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绅士太霸道 > 第四章

绅士太霸道 第四章

作者 : 宝莱
    【第三章】

    要不要拿掉?

    从意大利回台湾没多久,封妃允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今晚,心烦意乱的她特地把妹妹找来,说出这件事,和她一起商量。

    “我以为你出国是为了散心跟增广见闻。”封蜜允的手里拿看手术同意书。

    “我的确是呀!我拍了一堆照片,你也看过,不是吗?”封妃允表情不然,满脑子只想着一件事:要不要生下孩子?

    几个月前,她独自在古堡的床上醒来,原以为他很快就会出现,没想到一直等到她事先订好的来回机票到期了,他都未曾再出现。

    直到那个时候,她才恍然大悟。

    什么一见钟情?什么求婚?原来都是假的!

    他只不过是想跟她玩玩,等她快要回台湾时,就抽腿离开,连一声道别或只字片语也不留。

    而她居然还傻傻的待在那里苦等了几天,直到自己的机票到期,才带着一颗破碎的心离开。

    她不懂,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难道对他来说,两人之间曾经有过的那一切不过是生活中有趣的调剂品?

    因为她一开始和他针锋相对,所以高高在上的他才燃起征服她的欲望,等得手后就狠狠的丢开?

    她真恨他的寡情,但是更恨自己的天真……

    “照片的确很美,不过别忘了里头还包括一个荣登『渣』榜第一名的英俊男富豪,现在居然还外带一个小贝比回来?”封蜜允皱着眉头。

    她永远记得姊姊刚回台湾时的样子,整个人像是泡在眼泪里,充满悲伤与心碎,有如一朵枯萎的花朵,黯然无光。

    经过她一再追问,才赫然知道姊姊在意大利谈了一场短暂的异国恋情,最后一切随着回台湾而划下句点。

    当然,有那男人的照片后来全都被姊姊删光了,就是不想再看到那张伤她至极的脸。

    封妃允倒向沙发,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冥想着。

    小小的客厅里,两个烦恼的女人,还有一个正在肚子里迅速成长的新生命,一片静谊,直到时钟十二点的报时声响起……

    “这张手术同意书……还是撕掉吧”封妃允虚弱的笑了笑,“这辈子可能不会再相信任何男人的我,恐怕没什么机会跟男人共组家庭,但不要丈夫这个角色,不代表我会拒绝一个孩子的出现,有个人可以爱,有时候不也是一种幸福?”

    她不想再谈恋爱了,也不想再相信任何男人,从今以后,她只想跟自己的宝贝一起过日子,当作是这段苦涩爱情唯一的美好,也提醒自己不要再相信任何男人。

    “姊,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嗯。”

    “可是一个孩子的出世,会为你的生活带来很大的改变,你有想过吗?”

    “我不是孩子了,你担心的这些,我都已经仔仔细细的想过好几次了,这个孩子是我想要的。”不管别人会用什么眼光看她,不管之后会遇到什么困难,她都决定了。

    “你确定?”

    “再确定不过了,你……会支持我吗?”封妃允看向从小和她最亲近的妹妹,有些忐忑,却不害怕,因为她的意志很坚定。

    “当然,我可是你最亲爱的妹妹。”在姊姊温柔的注视下,封蜜允开心的撕毁手术同意书,充满期待的说:“耶!我要当小阿姨啰!然后和姊姊相视而笑。

    终于,缠在姊妹心底好久的浓云惨雾要开始散去了……

    她们一定会幸福的。

    一定。

    五年后

    光照充足的室内,一阵手机铃声蓦地响起,封妃允的右手继续赶制设计图,左手轻巧的拿起手机。

    “喂?”

    半晌,她听闻对方说清楚来意。

    “等等,我先前只听说是跟外国合作拍电影,以为跟上一部电影一样,都是跟法国合作,怎么对象会突然变成意大利?不好意思,我不喜欢跟意大利人共事。”

    打电话来的是她一位从事电影制片的朋友,曾因兴趣做了几部舞台剧的艺术总监,自从两年前双方在法国合作过一场舞台设计后,对方表示很欣赏她的设计,从此一直很热心的帮她介绍案子,甚至以自己电影制片的身分,推荐她接下几部电影的场景设计。

    正因为有他的引荐,她获得不少一般人不敢想象的机会,对她来说,对方可以算是工作上的恩人。

    她一向无法拒绝他介绍的工作,可是意大利……意大利绝对不行。

    “什么?等等!你刚刚说什么?就是帮我什么那句。”

    听到重点句子,封妃允暂停手边的工作,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通话上。

    “你帮我投稿征选场景设计师了?你投去哪里?意大利”她快速掠过不祥的预感。“马上抽回来!我是认真的,对方是什么人?雷贝亚斯跨国企业?近几年才积极投资八大艺术?”

    她揉揉发疼的太阳穴,不敢相信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雷贝亚斯跨国企业……等等!昂责人该不会是霍里斯?雷贝亚斯吧?”

    噢!老天!封妃允当下有种凭空飞来横祸的感觉。

    她明明如此努力的避开任何跟那个国家有关的人事物,就连和意大利有关的新闻都不看,现在居然要跟他合作?

    那种感觉大概跟拿刀杀了她差不了多少。

    “亲爱的,拜托你一定要把设计图抽回来,否则我会惹上大麻烦,我是说真的,立刻好,我等你消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挂断电话后,她的一颗心七上八下,久久难以平复,连手边的工作都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天啊!原以为经过这些年她已经把自己调适得很好了,但是为什么只是听闻他的消息,只是再次提起他的名字,她除了不想、不愿面对他的念头外,竟有种恐慌的感觉?

