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相公别装傻 > 第五章

相公别装傻 第五章

作者 : 米璐璐
    【第四章】

    贼人闯入门禁森严的尧府是一件大事,隔天一早,万金向老爷禀告,于是尧忍冬和戚小婳便被招去问个清楚。

    老实说,这件事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面对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问着,而她尽量沉住气,望着每个人的表情。

    “冬儿,你没事吧?”尧老爷和大夫人异口同声,毕竟是为人父母,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儿子。

    “爹、娘,夫君没事。”她虽然不是古人,但是小说看久了,装装样子还可以。

    尧老爷和大夫人互看一眼,像是有话想说,最后吞咽而下,什么也没说。

    一旁尧老爷的侧室们忍不住了,不停的挤眉弄眼,像是无声的要人先开口。

    终于,仗着受宠的三夫人出声了,“哎哟!人没事就好。只是……不知道你们的新房有没有什么贵重东西丢了?”

    “贵重东西?”戚小婳虽然不明白三夫人的意思,但还是作势装傻,侧头想了一下,然后轻笑的回答,“三姨娘,还好昨晚夫君发现得早,房里没损失任何东西,倒是被翻箱倒柜一番,怕是贼人早已计算好想偷什么,最后却徒劳无功。”

    顿时,在场的人都脸色发青。

    她没有看错任何人的表情,他们面面相觑,着急得像什么一样,想要商量,却又像是碍于她在场,无法大方的讨论。

    四夫人沉不住气,语气有些迫切的问道:“那你知道三少爷的钥匙放在哪里吗?”

    钥匙?她微皱眉头,脸上的疑惑表露无遣。“钥匙?就是摆放帐本的那个柜子的钥匙吗?”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问起了。

    四夫人以帕子掩住嘴,又把话吞回去,连忙打哈哈的说:“没事,我就只是问问而已。”

    尧老爷不满的瞪了四夫人一眼,清了清喉咙,想把话题转闻,“关于钥匙的事,你也别放在心上,自从你进门之后,大夫说冬儿的病情有些好转,相信再过不久,冬儿就会恢复以往的样子了。”

    “是啊!”大夫人轻叹一口气,“自从你嫁进咱们家后,冬儿这孩子的脾气就改变不少,孩子心性也少了许多。”

    是吗?这意思是叫她乖乖的当一个冲喜新娘,其他的事就不用她多过问?戚小婳腹黑的想着,他们口中的钥匙到底藏了多少秘密,这么怕外人知情?

    可是不管她怎么等待,就是等不到他们的一个答案。

    “有些事你就别管,府里还有咱们这些姨娘撑腰呢!”八夫人仗着年轻貌美,红艳的嘴角微微一勾。“你好生照顾二少就好。”

    尧老爷与大夫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先行离开,大夫人招招手,要戚小婳到她的身旁。

    “对对对。”六夫人也假笑的上前,佯装亲热的抓起她的小手,轻拍手背。“好不容易二少讨了房媳妇,可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也许过不久咱们府里又要添几个小壮丁、小千金了。”

    扑……她差一点就吐血。这么快就要她生小孩了?

    喂喂喂,这话题扯远了!她在心底抗议,但是眼一瞥,只见那些姨娘全都交头接耳,就连大夫人也皱着眉头望向她。

    “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快……”大夫人听见她与尧忍冬圆房,脸上非但没有欣喜之色,还有些为难。“不过也罢,你就放宽心,既然你进了尧府,只要好好照顾冬儿,府里所有的人自然不会亏待你,了解吗?”

    “是。”戚小婳回应。

    她怎么可能不了解呢?

    这意思不就是要她这个待在屋檐下的小落汤鸡好好的守着啄米的本分,其他的事就用不着插手。

    只要她吃饱装傻没事做的本分做好,那么吃好穿好的好处自然是差不了她的份。

    虽然她也想当一只无忧无虑的米虫,但是她不去找八卦,八卦和狗血总是自动找上门来呀!

