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绅士太霸道 > 第十一章

绅士太霸道 第十一章

作者 : 宝莱
    【第七章】

    久违的意大利,封妃允一来到这块土地,所有与他相关的记忆#!汕倒海一般向她涌来。

    但她决定像个成熟的大人面对这件事,以工作为重,再没有其他,也不会有其他。

    当初意大利方面只有重要工作人员才到台湾做前宜作业,这一次,两方人马算是真正第一次碰面。

    所有的工作人员加起来,大约有好几百人,一行人为数可观,没有在机场久留,立刻转往下榻的饭店。

    封妃允庆幸自己戴了一副大太阳眼镜,可以稍微遮住澎湃的情绪,在塞凡伊帮她介绍剧组工作人员的同时,她也大略介绍一下台湾的工作人员。

    一行人往机场外移动时,一双深沉的眼眸隐藏在深色镜片下,静静的注视那抹令他魂牵梦萦的身影。

    在宴席间,大老板霍里斯?雷贝亚斯终于露面,台湾与意大利的知名女明星一见到大老板现身,立刻主动往他身边靠拢。

    乍见到原以为碰不到面的他时,封妃允先是脑子一片空白,接看努力压下不知是愤怒还是因恨意或紧张而起的激动轻颤,让自己做到目不斜视。

    他还是一样,英俊到近乎邪恶的地步。

    一身神清气爽的现身,自信狂傲的神采依旧轻易的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女人,大概没有人可以抗拒他无远弗届的魅力。

    霍里斯几乎来者不拒,决定用餐座位时,几位女明星紧紧挨在他身边坐下。

    封妃允本来想与同剧组的工作人员一块用餐,可以远远的逃开他,顺便聊聊他们对这部电影的看法,却被制片叫住,以核心工作人员为由,要她与老板同桌进餐,至此,注定她今晚不好过的开始。

    用餐期问,女明星们个个争奇斗艳,各出奇招,想得到霍里斯的注意,他没有拒绝她们任何一人,却摆出傲慢冷淡的态度,没想到不但没吓退众家美女,反而更引起她们想征服他的决心。

    一整晚,他的视线从没有落在她身上过,就像她是个隐形人,她一方面为两人不用正面相对而松了口气,另一面却觉得深深的被污辱。

    她像个任凭他的喜好决定是否有用的物品,当他感兴趣时,就猛烈追求,将她捧在手中,一旦他兴趣尽失,她就像个垃圾被丢到一旁,连存在都嫌多余。

    不该还在意的……此刻她真正痛恨的是自己的软弱。

    “怎么了?”坐在她身边的塞凡伊第一个察觉她的不对劲。

    封妃允收起自嘲,对他笑了笑,“没什么,有点想家。”

    除了这个理由以外,她实在编不出更完美的借口。

    “才第一天?”塞凡伊爽朗热情的笑着。

    “是啊!才第一天。”她被感染,无奈的摇头叹气。

    两人相视一笑。

    “是因为人的关系吧!”塞凡伊突然这么说。

    封妃允吓了一跳,以为他指的是霍里斯。

    “在台湾有你想念的人?”他用闲聊的口气问道。

    “没错,我的宝贝儿子。”想到这里,她就想打通电话回台湾。

    “你结婚了?”塞凡伊显得有些惊讶。

    “不,我跟孩子的父亲分手了。”

    封妃允不自觉的瞄向霍里斯,刚好瞥见一名身材较好的台湾女明星几乎整个人靠在他的身上磨蹭。

    霍里斯扬起邪恶的笑容,没有拒绝。

    紧接看一名热情的意大利女明星凑上红唇,在他的脖子印下一吻。

    “所以你是自由的?”塞凡伊点点头。

    封妃允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微微一笑。“抱歉,我出去打个电话。”

    “给宝贝儿子?”