    “抱歉,我已经把设计图送进总裁办公室,现在去抽回参选作品,实在不方便。”霍里斯的特助茱莉亚明确的表明自己的为难。

    “我知道,但是你们总裁还没看过,对吧?就说那个作品在别处获奖,不方便继续参选,拜托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不然我一定会死。”舞台剧的艺术总监,同时也是此部电影的制片,发挥以前演过舞台剧的表演功力,拼命用英文说服对方。

    这次他负责乔定台湾方面的前期事宜,包括招募相关人才,因为意大利方面的大老板不满意原本属意的场景设计师,双方才决定举办一次征选,由他推荐数位场景设计师给对方。

    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如果可以接下这个案子,将可以大大丰富自己的工作履历,所以他才先帮妃允投稿,没想到……

    唉,从没听过妃允用那种冷冰冰的口气说话,这代表事情很严重,如果他没搞定这件事,以后要找她帮忙,恐怕难啰!

    “可是……”茱莉亚的确可以感受到对方万分焦急的心情。

    “拜托你!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忙。”艺术总监的声音开始硬咽。

    “好……好吧!我去试试,但不保证一定可以抽出来。”茱莉亚终于心软的答应。

    “你肯答应帮忙,我就非常感谢你,真的!”

    挂断电话,茱莉亚偷愉走进总裁办公室,拿起五分钟前才刚送进来的资料。

    如果那通电话早十分钟打来,她就不用这么辛苦的又进总裁办公室一趟,幸好总裁外出,尚未回来。

    好不容易顺利从一迭资料中找到署名“封妃允”的作品,她正要松一口气……

    “有事?”霍里斯低沉的声音倏地从她的背后响起。

    茱莉亚立刻转身,将那张作品藏于背后,低下头,必恭必敬的开口,“总裁。”

    冷厉的眼眸瞄她一眼,他走向办公桌后,径自坐下。

    想了一下,茱莉亚认为没必要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而冒丢掉饭碗的险,于是开始自动报告,“是台湾一个场景设计图,刚刚对方打电话来,表示不参选了,要我将设计图抽掉,因为对方说得很诚恳,我想总尚未定夺……”

    “好了,出去吧”霍里斯拿起桌上的金笔,开始批阅文件。

    茱莉亚大大松了一口气。“是。”

    台湾?

    霍里斯猛然一震,停下动作,缓缓的眯细双眼。

    她刚刚说……台湾?

    “等等,拿过来我看看。”他微皱眉头,嗓音低沉的命令。

    茱莉亚诧异的转身,总裁很少这样出尔反尔,快狠准是员工们偷偷给这位顶头上司的封号,一旦他作出决定,很少有人可以左右他的决定,今天怎么如此反常?

    虽然有些不解,但是她依旧快步上前,将设计图呈到他的面前。

    她双手置于身后,仔细观察情绪总是表现相当内敛的总裁,尽避文风不动,不过初见这张设计图的惊愕与震惊竟毫无掩饰的展现在他脸上。

    “理由是什么?”霍里斯问得直接。

    他一眼就认出这张设计图的主人,因为设计图里头的几处设计很像他们共同有过美好日子的古堡内部装满。

    一定是她没错!

    他苦苦找寻了五年的女人,果然已经回到台湾。

    这五年来,他仅凭着一张自己画的人物素描与她是台湾人这两点,委托侦探找人,可是都徒劳无功。

    连他自己事后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在那几个星期,他们聊过电影,聊过各自的喜好,偏偏他始终没有问过她的名字……

    真是不可思议的该死!

    “报告总裁,事实上,对方的理由并不明确,只打电话来说不参选了。”

    茱莉亚据实以告,不敢有所隐瞒。

    “没有理由?”霍里斯敛眸,思索几秒后,开始下达一连串命令,“把这张设计图的作者简历传进来,我要立刻看到,另外,跟对方说刚好迟一步,这张设计图雀屏中选,没有撤回的余地,不过合作条件可以任由对方开,明白了吗?”

    茱莉亚干练的点头,领命退出办公室。

    没几分撞的时间,封妃允的简历已被霍里斯拿在手上,细细阅读。

    原来她的名字是封妃允。

    很美丽的名字。

    他为了她,开始涉足八大艺术,并积极与华文市场有合作关系,也为了她,接受众多会翻译成中文的杂志采访。

    五年来,他找她却总是徒劳无功,因此也希望她主动跟他联络。

    五年前那天凌晨,爷爷骤然过世的消息令他震惊得无法自己,当他赶到医院时,爷爷已经过世,管家急得到处找他,却没料到他就待在古堡里。

    他一向不喜欢单独待在古堡里,那里有太多跟父母相处的回忆,每次进去,总会让他痛苦不已,直到她出现,他才发现自己已成熟到可以坦然面对小时候的重大创伤。

    父母突如其来的恶耗,冲击当时才六岁的他,他没有力量承受,所以选择逃避。

    他从不跟人提及父母和小时候的自己,只是躲进孤独里,因为孤独,所以无法爱人与享受被爱的喜悦,除了爷爷以外。

    爷爷的过世让他顿失依靠,情感崩裂的他原以为自己也快走到尽头,没想到竟有能力自愈,靠看与她之间的爱,他渐渐修补自己破碎的感情,而她却从此消失无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绅士太霸道最新章节 | 绅士太霸道全文阅读 | 绅士太霸道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