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仙来也~福如东海 > 终章

小仙来也~福如东海 终章

作者 : 寄秋
    “什么,是大嫂?!”须尽欢十分讶异。

    原来白玉师以为的梦不是梦,是确有其事,她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等着不知名的男人到来,而椰子精会依她的想象变成她心目中的那个人,对她百般温柔。

    她被怂恿着弑亲,老夫人的死就是她下的手,她在老夫人的茶水中下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毒,人一喝下便像在睡梦中死去,完全看不出是有人毒害。

    因为杀人的罪恶感,所以她日夜拜佛念经想洗去一身罪孽。

    可是她仍惶惶不安,担心老夫人会来索命,因此心魔渐生,这才任椰子精为所欲为,有了难以启齿的苟且行为。

    而她戒不掉肉体上的欢愉感,那是长年在外的丈夫所不能给她的满足,也因此让椰子精得以控制她元神,使她丈夫在经商时中了苗女蛊毒。

    须尽欢第四次大喜之日,她失控以银簪刺向自己并非疯了,而是她终于认清梦不是梦,只因她腹中胎儿已有三个月大。

    寡妇怀孕,她还能活吗?唯有一死才能保全名节。

    “要不是我附身的这具躯体不时的反抗,让我好几次控制不住他,否则除了白玉师,就连国色天香、艳冠群芳的君怜心早在我身下娇吟低喘了。”真可惜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看得着吃不着。

    埃气忍无可忍的怒喝,“你是畜生呀!躯壳的主人和君家小姐是亲兄妹,你要真有下流举动,教他们怎么活下去?!”这棵椰子坏到没药救了,真该来道天雷劈死他!

    君怀逸面容的椰子精呵呵yin笑,“不然你以为她为何急着嫁人?即使被人说不祥也要一嫁再嫁,因为她很清楚对她心怀不轨的男人是她亲兄长,她只想在真正失身前赶紧把自己嫁掉。”

    无谓的抵抗呀!不论她嫁到哪户人家他都找得到她,若非君怀逸本人的意志顽抗,他早就得到她了。

    “什么?!难道她寻死觅活的原因也是你?!”须尽欢大惊,整起事件的缘由竟如此可怕。

    “嘿嘿,我要她成为我狎玩的禁欝,怎能任她轻易出阁?她越想逃开我,我就越要让她清楚我的力量有多大,最后她只能选择屈从我!”看她悲愤的神色,他就感觉自己是无所不能的神。

    “椰子,你的本身不会在君府吧?”福气磨着牙,突地冒出一句。

    椰子精脸色大变,为之一惊,“你、你胡乱猜测什么!我怎会把原身栽在凡人园子里,深山野岭才是灵气充沛的所在。”

    “福气,你为什么认为在君府?”人来人往的宅邸难道不会被人发觉?毕竟椰子是罕见之物。

    福气圆滚滚的眼眨了眨,透出灵慧光彩。

    “依他说法,他似乎只往返君、须两家呀!而我从未在须府感应到他,那他必定是长居君府,这样他才能附在君少爷身上,利用他的肉身走动。”

    上一回在月老庙见到君家少爷,她就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不对,想来是椰子精不敢入庙,所以她才没发现他。

    “如果把他的原身挖出,以火摧之,那他还能附于人身吗?”须尽欢眯视他,嘴角勾勒出一丝冷酷。

    “咦,对喔!我怎么没想到,把他烧了就没事。”火烧成灰,元神倶灭,就不能作怪了。

    “你的脑子装稻草,哪想得通花木怕火,福气娘子,你没我在身边,怎能好好过日子?你呀!真少不了我。”他半是感慨,半是说服,有意无意让她惦记着他的好,没法离去。

    毕竟有仙凡之遥,她要找他很简单,须家百年基业扎根洛阳城,而他若要觅她却是无处可去,天上人间路迢迢。

    “对呀!我也觉得你比我精明一百倍,我常常被你骗。”她一拂袖,又回复人间女子的装扮。

    听到她似嗔似恼的抱怨,须尽欢忍俊不住地轻咳两声。

    “我是商人,难免精打细算,你吃点亏,我却是整个人赔给你,说到底,你才是占尽好处。”

    “咦?是这样吗?”福气听得很含糊,似懂非懂地傻笑,觉得自己好似占了好多便宜。忽地,她瞥见一旁的椰子精正想悄然逃走,“等一下,椰子,你想到哪里去?”

