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总裁麻烦大了 > 第一章

总裁麻烦大了 第一章

作者 : 楼采凝
    原本幽静的咖啡屋内因角落不时传来的阵阵哭啼声,破坏了该有的悠闲氛围,甚至引来不少客人的注目礼。

    偏偏这位不断喷泪的女人就是咖啡屋的老板娘徐真真,店员们都不敢制止,只能任其发泄,等她哭累了就会停止。

    而坐在徐真真对面的,是她最好的朋友孟亦岑。

    此刻她正瞠大双眸听着徐真真叙述自己告白时的遭遇,最后竟忍不住“碰”地一声往桌上一拍,连桌上的咖啡杯都开始摇晃了。

    “太可恶了!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缺德的男人?”

    从小就跟着父亲学习空手道的孟亦岑,目前已拥有黑带四段的B级教练资格,在自家道馆担任儿童班的指导老师。

    自她学习空手道的那天起,父亲就教导她,“今后你的身手比别人好,可不能欺负人,得经常帮助别人,济弱扶贫。”

    而她也一直将这句话放在心中,奉为圭臬。

    如今,她最要好的朋友被一个臭男人欺负了,她又怎能漠视不管呢?

    倒是徐真真被她的反应给吓了跳,左右看看其他客人同样出现震惊的反应,连忙拭拭泪,“亦岑,你太激动了!”

    “我是为你打抱不平耶,爱一个人有什么不对,就算他不接受,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回绝你,把你的自尊踩在脚底下。”孟亦岑握紧拳头。

    至於徐真真心中的那个臭男人,就是国内前三大集团“奥德”的新任总裁陆尔诺。

    尽避还不到三十岁的他在接任父亲的事业后,将集团经营得还算不错,却洗不掉花花公子的名声。

    包可恶的是,他从不把女人看在眼中,只当她们全是虚荣又浮华的雌性动物。接近他也不过是看中他的身分、财势与外貌,所以,他和她们在一起,也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

    徐真真的哥哥是“奥德集团”的员工,某天她前往奥德找哥哥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见了陆尔诺。

    从那时起她就一心悬在他身上,不时藉着找哥哥的机会去偷看他,就这样过了一年,她终於决定向他告白。

    打听到他某个星期六晚上会去一家夜店,也听说他喜欢穿着时髦的女子,於是她当日特地精心打扮前往夜店,并趁他身边的女人都去跳舞之际悄悄上前向他表白。

    没想到她才说出“我喜欢你”这句话,他居然就鼓起掌,这一鼓掌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就连音乐声都戛然而止!

    也就在徐真真不知所措的瞬间,陆尔诺站了起来,指着徐真真朝众人道:“这个女人说她喜欢我,你们认为她是喜欢我的人还是我的钱呢?”

    说完,便听见众人张狂的大笑声,以及诸多不屑的眼光全都投注在徐真真的脸上,尤其是那里的每个女人都在耻笑她。

    她甚至还听见不少耳语,“她是谁呀?我们都不敢说喜欢陆总裁,她竟然敢开口,我们佩服她。”

    徐真真全身发着抖,想赶紧离开又因为全身无力而无法动作,甚至连脚都提不起来。

    陆尔诺慢条斯理的坐下,跷起二郎腿,笑望着她这副模样,突然道:“你叫什么名字?”

    “啊?”徐真真沉下的心又突然飘了起来,“徐真真。”

    “徐真真……”勾魅起一抹笑后,他又道:“那你是名列我情史上的虚荣笨女人第四百五十五号。”

    “哈……”众人的狂笑声又响起。

    “你……你们……”徐真真受不了旁人的取笑,终於抬起僵硬的双腿,往夜店外狂奔而去。

    然而,就算她已经飞奔出来,但耳畔似乎仍可听见从店内传出的讥笑声。

    这不但击碎了她单恋的美梦,还将她脑海中“陆尔诺”三个字给彻底毁灭了。

    可就算如此,她还是气不过,因而找来最好的朋友向她抱怨着。

    “说得也是,我的自尊、我的颜面全都扫地了,如果当时我旁边有条河,我早就投河了。”这些回忆又勾起徐真真的悲伤,让她又哭哭啼啼了。

    “别哭了,真真。”孟亦岑屏住气,握紧拳头,咬着牙说:“放心吧,我一定会为你出口气的。”

    “亦岑,不用了。”真真担心性子耿直的她会闹出事来。

    “放心,我会适可而止的,但是必要的教训是绝对不可以省。”在她心底已打定主意该怎么做了。

    或许别人看在那男人的身分、财势上,不敢对他怎么样,被欺负了也只能忍气吞声,但是在她孟亦岑眼中,他不过是只脚下的蚂蚁,只是看她愿不愿意踩下去而已。

    ***

    时间同样是周末、地点也同样是夜店,孟亦岑做了同样的打扮前往。

    她坐在角落等待时机,发现陆尔诺身边围绕的女人都转往舞池后,便来到陆尔诺面前,露出一对倾慕的眼神,颤抖地说:“陆……陆尔诺,我喜欢你。”

    他撇撇嘴盯着她瞧,眉心突地轻锁道:“怎么搞的,现在女人的品味都这么差劲吗?你这件衣服很眼熟,是不是跟谁撞衫了?”

