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宅女是贤妻 > 第十章

宅女是贤妻 第十章

作者 : 春野樱
    这个茶会是花道名师莲见京子为了举办个人二十年展所举办的暖身茶会,原来该应邀出席的是真言双亲,真言的母亲曾向莲见京子习艺,因此有了交情,但不巧,他们因为到欧洲旅游而无法出席,于是便托真言前来致意。

    真言先带着世弥前去向莲见京子表达恭喜之意,并祝福她三个月后举办的二十年展能圆满顺利。

    穿着一袭由加贺友禅所缝制的高级和服的莲见京子,在看见穿着改良式和服的世弥时,似乎有点讶异及不解。

    但来者是客,她并没露出任何让世弥感到尴尬、羞愧的表情,甚至称赞她的衣着很有趣味。

    与会的女性宾客大多穿着洋装或是小礼服,着和服的只有几位有点年纪的贵妇,也因此,穿着这身改良和服的世弥自然备受嘱目。

    不过她之所以受到注目,不只是因为这一身和服,更因为她是藏方真言带来的女人。

    虽然大家都很自制,但世弥感觉得出来他们看她的眼神里带着讪笑及轻蔑。她讨厌这种感觉,像是有千百万只蚂蚁在身上爬……

    这里,果然不适合她这种人生存。

    “世弥,我去一下洗手间,你在这等我。”真言说。

    “欸,我……”她一惊,急忙拉住他的手,“我们可以走了吗?”

    真言淡淡一笑,“我回来后,就去向莲见老师告辞。”说罢,他轻轻拉开她的手,转身离开。

    眼见真言离自己越来越远,世弥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丢进兽栏的兔子,随时会被撕裂、吞噬。

    可……没关系的,她就快能离开这里了,等真言回来,她就可以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木嵨小姐?”

    听见侧边传来叫唤的声音,世弥立刻转头,看清来人后她不禁楞了下。不会吧?这是什么孽缘啊?

    “失……矢吹小姐。”

    其实会在这儿遇见矢吹庆子并不奇怪,像她这种十八般才艺样样精通的大小姐,搞不好也曾向莲见京子学习过花道。

    “你是跟藏方先生一起来的?”

    “是……”

    “我刚到,没看见你们呢。”矢吹庆子一笑,“藏方先生呢?”

    “他……他去上厕所。”世弥怯怯地回答,脸上只写着“想逃”两个字。

    “呵。”这时,矢吹庆子身边那两个看来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大小姐,竟同时笑了出来,然后用一种嫌弃且瞧不起的眼神噙嚼着世弥。

    世弥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却因她们的讪笑而更惊慌。

    “庆子,你认识她?”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白色洋装的年轻女子——盐谷悠。

    “这位小姐是藏方先生的女朋友。”矢吹庆子说。

    “什么?!”另一名身穿浅蓝色和服的女子——大友朋子惊讶地问:“你说的就是她?”

    世弥一怔。矢吹庆子跟她们提过她?她是怎么形容她的呢?

    “我没说错吧?她真的很……怪。”矢吹庆子嘲谑的道。

    “藏方先生是怎么了?”盐谷悠斜颅着世弥,“参加莲见大师的茶会,居然穿着这种奇怪的和服来,而且还说什么……上厕所?真是太低俗了。”

    矢吹庆子掩唇一笑,“是啊,藏方先生就是这么形容她的。”她直视着脸色苍白的世弥,刻意问:“木嵨小姐,你知道藏方先生是怎么跟我形容你的吗?”

    世弥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她想逃,她不想再听矢吹庆子说任何话。

    “欸,”矢吹庆子伸手拉了她一下,脸上是令人生畏的冷笑,“我们聊聊嘛,干么这么冷淡?”

    “嘻……”一旁的盐谷悠及大友朋子低声笑着,仿佛觉得有趣。

    “藏方先生说你是个完全比不上我的女人。”矢吹庆子表情有着一丝挣弹,“他说你根本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是个差劲的女人,我想他跟你在一起要不是因为好玩,就是在行善吧?”

