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我的尤物老婆 > 第三十二章 家人的羁绊

我的尤物老婆 第三十二章 家人的羁绊

作者 : 熊猫胖大
    这一章晚了点,但三千四百多字,拜求推荐票支持。

    ***************

    “累死了。”

    窗外,艳阳高照,雨后湿润清新的空气,只被一个交通早高峰,汽车排放的尾气重新熏染的污浊不堪,城市里的人却依旧各自为生计奔波劳累,无暇理会周遭环境是好是坏。

    树枝上的鸟儿依旧在吱吱喳喳的叫着,秋季到来,作物丰收,小鸟们的食物愈发充足,个个吃的膘肥体壮,它们在为即将到来的寒冷做着准备。

    在这个万物都在忙碌的时段,上官能人却全身无力的趴在床上,吊扇呼呼地吹着风,舒服的眼皮越来越重。

    今天早上和向贝贝离开山林后,两人打车直奔医院,检查是否还有残留的余毒,幸好检查结果一切正常,但谨慎起见,医院还是给两人开了一些解毒药,向贝贝**也被重新清理了一遍,大夫说没有大事,两三天就可以痊愈。

    上官能人也红着脸让大夫检查了一下蛋蛋,幸好大夫说没什么问题,开了点药,有两三天就能消肿,总算让上官能人松了口气。

    蛋蛋,我以后再也不要让你唱忧伤了。

    从医院出来,两人就在医院门口分开,向贝贝是打车走的,苦逼的上官能人只能挤公交车。

    介就**参啊!

    好不容易熬到家,上官能人一晚上没睡好,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山路,早就累的不行了,刚进家门就把自己摔床上,舒服的直哼哼。

    不知不觉,上官能人就这么睡着了,直到中午母亲回家做饭,才发现儿子回来了。

    “儿子,起来吃饭了。”做好午饭,母亲进屋叫上官能人起床。

    “唔……嗯……”上官能人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母亲,嘟囔道:“妈,几点了?”

    “快十二点半了,儿子,什么时候回来的?”母亲问道。

    上官能人打着滚坐起来,打个哈欠,挠挠耳根后面,道:“九点多吧!妈,累死我了,昨晚我都没睡好。”

    “昨晚那么大雨,我跟你爸也担心了一宿,看你没事就好了。”母亲微笑道。

    上官能人心里感动,不管什么时候,最关心自己的人还是父母啊!

    “妈,让你跟爸担心了。”

    母亲望着上官能人,欣慰道:“我儿子是真长大了。”

    “妈,我早就长大了。”

    “呵呵,是,妈知道,快起来吃饭吧!明天就开学了,今天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准备,别丢三落四的,知道吗?”

    “知道,您就放心吧!”

    娘俩有说有笑的走进客厅,中午吃凉面,上官义正坐在饭桌前剥蒜,看到上官能人走出来,淡淡的道:“回来了?”

    “嗯。”上官能人收敛笑容,点点头:“爸,让你担心了。”

    上官义把蒜放进碗里,道:“我没担心,是你妈穷担心。”

    一听这话,母亲不干了:“谁穷担心了?也不知道昨晚是谁说:‘不知道儿子现在怎么样了’?”

    上官义低头盛着面条,道:“哪那么多话,去把醋给我拿来。”

    “你就口不对心吧!”母亲轻哼一声,拍拍上官能人的头,道:“儿子,洗手去。”

    “哦,呵呵。”上官能人看了眼不坦诚的老爸,心里乐呵呵的,最近老爸越来越可爱了。

    吃饭的时候,母亲不断地问上官能人这两天玩的开不开心?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没有?

    上官能人也兴致勃勃的把自己这次野营的经历说了一遍,除了被蛇咬的事。当然了,向贝贝这个女生被改了性别,不然父母要是知道他跟一个女孩子去野营,非炸锅不可。

    “你同学把帐篷什么的送给你了?”一听自己儿子的同学居然把野营装备,连着一个送给了儿子,母亲惊讶不已。

    上官义眉头一皱,第一次开口:“你这同学什么背景?”

    上官能人知道老爸关心他,连忙道:“爸,你放心好了,我这同学可是个富二代,家里有的是钱,这点东西根本不在乎,其实说是送,他也是嫌背着帐篷回来累得慌,就把负担都加我身上了,那也是别人送他的,没花他一毛钱,送我也不心疼。”

    上官义略作思索,点点头,低头吃面。

    “儿子,别管你爸,他就是爱在这没用的事儿上瞎操心。”母亲逮着机会,反讥讽了上官义一顿,上官义淡然的吃着面条,没往心里去。

    这一点上官能人一直都挺佩服老爸的,两口子结婚这么多年,很少看到红脸的时候,而且每次也都是老妈在发飙,老爸却沉稳如山,不理那茬,这种气度让上官能人折服。

    说心里话,上官能人一直觉得自己老爸是个干大事的人,只可惜投错了胎,从小家里穷的响叮当,初中毕业就进入社会养活自己,二十几年也没赶上个好机遇。

    本来十几年前赞了一笔资金,想干个当时来说很冷门,但现在看却是下蛋金鸡的农家菜,偏偏爷爷赶巧得了急病,需要一大笔钱做手术,老爸毫不犹豫的把钱拿来给爷爷治病,最后爷爷也只多活了两年,现在想想,当时如果不给爷爷做那个手术,现在自己家至少也是百万富翁级别了。

    错过了那次机会,父亲只能窝在工厂上班,虽然兢兢业业十几年,这几年每个月四五千的工资也算可以,但上官能人一直为十几年前父亲的选择感到惋惜,但为人子女,父母病了需要花钱,上官能人也自问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会作何选择?