    “我最爱的异性。”她慎重的强调。

    塞凡伊朗笑出声,“他的确是。”

    走到室外打电话,封妃允发现自己终于可以稍微松口气,不用再看着那个男人如此轻浮的举动。

    “喂?宝贝。”

    “妈咪”封睿允在电话线的那头兴奋的喊看。

    乍然听到儿子的声音,她必须用尽全身力气,才有办法忍住想哭的冲动。

    “有没有乖乖听阿姨的话?”在离开台湾前,她把儿子托给妹妹照顾。

    “有,妈咪,我好想你喔!”

    “我也很想宝贝呀!真想赶快拍完电影,这样就可以亲亲我的宝贝。”

    “妈咪,你……有见到叔叔吗?”

    封妃允静默不语。

    见是见到了,但恐怕没机会跟他说话,也没心情跟他说话。

    “妈咪?”封睿允催促的声音里有浓浓的疑惑。

    “嗯,你要乖乖的,知道吗?”

    “要记得帮我说谢谢呢”他仔细的叮泞,因为霍里斯帮他买下那只可爱的兔子玩偶,他还没说谢谢。

    封妃允努力压下硬咽,好不容易才能平静的出声,“好……”

    “阿姨说要帮我洗澡了。”

    “这样呀!那你快去吧!妈咪也该挂电话了。”

    “嗯,妈咪,我爱你。”

    “我也爱你。”很爱、很爱那种。

    封妃允一下子红了眼眶,才刚跟儿子结束通话,深呼吸好几次,强力压制体内澎湃的想念,站在原地,努力平息翻涌而起的情绪,然后转身,赫然发现霍里斯竟站在她身后。

    他站在那里多久了?

    他之所以出现在那里,应该只是巧合吧?

    霍里斯修长的食指与中指夹看烟,一双眼眸呈现令人心颤的冰蓝色,模样既绅士又邪馁,凝望看她。

    “原来雷贝亚斯先生会抽烟。”她总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最近染上的恶习,要不要来一口?”他对她提出邀请,眼睛里没有任何波动,看着让他染上恶习的心烦源头。

    “不了,你可以问问身边的女明星们,她们可能比较有兴趣。”封妃允冷冷的看他一眼,举步经过他身侧。

    “你在吃醋?”

    “她们很适合你。”吃酷?她哪有那地位?封妃允听出他语调里的嘲弄,只是无所谓的笑笑,没有显露自己的痛苦,也没有看透被他掩饰起来的苦涩。

    “我不喜欢被人挖苦。”

    霍里斯猛地甩掉烟,一把擒住她的柔黄,稍微用力,便将她拉至眼前,半眯冷眸,凝望这个令人又爱又恨的女人。

    她怎么可以如此残忍?在她选择别的男人之后,难道还期望他全心全意的冲向她?

    她到底知不知道他是抱着怎样撕心裂肺的痛苦离开台湾,离开她?明明想要将她驱出脑海,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就连他原本并不打算去机场的决定也是一样,时间一到,他依然不顾她给自己的伤害,再次忍不住到机场看她。

    爱她,简直就像一种永远也戒不掉的毒瘾,明知对自己无益,还可能伤了自己,可是他却戒不掉她。

    突然被这样对待,封妃允的怒火也在瞬间熊熊燃起,双眼同样喷火的瞪看他。

    “我没那个精神陪大老板玩猜谜游戏,刚刚说的话也不是挖苦,如果不中意,你大可以假装没听见。”

    她使劲想抽回手,但他不放。

    两人拉扯之间,她纤细的手腕早已一片殷红。

    霍里斯眉头一皱,略施力道,将这个顽固的女人锁进怀里,用双臂将她紧紧圈绕住。

    “你到意大利来,那个人不吃醋?”压抑多时的怒意慢上他精锐硬冷的眸子。

    封妃允拼命挣扎,奇怪的看他一眼,自然的反问,“哪个人?还有,他为什么要吃醋?”

    听在他的耳里,却成了他不构成威胁,所以根本毋需吃醋。

    倏地,他眸光一凛,一手控制她不断往后躲的头,一手箍制她的腰,强迫她靠向自己,在她能抗议之前,低下头,做他一直想做的事一深深吻住她。

    他以为他在做什么?对她若即若离,一下子假装从不相识,一下子又跑来招惹她?

