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校园言情 > 是的!小姐 > 第一章

是的!小姐 第一章

作者 : 韩媛
    高子皇站在婴儿床边,瞪着床上的棉花糖。

    是的,棉花糖。对他来说,那个白嫩嫩像棉花一样,肥嘟嘟又像是吃了太多糖而变肥,整个人软趴趴的,只会躺在床上的小女婴,根本是个活的又很黏人的棉花糖。

    “怎么样?子皇,小咪很可爱吧?”站在他身旁的父亲一脸慈祥的冲着自家儿子笑着。

    可爱?到底哪里可爱?恶心还差不多。高子皇撇了撇嘴,“她的脸皱皱的又肥肥的,我甚至看不到这团棉花糖的眼睛在哪里。”

    话一说出口,他的头顶立刻得到一记爆栗。

    “你怎么可以叫小姐棉花糖?”他的管家父亲笑容很僵硬,脸颊在抽搐。

    小姐?哈!老实说,她应该叫做小母猪才对。五岁的高子皇在心中OS。

    说是小母猪其实也真的是名副其实,他每天来到这个家,每天看到这只小母……这团棉花糖,她不是睡和哭,就是睡和黏,睡着时比醒来时可爱一点,醒来时就是为了吃,没吃饱哭,吃太饱也哭,爱困也哭,睡太饱也哭,醒来时黏人抱,要睡时也黏人抱,睡着后要被放下时又是一阵可怕的哭和缠。

    总而言之,这只小母……棉花糖给人的印象就是吃饱等哭、等睡、再缠人又再哭、再睡、再缠人又……就是说,每天除了这三个工作,她什么都不会做,和被养得肥肥的猪没什么两样的棉花糖……猪!

    “你这孩子,怎么个性这么糟糕?小婴儿原本就是长这副德行,就算长得再怎么奇怪,就算小姐比一般婴儿还要肥上许多,就算你心中这么想,也不该把它说出来,应该藏在心里,就算要说出来,也该在人家的爸爸妈妈不在现场的时候说,你看,因为你没有听我的话这么做,我大哥和大嫂就在旁边,是不是听到你说的会很难过?是不是会伤心?”管家父亲很严厉的指责自家儿子。

    一旁他的大哥和大嫂则是面颊抽搐,笑也笑不出,气也无法气。

    为了面子问题,这个家的当家,也就是管家口中的大哥李武雄,只能心平气和的拍拍自家新任管家,也就是十七年前陪他一块呼风唤雨、度过大风大浪、打架闹事的小弟高杰的肩膀。“算了!阿杰,不过就是小孩子的话,你又何必这么认真?”

    “可是,大哥,这臭小子批评小姐。”高杰虽然一身合宜的黑色西装,一头染过的黑发梳得整齐,但脸上那股暴戾的气息依旧存在。

    嘿!你口中的臭小子可是你的儿子啊!李武雄苦笑的与妻子对看。“没关系,孩子说的话听听就好,臭小子敢当着我的面批评我女儿还颇有勇气,我欣赏他。”他用力拍拍高子皇的肩膀,对他比了个大拇指。

    “大哥!”

    “好啦!就小事,不需要太计较,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既然是一家人,凡事不需要太计较。”李武雄的妻子在一旁安抚的笑着。

    “但……”高杰还是很不满意,想他跟着大哥近三十年,从小屁孩开始跟到现在,他最尊敬的人就是李武雄,怎么可以容忍有人这么批评李家的任何一个人?自家儿子也不行!

    “好啦!你也别这么憨直了,自家儿子偶尔还是得挺到底。不如这样吧!如果真的不满意他刚才说的话,我这做大哥的给他一点惩罚可好?”李武雄受不了高杰太过就事论事的个性,只能想办法安抚他的情绪。真搞不懂这三十年来,到底谁才是谁的大哥?怎么老是他在想办法要安抚他?

