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我的尤物老婆 > 第二卷 装逼 第五十七章 大家闺秀(跪求月票)

我的尤物老婆 第二卷 装逼 第五十七章 大家闺秀(跪求月票)

作者 : 熊猫胖大
    第五十七章大家闺秀(跪求月票)

    今日更新完毕,可怜可怜俺,给俺两张月票把!彬求月票。~~

    小冥山,青云道观,人流如织,香火旺盛,观中道士为一位位善男信nv送上三炷香,收回一张张红sè老人头。

    道观后院,凉亭下,首阳子正陪老道用膳,顺便听取老道教诲。

    突然面sè一变,抬头望天。

    原本晴朗的天空上,却无端飘来一片厚厚的黑云,顷刻间将整个华北市的天空笼罩。

    “发现了吗!”老道喝一口小米粥,吃下半条咸菜,满足的放下碗筷。

    阳子收回目光,满脸羡慕之sè:“上官道友情绪变化,竟能引起天地变异,师尊,莫非这就是天人合一之境?”

    “差不多。”没有外人的时候,老道的话格外痞气,没有一丁点风骨,擦擦嘴角的残渣,叹道:“这小王八蛋虽然嘴贱了点,却没法否认他是个天才,小小年纪就修炼到这种境界,兴许张三丰之后,他会是下一个仙人。”

    “师尊说的是,上官道友却是天纵奇才,羡煞徒儿。”首阳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却皱皱眉:“只是上官道友为何会突然心情压抑?莫非俗世中遇到了业障?”

    “别管他了,这小王八蛋实力比为师都高,世上能害他的人屈指可数,但年纪轻轻,缺乏历练,心境不稳,徒儿,你当年又何尝不是如此?”老道意味深长的望着首阳子。

    首阳子面sè一变,黯然万分。

    ……

    上官能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八卦武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当他躺在áng上的时候,天空已经布满了乌云,暴雨随时有可能落下,无数出mén在外的行人气的直骂天气预报,明明说未来几天都是晴好天气,尼玛脑袋顶的乌云是怎么回事?还这么大一片,坑爹啊!

    与之相反,当地气象局工作人员却满脸纳闷、不信的看着气象观测仪,这片巨大的乌云来的毫无迹象,而且只笼罩在华北市区范围内,久久不散,简直太诡异了。

    此时上官能人的状态又陷入几天前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甚至比上一次还要严重,比起失恋的打击,得知向贝贝真正的身份竟然那么可怕,上官能人的心就再也无法平静。

    “怪不得,怪不得向贝贝会说不可能,原来真的不可能……”

    想过向贝贝是官二代,想过向贝贝是富二代,就是没想过向贝贝是个黑二代,还是真正雄霸一方的那种黑二代。

    如果是官二代、富二代,只要两人情比金坚,大不了带上美人làng迹天涯,出了国不怕有人找他麻烦,但黑二代……

    面对向贝贝身后的一群亡命之徒,上官能人压力巨大。

    本来向贝贝已经说过和他不可能了,就算上官能人知道向贝贝的身份,也不至于这么压抑,但许静茹的一番分析,却让他知道,原来向贝贝是喜欢他的,只是碍于身份的巨大差异,怕他会遭到报复,才会拒绝了他的告白。

    虽然这都是许静茹的猜测,但上官能人相信许静茹的猜测是正确的,正因为相信,才会给他这么大压力。

    试想一下,一个漂亮的nv孩明明喜欢上了一个男孩,男孩也喜欢她,甚至还做了告白,却因为跨越不过的那道鸿沟,nv孩痛苦的选择了拒绝。

    作为那个没用的男孩,心里会是什么想法?

    一定会觉得自己没用,有负nv孩的感情吧!

    如果这个男孩有绝对的实力,又怎会让nv孩做出这种痛苦的选择?

    实力!实力!实力!说到底还是实力!

    就像那些丈母娘为nv儿选nv婿,总要捡着好的挑。

    现在很多苦bī总抱怨nv友家人对自己不满意,不同意和他们nv儿jiāo往,最终感情告吹,暗淡收场。

    听上去是tǐng惨的,但你在抱怨之余,有没有想过nv友的家人为什么会反对?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没本事吗!如果你有几百万存款,几套房子,几辆跑车,别说丈母娘了,丈母爹也会巴不得把nv儿塞你被窝里,要是你实力再强一点,让nv儿给你做小也不是不能商量。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说到底,做父母的只希望nv儿能过的更好,所以在选婿问题上,自然要捡着高富帅的挑,苦bī只能是备胎中的备胎,除非对方nv儿是恐龙。