    “放……放开我……”明明是她们对她做了过分的事,该惭愧的是她们,但世弥不知为何却觉得羞愧极了。

    “你真是个丢脸的女人。”矢吹庆子冷冷一笑,“你一点都配不上他,居然还敢跟着他出席这种高级茶会?”

    矢吹庆子所说的每个字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小刀般,狠狠戳入世弥的胸口,让她痛得连发出哀嚎的力气都没有。

    “放开我,求求你……”她眼眶里盈满泪水,声音颤抖的哀求着。

    矢吹庆子唇,角一撇,微微振臂推开了她。

    世弥急着想逃,一个转身,竟撞上一位拿着蛋糕的贵妇,“啊!”

    贵妇手上的蛋糕飞到她脸上,再掉落时又沾上贵妇的昂贵礼服。

    “哎呀!”贵妇当场垮下脸来瞪着她,“你这是干么?”

    世弥惊慌的抹去沾在眼皮上的奶油,“对、对不起……”她掉眼泪了,只是眼泪跟奶油混在一起,没人发现。

    “世弥。”这时,真言回来了,矢吹庆子与世弥之间的拉扯,还有惊慌逃跑、不慎撞上贵妇的过程,他全看见了。

    他快步跑了过来,见到女友满脸的蛋糕,一旁站着生气的贵妇。

    “泽田夫人,”他非常慎重的向对方致歉,“非常抱歉,您衣服的损失全由我负责,请您——”

    他话未说完,一旁的世弥已拔腿跑掉。

    见状,贵妇皱了皱眉头,“算了,你还是去追她吧。”说完,她转身走开。

    真言又一个九十度鞠躬,对着贵妇离去的身影致歉,但他才刚打直腰杆,身后的矢吹庆子就说话了——

    “藏方先生,那位保母小姐居然让你出糗丢脸后就自己逃走了,实在是”

    “矢吹小姐,”真言打断了她,眼神盈满肃杀气息,“该觉得丢脸的是你,太难看了!”

    她脸色丕变,“你……”

    “你该庆幸你是个女人,不然我一定会要你为所做的事付出代价!”语罢,他旋身追了出去。

    为什么矢吹庆子要那样羞辱她?为什么真言要带她来茶会?为什么没有计程车可以让她赶快逃离这个地方?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么蠢,天真的以为一切都不会有问题?

    打从一开始她就不该来的……喔,不,是她根本不该不自量力的跟真言交往,再怎么笨,她也该知道这样的事情迟早会发生。

    她不是他那个世界里的人,她进不了他的世界,如果她坚持走入,那真的只是自找麻烦、自讨苦吃、自取其辱,甚至是自取灭亡。

    世弥用袖子往脸上乱抹一通,想擦掉眼泪跟奶油,好让自己能看清楚眼前的一切。但她越是抹,奶油就越是跑进眼睛里,让她难受得快睁不开眼。

    她视线模糊的左右张望,终于看见一辆直驶而来的计程车。她不断挥手,计程车朝她靠了过来。

    打开车门,她正要上车,忽地有只大手一把拉住她——

    “世弥。”

    真言一冲出料亭门口,便看见正要上计程车的世弥,他及时的拉住她,一把拥住有点激动的她。

    “放开我!”世弥几乎是哭吼着道。

    计程车司机不知如何是好,探头看着两人。

    “不好意思,打扰你的时间了。”真言向他致歉,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司机先生,别走,我要搭车!”世弥也冲着他大叫。

    司机不知所措,竟呆在那里。

    “冷静一点,我们——”

    “不要!”世弥大声的对他吼着,“什么都不要再说了!”

    真言知道她受了委屈,情绪一时半刻冷静不下来。他伸手温柔的擦拭着她被奶油及眼泪弄花的脸,“你听话,我们先去把脸洗干净……”

    “不要、不要、不要!”她推开他的手,哭喊道:“不管怎么干净,我都进不了你的世界,你心里知道!”

