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娇妻攻心计 > 终章

娇妻攻心计 终章

作者 : 花袭
    怱地,从右方的后照镜中,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他往后照镜一看,都还来不及反应,他的座车即被猛烈的力道撞击,他整个人受到冲击往前扑,虽有安全带和瞬间充气的安全气囊,但仍于事无补。

    因为撞击力道太大,整辆车被撞上一旁的安全岛,随即翻覆。

    在车子翻倒的那一刹那,他脑海中出现了桑玫瑰哭泣的容颜……玫瑰,别哭了,我会心疼,乖,别哭了……

    然后他的意识就像断电般咱地,陷入黑暗中……桑玫瑰刚跟两名医生讨论完明天研讨的内容,回到办公室,她动手整理了一下办公桌上的资料,再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禹群应该快到医院了。

    才刚这么想而已,办公室的门就开了,桑玫瑰以为是岳禹群到了,笑脸迎向来人,结果走进来的是岳大山。

    她起身,“爸,有什么事吗?”

    现在她已经改口称岳禹群的双亲为爸妈。

    “玫瑰,答应我,你要坚强。”岳大山神色紧绷,双手紧紧握住她的手。

    “怎么了?”她心头有不安撩过。

    岳大山沉痛的闭了闭眼,“禹群在来医院的路上,被酒驾的小客车从后头追撞,他的座车被撞上了安全岛,整台翻覆,现正被救护车送来医院……”

    闻言,桑玫瑰几乎是当场腿软。

    “救护人员回报他的情况如何?”她的脸色惨白。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快要停止运作,但她强迫自己要振作。

    岳大山摇了摇头,叹息。

    桑玫瑰忍不住全身发颤,她一再的大口大口的呼吸,她必须如此,才能喘得过气、才能不落泪。

    “救护车快到医院了吗?”

    “嗯。”

    “我要下去……”桑玫瑰几乎是冲出自己的办公室,她必须亲眼看见他,亲眼去确定。

    岳禹群被送到医院后,由第一线急诊室的医生接手,他的状况确实非常的不乐观,桑玫瑰几乎要崩溃。

    此时何乐月带着岳念恩赶到医院,岳念恩给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

    “老爸会没事的……”岳念恩知道自己要坚强,他忍住泪水,明白他必须给妈妈勇气。

    “对……他会没事……”桑玫瑰被隔绝在急救团队之外,因为此时她的心情太过紊乱,没有办法参与救治。

    急救进行了约一个小时,岳大山走了出来,语重心长的对桑玫瑰说:“现在必须马上进行手术……玫瑰,禹群需要你,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由你来负责手术,但你必须非常非常的确定自己能够心无旁骛来帮禹群动手术,如果有那么一丁点的动摇、一丁点的不稳,那么手术就有可能失败……你行吗?”岳大山实在不忍给桑玫瑰如此大的压力,但他相信桑玫瑰的技术,认为若让她来执刀的话,成功率会高过其他的外科医生。

    而岳禹群是他的儿子,他当然非常希望儿子能获得最好的救助。

    桑玫瑰低头看着双手,它仍然颤抖着,在这般慌乱心境下的她,恐怕连手术刀也握不住。

    她不行,她不能让禹群的生命葬送在她的手里……

    就在桑玫瑰想摇头跟岳太山说“她不行”之际,岳禹群曾经对她说过的话在脑中响起——

    在我心里,你是个勇敢且坚强的屠龙公主,当我遇到危险时,你会拿着宝剑,披荆斩棘来救我,所以我什么都不怕,因为我有你。

    桑玫瑰闭上了眼,深呼吸。对,此时她必须握着宝剑去救她的王子,去留住自己的幸福!而当她再度睁开眼时,她的手指不抖了,眼神充满了冷静自信。“好,让我亲自为禹群动刀吧。”她知道,在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当中,将会是她这辈子最煎熬、压力也最大的时刻。

    她手中的“宝剑”一刻也不能松脱,她必须除掉所有的障碍,克服所有的困难,救回她的王子!