    在这个穿越时空来到的年代,没有一点狗血,没有一点激情,她就老觉得是暴风前雨的宁静。

    这个尧府,她用膝盖想也知道,就瞒她一个外人当神秘,还不愿意全盘说出给她打个预防针。

    啧!她不满的想着,脸上的神情却还是得装无辜、装单纯。

    一旁尧老爷的侧室们全都笑出声,尤其六夫人更是笑得开心。

    “也是,大姊,你也别太操心了,反正现下他们生米煮成熟饭,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咱们就乐观其成嘛!”

    七夫人可就不是这么想,不以为意的撇撇嘴,“这算什么好事?二少的性子,咱们府里有哪个人不清楚的?若不是他神智清醒时所娶的好姑娘家,病好后会不会怪罪咱们还不一定……再说,啧啧,瞧二少现在傻里傻气的,圆房的事是真是假谁清楚?”

    戚小婳真想拍拍手,还真有人演给她瞧每一字、每一句都见缝插针的,这实力可真是强大。

    还好她的心不是玻璃做的,要不然这扎得她的心都碎了一地呀!

    “七妹!”大夫人出声斥责,“冬儿是我的儿子,他只是暂时失去记忆,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七姨娘。”她想,不能再这样忍下去了,否则肯定被人当软精子啃得精光。“我家夫君只是撞到脑子,不代表他全身上下都带病,也许数个月后就可以瞧我的肚子见真章,至于七姨娘你……”她故意看向七夫人那平坦的肚子,暗示七夫人的肚皮一点都不争气。

    她很清楚古代封建思想,女人最丢脸的就是膝下无子,听说七姨娘的出身也不好,未来连个孩子都没有可以让她撑腰。

    她的话扎得七夫人心疼,气得脸色爆红,“你……你一个小辈刚进门,就敢指责我的肚皮不争气,是吗?”

    “晚辈不敢。”她从容应对,“只是我好歹也是八人大轿抬进来的尧家媳妇,我家相公虽然像个孩子,但是不代表孩子不能教导呀!”

    “你……无耻!”七夫人气得全身颤抖,“竟然厚颜无耻的说出床第之事是你教导的!”

    “我的床第常识还不及七姨娘的一半功力呢!”她很轻松的回嘴,“毕竟七姨娘的芙蓉帐内不知有多少男人辗转待过,我岂敢在七姨娘的面前炫耀呢?”

    这话更是一针见血,直接点出七夫人以前是青楼女子,不带脏字的把她骂得一文不值。

    所有的人全都听傻了,原本还以为嫁进来的媳妇软软的,好欺负,没想到性子这么硬直。

    大夫人这下也不知道该帮谁,毕竟平时受了不少这些侧室的气,如今有人帮她出气,心里有些高兴,但还是得主持公道。

    “好了、好了,咱们现在都是一家人了,小婳,你下去吧!这时也该喂冬儿吃药了。”

    戚小婳也不恋战,见好就收,福了身之后,甜甜一笑。“别过婆婆,别过各位姨娘。”然后款款步出大厅。

    所有的姨娘立刻聚集在一块,叽叽喳喳数落她的气势、她的嚣张。

    但是,那又如何?她们不爽,就把她踢出府呀!她还巴不得咧!

    戚小婳漫不经心的走着,准备回东院,途中正好遇见端着碗的万金。

    “二少夫人,这是二少爷等会儿要喝的药。”他恭敬的开口。

    “嗯。”她瞥了万金一眼,继续往前走,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我说万金,你跟在三少爷的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吧?”

    “回二少夫人的话,打从懂事以来,万金就在二少爷的身边,从小便是二少爷的伴读,不管未来二少爷变得如何,万金绝对不离不弃。”万金说得坚决,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

    哇!她微微惊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好基友?

    “可是……”她停下脚步,转头,望着他。“你也知道我与二少爷成亲没多久,很多事情我都还在摸索当中。”

    万金心一惊,战战兢兢的看着她。“二少夫人的意思是?”