    真言眉心一撑,“让你受了委屈,是我不对,这种事以后不会再——”

    “会再发生的。”她泪如雨下,嗓音凄怨的说:“我们得面对现实,这种事会再发生的。我只会丢你的脸,一次又一次……”

    看着如此伤心的她,真言的心好痛。“世弥,”他将哭泣不止的她拥进怀里,“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

    “为什么要逼我来?”世弥推开他的胸膛,唇角有抹凄楚到令他揪心的笑。

    “我……”

    “为什么要逼我进入你的世界?你的世界根本容不下我,你不知道吗?”她幽幽地说着,“不,你知道,你对她说我是个完全比不上她的差劲女人,你早知道我是个会教你丢脸出糗的笨女人”

    她的话像是天外飞来一颗大石,狠狠的砸在真言头上。

    “不是那样的,我是说——”

    “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她眼神空洞,泪水不断自幽深的眼里涌出、淌落,“我的确是个配不上你的女人,虽然我们都是蓝星人,但是我们之间的距离却有八百万光年那么远,根本不能勉强在一起……”

    “世弥,看着我。”他紧紧抓住她的肩膀,让她空洞的眼神能稍微聚焦,看着他的眼睛,“我爱你,不管你是什么星球的人都一样。”

    泪水迷蒙了她的眼睛,教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她凄迷一笑,“可以了,我进不了你的世界,你也从来不想进入我的世界,所以……我们就各自回到自己的世界去吧。”

    “世弥……”

    “我们分手吧,趁还来得及。”她打断他的话,转身打开计程车车门,迅速上了车。“请开车,司机先生。”

    “喔,好……”司机踩下油门前,还看了真言一眼,似在征询他的同意。

    真言神情况重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也没有任何动作。他知道此刻不管自己说什么,世弥都非走不可,她需要冷静沉淀的时间,他不能逼得她太急、太紧。

    司机见他没有表示,这才踩了油门,向前驶去。

    “小姐,请问你要去什么地方?”

    “二子玉川围……”

    “喔,好的。”司机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关心地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

    “那位先生看来是个好男人呀。”司机说道。

    “是的,他……太好、太优秀了……”说着,她忍不住又落泪,但情绪显然已比刚才平静许多,“他好到让我自惭形秽。”

    “欸?”心想自己似乎说错了话,司机有点尴尬,“小姐你妳也不差啊。”

    世弥凄楚一笑,“差远了。”

    当晚,真言立刻驱车前往木嵨家,但过去十分受欢迎的他,今天却连门都进不了。

    “藏方先生,请你回去吧。”

    世恭下班后,便从母亲那儿听来姊姊狼狈哭着回家的事,虽然她回来后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里哭,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也不难猜到今天陪同真言一起出席茶会的她,必定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她是个爱哭鬼,但从没这么伤心过。

    “世恭,让我见她。”

    “她不会见你的。”世恭语气坚决,“我从没看她那么伤心过,就算是从前被邻居小孩笑是『妖怪』的时候也一样。”

    真言表情拟肃,语中充满自责,“很抱歉,是我没保护好她。”他鞠躬致歉,久久没挺起腰杆。

    可看着诚意十足的他,世恭依然不为所动。“我真的很想揍你。”

    真言直起身,直视着他,“你动手吧,这是我们当初约定好的。”

    世恭看得出来他是认真的,他今天来确实是有着这样的准备。正因为知道真言并非虚情假意,他反倒下不了手。

    “我不想打你,我姊也不会希望我打你。”他说,“可是,拜托你就到此为止吧。”

    “到此为止?”

    “是的。”世恭毅然地说:“不要再来找她了。”

    真言脸色一凝,“世恭,我对她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放弃的感情。”

    “面对现实吧。”世恭的语气也有点激动了,“她在你的世界里无法存活,而你也绝不会进到她的世界里,从一开始我就说了会是这种结果。”

    他眼底游出锐芒,“不管什么艰困险恶的世界,我都会尽我所能的保护她。”

    “那今天是怎么一回事?!”世恭恼火的质问他,“为什么你让她受伤了?”

    真言一听,神情懊丧,“今天的事,我真的内疚到想杀了自己,但以后绝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为什么我姊姊要冒这样的险跟藏方先生在一起呢?”世恭咄咄逼人地道:“她虽然是个阿宅,但一直是个快乐的阿宅,可因为藏方先生,她却被伤得体无完肤……”

    “世恭,你要揍我骂我都没关系,但我发誓我不会再让她受到这样的委屈,我会不顾一切保护她!”

