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填房 > 侯府 第111章 愤怒

填房 侯府 第111章 愤怒

作者 : 霜宸
    房里古色古香的书案上此刻是难得的凌乱,上面堆砌许多一眼看去就许久不曾翻动的账册和白纸本子。戚华月换了衣裳才迎出来,看上去心情不错,笑起来也比平时随意,“刚还说要去嫂嫂那儿坐坐,这会儿你就来了。咱们说说话就好,还带什么东西,太客气了。”

    黎茗衾暂且掩住忧色,让青黛把茶叶交给墨砚,“是南边来的,入口香滑,泡上一盏老半天了屋里都是一股甜味儿,就是泡的方法讲究。我和她们几个也没琢磨透,带过来跟你讨教讨教。”她不打算兜圈子,侧过身笑对几个丫鬟道,“青黛,你跟她们说说,看看这茶究竟怎么泡才好。”

    “是。”青黛心领神会,转而招呼墨砚和竹桃,“二位姑娘,我是个笨的,不懂茶,少不得要问你们。”

    “你们快去,一会儿泡来给我们试试。”戚华月虽然不太喜欢黎茗衾支使她屋里的人,可一想到她可能为何而来,也少不得要听听,毕竟黎家人做生意是有一套的。

    黎茗衾把胡马的事儿说了,语气郑重地道,“路这么远,即使派了府里得力的人去验。若是他们有心,路上也能掉包,这种事防不胜防。”言下之意是,要不这回就算了,日后托请知根知底的另寻机会还更靠谱些。

    笑容一点点地减少,戚华月笑得有点僵,“这消息准确么?除了商业协会,难道就没有别家了?兴许是别的人家。”

    “要是别的地方,未尝不可,可如今北边的牧场辨模中上的都入了商业协会。朝廷还派了人过去,马匹买卖过百便要入册上报朝廷,且若过百必要出自商业协会。你说这是桩好买卖,想必是过了百了,怎么会是商业协会以外的?再或许即使有人私卖,有这么多这么好的,也是不大可能的。”黎茗衾顿了顿,这个时候还心存侥幸,难道戚华月这儿真的出了问题。

    “再退一步说,真的有能有大批良驹,又是商业协会以外的,这一路要过许多关卡,如何保证不被查出来?查出来,即使不是胡马,也违犯了朝廷禁令,难免有心人要借机生事。”黎茗衾一语点破。

    戚华月眉间已不如之前舒展,但仍在犹疑,“可我托人问过,他的确是云家的子侄。若然有诈,云家也会被牵连进去,他们如此又是何苦。”

    “一个头一回在金陵露面的远方子侄,说是管教无方也好,索性推得一干二净也罢,上面斥责几句也就罢了。可你是明理的侯门闺秀,怎能与他一概而论。”黎茗衾沉声道,皇帝不急太监急,心里难免要埋怨。

    被她这么一呛,戚华月脸上也不好看,揉了揉额角道,“我看这事儿没得那么多玄虚,再容我想想,约也定了,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了。”说罢就说乏了,喊了墨砚服侍她回去休息,又让黎茗衾自己随意。

    黎茗衾好心好意地来了,却凭添了一肚子的气,回去的路上直想说就这么撂下,什么都不管了。抬眼看见绮罗正从省身苑出来,连忙叫住了,“侯爷回来了?”

    绮罗快步上前,压低了声音说,“有人来看望姑奶奶,已经被引到枫溪小筑去了,有人说是那位云公子家派来的。”

    “有没有说为了什么?”这个时候上门,黎茗衾右眼直跳,心里莫名其妙地觉着不好。

    “奴婢让人送了茶点,自己在门边瞧着。那人倒也不是一点口风不透,说是做买卖的都有风险,他们家主人让他来传个话,把有些事再说得细致些。”绮罗最是胆大心细,又把那人说话时的神态一一说与黎茗衾听,“要不要让云纱到枫溪小筑那儿问问,她跟里面奉茶的小丫头聊得来。”

    “不必,别让说咱们别有用心。”黎茗衾叮嘱了一句,带着二人径自回房去了。她闷闷地靠在坐榻上,早知道到了这边不轻松,等真正面对了还是觉得烦闷。戚慕恒在这儿生活了二十多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而且不仅是熬过来,还熬得小有成就,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忽然觉得他在她心里高大了不少。

    “去,准备些润燥的汤水,一会儿侯爷过来就温着送上来。”黎茗衾难得体贴了一把,青黛、绮罗面面相觑,忍着笑应了退下去,留她一人独自静想。

    快用晚饭的时候,戚华月的乳娘陈氏来了,喝茶润了润喉咙,就找黎茗衾说话,“姑奶奶忙乎了半日,实在是乏了,就遣奴婢来说话。”她顿了一下,声音只是略微低了一些,五步之外的青黛未来得及退出去,仍听得一清二楚,“云公子说若是不放心做这笔买卖,姑奶奶大可把钱拿回去,决不让她吃半点亏。姑奶奶让奴婢转告夫人,若是有心人为之,又何必来提醒,断了自家的财路?这一回想来也没那么多兜兜转转的,就请夫人和侯爷放心,她晓得轻重,一干事等都会自行料理。”

    非但没有收敛、感激,反而还疑心他们要断她的财路,尤其是她黎茗衾要断她的财路,黎茗衾越听心里越闹腾,面对陈妈妈这张晚娘脸,她根本不想听下去。因为陈妈妈刚开了头,她就猜到了那些后话。

    奈何前世积攒的那点儿演技还是在这一适当的时刻发挥了适当的作用,黎茗衾一直目光平静地看着手边茶盏里的茶叶浮啊沉沉,语气也甚是平静,“这世上的事本不好说,也只能如此了。青黛,路上黑,让彤云打着灯笼把陈妈妈送回去,把我那匹湖色的缎子也一并带去,陈妈妈留着做件短袄什么的。”说罢她索性不再看陈妈妈一眼。

    陈妈妈没有等到黎茗衾的怒气,似有不甘之色,又想开口,但又没有接话的余地,只能走了。陈妈妈前脚刚踏出房门,黎茗衾就把茶盏重重地一撂,双手不自觉地交握着,紧了又紧。

    原本她还不能肯定,可如今看来,事情不单有鬼,府里还可能有内鬼,不然外面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戚华月举棋不定,又刚好赶在戚慕恒出府、她去见戚华月之后?黎茗衾强压住一腔怒气,这事儿还是得让戚慕恒办。

    ++++++++++++

    免费字数:准备回京工作,终于要工作了,不过还要修改论文,加油努力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填房最新章节 | 填房全文阅读 | 填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