的双眸望向他。

    “嗯。”他立即应声。

    “我们……还是算了吧。”她垂下被泪水沾湿的睫毛,嗓音轻得像是叹息。

    他浑身一僵,脸色瞬变,心口好似被人掏空。

    “没有什么算不算了,我们就是要在一起,没有人可以分开我们!”

    “阿姨说的其实也没错,不管我们怎么样,外人眼中看来,我就是为了钱才接近你……就算我们说好不提起以前的事,但是叔叔和阿姨还有旁人还是会记得,现在的我……确实配不上你。”

    她的手碗忽然一疼,整个人被他拉进怀里,他的双臂将她抱得好紧,好似她会就此消失不见。

    浓浓的恐惧不安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一颗心拧得都快碎了,无助的泪水落了满脸,浸湿了他的肩头。

    她真的好糟糕!居然害他这么不安,她真的坏透了……总是让他爱得这么孤单辛苦。

    “我会找时间跟我妈沟通,不许你有任何离开我的念头,你听见了吗?”他收紧双臂,满眼焦灼,嗓音甚至因为心中的恐惧翻涌而有些哑,听起来近似哽咽。

    她心脏一缩,双手环紧他的腰,赶紧点头允诺。“对不起,我只是担心你会因为我跟你父母闹翻……我不会再乱想了,你放心。”

    “约定好了,你不会再让我继续当傻瓜,你会陪在我身边。”最痛苦的,不是得不到,而是得到之后又再失去,他无法想像失去她后,他要怎么继续接下来的人生。

    他构筑好的未来蓝图,哪怕是一个琐碎的部分,也有她的参与,他不能没有她

    “当然,因为我们都是傻瓜。”为了舒缓他的情绪,她故意用着戏谵的口吻说,却只是得到他更深更紧的拥抱。

    她在心中叹息,同时深感内疚。她怎能这样软弱,一下子就退缩,差点就让他一人孤军奋战……

    “利军,我不会离开的,就算所有的人都认定我坏,怀疑我意图不良,那也无所谓,我会一直跟着你,直到你对我厌烦为止。”

    听见她低柔的承诺飘入耳底,他紧绷的身躯才微微放松,但双臂依然将她钳得好紧,宛若甜蜜的枷锁。

    “那你惨了,因为我绝对不可能对你厌烦,你到死都要跟着我了。”他故作蛮横的贴在她耳边低语,直到听见她轻盈的笑,一颗绞紧的心才逐渐恢复正常。

    “好呀,就算全世界都认定我是坏女人,我也不会离开你。”她有些落寞却又感到无比甜蜜的偎紧他。

    “全世界怎么认定也与我无关,我就是爱你,就是要你,你只能是我的。”

    他的承诺永远这般坚定,总可以轻易让她眼眶泛泪,一颗心都被这席话烘得好暖好烫。

    不管别人怎么说,无论别人怎么定义这份爱情,她都不会在意了,她爱他,他也爱她,这样就足够了。

    季节转入深冬之后,在圣诞节那天,宋琳恩和尹利军在林特助与洪秘书的见证下,上法院公证结婚,正式成为合法夫妻。

    没有婚纱,没有亲属的祝福,只有他们对彼此的信任与爱,便已足够。

    她没再进“尹丰”,毕竟每天与他同进同出,已经惹来了不少闲言闲语,她不想因为自己影响他的工作。

    她辞退了叶太太,改聘一周一次的清洁人员,至于平日的家务则是由她亲自操办。

    早晨醒来做早餐,送他出门,然后将换洗衣物扔进洗衣机,替他熨烫衬衫,紧接着是准备午餐,将爱心便当送到公司与他共餐。

    下午返回家里,看看书,画她喜欢的风景,等待他结束疲惫的一日回到家,有她温暖的笑容相迎。

    听起来似乎平淡又无趣,他们却完全沉浸其中,每天都是甜蜜的纪念日,丝毫不觉有厌倦感。

    结束了冥想,宋琳恩拉紧了身上的深紫法兰绒大衣,戴着婚戒的那一手抚过依然平坦的腹部,想起每晚火热的缠绵,双颊泛开了甜蜜的红潮。

    他们都这么“积极”密集的做功课,应该很快就会有小贝比了吧?