    “是吗?”她看看自己,“如果真的和人撞衫了,表示很多人的眼光都和我相同。”

    “哦,就跟很多女人都喜欢我是一样的道理吧?”他扯唇一笑。

    孟亦岑眯起眸,冷冷的睇着他,心想:我看你的王子病还真是不轻呀!

    “是呀,不管有多少女人喜欢你,可我就是不会放弃你。”孟亦岑瞬也不瞬地望着他,让大家一眼就认定她是个对陆尔诺爱到无法自拔的女人。

    “不会放弃我……太好听的一句话了。”他站起身,突然鼓掌了起来。

    同时,夜店的所有声响都暂停了,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的孟亦岑立刻飞奔到他面前,抓住他的衣角,“我是真心喜欢你的,绝不是为了你的钱、你的身分或地位。”

    看她死命拉着自己的衣服,陆尔诺急着想扯下她的手,“你别抓了!天……我的衣服都快被你抓破了。”

    “你要相信我,除了真心,我不在乎你的一切背景,我好喜欢你。”练过空手道的孟亦岑可不是随便可以让人推得开的。

    “你别死拉着我,你到底要干嘛?”瞧她像只八爪鱼似的黏在他身上,怎么甩都甩不掉,陆尔诺简直快疯了!

    怎么会有这种女人呢?扯得他帅气的样貌都不见了!

    就在拉扯之间,陆尔诺竟然被她给推回沙发里,而孟亦岑却一**坐在他的腰上,这动作引来了在场所有人的惊呼声!

    陆尔诺瞪大眼,“你……你到底想干嘛?怎么这么重?快起来。”

    “要我起来可以,你赶紧大喊一声:『曾经被我戏弄的女人,我对不起你们。』”她眯起眸,狠狠瞪着他。

    “呵,你以为这么说我就非得这么做?”他可不是被吓唬大的。

    “你!”

    “既然你这么喜欢『骑』在我身上,那就继续让你骑吧!”一抹邪肆的笑容泛滥在他唇角。

    “你说什么?”被他这一说,孟亦岑的小脸蓦然臊红了!

    “如果不想骑的话就自己起来,要不我就叫人抓你起来了。”陆尔诺依然推不开她,只好扬声喊道:“还不来人把她拉起来!”

    眼看有人要冲过来,她立刻站起身,大声说道:“陆尔诺,你给我听好,在我眼中你不过是第一号大笨蛋,记住了。”

    得意的说完这句话后,孟亦岑便迅速离开了夜店。

    陆尔诺恼火的追到门外,却已不见她的踪影!这辈子他还没有吃过女人的亏,没想到第一次竟是惨败!

    这女人是谁?到底是谁?

    夜店里的人跟着出来,急问道:“陆总裁,你没事吧?”

    “刚刚那女人是谁?”他反问夜店的人。

    “她……我们没见过。”其他人也都摇着头,“她好像不曾来过。”

    “不曾来过?”陆尔诺轻逸出一丝笑痕,半眯起眸道:“这么说来,她是针对我来的?”

    “唉,现在愈来愈多这类奇怪的女人了,您就别在意了。”店经理也跟着出来,奉承般地拍拍陆尔诺高级西服上的皱痕,“快进去吧,您的朋友还在里面等着呢。”

    “算了,我不进去了,你替我跟他们说一声。”

    长这么大还没丢过这么大的脸,陆尔诺的心底有一股火气在翻腾,偏偏他不知道对方是谁,就连名字也不清楚,只记得她坐在他身上时那张讥笑的脸孔。

    老天,如果可以让他再遇见她一次,他肯定要报这个仇,绝对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离开夜店之后,陆尔诺并没回到住处,而是去找老同学张立志。

    他们两人虽是高中同学,但张立志从小的志愿就是做个老师,如今已如愿的成为一位国小教师。每当陆尔诺看着他对孩子们绽放的亲切笑脸,便笑称他是道道地地的孩子王。

    张立志如今一人租屋在外,在听见门铃声打开房门的瞬间,可是非常讶异,於是开起玩笑,“哇,稀客呀,这时间不是你一天当中最亮丽夜生活的开始,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陆尔诺像是走进自己家,直接来到厨房为自己倒了杯白开水,因为他知道要在张立志这里找到一罐含酒精的饮料是绝对不可能的。

    “怎么?有心事?”张立志从冰箱拿出一盘晚餐吃剩的水果。

    “烦啊。”陆尔诺深吸口气,又看看表,没想到已经十一点了!“瞧你那语气,是不是要睡了,我打扰了你?”