    最后得出结论,自己就算砸锅卖铁也要给父母治病,因为这个世界上,不论贫贱富贵,真正会关心自己的,就只有血浓于水的父母,钱没了可以再挣,父母没了,就永远都没了。

    所以上官能人没埋怨过父亲当初的选择,反而对父亲更加敬佩,言传身教,父亲从没用语言教育过他,却始终用自身的行为准则影响着他。

    上官能人觉得自己今生能有这样一个父亲,很幸运,真的。

    午饭后,父母稍作休整,先后出门上班,上官能人回到自己的小卧室,把背包整理了一下。

    一整套的宿营装备实在太奢侈了,尤其是多功能瑞士军刀和探照灯,瑞士军刀的功能就不用多说了,探照灯么,上官能人打算以后用来当台灯使,这玩意儿可比市面上的台灯亮多了,晚上复习功课能更好的保护视力,当床头灯更是一流,晚上睡不着觉,又怕打扰父母而不敢开电脑,躺床上看看小说、漫画了啥的很带劲儿。

    而且高三后就要住校,虽然前半年学生可以选择是住校还是走读,但后半年就必须接受全封闭管理,到那时候,这探照灯就能派上大用场,晚上断电后很可怕的,突然内急,连厕所都找不到,有探照灯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最爽的还是,昨晚玩的没剩多少电,上官能人赶紧把电充上,这里面装了一百多个不同类型的游戏,全都是破解版,记忆棒达到了恐怖的,上官能人刚才在网上按照型号查了查,价格把他吓的一哆嗦。

    尼玛这种型号的居然要四万多,而且还是全球限量版,市面上很难买到。

    上官能人激动地直想对向贝贝大唱:“就这样被你征服……”

    四万多的啊!向贝贝居然说送就送了,脸眼都不带眨的,而且那套宿营装备也绝对价值不菲,搞不好全加起来得上十万了。

    想到十几万的东西向贝贝就这么送给自己,上官能人对向贝贝屡次让他蛋疼的怨念消散了许多。

    一个穷鬼,没法对送他十几万的人生出怨念,哪怕对方是个差点让他变太监的女魔头。

    太贵了,上官能人可不敢住校的时候带着它,要被偷了,哭都没地方去。

    别看现在的学生们不怎么差钱,素质比以前高了很多,可遇到特别贵、特别好、特别感兴趣的东西,他们也会生出歹心,财不露白,除非普世价值观颠倒。

    东西都整理好,塞进衣柜,充着电,暂时没法玩,上官能人揉揉脸,开始整理开学用的书本文具。

    想到明天开学,上官能人一阵头疼,学习不好的孩子就这样,怕去学校,高中两年,上官能人没掌握好的知识点越来越多,越到后面,差距越拉越大,现在他在班里已经是吊车尾了,上了高三,就算想努力,也会因为前面两年落后太多而无法补救回来。

    上课听不懂的感觉,糟透了。

    “要不要吸收学习的能力?”上官能人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而且越想越觉得靠谱,自己本来就是个学生,一切以学习为主,要是学习不好,丢自己的人是小,丢父母的人才真的折磨人。

    一年年吃的米饭越多,上官能人也渐渐看清了这个社会,人活着,很多情况下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家人、为朋友、为亲戚,人是群居动物,你在部落里混的丢人现眼,父母亲人也会颜面无光,由此所产生的压力会把一个人压的喘不过气来。

    就如同男女搞对象,没结婚之前,搞多少个也没人说什么,因为男女双方在这个阶段的关系是不受法律保护的,玩不好就散,互不耽误。

    但一旦走入婚姻殿堂,男女双方的关系不但受到法律保护,也多了两个家庭之间的羁绊,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男女双方闹离婚,双方家人的态度就会给他们带来巨大压力,远不如没结婚前的分手轻松简单。

    而且越是大城市,离婚率就越高,也和这方面不无关系,大城市邻里间的关系近乎于无,亲戚也很少在身边,给了大城市里的人随心所欲的生存土壤,人一旦随心所欲,就会产生很多与传统价值观不符的荒唐事。

    相比起来,越是小地方的人,尤其是农村,邻里间经常串门,整个村子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谁都认识,在这种环境下,自然会注意他人对自身的看法,无形中多了一层枷锁,让任何人都会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免得丢自己的人是小,丢家人的脸就麻烦了。

    正因为有家人的羁绊,作为学生来说,如果学习不好,父母自然会觉得面上无光,眼下上官能人已经给父母丢了两年的脸,至少最后一年,甚至大学之后的四年,上官能人想让父母为自己骄傲,这样的话,吸收学习方面的能力,势在必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尤物老婆最新章节 | 我的尤物老婆全文阅读 | 我的尤物老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