    封妃允怒气冲天,极力抗拒,他却收紧手臂,直到她快要不能呼吸,才从她的嘴里猛然撤退。

    啪!

    狠狠的,她用了他一巴掌。

    霍里斯舔了舔嘴角的血丝,没生气,反而挑衅的问:“就算这样被他看到,也不吃醋?”

    他一贯的沉稳已不复见,略嫌冷淡的语调里揉进一丝露馅的急切。

    还在大口喘气的封妃允终于明白他口中的“那个人”究竟是谁,没有察觉到他真实的情绪,只是嘲讽的闭口,“我以为你是『祝福』我跟他的。”

    他的表情倏地一僵,森冷的眉眼纠结成隐忍巨大痛楚的线条。

    对她,他终究不像自己原本那般潇洒。

    “我也以为我可以,只要确认你是幸福的,可是我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自己对你的感情。”他嗓音低哑的说,眼里道出两道炽热火焰,强势霸道的态度将他原本绅士的优雅完全燃烧殆尽。

    “可惜我跟你之间永远不可能。”封妃允怒瞪着他。

    “为什么不可能?”他因为她语气里的笃定而心痛。

    这个女人当真要对他如此残忍,连一点点机会也不给他?

    “五年前你连一句话都没交代就消失无踪,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你随便玩玩的对象吗?”她气极了,不顾一切的喊出口,把让自己难堪的往事摊在两人之间。

    “还有,做这种事的人是你,为什么要我再把这件事说一次?”

    听见她的话,他的脑袋飞快的转动。什么“五年前你连一句话都没交代就消失无踪”?为什么她会这样说?

    “五年前……五年前我没有一句话都没交代就消失,我有留字条,要你待到我回来为止,难道……”他满心焦急的解释,话说到这里,身躯猛然僵住。

    “什么字条?”她也怔愣住。

    霍里斯听见她这样问,立刻理清头绪。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那张字条,所以才会说自己是他“随便玩玩的对象”,所以才会……离开?

    老天!他居然到现在才想明白这点。

    “那天半夜,我接到电话,乍然听到爷爷过世的消息时,我的脑子很乱,赶到医院的时候,爷爷已经……”他停顿一下,调整自己的情绪后才又开口,“我匆勿留下一张字条给尚在熟睡的你,就飞快赶往医院,我没想到……从没想过你会没看见字条……”

    封妃允的双眼微微睦大,努力吸收他现在说的每一句话。

    起先她觉得他在编理由,他在骗她,但看着他谈起爷爷过世的痛苦模样,看着他焦急解释的神情她不由得相信他的话。

    “也许字条飘到地上,也许我一看不见你就过度心慌,从没想过要看看身边是否留有字条。”她楞了一会儿,才为彼此的错过而苦笑出来。

    “那时候看不见你,我的思绪混乱到不能自已,也没想过你会给我留下一张字条。”

    “妃,对不起。”霍里斯望向她的眼眸里有浓浓深切的歉意。

    “不……不用跟我道歉,事情能像这样说开,真好!”她感觉一直存在体内的大石头竟瞬间消失不见。

    原来他没有背叛当初的感情,更没有跟她玩玩就甩开她,一场亲人过世而衍生出来的误会,让她难受了五年。

    这个男人那时是真的爱她,还整整等了她五年……

    她清丽淡雅的脸庞因为久违的柔软爱意而绽放悠甜浅笑,霍里斯不由得看痴了。

    蓦地,她脑袋一转,想起另外几件事。

    如果当初他有留字条,而且原因是他爷爷突然过世,所以……是她误会他了?而且还头也不回的搭飞机回台湾?

    她甚至瞒着他,生下他的孩子,连这次重逢都故意不告诉他……

    封妃允的脸色微微一变,暗自叫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绅士太霸道最新章节 | 绅士太霸道全文阅读 | 绅士太霸道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