    微笑抬起满布红晕的脸蛋,她走出气氛温馨的小餐馆,伫立在庭园入口处,等着去停车场领车的尹利军。

    今晚在国家演奏厅有一场爵士乐团的演奏会,他们一欣赏完便绕到附近的餐厅吃宵夜,刚才他还提议要带她到求学时常去夜市走走,她欣然答应了,只要能多融入那段来不及参与的过去时光,她都很乐意。

    “琳恩?”一名身上微带酒气的男人身影忽然晃近,原本来琳恩下意识想躲开,却在听见那似曾相识的声音时楞住。

    她往后一站,就着餐馆庭院外的造景灯光看清男人面目,这一看,过去的回忆瞬间又在脑中翻腾起来。

    是赵明洋!

    当年,他是风靡整个上流社交圈的英俊斌公子,是无数千金名媛心目中最好的丈夫人选。

    睁亮了美眸,她仔细端详起眼前的赵明洋。

    昔日高大的身躯已经走样,他胖了至少十几公斤,挺着一个大大的啤酒肚,发线退了好多,显得前额一片光秃,双目也暗淡无神,看起来神采颓靡,虽然打扮入时称头,然而气质却甚是低俗猥琐。

    她愣了好久,始终无法把服前的男人,与以前翩翩贵公子形象联想一起,完全是判若两人。

    “真的是你,你居然一点也没变……”赵明洋也在打量她,似乎是喝多了,一连打了几个酒嗝,踩着虚浮的步伐又更靠近

    “啧啧啧,你还是这么美,只可惜你老爸死了,你也没钱了,现在只能随便跟着男人过生活吧?”

    “赵先生,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仪态。”她生疏客气的提醒他,脸上毫无笑意。

    当年她父亲出事之后,她第一个求助的对象就是赵明洋,结果他却假装从来没认识过她,彻底无视她存在的从她面前掉头走开。

    那一刻她才清楚,所谓的上流世界,只是用金钱与虚伪堆砌起来的巨大泡沫,少了其一,很快便破灭。

    “这几年你过得很苦吧?怎样,有没有兴趣跟着我?我可以帮你买栋别墅,把你藏在我老婆找不到的地方……”

    一个身形晃动,赵明洋忽然倾斜上身,双手搭在她肩磅,肥胖的脸庞直直凑近她红润的唇瓣。

    “放开我!”她别开脸,惊惶地失声尖叫。

    视线蓦然一花,赵明洋已经被一股强大力量拉开,整个人重心不稳的跌坐于地,她发抖的身子很快就被搂入熟悉的胸怀。

    “还好吗?”尹利军低头柔声询问,她将吓白的脸蛋埋入他胸口,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背。

    幸好是他陪在地身旁……就算要她付出所有,交换他的爱,她也愿意。

    以前的她,一定是被恶魔蒙蔽了心眼,才会跟赵明洋这种空有财富装饰兽性的禽兽交往。

    宋家垮了之后,她怨恨过,但就在这一刻,她忽然由衷的感到庆幸,庆幸自己经历了这么多磨难,最终能够被尹利军万分珍惜的抱在怀里。

    “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赵明洋狼狈可笑的跌坐在地上,因为醉得太厉害,竟然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摇头晃脑指着他们两人破口大骂。

    尹利军眼神骤冷,怒气显现,宋琳恩赶紧拉拉他的手,示意他别惹事。

    “他喝醉了,不要理会。”她挽住他的手臂,往车子走去。

    见他们两人不搭理自己,赵明洋越发口无遮拦。“宋琳恩你这个婊子!你真以为我想睡你吗?像你这种没钱没势的婊子我才看不上眼!”

    尹利军怒气直往脑门冲,甩开宋琳恩的手,立刻冲回餐厅庭院,拽起赵明洋就是一个硬实的拳头。

    赵明洋惨叫一声,被打趴在地上,循声走出的餐厅经理赶紧掏出手机报警。

    尹利军也没打算离开,就这样直挺挺的站在原地,冷眼低睨着地上那只肥硕的狗熊。“像你这样的男人,只配娶婊子当老婆!”

    那晚的事情很快就闹开了,还登上了隔日早报的社会版,两人日前公证结婚的事情也一并曝光,俨然是颗震撼弹,炸翻了个政商界与上流圈。

    唯恐世界不够乱的狗仔记者自然不会放过这么戏剧性的故事,不出两天,各大报刊杂志均以大篇幅报导,详尽写出宋尹两家的背景。

    从宋家当年如何叱吒政商圈,又是如何没落,宋琳恩如何从高高在上的公主,一夕沦为摔破玻璃鞋的灰姑娘,尹家是怎样翻身一跃成为现今的商场霸主,洋洋洒洒写来,其中再加油添醋大洒狗血,他们两人的结合,几乎成了一出可媲美琼瑶爱情剧现代真实版。