    “藏方先生,”世恭冷然一笑,“不论你有多爱她,你所处的世界都接受不了她,就像不管她有多喜欢你,你也不会成为她世界里的一分子一样,这样的你们为什么要勉强在一起?”

    不管她有多喜欢他,他也不会成为她世界里的一分子?

    世恭这句话,给了真言当头一棒。

    他要世弥鼓起勇气进入他的圈子里,但他呢?他是否已放下无谓的坚持及偏见,真正的融入她的圈子?

    虽然他陪她一起参加Cos聚会,可他总是远远的等着、看着,从没接近过她跟她的同好们。他以为自己已经够爱她、包容她,却没发现自己其实是如此的自私又自以为是。

    “我明白了,世恭。”他突地抓住世恭的肩膀,吓了世恭一跳。“谢谢你点醒了我。”他眼底盈满感谢的说,“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世恭愣住,“藏方先生,你……”

    “我会让世弥、让你看见我的决心。”他轻拍世恭的肩膀,“我会证明,我跟她不是距离八百万光年的两个蓝星人。”

    闻言,世恭先是一怔,笑意慢慢自唇角蔓延开来。

    那天之后,真言又亲赴木嵨家几次,可虽然他拿出充分的诚意,世弥却坚不相见。

    其实世弥并不是怪他或怨他,他对她够包容、够体贴了,她怪的是自己——那个胆小自卑、始终无法走出自我设定“安全范围”的自己。

    她在自己的生活圈设下了一个结界,她走不出去,真言也踏不进来。为了不再给他添麻烦,也为了自己不再受伤受辱,她决定再也不冒险走出结界,再也不见他。

    他会忘了她的,在他的世界里,比她优秀的女性多不胜数,很快地,就会有人取代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因为对他而言,她从来不是无可取代的一种存在。

    “妳是木嵨小姐吧?”

    这天,刚走出一家大型的手工艺材料专卖店,世弥就被擦身而过的一位妇人叫住,她楞了一下,疑惑的看着那名气质高雅的妇人。“我是,请问您……”

    “你不记得我了?”妇人一笑。

    这时,世弥才恍然大悟,大吃一惊,“啊,是莲见老师?!”说着,她急忙弯腰一欠。

    她不敢相信自己会碰到之前的茶会主人,更没想到对方居然还认得她。今天的莲见老师因为穿着便服,头发又只简单的扎了个马尾,因此她一时之间认不出来。

    “真想不到能在这儿遇见你。”莲见京子微笑说:“我请藏方帮我约你,可是他却说你已经不再见他。”

    闻言,世弥一楞。莲见老师透过真言约她?

    “那天发生的事,我真的觉得很抱歉也很遗憾……”莲见京子声眉苦笑,“庆子她自小娇生价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以才会嫉妒能捕获藏方的心的你……事后我已经训斥过她,希望你能原谅她。”

    “不,”世弥低下头,歉疚地道:“那天是我失态,坏了老师的茶会气氛。”

    “事情都过了不要紧,你不必太在意,不过我是真的有事找你。”

    “咦?”世弥微怔。

    “我想请你帮我制作你那天穿在身上的改良和服。”她说,“当然不是一模一样,布料及花色的选择,我们可以再讨论一下。”

    世弥惊疑的看着她,“莲见老师,为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你的衣着很有趣。”莲见京子一笑,“我可不是在暗讽你,或是说场面话。”

    “可是……”

    “花道的世界一直很传统,因此很难吸引现在的年轻人。”她说,“如今学习花道的不是老太太就是富太太,就连那些千金名媛也已经不太愿意接触这些东西了,所以我希望能稍做变革以做推广。”

    世弥一脸专注,认真的聆听着。

    “我希望你能为我量身打造一套和服,我将穿着它接受媒体的访问,吸引更多人的目光。”莲见京于续道:“如果可以的话,你愿意到我的花道教室来帮忙吗?”