    “没关系,你难得来,就算通宵不睡也没关系。”张立志笑了笑。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才敢来找你。”

    “说吧,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我被一个女人给戏弄了,还说我是她眼中的第一号大笨蛋!”愈想愈恼,以至於他脸上的青筋都浮了起来。

    可偏偏,陆尔诺得到的却是张立志的大笑声。

    “喂,笑什么?”

    “我说尔诺,有句话只有我敢对你说,那就是你遭报应了。”张立志摇摇头,“早跟你说过,你不能因为你母亲抛家弃子,就认为全天下的女人都不可信。”

    说真的,这句话还真的只有张立志敢对他说,而陆尔诺的这段过往也唯有告诉过他,这也更坚定了他们彼此间的友谊。

    “别说了。”陆尔诺揉揉眉心。

    “好,不说就是,如果你想喝一杯,我可以破例陪你去,但我明天有事,只能以茶代酒。”张立志遂道。

    “不必了,我只是闷,才来找你聊聊。”陆尔诺站了起来,“那我走了。”

    “才刚到,怎么就走了?”他们虽是好友,但生活步调与工作皆不同,能聚在一起的时间有限,能够与陆尔诺聊聊、聚聚,张立志也很开心。

    “看看你,心情就好多了。”拍拍他的肩,他逸出一抹潇洒的微笑后便走了出去。

    “对了,明天我们学校园游会,要不要来看看?”

    陆尔诺揉揉鼻子,笑着摇摇头,“不了,我如果过去,记者会怎么写?”

    “你每年都默默捐给好几所乡下国小营养午餐,都已经这么低调了,还怕记者吗?”这家伙做好事从不让人知道,只将风流缺点表露出来,还让记者大肆报导,真是令人不解。

    “不是怕,而是在他们眼中这不是我的作风,如果被写成是我刻意炒作,那多难听。”他摇摇手,“算了。”

    “可我还是希望你能来,乔装吧。”张立志开着玩笑。

    “亏你想得出来,再看看,走罗。”

    离开后的陆尔诺在打开车门的同时突觉一道凉风袭来,正好吹散他浮在心头的火气。

    然而,尽避如此,他还是发誓,如果让他再遇见那个女人,他一定要好好“回报回报”她。

    ***

    为朋友报了一箭之仇后,孟亦岑心情大好。

    因而在道馆教学生们练空手道时一直面带笑容,少了以往的严厉。

    休息时间,一位六年级的小朋友忍不住问:“孟老师,今天你好像有好事耶,看你一直在笑。”

    孟亦岑掩着嘴笑了,“没想到你们这些小家伙还真厉害,一眼就看中了老师的心事。”

    “说嘛、说嘛,老师为什么这么开心,是要结婚了吗?”他们人小表大的问道。

    “结婚?!别胡说了,八字都还没一撇呢。”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她嫁谁呀?

    现在的男人真没眼光,非得要找个柔柔婉婉、纤纤细细的女人,像她这种健健康康的他们却嫌没女人味。

    呿,女人味是什么味道?

    依她的想法,像现在身上淌满了练拳后汗水的味道,才是最好闻的。

    “那么老师是因为什么这么开心?”小孩就是有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

    “没什么,我只是在一个很讨厌的臭男人**上射了一箭。”她半眯起眸,志得意满地笑了笑。

    “什么?”所有的男同学都把**给盖住,惊愕的看着她。

    “你们这是干嘛,都承认自己是讨厌的臭男生吗?”孟亦岑双手叉腰,指着他们。

    “才不是呢?只是没想到老师的胆子这么大。”

    “是吗?所以你们要记住不能欺负女生。”她看看表,“时间到了,我们继续上课了。”

    “对了孟老师,今天中午我们学校园游会,有很多好吃的,你来玩好不好?”有学生举手建议。

    “嗯……”孟亦岑敲敲太阳穴想了想,跟着勾起嘴角,“好吧,就去看看,老师好久没参加小学的园游会了。”

    “哇……太好了!”学生们兴高采烈地鼓着掌。

    於是,在空手道课程结束之后,孟亦岑便领着孩子们一起前往附近的国小。

    没想到里头游客还真不少,当然绝大多数都是家长,亦岑微笑地看着眼前的情况,感觉既温馨又有意思。

    “告诉老师,哪个摊子好吃,老师请你们好好吃一顿。”此话一出,大家都开心的又跳又鼓掌。

    或许是他们的阵容太浩大,引起了在场张立志的注意,才发现这群孩子里有两位是他的学生。他立刻上前问道:“吴逢凯、游立伟,你们在干嘛?”