    舆论的力量发酵之下,负面的消息也不断释出,看衰这段婚姻的声浪更是越来越大,众人皆觉宋琳恩肯定是为钱攀附,向来精明聪智的尹利军却被爱情迷晕头,外界不免开始质疑他的判断能力。

    质疑一起,连带的影响“尹丰”股价,一度跌得很难看,谣言又四起,说尹利军可能退出“尹丰”的经营,搞得人心惶惶。

    适逢农历年前的股东大会,会上,尹利军依旧一身深黑西装,沉稳俊美的出席主持。

    毫无意外,与会的大小鄙东一抢到麦克风便出声质疑他的婚姻。

    尹利军不闪不避,黑眸湛湛,双臂分扶在主讲台两侧,俊美的脸庞瞬间占满了他身后一大片液晶电视墙。

    他坚定自负的回答,直到数年后仍是为人津津乐道,也彻底扭转了这个危机,甚至一举将“尹丰”推上巅峰。“我之所以会接手“尹丰”,并让它在我手中茁壮成今日的规模,唯一的原因不是我爱钱,也不是我贪权,因为我爱我妻子,我想证明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可以让她一辈子无忧无虑,过着快乐的生活。今日在场的各位股东,包含我自己在内,可以说都是因为这个信念而获利,换言之,“尹丰”能有今日,全是因为我妻子的存在,如果没有她,就不会有今日的“尹丰”。”

    “只要我妻子还在我身边的一天,“尹丰”就会持续茁壮下去,我会用我的生命捍卫这两者,直到我倒下为止。”

    当时现场一片寂然,那一幕透过现场联机的媒体,不停在各大新闻台播送,令男人为之肃然起敬,女人纷纷为之折服倾倒。

    股东大会结束后的隔日,一片绿油油的股市中,唯有“尹丰”一支长红,后续行情持续火热看涨。

    “琳恩,把电视关掉。”

    沙发上,尹利军脸色紧绷,一丝窘意在眼底流动,特别是当老婆不停按下倒转,将录下的股东大会过程反覆回放时。

    “有什么关系嘛,你很上镜呀,我好喜欢你站在台上回答的样子,好帅气。”宋琳恩呵呵娇笑,抱紧怀中撒娇的猫咪,一人一猫紧瞅着液晶屏幕上被镜头特写放大的男主人脸庞。

    “饶了我吧。”尹利军咕哝,脸上似可见红潮。

    尽避他私下已经向老婆告白过多次,甜言蜜语天天不曾少过,但这种向全世界宣告的画面不断重复播放,就算脸皮厚如钢铁,也会感到不自在吧?

    电话铃声响起,尹利军才想趁这个机会开溜,宋琳恩顺手便将腿上的猫儿抱给他,对他露出顽皮的甜笑,翩然起身走至窗边的小茶几,利落接起。

    尹利军笑了笑,一手抱猫,一手托住下颚,慵懒地凝视着她接听电话的美丽侧影。

    但当他看见她背脊僵直,小手捂住口鼻,眼泪夺眶而出,他倏地放开猫儿站起身,快步走到她身后。

    “琳恩,发生什么事了?”他放低音量,紧张地问。

    “嗯,我知道了,我会跟他说的。”结束通话,她颤抖着手挂好话筒,转身看着他,含泪美眸忽然又笑弯。

    他紧张得整颗心都揪疼了,她却是又哭又笑,迟迟不给他答覆。“究竟发生什么事?”

    她展开双臂,投入他温暖坚固的胸怀,将他搂得密不透风,嗓音哽咽地说:“刚才阿姨打电话过来,问我们过年回不回家吃年夜饭……虽然她的口气还是很差,但她没有挂我电话,我还听到尹叔叔在旁边说要找时间去花莲探望我妈咪。”

    尹利军拧紧的心一松,笑容爬满俊脸。“你这个傻瓜,刚才哭成那样,害我以为发生什么事了。”

    “对不起嘛,我太高兴了……”她从他怀里抬起头,拉下他的俊脸,激动的吻了他。

    “这算是道歉吗?未免太没诚意了。”他轻哼,捧起她想缩回的兴奋脸蛋,俯身加深了这记混合她泪水滋味的吻。

    不甘被冷落的猫咪跳下沙发,在他们脚边打转,时不时蹭着男女主人,发出惹人怜爱的咪叫。

    他们低头望了一眼,然后相视而笑,眼中映照着彼此的笑颜,心中涨满了温暖,在熟悉的亲吻再次互诉爱语,在心底珍藏彼此的爱。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珍藏版坏女人最新章节 | 珍藏版坏女人全文阅读 | 珍藏版坏女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