    “咦?”世弥一惊,到莲见老师的花道教室帮忙?她能做什么?

    “你对色彩及各种不同布料的搭配有极高的敏锐度,我想邀请你参与我二十年展的展场布置,并为展场人员设计一套改良和服。”莲见京子盛情相邀,诚意十足,“我看过你的部落格,觉得棒极了,如果你愿意参与我的二十年展,相信它一定能受到更多人的注意。”

    世弥惊讶得差点说不出话来,花道名师竟邀请她帮忙筹备二十年展?天啊,这怎么可能?

    “莲见老师,我……我恐怕……”

    “你怕什么呢?”莲见京子眼神澄定又睿智的直视着她,“你的事,我都听藏方说过了,你不见他、拒绝他,只是因为你害怕吧?”

    莲见京子的话,一针见血地道中世弥的心情及弱点。

    “木嵨小姐,你爱他吗?”

    世弥心头一紧。她爱真言吗?那是当然的,连想都不必多想。

    “我相信爱能让人勇敢。”莲见京子温柔笑问:“你喜欢童话故事吗?”

    “咦?”世弥微楞,不解地偏着头。

    “不管是《白雪公主》还是《睡美人》里的王子,都是克服了对女巫及恶龙的恐惧才能救回公主,得到真爱。”莲见京子又举例说明,“人鱼公主为了爱,舍弃了自己的声音、忍受着身体的痛楚,无论如何都要到王子身边去.,

    “还有《美女与野兽》中,贝儿勇敢进到野兽的城堡,融化了野兽惧于面对外面世界的心”她微顿,根唇一笑,“他们全都面对了内心的恐惧,才走进对方的世界,最终得到真爱。”

    莲见京子的一番话,在世弥心里激起了涟漪。

    是的,爱让人勇敢,莲见老师所说的这些故事里的主角,都勇敢地面对了他们不同的恐惧,甚至是偏见,只为了心爱的那个人……

    “我必须说,如果只因为一次的受伤受挫就逃开,那么你的爱太脆弱了。”莲见京子激励地道:“你或许尝试过了,但在我看来,努力还不够,你得真正的走出来。”说着,她手指着地下。“你看,在你我之间有任何的线吗?”

    世弥低头看,摇了摇头。

    这时,莲见京子伸手拉了世弥一下,她身子立即往前倾,向前踏了一步。她抬起头,不解的看着莲见京子。

    莲见京子唇角一扬,“瞧,进入别人的世界并不难呀。”

    “莲见老师……”世弥心情一个激动,眼眶竟忍不住湿热起来。

    “你愿意为了爱、为了他,也为了你自己,再勇敢一次吗?”莲见京子话声轻柔,却具有力量。

    世弥抹去刚滑下的一行泪,“我可以吗?”

    “亲爱的,”莲见京子端起她的脸,笑视着她,“你一定做得到。”

    “莲见老师,您的二十年展真是太精彩、太有趣了。”

    “莲见老师,您的勇气及创举实在令人惊叹。”

    莲见京子的花道二十年展上,每位前来观展的来宾及记者媒体,都对展场中的讲解人员、服务人员,及她本人身上那袭黑底红花点缀着黑色手工蕾丝的和服感到惊叹及好奇。虽然是如此新颖的设计,却一点都不觉得轻淳,反倒显现出她沉稳的气质及卓越的品味。

    展场上的讲解人员都是她的弟子,她们身上穿着一袭水蓝色的和服,衣襟、袖口及裙禅缀着的是白色蕾丝,可爱又不失端庄。

    至于服务人员,穿着的则是淡粉红色的和服,袖子上有蕾丝锻带蝴蝶结,在和服外还穿了一件超萌的白色围裙,令人眼睛一亮。

    在媒体争相报导之下,第二天便涌进了许多过去不曾接触过花道的年轻人,而这便是莲见京子的目的。

    曲高和寡的文化及艺术,就算最后被列为国家文化财产又如何呢?文化需要传承,但无法引起大众兴趣的话,势必逐渐没落雕零。

    为了吸引更多人接触、了解并学习花道,就绝不能再坚持传统的做法。虽然一开始很多人持反对意见,甚至泼她冷水,但事实证明她的方向是正确的。

    不过这次二十年展能够如此成功,世弥绝对是其中一位大功臣,她不只设计并负责监督及缝制改良式和服,还参与了展场的布置。正如莲见京子所料,她在这方面有其天生的敏锐度。

    当然,在这段时间里,世弥也从与人互动频繁的工作中获得了信心,她每天都会到展场帮忙,并观察每位参展来宾对花艺、会场布置及工作人员的衣着有何反应。

    “世弥?”莲见京子走进休息室,“你真的躲在这儿啊。”