    “好,大哥,这小子太无法无天,你惩罚吧!请你尽量狠狠的处罚他。”

    李武雄看着仍站在婴儿床边,皱着眉头,瞪着自家女儿的高子皇,突然,他感觉到妻子用手肘顶了顶他。

    他疑惑的转头,却看到妻子充满算计、别具深意的笑容。

    敢批评她历经四十八个小时,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女儿,她这个曾在大风大浪中打滚的大姊头虽然已经金盆洗手,但仍不是好惹的,尤其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件事。

    李武雄知道妻子在想什么,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想到了什么,那张看起来变得很和善的面容扬起一抹阴恻恻的诡谲笑意。

    “子皇啊,我很喜欢你,不过既然你爸希望我能惩罚你,那就小小的罚一下好了……从现在开始,你负责照顾小咪,她就是你的责任了。”

    从现在开始?

    高子皇听不懂李武雄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因为他才五岁,但是听得懂两个字,照顾!

    他得照顾这一团像猪……的棉花糖?

    为什么?

    ※※※

    是啊!为什么?

    高子皇五岁时不懂,七岁时仍然不懂,十岁时想破头还是不懂,直到十七岁时,他终于有点头绪了。

    “早安,小咪。”

    站在黑色轿车外,高子皇一身整齐体面的制服,有条有理又斯文的缓缓打开车门,对着迎面走来的十二岁小女孩弯腰。

    “早安,子皇。”小女孩嗓音稚嫩,脸蛋圆圆的,很可爱。

    直到小女孩上了车,他跟着坐进车里,关上车门。

    司机开车,安安稳稳的带着他们往目的地前进。

    开启驾驶座与后座的隔离板后,原本必恭必敬的高子皇就像变了个样,不再坐得直挺挺,反倒有些慵懒的靠坐在椅背上,缓缓的拉下领带。

    “子皇,今天的早餐是鲔鱼玉米蛋,高姨帮我做了三份。”小女孩露出淡淡的笑容。

    看见她手上拿着两份早餐要递给他,高子皇满意的扬起嘴角,只拿走其中一份。“妳这只爱吃的小猪要是把两份给我,晚一点饿了,怎么办?”

    他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在她将装了巧克力牛奶的水壶交给他时,顺手接过来,一面吃一面喝,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子皇不会在晚一点的时候饿吗?”小咪认真的看着他。

    “就算到时候饿了,也会有其他人把他们的东西给我吃……妳管这么多做什么?现在是我听妳的,还是妳听我的?”他不爽的瞇起眼,瞪着她。

    “我听你的。”她低下头。

    “我告诉妳,别以为装可怜就没事,我最不喜欢爱哭的女孩,如果妳要当我的老婆,就给我乖乖听话,不可以哭。”

    其实她并没有哭,只是选择沉默。

    他喝了几口巧克力牛奶,突然想到这是她最爱喝的东西,不觉撇撇嘴,嫌恶的将它关起来,还给她。“这太甜了,妳自己留着喝,我不要。”

    “可是我记得你也很喜欢巧克力牛奶,所以我才和高姨要这么多……”小咪平静的脸庞带着微微的无辜,看着手上的水壶。

    之前她拿小的水壶,后来知道子皇喜欢喝,特地和高姨拿大水壶装……现在它看起来有好多,怎么办才好?

    瞪着那容量一千西西的水壶,确实很大,大到就在刚才他看到她脖子上挂着它时,忍不住为她脖子可能重到断掉而担心……

    “算了,拿来,我再帮妳喝几口,省得妳到学校喝过头,不只脸愈来愈肥,还有可能在上课时一直跑厕所。”

    不等她反应,他一把抢过她手上的水壶,大口的喝巧克力牛奶。

    “可是你刚才说太甜……”她轻声提醒。

    换得来的,是一记不客气的白眼。

    他的怒目让她垂下头,不再出声。

    将巧克力牛奶喝到只剩下三分之一后,他皱着眉头,抚揉发胀的肚子。“拿去,挂好。”

    接过水壶,发现里头的巧克力牛奶少了一大半,她轻声道谢,将它挂在脖子上。

    “我告诉妳,既然李姨希望我当妳的丈夫,做妻子的就得乖乖听丈夫的话,否则以后我会对妳很不好。”

    “好。”

    “在外头,我给妳面子,妳不要以为我是怕李叔,要不是看在李叔和我爸爸是好兄弟的份上,谁要让妳做我老婆?”