    很显然,向贝贝不是恐龙,她貌比huā娇,聪明伶俐,学习优秀,还有恐怖的背景,完全是童话中的公主,梦想中的nv神。

    这样的nv人,未来伴侣是什么样的?反正不是上官能人这样的。

    “实力吗……”想想自己修真者的能力,完全可以蔑视世俗之人,所以实力方面,上官能人并不缺少,唯一的问题是,上官能人害怕。

    怕向贝贝黑sè的背景,说到底,他只是个普通的**丝男,虽然得到十项全能,现如今已经变成了‘高……’嗯嗯,富和帅早晚会有的,但骨子里还是个**丝,甚至有宅属xìng和m属xìng,这样的xìng格,说到底是那种不善于主动出击,甚至有些抗拒光环的苦bī。

    贬义点说,就是坐拥金山,却每天窝头咸菜土炕头的傻bī。

    作为苦bī,上官能人非常讨厌传说中的社团、帮派,也许是港片看多了,听到黑社会就讨厌、恶心,内心认为:只要碰上黑社会,就如附骨之疽,不nòng到家破人亡不算完。

    如果只是一个人,上官能人不害怕,大不了一个法术把这些渣渣们都变成渣,但他不是一个人,他有父母,有亲人,哪怕是渣渣,只要用他的父母亲人威胁他,他就完全处于被动。

    父母亲人受到伤害,是上官能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所以从家人方面考虑,向贝贝绝不是好的伴侣人选。

    但那天向贝贝来家里做客,父母对她的喜欢又是实打实的,各种问题jiāo错在一起,让上官能人头疼万分。

    “儿子,依兰来了,快出来!”

    “干妈,你别叫大哥了,我自己进去。”

    苦恼间,母亲的声音从卧室外传来,伴着刘依兰那清丽的声音,不一会儿,卧室的房mén被打开,刘依兰笑嘻嘻的走进来,但看到上官能人双目无神的躺在áng上,心里一惊,轻轻关上房mén,迈步走过去。

    在áng边坐下,望着上官能人抑郁的脸,刘依兰揪心不已:“大哥,你怎么了?”

    上官能人眼睛有了聚焦,看到刘依兰满脸关心的望着自己,心中一暖,微笑道:“没什么,有点累。”

    声音有些沙哑,和昨天jīng神的样子完全不同,刘依兰心中一痛,抚mō着上官能人额头:“是病了吗?”

    刘依兰的手是那样柔软,那样温暖,上官能人舒服的轻叹一声:“不是,心情不太好,有个问题一直想不开。”

    “是吗?”mō着上官能人额头确实不烫,看气sè也没什么问题,既然不是生病,刘依兰就放心多了,但听了上官能人有心事,刘依兰更关心了:“大哥,有什么问题可以对我说吗?也许我不能帮你什么,但我可以做个听众,做你的倾诉者。”

    听了这话,上官能人微微一笑:“现在的初中生都这么早熟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姐姐呢!”

    “嗯,只要大哥需要,我今天就做个姐姐。”刘依兰lù出一个阳光mí人的微笑,把上官能人从áng上拉起来:“弟弟,该起áng了,房间里luàn糟糟的,姐姐帮你收拾一下。”

    “呵呵……”上官能人忍不住笑了,被刘依兰拉起来坐在áng边。

    “穿上鞋在一边站好,姐姐先把被子叠起来。”小萝莉入戏了,一时间成熟的真像个照顾弟弟的姐姐一样。

    上官能人穿上鞋,走到一边站好,望着刘依兰熟练的把被子叠好,整理好áng铺,又把散落在外面的东西整理好,收拾的干净利落,有条不紊。

    刘依兰忙碌的样子让上官能人有些惊讶:“依兰,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家务却做的这么好。”

    被上官能人夸奖,刘依兰忍不住嘻嘻一笑:“还好啦!我家家教比较严,妈妈从小就教育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家务是一个nv孩必须会做的,其实我做饭也tǐng不错的,但和大哥比起来就差远了。”

    “哦?”别看刘依兰已经认了他这个干哥哥,但他这个干哥哥却连干妹妹家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依兰,你爸妈是做什么的?从刚认识你那天就觉得你很有教养,你该不会是什么大家族的千金小姐吧?”

    “哎?嘻嘻,才不是呢!”刘依兰笑的有些腼腆:“我爸爸和妈妈都是人民教师,爸爸是xx大学的历史系教授,妈妈是xx中学的语文老师,他们都特别喜欢和注重中国的传统文化教育,从小就对我各方面严格要求。”

    “原来如此,怪不得了。”上官能人恍然大悟,笑道:“我说你一行一动都透着一股子大家闺秀的风范呢!原来根在这呢!”

    “有那么明显吗?”刘依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其实我在外面已经很注意把自己的言行随意化了,没几个人看出我的言行举止和常人有异。”

    “那是他们没注意!”上官能人微微一笑:“真没想到,我干妹妹还是个大家闺秀,虽然不爱穿裙子。”

    刘依兰脸蛋泛着红晕,眼睛水汪汪的望着上官能人:“大哥,你想看我穿裙子的样子吗?”

    感谢‘’‘神ぁ无双’‘琉璃sè皮卡丘’‘666’各打赏100币。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尤物老婆最新章节 | 我的尤物老婆全文阅读 | 我的尤物老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