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公主的秘辛 > 第十一章

公主的秘辛 第十一章

作者 : 黎孅
    明知道这个女孩是他不能触碰的对象,诺顿就是忍不住,把她带进自己的世界里,也执意要走进她的世界。

    “很遗憾,我非常喜欢你。”诺顿看着她的眼睛,看进她看似平静,实则防备甚严的深沉黑瞳。

    “喜欢到不惜与你分享我最爱的母亲,让你分走她对我的爱--她一直非常想要一个女儿,一个能跟她进厨房做料理,讨论什么配方能让派更好吃的女儿,你完完全全就是她想要的女儿的样子,虽然我有点不甘心,不过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妈喜欢你让我也很高兴。”

    卞珏心里、眼底的防备,因为他这么直接的表白,瓦解,先是在心头裂了一个缝,裂缝再迅速龟裂,让她高筑的心墙破碎。

    “你这个人……”到底有什么魔力啊?为什么轻而易举就让她卸下心防?

    像罗南或者其它富家子弟,会告诉她以后自己有多厉害,能给她多棒的生活,不像诺顿这样,没有什么蓝图,却让她大受感动。

    “如何?爱上我了吗?”诺顿看她的表情,知道她不防着他了,便生起了欺负人的念头--男孩总会欺负一下喜欢的女孩,看她激动得脸红生气就觉得很有趣,这很幼稚没错,但诺顿现在就莫名的想要幼稚一下。

    他把脸凑近她,高大的身子也随之凑近,带给卞珏极大的压迫感。

    “你干么?!幼稚!快坐好。”

    难能可贵的,向来气质优雅、稳重的卞珏,竟然会着急万分,还脸红了。

    她这么“可爱”的模样,有像一般女孩了。

    “我就是幼稚,咬我啊,笨蛋。”诺顿顽劣的模样跟痞子没两样,他硬是要靠近卞珏,近到能吻到她恼羞噘起的唇。

    不料,这个吻是错误的开始!

    男孩子嘛,又是二十岁这种血气方刚的年纪,眼前的是心仪的女孩,十七岁,花样年华,柔软的嘴唇充满女孩子香气,以及纤细的仿佛一折便断的娇躯,让这一个玩笑偷香的吻,变质得很彻底。

    “我去倒杯水!”诺顿靠着最后一分自制力踩煞车,他离开餐桌,远离卞珏,来到冰箱前为自己倒一杯加很多冰块的水狂饮,其实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洗个冷水澡,好浇熄他的欲望。

    坐在餐桌前的卞珏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她脑子里想着的是……怎么就这样让他吻了呢?而且,怎么会不讨厌他的触碰呢?

    母亲要她好好跟罗南相处,也就是默许她跟那个男孩子交往,至于交往发展到什么阶段,母亲会睁只眼、闭只眼,像一向有门禁的卞珏,是不被允许在外过夜的,如今却同意她跟费南德兹家族出避,算是认同了两家的事。

    卞珏不喜欢把自己当成商品的感觉,总是拖着,对于罗南的亲昵,她能躲就躲,而谈及感情方面,她的回答总是模棱两可,不只是罗南而已,她从来不让异性接近自己。

    所以,早在诺顿靠近之前,卞珏就发现他的意图,但她却没有逃避,反而……有些期待。

    “很晚了,我该送你回去,你在城里有下榻的饭店吧?再不送你回去,费南德兹恐怕会发疯。”诺顿回来,口吻听起来已经恢复平静了,但他僵硬的身体反应出他仍处在亢奋中。

    这……真的很尴尬。

    “你会怕?”卞珏挑了挑眉,好笑地问。

    如果会怕费南德兹家族,诺顿就不会大摇大摆的在林地小屋等待,直接把她接走了。

    “是不怕。”他走向前,为她拉开椅子,举止难能可贵的绅士。“不过你是女孩子,男人间的意气之事不该拉你下水。”