    想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开溜,他想都别想!

    椰子精讪讪道:“福仙,你不为难我,我也不找你麻烦,反正你也不想回去,又找到心爱的男人,不如我们各退一步,各过各的日子?”

    他们在天上吵得够久了,来到人间就暂时休兵吧。

    “不行,要我眼睁睁放任你害人我做不到,你跟我回仙居认错,再罚当五百年不能动的椰子。”她是福仙,是好仙,好仙不能看众生受苦受难,也要帮助众生不落魔道。

    “不能动……”一想到又要直挺挺地站着,受风吹日晒,椰子精面色难看,咬牙切齿的开口,“福仙,你不想要拂福尘了吗?”

    那是她的罩门。

    福气却没如他所想的惊慌,反而笑咪咪的摇手。

    “我知道在哪里,你把它藏在遥日少爷的体内。”

    遥日他……须尽欢内心一震。

    “可你取不出吧!它的仙气不见了,连灵气也几乎消失。”他有把握她找不出原因。

    “这……”她不禁皱眉。

    “它的仙气被我取走了,好掩盖我身上的精怪气息,我不给你,拂福尘便唤不出来。”椰子精阴阴低笑。

    “福仙,你也奈何不了我,我们势均力敌,你若硬要向我出手,死的会是两个凡人。”

    “你……”他太可恶了,用凡人的性命威胁她!

    “是吗?孽障,你害人在先,又要诳骗我徒儿,真当我治不了你——”

    半空中传来中气十足的清亮嗓音,如小钟轻敲,宏亮而不震耳。

    “师父……”福气一愕嗫嚅着,垂下首。

    “福神?!”椰子精震惊不已,立刻转身想跑。

    一道圆胖身影忽地现身,矮矮的身形不及五尺,脸上表情和福气如出一辙的笑呵呵。

    “还是学不乖呀!孽障,本神来了还想逃。”福神轻捏指诀,一指,定住了椰子精。

    “师……师父,福气好想你喔!你也来玩呀?”她赶紧上前撒娇,用“也”表示他们是同一挂的,不必受罚。

    福神笑呵呵地捏她圆脸。

    “养野了,待不住仙居,师父前脚一走,你后脚就给我惹是生非,还沾上凡人情爱。”他看了一眼神色凛冽上前拉住埃气的须尽欢,嘴边笑意不减。

    “哎呀!疼,师父你捏痛福气了……”可恶的师父,欺负小徒弟。她扁扁嘴,“明明是臭椰子的错,我不过是追下来捉他而已。”

    “哟!说的还挺有道理,那捉到了,咱们回去吧!”他伸手往空中一捉,一棵丈长的椰子原身浮在掌心。

    椰子精的原身的确栽在君府后院,不过与草木杂处,不仔细瞧还真看不出有异状。

    “师父~~”她一跺脚,瞪眼又嘟嘴。

    一旁的须尽欢神色冷厉,始终寸步不离地紧握着她的莹素小手。

    “呵呵,早看出你这丫头心里在想什么了,找了个情郎就不要师父,师父真是伤心呐!”有女初长成的心酸呀!

    福气扯着福神的手,眼儿睁得圆亮。

    “师父,你一定会帮我想办法对不对?下一回我帮你偷仙翁酿的酒!”

    “南极仙翁的酒呀!”他抚抚光滑的下巴,一迳地笑。

    “再加上太白金星的浑元金丹如何?”