    “自从我与二少爷成亲之后,二少爷几乎是依赖我、听我的话,假设……我若将你辞退,你觉得二少爷会不会听我的话呢?”她浅浅一笑。

    可是看在万金的眼里,那像是笑里藏刀,直接捅进了他的心底,慌得赶紧跪下,碗里的药汁差点一握了出来。

    “二少夫人,如果万金有做错的地方,愿意接受处罚,请你别赶我出府……”

    她眉眼都没动,只是淡淡的望着他,“我知道你口口声声都说忠心耿耿,一心一意想保护二少爷,可是在我的眼里,你与府里那些姨娘没有差别。”

    “二少夫人,万金资质愚钝,能否同奴才说明白话?”万金小心翼翼的问。

    “昨夜有贼人潜进新房翻箱倒柜,肯定与钥匙脱离不了关系,可是这府里所有的人都视我为外人,不肯明白告诉我那把钥匙到底藏了什么秘密就连你,明明也知道,却连一丝消息也不透露给我,你说,你与那些自私的姨娘有什么两样?是不是也与他们一样心存坏意,想要算计二少爷呢?”

    “回二少夫人的话,万金若真的对二少爷心存坏意,今生今世肯定不得好死。”万金拼命的朝她磕头。“二少夫人,奴才明白不该与二少爷平起平坐,可是我们一同长大,说情同手足是冒犯了二少爷,然而二少爷真的把奴才当兄弟看待,奴才怎么可能对二少爷心存坏意呢?”

    “我是被尧府用八人大轿抬进来、明媒正娶的媳妇,与二少爷拜过天地、祖先,这辈子要与他携手同老的妻子,难道你还防我?”她眉一挑,语气依然不恒不火,少了以往娇柔的气势,反而多了几分霸气。

    “这……”

    “别这儿、那儿的了。”她的语气透露一丝不耐烦,“这府里除了我,还有人会这么认真的照顾三少爷吗?”

    万金被她堵得无话可说,双眼流露出万分的犹豫与迟疑,心里拿不定主意。

    到底是要继续装傻到底呢?还是要直接将他知道的事情透露给进到府里没多久的二少夫人知情呢?

    只是对他而言,她才进到府里没多久,就怕也装着其他心思,为了利益而伤害二少爷。

    正当万金拿不定主意时,好几名婢女自东院奔来,嘴里还不断的喊着,

    “来人!来人啊……二少爷出事了!”

    一句“二少爷出事了”引起两个人的注意力,首先反应过来的是戚小婳,转身便跑到婢女的面前。

    “二少爷怎么了?”她抓着一名婢女的手,着急的问。

    “回……回二少夫人的话,二少爷趁……趁奴婢们不注意时,爬上了院子里的树,任凭奴婢们怎么劝都不愿意下来……”婢女气喘吁吁的说,“二少夫人,二少爷向来最听你的话,你还是快回去,将二少爷带下……”

    不等婢女说完,她抛下众人,朝着东院飞奔而去。

    哇靠!这个尧忍冬能不能一天乖乖的,不给她惹麻烦呀?

    当戚小婳赶回东院时,看见尧忍冬在摇摇欲坠的枝头上,正努力的往最前端而去。

    “尧忍冬,你在干嘛?”她来到树下,大声询问。

    尧忍冬依循声音的来源望向她,露出憨笑。

    “娘子,你等着我……”就快了,他就快要摘到枝榜上的那朵小白花。

    “等你做什么?”哇靠!这么高,他是怎么爬上去的?她忍不住踮起脚尖,双眉紧蹙,怒声吼道:“你快点下来,听见没有?”

    “可是……”他的身子忍不住瑟缩一下。“娘子,你别生气嘛!我只是……”

    “你说什么?”她目测他距离地面至少有两层楼高。“你现在给我乖乖的坐好,别动!”

    “娘……”他楞楞的往下瞧,那高度让他的身子颤抖一下,还好他的右手紧紧攀着枝干。

    “你们还楞在那里做什么?”她临危不乱,朝着一官方的奴仆们大吼,“你,去搬木梯过来,你们,快去把屋里所有的被子、软垫,不管是什么,只要能在下头接住少爷的厚垫子都成,尽快拿过来!快去!”