    “我没躲啊。”世弥拿起手中的相机,“我正在看这几天拍的照片。”

    “是喔?”莲见京子一脸神秘地笑说:“外面有位参展来宾对你的设计很有兴趣,你愿意见他一面吗?”

    世弥用力的摇摇头,“不要,我不知道要跟陌生人说什么。”她又不是米其林餐厅主厨,偶尔得现身和想跟主厨讲两句话的有钱大爷、名流或是美食专栏作家应酬两句。

    “他不是陌生人啦。”莲见京子一笑。

    世弥征怔,立刻意会到她口中那位参展来宾的身分为何。

    “莲见老师,”她眼脸一垂,幽幽地说:“我……我还没准备好见他。”

    “为什么?”莲见京子在她面前坐下,“你们已经分开三个多月,你不想他?再说,你不想让他看看你这三个月来是多么的努力吗?”

    “我想他,每天。”她诚实说道,“但我们之间的问题并没有因为我的改变而消失,而我也还没勇敢到可以面对那一切。”

    莲见京子沉默了一下,若有所思。

    “老师,或许是我太自私了,不过……”她整眉苦笑,“我真的很希望他也能试着真正走进我的世界,因为不管是在他的世界还是我的世界,我都不想感到孤单。”

    莲见京子长长一叹,“我明白了。”她起身走出休息室。

    门外,真言安静的候着,莲见京子出来后轻揪着他的袖子,将他拉到远一点的地方。

    “你都听见了吧?”她问。

    “嗯。”真言点头,“一清二楚。”

    “那么你有想法了吗?”莲见京子很是替他们担心,做为一个长辈,她真的很希望这两个年轻人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

    真言颔首,“请莲见老师放心,我有想法了。”

    “咦?”她微怔,“能透露一下吗?”

    他一神秘的笑了,“我只能说……我不会再让她感到孤单了。”

    只因为换上一套衣服,就能化身为自己向往的人,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还要让人感到幸福的事了。

    曾经,世弥坚定的这么认为,到今日,她还是如此深信着。

    只不过,这样的幸福并不是满分的幸福,除非她心爱的人也能认同。

    但,或许她太贪心了吧?贪心的人得不到幸福,也要不到快乐,因为他们渴望着超出自己能力范围,或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她期望真言能接受并进入她的世界,就是一种贪心。

    她爱他,愿意为了他舍弃自己所执着、热中甚至信仰的一切,但那样的她,就不再是完整的她。

    可如果连她自己都是个不完整的人,又如何给他完整的爱?

    “赛罗?”小豆跟B宝朝她走了过来,“你怎么了?”

    “没有啊……”

    “明神先生刚才在找你耶。”小豆说。

    世弥原本并不想参加这次的聚会,却拒绝不了小豆跟B宝的强力邀约,她们之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揪着她来参加这次的Cos聚会,是因为这次的聚会并非区域性或几个同好间举办的小聚会,而是全国性的Cos展。

    早在一个月前,她们就一直期待并准备着这次的Cos展,摩拳擦掌地想在这次的Cos展中夺得年度大赏。

    主办单位将在这次的Cos展中以专业人士投票、同好投票及观众投票方式选出最佳出团、最佳个人特色、最佳趣味、最佳创作等多个奖项,以兹鼓励并肯定热血认真的Cos迷们。

    小豆跟B宝今天都装扮成她们最得意、最有自信的角色——犬夜叉,中的女主角阿篱,以及海贼王里的性感蛇姬。

    “赛罗,你今天是扮演沮丧的千鹤吗?”小豆端详她,“你真的怪怪的。”