    “好。”

    “还有,夫妻有夫妻的相处之道,我现在不是在对妳凶,而是妳自己看,李姨对李叔总是乖乖听话,我妈也是对我爸……就是高姨也是对管家叔叔很听话,对不对?”

    小咪轻轻的点头。

    “那就对了,当老婆的都得对老公很听话,懂了没?”

    “懂。”

    高子皇想了又想,咳了一声,一脸正经的说:“这是我们夫妻相处的方式,如果妳敢把我们相处的方式和他们说,我说……”

    “子皇就不娶我了。”小咪轻声的说。

    从头到尾,她到底听懂多少?老实说,高子皇不知道,小咪自己也不知道,但唯一能让她懂的就是最后那一句话,如果她敢怎么样又怎么样,他就不娶她。

    这句话从她不懂事开始,他就常把它挂在嘴边,就算她不懂什么是夫妻、什么是夫妻相处之道、什么是面子,反正总结一句,如果她敢让他不高兴,她就没有丈夫……天知道她根本不了解什么是丈夫!

    小咪没有想要问,就算问了也不懂,更何况她才十二岁,怎么知道要问?

    高子皇也没有想到这些,因为就算想到了,他也没有更好的方式跟她解释,毕竟他也才十七岁,再怎么聪明,心思还是不可能这么细腻。

    至于他为什么了解李叔要将小咪交给他照顾的原因?

    当然是和他那几个好朋友一起讨论的结果,只有要交给他的妻子,才需要他照顾嘛!

    但是他又很不爽,为什么五岁就得有妻子?为了这件事,他烦恼很久,最后得到的结果是,再怎么烦恼也解决不了问题,与其不接受这个可怕的打击,不如正视她、面对她,然后……把她教导成能让他喜欢满意的模样。

    而现在他就是在做这项大工程,反正除了上课和睡觉时间,他都跟在她的身边……不对,是她跟在他的身边,所以有了计划后,一切就变得容易多了。

    ※※※

    高子皇读的学校听说学费很贵,到底有多贵,老实说,他不知道,因为付钱的人不是他,是他老爸,而他老爸是小咪家的管家,也是小咪父亲李武雄的小弟。

    从他五岁跟着父母来到李家开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自己成为小咪的跟班……不!是她成了他的跟班。

    就连现在他就读的这间学校,听说也是特别为小咪所选的贵族学校,从幼儿园开始,直升小学,直升国中,直升高中,再直升大学。

    他绝不承认五岁前过着落魄的生活,后来因为父母投靠小咪他爸而开始吃香喝辣,舒舒适适。

    之所以有机会读这间好学校,是因为他是实验者,被李家人、被父母要求先去帮小咪探探路。

    从中班插进贵族学校至今成为高中生,他是不知道这里有多高级和贵族,不过倒是有一件事非常了解,那就是这间学校的问题学生非常多,而他就是掌控所有问题学生的核心人物。

    “记得吃东西前要洗手,吃完也要洗手,不准把脏东西擦在衣服上,头发帮妳绑好了不能弄乱,下课要去操场玩记得小心跑,不准再受伤,还有……”

    “子皇,铃声响了,我要快点进教室。”小咪皱着眉头,眼底浮现心急。

    “还有,别人给妳的东西都不准吃,不能和其他人用同一根吸管,不能吃别人吃过的东西,有什么……”

    “子皇!子皇……”她看到老师已经从办公室出来,要去教室,沉静的脸庞难得多了些许急慌。

    他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瞧她可怜的模样,于是拍拍她的头,“快去。”

    连再见都来不及说,她小跑步的奔向川堂。

    小小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高子皇仍站在原地,直到那消失的小身影出现在另一侧大楼的某间教室时,他才拿起丢在地上的书包,将它挂在肩上。

    才要离开,突然他又抬起头,看向小咪教室的位置。

    果不其然,那个刚才着急得红了眼的女孩正站在教室门口对他轻笑着,挥手说再见。

    “哼!”他淡淡的撇了撇嘴角,转身离开国小部,朝高中部走去。

    “皇子,早啊!”