    “你以为来得及吗?”卞珏没好气地道,起身,跟着他让他送出家门。

    “不然呢?你的意思是你很想留下来?难道你想参观我的房间?”诺顿停下来,不正经地开玩笑。

    经过一扇雕花大门前,他笑嘻嘻地拉开门,对她摆出欢迎的姿态。

    “这里就是我的房间,想进来吗?不过你进来之后,我不敢保证刚才没有结束的会不会继续。”诱惑的意味几乎没有,只有玩笑的意思。

    可在卞珏眼中就像是挑衅,他以为她不敢。

    理智上来说,她不可以留在这里过夜--她一夜未归的事情若传到母亲耳中,她恐怕得想出合理的解释才行。

    但是感情上,她却想留下来--她为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但很快的接受了。

    她喜欢诺顿,喜欢他的个性也喜欢他的人,不讨厌他的触碰,甚至会觉得心跳加速,给他……有何不可?

    卞珏看着诺顿的神情从一开始的玩笑戏弄,在她踏进他房间时转为震惊。

    “妳……”

    “你不是喜欢我吗?”能让他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感觉真好。卞珏忍着笑将他拉进房间,关上房门。

    在诺顿还处在难以置信,未从她恶作剧的震惊中回神时,感觉胸前被两只小手一揪,他被迫压低身子,高壮的身材将就她娇小纤细的体型,一个吻,软软的带着试探的吻覆在他唇上,然后他听见这辈子最美妙的声音说出最好的语言--

    “偷偷告诉你一件事,其实我很喜欢你。”

    诺顿眼神一黯,立即取回掌控权,将纤细的她压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

    自此,再也没有人能阻止他全心全意的爱上这个女人。

    对卞珏来说,现在应母亲的召唤离开伦敦到美国,跟母亲表演母女情深戏码,变成了一件不让人讨厌的事情。

    “这个夏天,你一定要来我们在汉普顿的海滨别墅度假,我很喜欢我的别墅,相信你也会喜欢的。”

    “汤森夫人,你的邀请是我的荣幸。”卞珏抿了一口香槟,微笑的模样端庄秀丽,态度温和、进退得宜,完美的社交礼仪让她在名媛聚集的场合,游刃有余。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女儿跟你相同年纪,你们一定合得来。”

    卞珏笑着点头,认真迎合的模样看不出敷衍意味。

    是的,敷衍,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离开宴会大厅,避人耳目,好让她可以……忽地,人群中,一双深蓝色双瞳与她视线交错,仅仅零点五秒的交会,没有让人发现。

    “那件事情真令人意外,表现出深情、互相扶持模样,让他得以获得选民支持的是他患了癌症的妻子,想不到他竟背着妻子出轨生子!这是政坛上的丑闻……”

    “抱歉,我去下洗手间。”卞珏把未喝完的香槟交给侍者,向身边的名媛告了声罪,拎起长长的裙摆走向女宾使用的化妆间,没去理会近来火红的政治丑闻。

    进了化妆间确定里头没人,小心绕过阻挡视线的巨型盆栽,再次确定没有人看见她的行动--尤其是母亲后,她脚跟一旋,持起裙摆,往户外走去。

    经过灯光朦胧的花园时,一双长臂冒出,将纤细的她揽进花园迷宫里。

    “来这里。”

    卞珏没有反射性地将近身的人摔出去,因她的身体熟悉这个人的触碰,尽避他的动作太粗鲁,跟绑匪没两样。

    “诺顿,你轻点。”可她仍忍不住喊出声,要他别这么粗鲁,他把她的手臂勒得很痛。

    “抱歉。”诺顿放轻力道,但还是半挟持着她,快速绕着花园迷宫走。

    在花园迷宫的中间,有一株顶天立地的大树,大树上则有一个木屋。

    “到了。”诺顿站在树屋底下,对她说。

    疑问的眼神不禁瞟向他。“你怎么会知道这里有间树崖,还对这里这么熟?”