    “好,成交。”福气眨眨眼,一口答应,心里却不由得嘀咕。师父是土匪,居然叫徒儿去做贼,一颗浑元金丹可增加五百年修行,炼制不易,太白金星给都不肯给了呀!包遑论偷了。

    埃神眯笑道:“不要在心里偷骂为师,师父听得见!还有呀,为师这一趟是要告诉你,拂福尘一旦取出,那名孩子也就魂归西天,为了不造杀孽,为师命你留在凡间看管它,直到他寿终正寝。”

    “他能活多久?”不会三年就早夭了吧?那她就要跟着离开了。

    “喔!待为师曲指一算……嗯,不长……”他曲起指,假意一数。

    “不长?”她心口跳了一下。

    “顶多七十八年阳寿。”

    七十八年、七十八年、七十八……福气怔愕了许久,然后喜形于色地大叫,“师父,你根本早就想把我留在凡间!”

    她看起来很傻吗?为何谁都想骗她。

    “对了,忘了一提,拂福尘上曾留有你一根头发,而这孽障硬将拂福尘放入孩子体内时,它反抗地扫了一下,才把这家的福气扫掉,同时你的仙发飘呀飘,就飘到这男子的小指,把月老系的红线给绞断了……”

    月老试着接回去,但试了几回不成,他一火大,便把人间男子的姻缘线与那根细发绑在一起。

    “你的意思是说,我和福气姻缘已定,不用担心会被拆散?”闻言,须尽欢冷凝的墨瞳闪过剑般利芒。

    “呵……她嫁给你了不是吗?”福神意味深长地勾起唇。

    心领神会的须尽欢一颔首,但面上神情并未松懈,“多谢师父成全。”

    “哎哟!会叫师父了,你比我们福气机灵,不错、不错,交给你调教,想必日后不会太差才是,她这胡涂的毛病呀,真教我头痛。”他言下之意还真教人啼笑皆非。自个儿的徒弟管不好,还请人代管了。

    “尽力而为。”他不置可否,模棱两可。

    老婆是他的,他想管就管,不想管就放任其为所欲为,反正他有能力承担得起她闯下的大小祸事。

    “福气,为师走了,在凡间要少闯点祸,别再迷糊了,师父七十八年后再来看你。”呵……终于摆脱这个烫手山芋,能清闲些日子了。

    福神笑眯着眼,左手一摆,把被定住身子的椰子精收回袖口,君怀逸肉身一软倒地,眨眼间,福神那圆滚的身子已远去,爽朗的笑声渐渐隐没天际。

    “你有话要说吗?”看福气欲言又止,须尽欢冷沉着脸,扬眉道。

    气很虚的她勾着他的手,垂眸偷觑着他的表情。

    “我会叫阿寿帮你延寿,让你活到一百零二岁。”

    “然后呢?”他仍无表情。

    “我们一起飞到天上当神仙,我教你呼息吐纳的修炼之道。”近八十年的岁月应该、可以、肯定成的……唉,人的寿命真的太短了。

    “还有要说的吗?”他的眼神变得阴沈,浮动着幽闇冷光。

    “还有……还有……”他不是想听这个?她抓了抓头,快把头皮抓破了,才谄笑地说了一个最不可能的答案,“我要当你一辈子的福气,一直和你在一起,永生永世不分离。”

    一听她说完,冷到令人畏怯的俊颜突地一松,二话不说地抱紧她,俯身便是一记狂肆长吻,“福气,我的福气……”

    福气还想说什么,但眼眶涌上一阵热流,那颤抖的双臂让她发现不只她害怕无法和他长相厮守,他的恐惧也不下于她,忍不住热泪盈眶。

    原来这就是凡间生死与共的情爱,她终于体会到了,深刻而隽永,让人愿用生命相守、相护。

    她用力地回抱他,将头埋在他胸口,聆听着他有力的心跳,那彷佛在诉说着:爱你无悔,天长地久。

    她的夫婿,她的欢……

    “哈哈哈~~我终于把那灾祸嫁出去了,快恭贺我吧!我们家的祸害有人接手,我可以睡几天好觉,多喝几口好酒,不用再奔波劳碌地四处赔罪……”