    走没几步,高子皇就看到几个男孩站在不远处,一脸打趣的笑看着他。

    皇子是大家私下对他的称呼,意味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意思。

    “送你家大小姐上课啊?”一个身材有点魁梧的男孩揶揄的说。

    “拜托,哪是大小姐?我听说是老婆。”另一个头发染成金色的男孩用手肘顶了顶没笑容的高子皇。

    “是老婆吗?我前几天听皇子说是仆人小姐才对。”另一个较斯文的男孩认真的说,但眼中的笑意很是明显。

    这三个人分别是沐朝明、张智杰和李冠玉,是高子皇从五岁开始就认识的损友,中班、大班同一班,国小六年同一班,国中三年又同一班,连高中也在同一班,以这种十分巧合的际遇来看,高子皇十分肯定,如果没有变量的话,未来的大学期间,他应该仍会与这些家伙在同一班。

    “走了。”双手插在裤袋里的高子皇懒得理会他们的嘲笑,径自走在前头。

    沐朝明跟在他的后头,质疑的开口,“我刚才看你的碎念功越来越好了,你确定真的把小咪当作仆人?”

    “不是仆人,也不可能是大小姐吧!你看哪个做仆人的敢念大小姐?”张智杰打趣的玩弄文字,暗暗嘲笑做仆的人是高子皇。

    “也许不是大小姐,也不是仆人。”李冠玉一本正经的说,“我看该是把她当作自家女儿了。”

    后头的三个男孩笑得像疯子,前头的高子皇停下脚步,懒懒的睨着他们。

    这就是所谓的损友。

    什么女儿?如果小咪是他的女儿,他岂不是五岁就生孩子了?一点也不合乎逻辑。

    “抱歉、抱歉,说说玩笑话嘛!何必这么认真?”三个男孩有志一同的停下脚步,谁也不敢真的把高子皇惹火。

    要知道,有些人虽然面无表情,总是和善的对人微笑,但骨子里藏着的那副坏心肠可是一显现就能吓死人。

    就是因为高子皇有一副很糟的坏心肠,所以才有能力成为这间贵族学校里的老大,却又矛盾的成为老师们眼中的好学生、资优生、又是家人眼中最值得信任的好孩子。

    高子皇的唇瓣扬起完美的弧度,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温文的好学生。

    调了调方才被他拉乱的领带,甩在肩上的书包老老实实的挂在肩上。“快走,要迟到了。”

    前一刻,后头那三个还不正经的嘻皮笑脸,下一刻,神情一个比一个还要严谨正经。

    即将到达高中部大门时,高子皇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的看着身后的三个男孩。

    “怎么了?”

    “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该不会眼镜歪了?”

    三个男孩好奇的望着他,等着他开金口。

    “她是李纯琳,下次见到她,记得叫她的名字,不是小咪。”高子皇认真的说,然后径自踏进大门。

    留下的三个男孩面面相觑,一阵无语。

    很好!罢开始的可爱妹妹,再来小咪,现在连小名都不能叫,只能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生生疏疏的叫全名?

    谁说他们的皇子把小咪当仆人?大小姐?即便他本人极力否认,但是……只有对自己的妻子,身为男人才会斤斤计较,好不好?

    这个爱假的男孩!

    ※※※

    下午五点,下课时间,高子皇走到国小部时,看到小咪乖巧的坐在一旁等着他。

    才瞧见他的身影,那个原本不算有表情的小女孩立刻展开笑颜,拉着背上的书包,冲向他。

    “子皇。”她喜悦的来到他的身旁。

    “回家了。”他接过她的书包,伸手牵着她。

    “子皇,我今天国语听写一百分。”她小声的说,虽然音量不大,但是语气听起来很高兴。

    “嗯。”

    “我今天的头发还是很整齐。”她轻轻甩了甩头,向他展示。

    “嗯。”

    “我今天也把巧克力牛奶喝完了。”

    “嗯。”

    “还有我……”

    “妳今天午餐没有吃完。”高子皇酷酷的开口。

    小咪愣了下,愉快的笑容慢慢的消失。

    “为什么没有吃完?”

    “为什么你知道?我们在不同的地方上课。”她嘀咕。

    “嗯哼?”他怎么会不知道?午餐时间,他爬墙进来国小部偷看到的,不过他怎么可能会告诉她?