    “张老师,这位是我们的空手道老师。”吴逢凯将孟亦岑拉到张立志面前,“我们请她来参观园游会。”

    “原来是这样。”张立志对亦岑笑笑,“欢迎你来,我知道他们在学空手道,却没想到竟是这么漂亮的老师。我姓张,张立志。”

    亦岑被他夸得有点害臊,“我叫孟亦岑。”

    “这里的点心都是我们学生与家长的心意,孟老师想吃什么尽避说,我请客。”张立志发现眼前的女孩有着一身古铜色的肌肤,身材结实,这是健康的象徵,是非常与众不同的女孩。

    “这怎么行,我答应我的学生过来捧场,请他们吃好吃的,怎能让你破费。”亦岑突然看见一间卖热狗的摊子,“老师想吃那个,走,我们去买吧。”

    “热狗耶……我也要、我也要……”小朋友都跟着亦岑过去,张立志看着他们开心的背影也忍不住笑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张立志回头一看,竟看见一个戴着墨镜与鸭舌帽的男人。

    “你是?”他疑惑地看着这个人。

    男人微微移开墨镜,让张立志看清楚他的眼睛,“你还真健忘,是谁要我用乔装的?”

    “是你,陆尔诺!”张立志意外地扬声笑道:“哈……没想到你居然会打扮成这副样子。”

    “怎样?神秘吧!”陆尔诺扯唇一笑。

    “当然了,但你不是不过来了,怎么突然改变主意?”

    “公司正好没事,加上心烦,就出来走走,看看这些孩子也挺有意思的,看他们多开心啊!”陆尔诺笑望着现场这些孩子们,又看看这些陪同的父母,不禁心想为何他就没有这样为他尽心尽力的母亲?

    “这些孩子如果知道有位名列全国前十名的大帅哥来看他们,肯定会更高兴。”虽然陆尔诺花名远播,但张立志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他的伪装罢了。

    “张老师……张老师……你们班有位家长有事要问你。”一位小朋友突然跑到张立志面前说道。

    “好,我马上过去。”张立志对陆尔诺说:“等我一下,我会尽快回来。”

    “别管我,我自己随便看看。”

    望着张立志快步离去之后,陆尔诺就在校园内到处走走逛逛。

    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僵凝,因为眼前掠过一抹熟悉的身影,她不就是昨晚在夜店给他难堪的女人?!

    虽然夜店灯火昏暗、她又浓妆艳抹,不过识女人无数的他非常确定她就是那个女的。

    眸子一紧,他立刻走了过去,近距离一看才发现她身边都围绕着孩子,大家人手一支热狗,开怀大笑着。

    没想到这女人这么有孩子缘!

    走上前,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孟亦岑回头望了他一眼。因为他戴着墨镜和帽子,她并没认出他来,“请问,我们认识吗?”

    “当然认识。”瞧她一脸疑惑的样子,陆尔诺扯开嘴角,“能不能跟我过来一下?”

    虽然觉得这个人有点奇怪,声音却非常耳熟,基於好奇她跟着他来到操场旁。

    “你把眼镜拿下好吗?这样我才知道你是谁。”孟亦岑蹙眉说道。

    陆尔诺勾起笑意,缓缓拿下墨镜,下一秒就见她瞠大双眸、倒吸口气,“你……是你……”

    “怎么?害怕了吗?”

    “谁说我害怕,我还觉得那时对你太宽容了。”真是倒楣,为何会在这里遇到他?

    “呵、呵呵……”面对她的说词,他只能乾笑,“你叫什么名字?”

    孟亦岑瞪着他,半晌不语。

    “怎么?不敢说了?”陆尔诺冷笑了声,“难怪是女人,总是敢做不敢当。”

    “你说什么?我敢做不敢当!”她泛出冷笑,“好,我就告诉你,我叫孟亦岑,这样你满意了吧?”

    “你这女人很奇怪。”他故意施展他所向披靡的眼神,对她散发出难言的魅力。“该不会这只是你欲擒故纵的把戏?”