    手术从晚上八点钟进行到隔天早上六点,当桑玫瑰走出手术室的那一刻,整个人疲倦到瘫软下来。

    岳念恩他们一直守在手术室外。

    “谢谢你,玫瑰,手术非常的成功,谢谢。”岳大山眼眶含着泪水,他知道亲手替自己最爱的人动刀,这对医生而言,恐怕是最大的挑战。

    身为主刀的医生,桑玫瑰也知道手术非常的成功,但她放心不了,如同外科医生们每次动完大手术,会对家属所说的那千篇一律的话——“我们医生只是尽人事,至于病患会如何,就得看他能不能撑过接下来的危险期……”

    在重大手术之后的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将是发生并发症的最高危险期,结果会如何,医生从来不敢打包票。

    岳禹群能不能醒过来,还要看他自己对生命的韧性……

    桑玫瑰换下手术衣稍做梳洗后,坚持在恢复室外守着岳禹群,最后是在岳大山跟何乐月的坚持之下,她才由儿子陪着回办公室休息,并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早上八点,她透过电话联络,知道岳禹群仍在恢复室里,于是她决定不取消今天的门诊。因为现在的她根本没办法休息,要她呆呆的坐着等,她肯定会疯掉,她必须找些事情让自己忙。

    中牛门诊过后,她得知岳禹群已经转至加护病房,她忍住马上过去探望的冲动,她很怕自己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痛哭失声。

    现在的她必须坚强起来,不能哭。

    下午她按照原订的行程,参与医院的研讨会议,许多院内的医生得知车祸消息,都纷纷的给予她安慰跟鼓励,让她非常的感激。

    如果这些人的鼓励、祝福,能让岳禹群熬过危险期,并清醒过来不知该有多好。

    会议结束后,她回到办公室,岳念恩带着何乐月亲自炖的鸡汤在里头等她。

    “奶奶说,无论如何都要我亲眼看你将补汤喝下去,要不然老爸还没醒来,你就先倒下了。”

    “嗯。”桑玫瑰也明白,她露出疲累的笑意,勉强自己喝下一碗鸡汤,补充体力。

    晚上十点左右,岳念恩和他的爷爷奶奶回家,桑玫瑰仍继续留在医院里。

    深夜,医院里除了值班护士偶尔推着医护推车走动的声音外,安静得很,桑玫瑰睡不着,她走出办公室,一个人独自来到岳禹群的病房外。

    跟值班的护士打了声招呼,她走进病房内。

    病房里除了床头微弱的灯光,其余的都是医疗器材所发出的光亮,这种环境是身为医生的她最为熟悉的,但此时,却是她最害怕恐惧的情境。

    现在的她,身分不是医生,而是病患的家人、深爱着病患的人。那种无助、担忧、恐惧全都堆积在心里头,内心脆弱的人肯定无法负荷。

    她轻握住岳禹群的大手,许久之后,才轻叹开口,“我的王子,你怎么还在睡啊?是该醒来的时候喽,你不是说,当你过到危险时,我是握着宝剑屠龙解救你的公主吗?如今我都已经战胜那些危险来到你身边了,你怎么还沉睡着呢……”说着说着,她哽咽了。

    “我的睡美人王子,你还欠我一个盛大的婚礼,你怎么可以在紧要关头踩煞车呢,我们好不容男再重新来过……你好过分,明明都已经求婚了……你快醒来啊,醒来娶我……”说到这里,桑玫瑰已经泣不成声了。

    忍了那么久,她一直告诉自己要坚强,但此时此刻,她真的无法再坚强下去。屠龙公主只希望睡美人王子醒来给她一个笑容……

    最后,她忍不住威胁他,“如果你再不醒来,我就要、我就要……把离婚协议书丢到你脸上!我是真的说到做到,不是唬你的……”不要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桑玫瑰再也说不下去了,泪水无声的溃堤,连擦拭都来不及,滴落到岳禹群的手臂上。

    彷佛过了一世纪之久,桑玫瑰才稍微收敛起伤心的泪水。

    她该离开了。

    就在桑玫瑰要将手抽离岳禹群的掌心时,他的手指头怱地颤动起来,让她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

    是她感觉错误了吗?不、不是,一下又一下,岳禹群的手指头动了……

    “禹群!”桑玫瑰激动的趴到床沿大喊,只见岳禹群的眼皮抖动了两下,然后缓缓的睁开。

    他醒来了!

    “不……许……”他用极度虚弱的声音说,“你休想……跟我……离婚……”

    她眼眶含着泪,嘴角微微的扬起,笑了。“好,不离婚,我们不离婚,王子都醒来了,屠龙公主会牵着他的手走一辈子的。”

    桑玫瑰倾身吻了他的额,这是她的允诺与誓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攻心计最新章节 | 娇妻攻心计全文阅读 | 娇妻攻心计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