    “同学说我胖,我不想看起来胖胖的,而且……今天肚子有点不舒服,一直吃不下。”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揉揉肚子。

    他停下脚步,突然蹲下身,伸手摸着她的额头。“没有发烧,除了肚子不舒服,还有哪里?拉几次肚子?”

    “没有,没有拉肚子,只是肚子痛。”他的专注神情令她有些尴尬。

    “等会儿让司机转去医院,给医生检查看看好了。”他盯着她的脸蛋,发现她的脸色确实有些苍白,不觉攒起眉头。

    “不用了,现在已经……”

    “不想听话?”他瞇起眼。

    她皱着眉头,摇摇头。

    他站起身,再次牵着她的手。“那就乖乖去医院,不舒服就得看医生,只有医生可以确定妳是不是哪里有问题,不是妳自己决定。”

    “嗯。”

    “还有,不准不吃完东西。”

    她想到同学说她身上好多肉,肥肥的不好看。“可是胖胖的很像……”

    “妳现在还在发育,不吃东西会伤身……我觉得小时候的胖不是胖。”他突然想到自己小时候也觉得她很胖的事,不觉又蹙起眉头。

    她认真的看着他,眼中充满求知的欲望。“那长大就会变瘦好看吗?”

    “长大的事,长大再说,现在不需要思考这种无聊问题,健康最重要。”

    “喔!”

    “同学取笑妳的事……那是她们没有像妳一样棉花糖的软软可爱模样,很羡慕妳,才会故意这么说。”

    以这点来说,高子皇确定绝对不是自己在乱说,因为小咪长得真的很可爱。

    她的皮肤比别人还要白,有一种接近发亮的澄透色,白白软软的脸蛋,在她笑的时候最吸引人注意,因为绵绵嫩嫩的柔软度,总是会让看的人忍不住想想伸出手摸摸又捏捏。

    虽然有些人会故意拿她的婴儿肥作文章,故意嘲笑她,但是就他来看,这是眼红的人才会有的幼稚无聊行为,现在这年纪的小女孩就是要像小咪一样才是正常的可爱女孩,其他啊……怕是连那些老是追在他身后,无论是国中部、高中部的女孩都比不上的。

    “我记得子皇你小时候都不叫我小咪,都叫我小肥……”小女孩小声的抱怨。

    他冷不防的瞪了她一眼。“妳在顶嘴?”

    “我没有。”她只是说说。

    “这就是顶嘴。”

    “这明明是你说过的话。”

    “对我说我曾经说过的话,就是在顶嘴,我的老婆不可以对丈夫顶嘴,妳不听话就……”

    “就不要我了,我知道。”她低下头,不再看他。

    身旁的小女孩似乎生气了,不想理他。

    想到从小蚌性就极为冷淡的小咪,想到她就算心情不好也会闷着不想开口,高子皇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聊,也很幼稚,何必和一个才十二岁的女孩斗嘴?是说,其实他自己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小毛头而已,装什么大人呢?

    司机已经把车停在校门口,等待他们的到来。

    他发现她仍持续和他闹别扭。

    很好,现在会臭着一张脸对他了,如果不教好,那长大还得了?岂不是再也管不动?

    “咳,妳……”

    “什么?”小咪低着头回应。

    “今天我们晚点回家,妳想吃什么?”

    “可以吃冰吗?”有些小小不满的小女孩再次愿意理人了,抬起头,眼巴巴看着他。

    “好。”

    “谢谢你,子皇。”她终于再次对他展开笑颜。

    高子皇淡淡的应了一声,任由她拉着自己的手摇晃。

    其实偶尔对老婆好一点是需要的,就像他老爸一样,把妈妈惹火,再小小的讨好,妈妈就笑呵呵,不会不理爸爸,而且既然有必要好好教她,就得在她心情不错的情况下教导才有帮助,否则便适得其反。

    暗暗作了决定,等会儿吃完冰,他再来好好给小咪辅导。

    这才是身为丈夫该做的赏罚分明。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是的!小姐最新章节 | 是的!小姐全文阅读 | 是的!小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