    “没啦……”世弥真的很后悔今天装扮成雪村千鹤,没有土方岁三而形单影只的千鹤,让她忍不住想到自己的处境。“其实我想回家了。”

    “欸?为什么?”小豆跟B宝狐疑的看着她。

    “因为今天的千鹤……真的很孤单。”她声眉苦笑,眼底有着藏不住的怅然。

    小豆跟B宝互觑一眼,都以同情怜情的眼神看着她。

    “赛罗,你还是忘不了魔鬼土方吧?”小豆语带试探的问。

    她口中的“魔鬼土方”,指的不是历史上的那一个,也不是动漫里的那一个,而是世弥的前男友藏方真言。

    “你们分手都快半年了吧?”B宝问:“如果你还爱他,为什么不试着跟他联络?”

    “是啊。”小豆附和着,“我也觉得你应该跟他联络。”

    “我说你呀,”B宝意味深长的一叹,“就别再任性了啦。”

    世弥眉一声。任性?她真的太任性了吗?她不该因为觉得委屈就大发脾气的说要分手吗?她不该在他不断试着跟她联络、试着修复他们之间的感情时,冷淡到近乎无情的拒绝他、不见他吗?

    她是不是真的太任性、太贪心了呢?明明爱着他,明明是这么思念他,为何还一次又一次的躲避他?

    想着想着,她忍不住难过得掉下眼泪。

    “赛罗?”见状,小豆跟B宝都吓了一跳,“你别哭啦。”两人一左一右的抱抱她、拍拍她,不断的安慰闲导。

    “既然你这么爱他,就回去跟他撒个娇嘛。”

    “是啊,你只要跟他撒个娇,说你想他、你爱他,想继续跟他在一起就好了呀。”

    世弥实在不想在这里失态,但眼泪却像不小心被挖爆的自来水管般喷出。

    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难过呢?她不是已经坚强起来,怎么此刻的情绪竟又如此的激动澎湃?

    是压抑太久了吗?难道她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对自己洗脑说她没那么伤心、没那么难过,也没那么需要他?

    “我们……我们已经分手快半年了。”她抹去眼泪,无奈一笑。

    “半年嘛,不是太久啦。”B宝说:“搞不好他还在等你咧。”

    “莲见老师的花道二十年展后,他……他就不曾再试着跟我联系了。”说着,世弥深呼吸了一口气,试着平复自己的心情,“也许他已经对我失望、死心,也或许,他已经有了其他的选择……”

    “呃……”小豆抓抓头,“你不要往坏处想啦,事情应该还有……欸?”

    这时,展场中一阵骚动,吸引了小豆跟B宝的注意力及目光。两人朝骚动的源头望去,只见一名身穿新选组队服的Cos同好被团团围住,所到之处,周围的人皆自动向两旁退开,让他犹如分开红海的摩西般迈开大步,朝着她们走来——

    “哇,是土方岁三耶!赛罗,你今天有伴了啦。”

    她们从没见过长得这么贴近动漫版土方岁三的Cos同好,他简直就像是活生生的动漫真人版。

    “咦?”待定睛一看,两人同时惊呼,瞠目结舌。她们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力拉扯摇晃光顾着掉眼泪,对周遭一切兴趣全无的世弥。

    世弥皱起眉头,“干么?”

    小豆跟B宝像见鬼似的指着她的后面,异口同声地说:“魔、魔鬼土方来了!”

    “嘎?”世弥怔了一下。

    这一回,她们指的“魔鬼土方”又是谁?难不成又有谁不自量力的装扮成动漫界的第一傲娇美男子土方岁三?