    大伙听到她的命令,立刻做鸟兽散,去找能派上用场的东西。

    “二……二少爷……”万金也赶来了,见到二少爷竟然攀到这么高的枝头上,差点晕了过去。

    “小白花……”在枝头上的尧忍冬不安分的又挪了挪身子。“就快摘到了。”

    若是把那朵小白花送给娘子,系在她的发髻上,会有多漂亮呀!他天真的想着,也就傻傻的爬到树上,想摘下小白花。

    只是花还没摘到,就被下人发现他的形踪,而且还将她引了过来,这下子她正在树下发脾气呢!

    所以他又想,只要把小白花送给她,她应该就会消气了吧?

    在最后关头,他终于摘到了小白花,紧紧的握着,兴奋得想呈到她的面前,只是……他要怎么下去啊?

    他低下头,望着地上,才发现自己与地面距离好几尺,面带忧愁,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尧忍冬,你最好安分一点!”她站在树下,朝他吼着,“给我坐好!在木梯还没有来之前,别乱动!”

    “噢……”他扁着小嘴应答,但还是忍不住朝她挥手。“娘子,我摘到了……”

    她都想破口大骂了,他竟然还单纯又兴奋的向她炫耀手中那朵花?马的!

    看见他不安分的动着,有种不祥的预感就像乌云一般笼罩她的头顶。

    说时迟,那时快,好的不灵,坏的总灵验的悲剧又发生了,她很清楚的听见上面传来一阵啪滋、啪滋的声响,就像干柴被折断的声音……

    靠!她连脏话都还来不及骂出来,就看见上头的枝干断成两截,他的身子直线坠落。

    所有的奴仆都不在身边,万金也被吓得无法动弹,而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主动往前一站,不由自主的化身为人肉气垫,天真的想要接住他。

    马的!她一定会后悔的。

    这个念头瞬问闪过她的脑海,当重物压上她的肩头时,她就很确定自己后悔做了这件蠢事。

    当什么人肉气垫啊?!

    那重力加速度所带来的冲击,对她这个凡人肉身所造成的痛楚,是连大声咒骂都不足以明确表达的啊!

    有没有痛不欲生?有!而且痛到说不出话。

    冲击的痛楚还不是只有一下而己,她还听见自己的身上传来喀啦、喀啦的声音。

    有没有骨折?有没有想哭的冲动?有没有痛到想杀他的念头?

    这一刻,戚小婳只觉得周遭的一切都变成了慢动作,就连痛楚蔓延的速度也像是放慢了十倍。

    撕裂的疼痛、碰撞的冲击,在她的肩上一路散开,最后一记的重击是他整个人的体重压在她的身上。

    这时她已经听不见周遭的声音,身上各处传来的痛楚教她几乎要昏厥过去。

    “二少夫人……”万金回过神来,大声喊着,来到她的身边。“二少爷,你没有事吧?”

    哇靠!她都当他的人肉气垫了,这呆头鹅还会出事吗?她整个人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尽避心底这么念着,不过目光还是寻找他的身影。

    尧忍冬的情况也不比她好,虽然有她的身子当缓冲,但脑袋还是不小心撞到树干,导致他头昏眼花。

    顾不得是否撞得头破血流,他赶紧爬到她身边。

    “娘……娘子,你有没有事?”他额头的伤口还满严重的,鲜血滴落在她的脸颊。

    没事才怪!她痛得眼冒金星,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出口,又因为他摇晃她的身子,导致她的右臂发出喀啦一声。

    很好!这下她用爷爷的名誉发誓,她的右臂肯定脱臼了。

    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同时也带走她的神智,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再也听不见任何人的叫喊。

    而在昏过去之前,她总算可以了解从前老是不明白的一则新闻——

    为何跳楼自杀的人压到路过的卖肉粽的人,自杀的人是轻伤,卖肉粽的人却是重伤?

    一切,真相大白。

    现下,她亲身体验了。

    尧忍冬一唱大命大,没死还要拉她当垫背……

    救命恩人的下场不该是这样演的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公别装傻最新章节 | 相公别装傻全文阅读 | 相公别装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