    “我欲擒故纵?”孟亦岑忍不住掩着嘴大笑出声,“哈……未免太好笑了。”

    “你笑什么?”

    “拜托,你这男人除了心肠狠毒之外,还挺会说故事的嘛。”她伸出食指点点他的胸,“虽然我不知道你这种坏人跑到纯净的儿童天堂要做什么,但我劝你赶紧离开,这里是天使的园地与你这恶魔可是格格不入。”

    “你!”他趋近她,“我在你心里是恶魔?”

    “嗯。”她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哈……哈哈……那我这个恶魔给你一笔你想像不到的金钱,你收不收?”眉一撩,他邪气地问道。

    “金钱?”她故作感兴趣的问道:“多少?”

    “只要你开口。”

    孟亦岑双手合十,露出一脸兴奋状,“真的吗?”

    “我可以马上开支票给你。”瞧,这不是露出贪婪本色,狐狸尾巴全跑了出来!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开个价罗。”孟亦岑偏着脑袋想了想,“五百万怎么样?”

    “五百万?!”他先是震了下,旋即冷言说道:“还真懂得狮子大开口呢!”

    然而陆尔诺依然笑着当场开了张支票给她,“喏,拿去吧。”如果她收了,就等着看他怎么讽刺她。

    孟亦岑接过手看了眼,“没想到你们这种人真会随身携带支票。”

    睨了他一眼后,她竟然在他面前将支票给撕了,甚至还抛在他身上,“拜托你,将它全部换成现金然后铺在自己的床上,看看是不是可以睡得更香甜,身上的铜臭味儿会不会更重!”

    说完,孟亦岑便朝他“哼”了声就离开了。

    陆尔诺气得握紧拳头,随即快步跟了过去,用力拍上她的肩想喊住她。

    哪知道这丫头却冷不防地抓住他的手臂一拉又一扯,狠狠地来了个过肩摔。

    陆尔诺完全没想到她会来这招,这一摔还真是令他七荤八素的。

    “我告诉你,陆……陆什么的家伙,少对我动手动脚,否则下次可不是这样就可以解决的。”

    陆尔诺坐直身躯,瞪大眼看她就这么走远,气得浑身抖颤不已。

    同时,张立志朝他奔了过来,“尔诺,你怎么坐在操场上?我找你找了好久呀。”

    “我……”气人呀!看着地上的碎片,陆尔诺的一口气就快提不起来了。

    “咦,这是什么?”张立志蹲了下来,替他将满地的支票碎屑捡了起来,“是支票!”

    他疑惑的看向陆尔诺,“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我遇到一个恶女。”这种丢脸的事到底还要发生几次,而那个女人又到底是谁?

    只知道名字,他要上哪儿找她?

    “恶女?!”张立志将他拉了起来,“你哟,是不是作梦了?还是得罪的女人太多了,连大白天都会产生幻觉?”

    “真的,真是恶女……她力气超大,虽然外表是女人,但行为举止却跟男人不相上下。”这些年来他身边围绕的都是些嗓音柔媚、身材婀娜多姿的女人,从没见过像她这样怪异的女……不,她根本不配当女人!

    “唉,别想了,午餐时间到了,是要到外面吃,还是我们这里的摊子随便吃点?”张立志不忘多加一句,“别看这些都是孩子与家长一起做的点心,味道都挺不错喔。”

    “你是希望我在这里吃吧?”拍拍身上的尘土,陆尔诺重新戴上墨镜,“那走吧。”

    才往摊位走了几步,陆尔诺突然定住身指着前面,“她,立志你看,就是那女人。”

    张立志朝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啊!是她。”

    “你认识?”

    “刚认识,是我学生的空手道老师。”转向陆尔诺,张立志扯着笑,“你该不会是被她给摔了吧?”

    “嘘,小声点。”真怕被那女人听见。

    “没想到是真的。”张立志很意外,“你得罪她了?”

    “别管这么多了,告诉我她住哪儿。”

    “我只能帮你打听她的道馆地址。”向学生问问应该不难,“不过,你到底想干嘛?”

    “我这辈子从没这么不被人放在眼底。”陆尔诺握紧拳头,发着誓:“我一定要让她爱上我……而且是毁天灭地的爱上我。”

    “爱上你之后呢?”

    “呵,当然是甩了她。”

    看他一脸坚决的表情,张立志只能在心底摇起头来。唉,这家伙又要闹事了,看来他的耳根子又要好一阵子不得清静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麻烦大了最新章节 | 总裁麻烦大了全文阅读 | 总裁麻烦大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