    虽然她今天扮演的是土方岁三心爱的女孩雪村千鹤,但除了藏方真言,她可不承认任何人扮演的魔鬼土方。

    转过头,她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土方岁三——

    “世弥。”

    真言站在哭花了脸的世弥身后,他穿着新选组的队服,还戴了他这辈子从没戴过的假发。

    在世恭的通风报信下,他在一个月前便得知世弥今天会来参加这个全国性的Cos同人展,而他等的,就是这样的机会。

    他想让她看见他的真心及决心,也必须赢得她的芳心及信心。他得踏进她的世界,即使那是个他曾经无法苟同的世界。

    虽然他大可随便找一天穿上土方岁三的衣服出现在她面前,然后让她见识他的决心,但他却甘愿耐心的等待一次更具纪念性及代表性的日子,而那就是今天。

    他不只要让她看见他的心意是如何坚定,也要让她知道,他不是抱持着玩玩心态。他要进入她的世界,让在场的每个人为他们做见证。

    于是,在她出门后他立刻前往木嵨家,并穿上她挂在房里的新选组队服,之后在木嵨妈的协助下戴上长长的假发,然后由世恭开车载他来到会场。

    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挑战及突破,但他并没有任何的挣扎及犹豫,原因无他,只因他必须走进她的世界,接受她所喜欢的、热中的一切,跟她成为零距离的两个蓝星人。

    “魔鬼土方,你……你超帅的!”

    小豆跟B宝陷入疯狂状态,以崇拜的眼光注视着他。

    “天啊,太完美了说!”小豆惊呼。

    “你今天一定会得奖的啦!”B宝用力的拍拍他手臂,给予肯定。

    “我要的不是名次。”真言声眉一笑,目光凝视着一脸惊愕的世弥,“世弥,我要的是妳。”

    “哇——”小豆跟B宝哇哇乱叫,激动极了。

    世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用力的揉、努力的揉,然后再定睛看他。

    这是真的吗?他真的为她穿上土方岁三的衣服,而且来到这个对他来说根本是异世界的地方?

    可恶,他真的真的帅翻了!

    “你……你这是在干么?”说话的同时,她的眼前突然一片模糊,因为她一直一直的在掉泪。

    泪水迅速地模糊她的双眼,直到他己来到她面前,甚至伸出手来抚摸她的脸颊,她都还没发现。

    “对不起,世弥……”真言诚恳地说着,“我太自私了。”

    世弥抬起泪湿又迷蒙的双眼看着他。他说他自私?

    “我要妳走进我的世界,但我却一直没试着进入妳的世界。”他自责地说:“是我让妳感到孤单、感到不安,我没能好好的保护妳”

    他的话让一旁的小豆跟B宝感动又激动,两人紧紧抓着彼此的手,四只眼睛定定的盯着他们。

    其实这时看着他们的,已不只是小豆跟B宝,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许多Cos同好、Kameco还有参观者都围了过来,许多人拿起相机、手机或是录影机拍摄着他们,而他们却没察觉。

    因为此时,真言的眼里只看见世弥,而她眼中也只有他。

    “这次是真的,我真的走进妳的世界里了。”他抹去她脸上及挂在眼眶边的泪水,深情凝视着她,“我不会丢下妳,不会再让妳孤单。从今天开始,妳希望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

    这会,终于找到停车位并将车子停好的世恭,也已赶到会场。

    他站在人群之中,看着这让大家感动的三荐,心情比任何人都要激动。

    他真是作梦也没想到自己那个冷酷又严肃的魔鬼上司,居然会为了他姊姊做出这样的“牺牲”。看来,他再也不必担心姊姊会受伤了。

    “世弥,”真言轻捧起她的脸,乞爱般地说:“不管是在哪一个世界里,我们都不要再分开了,好吗?”

    听见他这番话,世弥好不容易歇下的眼泪又像泉水般但怕流出。

    她听不到周遭的声音,忘了伤心的情绪,感觉不到侵扰着她的孤寂及不安,以及他们之间的距离。

    现在她感觉到的,只有他的坚定及决心,还有……他的爱。

    他们都是蓝星人,而且是紧密靠在一起的两个蓝星人。

    她低头抹去眼泪,再抬起头时已絮笑如花。

    “世弥?”见她终于破涕为笑,真言感到惊喜。

    她摇摇头,“我是千鹤,土方先生。”

    真言微顿,了然一笑的将她紧拥入怀。

    瞬间,会场里响起如雷般的掌声及欢呼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宅女是贤妻最新章节 | 宅女是贤妻全文阅读 | 宅女是贤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