    “因为我从小就跟汤森家的孩子一起长大,”诺顿手脚利落的先行上了树屋,点亮小灯,再下来协助她爬上去。“上来吧。”

    “原来如此。”

    卞珏爬上树屋后眼睛一亮,赞叹这间木屋盖得结实精致,树屋这种地方是小孩子的秘密基地,可卞珏从小就被母亲禁止玩这种野孩子才会玩的幼稚游戏。

    带着好奇的心,她探索起来。

    “感觉脚下空空的,是因为做了暗格吗?底下有东西--欸,你做什么?”正当卞珏好奇地东摸西摸时,却被拦腰抱起,高跟鞋顺势掉落。

    诺顿把她抱起来,强迫她的视线停留在他身上,然后认真地道:“我两个月没见你了。”

    卞珏想维持脸上的表情,要微笑,就像平时一样,但是在他面前实在太难了。

    她不能克制的脸红起来。这有什么办法呢?谁教她是热恋中的少女。

    每当母亲要卞珏来美国,她就会通知诺顿,并告知会出席哪一场宴会、哪一个饭局,或者看哪一场音乐会,而诺顿就会想办法去弄张邀请函,让他们会面。

    年轻贪欢,加上避人耳目偷情的刺激,让两人一见面便一发不可收拾。

    “我很想让你继续探险,不过我觉得,我们见面的时间有限,应该要把握时间,你说呢?”说完,诺顿将她放下来,深蓝色双睡中闪着两簇火焰,不安分的大掌在她身后顺着她纤细的曲线游移,大胆地试图拉下她礼服的拉炼。

    “烦死了。”卞珏懊恼地说,接着却投入他怀抱,捧着他的脸主动吻上。

    诺顿低低地笑了,将纤细的她揽入怀里,加深了吻。

    在外人眼里,卞珏是个端庄的公主,其实在他面前,卞珏就只是卞珏,不是公主,也一点都不温柔,脾气不仅有点小暴躁,而且,还非常的急性子。

    “甜心,你慢点脱衣服这种事情我来就好……啊喔!”诺顿呼吸急促地劝道,结果话讲没几句,嘴唇就被咬了一口,让他不禁痛叫。

    “你闭嘴,不要废话。”

    诺顿笑出来。“是,女王陛下。”他动手拉下她背后的礼服拉炼,精致的礼服落在她脚边成圈。

    身上仅剩贴身马甲的卞珏,踢开了碍事的礼服,朝他走去,热切地亲吻,并让自己在他面前luo裎,任凭诺顿吻遍她身上每一吋肌肤,让他将她放置在柔软的毛毯上,让他分开她的双腿,进入她的身体--

    交缠的四肢、急促的呼吸、压抑的呻吟,一点也不温和的**。

    自始至终,两人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耳边听着对方动情的嗓音,即使快感逼得人发疯,想闭上眼睛,他们仍睁开双眼看着彼此,直到极致来临那一刻,都没有移开视线。

    他们看着对方**,感觉既甜蜜,又有着一种诡谲气氛。

    当一切平息,他们各自打理自己,整装后要分别,自然是离情依依,万分不舍。

    他们会碰面、会亲吻、会**,却不会在人前手牵着手,像一般情侣那样正大光明,会对彼此说想念、说爱、说喜欢,但没有人去讨论,家族敌对的两人该怎么有未来?

    只享受当下,危险的爱。

    卞珏在回到宴会厅前,去了一趟洗手间,再一次打理自己的妆容,不让人看见一丝不对劲。

    “你离开太久了。”母亲走了进来,身上穿的礼服与卞珏相似,她翩转过身,以优雅的动作将女厕门反锁,然后从容地朝卞珏走去。

    “里头空气让我不舒服。”卞珏目不斜视,对着镜子描绘唇型。

    “我听说了。”母亲站到她身后。“你让费南德兹家少爷伤透脑筋。”

    卞珏透过镜子看见镜中的身影,母亲和自己,没有人可以否认,她们母女俩有多相像。不只是五官,连高贵优雅的气质、沉着从容的态度,都像极了。

    可如果她能选择,她不要这么尚似母亲!无论是外貌、个性,还是其它的一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公主的秘辛最新章节 | 公主的秘辛全文阅读 | 公主的秘辛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