    仰天长啸三声,福神笑得豪气干云,笑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三百年来,福神就数今天笑得最开心,圆呼呼的肚皮因笑得太用力而上下抖动。

    “福神,我看到你的白牙了,小心乐极生悲,太过欢喜而招来不幸。”生性严谨的寿神泼他一桶冷水,看不惯道友如此得意忘形。

    埃神边笑边抹泪,摇头反骇,“你不晓得我这几百年来为她收拾多少烂摊子,她闯下的祸事罄竹难书,要是她有寿丫头的文静就好了。”

    别人家的都比较好,神仙也难知足呀。

    “不好,她像我,一板一眼的。”他希望有个活泼点的徒儿,两个人都太沈闷了,常常相对无语。

    “呿!你还挑,徒儿像师父有什么不好,我家福气虽然调皮了点,不过人见人爱得人缘,谁见了她都欢喜。”怪了,怎么有点想念她甜软的撒娇。

    “所以我才会同意延寿下凡去历练,看她性子能不能放开些,不要太拘谨,有点笑容。”像福气多好,整天笑个不停,瞧着就舒服。

    “喂!你们两个老不死的,别自己说得高兴,我家禄至可好得很,谦逊博学,风度翩翩,他已经够完美了,是仙界楷模,为什么还得陪你们那群笨徒弟一起下凡历劫?”禄神十分不满,少了个有力的徒弟帮忙,他做什么都不顺,还得事事亲力亲为。

    埃神干笑着清清喉咙,“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咱们四神要团结,四个小徒弟多长点见识也好,你看喜神他是第一个举手赞成的。”

    “啊?啊?什么,谁叫我……”喜神揉揉眼皮,打了个酒嗝,他刚从人间喝完喜酒上来,抱着酒驿昏昏欲睡,根本没听清他们再说什么。

    “看吧!就你一神不满意,埋怨东、埋怨西,一点也不合群……”福神收声。

    哇!他踢什么东西过来,他闪……

    看到一个扫地的背影很刺目,禄神伸脚一踹。

    “这棵椰子怎么还在这里?没一把火烧了吗?”

    化做人形的椰子精抖了一下,不敢抬头,继续扫地。

    “哎呀!烧了他谁来做这些琐事啊,反正放着不用也是浪费,他爱动就让他劳动吧!”物尽其用,总不能叫他这福神丢脸地拿着扫帚洒扫庭院吧。

    “那他惹出的那些事要如何处理,不了了之吗?”犯错不处罚只会助长气焰。

    “那些凡人呀!”他抚着下巴,呵呵直笑。

    有孕在身的白玉师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改嫁腹中胎儿的爹,也就是被椰子精附身的君怀逸。

    君怀逸一开始很排斥,不能接受,但须尽欢软硬兼施、动之以情,又以四娶四嫁的人情逼他,总算让他同意。

    不过君怀逸已有与岭南蒋家小姐的婚约在身,因此白玉师只能为妾,由偏门抬入。

    须遥日是须府子孙,虽然无奈也只能留在须府,不能陪同娘亲一起过去。

    而一度寻死的君怜心仰药自尽,企图用同一种方式迫使须尽欢休妻娶她,君府二老痛心她的不自爱,心一狠,将她远嫁幽川,嫁给一个丧妻又带了三个孩子的老县官,他的岁数刚好是她的年纪的两倍加二,四十而不惑。

    “来来来……喝酒喝酒,别管凡尘俗事,这是我家福气从文曲星那『拿』来的状元酒,今儿个喝个尽兴,不醉不归……”

    黄澄澄的酒液倒入了白玉夜光杯里,酒香四溢,禄神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气哪还升得上来,把酒话闲情。

    福仙等众小仙哪想得到他们私下凡间一事全在师父们的掌控之下,神指一掐,算出有姻缘,便顺势放行,了却尘缘。

    而不知情的小仙们不晓得遭到算计,还惶惶不安的想着触犯天条该当何罪……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仙来也~福如东海最新章节 | 小仙来也~福如东海全文阅读 | 小仙来也~福如东海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