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填房 > 侯府 第105章 摊牌

填房 侯府 第105章 摊牌

作者 : 霜宸
    屋内良久无声,静得只听见屋内小炉上的水声。卓氏抬眼略微看了她一眼,很快又低下了头,她并非没有想过戚慕恒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但从未想过这番话会从过门不久的黎茗衾口中说出来。

    黎茗衾也不急,悠闲地品了口茶,嘴角带着恬淡的笑,等着卓氏先开口。

    “好好的海路,怎么能一下子就做不下去了?侯爷其实也很上心,并不是不过问。有什么事,咱们都可以商量,何必要走到那一步?何况这是祖上定下来的规矩,咱们做后辈的总不能就这么改了吧?”卓氏见她还没反应,又来了软的,“咱们两个女人,说这些不合适,还是让侯爷和堂弟说比较合适。”

    黎茗衾放下茶盏,毫不回避地看着她,“祖宗定规矩的时候,也是希望儿孙们和睦相处,总不会想着谁压着谁一头。不错,定远侯管着戚家军,在沙场、朝堂上威名远播。义安候经营钱粮,只是一届商贾,官是官,商就是商,说好听一点也只是皇商。可没有义安候背后支持,又何尝有定远侯的风光,这是论理。”

    “论情,老定远侯和老义安候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而如今你我的夫君,名为堂兄弟,实则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这份感情要更亲厚。不管在外人面前如何,私底下总不该一方受着另一方的支持,还总是……”黎茗衾点到为止,也不想把话说的太难听,戚慕恒和太夫人多年暗中积攒的实力,不是拿来斗气的。

    卓氏目光一冷,微微挑眉看着她,“这是堂弟的意思,还是弟妹你的意思?”

    “我只是侯爷的继室,黎家的事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有几个胆子敢打着侯爷的名号来说这些话?其实本来也不想说,可是既然堂兄已经不信任我们,自己找了出路,也就不得不说了。”黎茗衾笑了一下,和善地看着她,“也许我话说的不合适,是我不会说话,还请堂嫂见谅。”

    “若不是侯爷和老侯爷在沙场上拼杀,断不会有戚氏的今天,堂弟又何必要计较这么多。”卓氏冷淡地道,斜睨着眼看着她。

    “若真要计较,就不会只计较这些了。都是亲骨肉,谁都不会过分,要的不过是和睦相处,有个平平安安地立足之地。”黎茗衾不卑不亢地道。

    卓氏并非无力招架,只是她心高气傲,又习以为常,而眼前的一切要来得太过突然,她有些招架不住。当下她只能体面地笑了笑,淡淡地点了下头,“回头我跟侯爷说说,过些日子等他们堂兄弟俩见了面,好好说说话,把话说开了就好。”

    “其实他们男人在外面为了家业费尽心血,说是堂兄弟,平日也无暇相聚。反倒是咱们隔三差五地见上一面,比他们见的多,他们之间有什么事,咱们也能劝上一劝。”黎茗衾反客为主地道。

    戚毓婷回来拿茶点,笑盈盈地拉着黎茗衾的衣摆,看着卓氏道,“伯母,母亲带了好多礼物过来。”

    “看看我这记性,都忘了。”黎茗衾唤人进来呈上礼单,给卓氏的是一套翠绿欲滴的翡翠头面,给戚仲砺的是一副镶金马鞍,接着还有好些绸缎和玛瑙手串,“这些手串给堂嫂赏人,绸缎就给府里几位老姨娘。”

    卓氏明白她话中所指,心里鄙夷了一番,嘴上客客气气地道,“有心了,说起几位老姨娘,我心里也有些不放心,总是叫下人多照顾她们。可除了王姨娘,其他都是没有子女的,我再关照,她们心里也空落落的。闲来无事,多是养花、看书,琢磨些吃食。我听说你府上在寻一些点心单子,刚巧王姨娘专注于此,要不要见上一面,也好让她说清楚,省得下人抄回去了,也不明不白的。”

    “这样再好不过了,有劳堂嫂请王姨娘过来。”黎茗衾客气地道,对卓氏有几分谢意,但并不重。卓氏这番话不是为了她和戚慕恒,更不是为了半点儿不受尊重的王姨娘。

    倒是戚毓婷高兴得直往高了挺身板,好在她一向好动,又刚荡完秋千回来,卓氏并没有察觉。卓氏吩咐了几句,让人带她们到暖阁,识趣儿地并没有跟去。

    暖阁的垫子、幔帐用的是梨黄色,上面绣着木色的格子,清静下半点不失华贵。炭火烧得暖暖的,还有些热,戚毓婷一张小脸一会儿就红了。她笑看着黎茗衾,悄悄地说,“母亲,刚才我已经看过奶奶了。”

    黎茗衾目光屋里屋外地快速扫了一圈,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有人跟着你,她们知道么?”

    “不知道。”戚毓婷俏皮地一笑,附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黎茗衾惊讶地看着她,老半天才道,“你啊,以后不许这样了。你也不小了,过不了三年就要议亲,传出去,非弄砸了不可。”

    “我还以为您跟娘亲不一样……”戚毓婷小脸一沉,嘀嘀咕咕地道。

    黎茗衾好笑地看着她,声音低柔地道,“不是不准,可你也要留心自己,翻过那么高的墙,万一摔了怎么办?我能容着你,你祖母、父亲也都能容着你,可外面的人未必会这么想。你有庶兄,你不可能像你姑姑一样永远做戚家的女儿。”

    “至少在外面,或者在一些可能挑你错儿的人面前,装也要装一阵子。”黎茗衾觉得这话不好说,可戚毓婷非常聪明,也很通达情理,该说的她还是要说,总好过让她自己乱猜,“有些事儿,你还小,还不懂。你伯父、伯母为人严苛,要是知道你翻墙去见王姨娘,再疼爱你,也要说你。”

    戚毓婷气是消了,可还是很不服气地道,“我知道,他们瞧不起父亲,也瞧不起奶奶。”

    “嘘……”黎茗衾捂住她的嘴,她不说了才放开,“这儿是定远侯府,到底还是个孩子,这些话即使是在自己家里也不能随便说。”

    “定远侯夫人万福,贱妾初次见到夫人,也不知您喜欢什么,就给您绣了一件披帛,不知您合不合眼。”门口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隐约透着些卑微,王姨娘身形单薄,弱柳扶风,目光柔和、内敛。

    (免费字数:最近先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从千人筛选,最后选到前十,结果最终还是无缘晚报,当中原因很多,不便多说。这两天知道了消息,都在安排回广州照学位相片和完成毕业论文的事,这样过年就能做好这些,过完年再回北京挑战新的工作。买票,参加实习最后的文化执法活动,从五点多到十一点,折腾的快病了,过年还要以论文为重,必须写完……只能说真的很抱歉,但霜霜保证绝不会弃坑,一定完成,觉得慢的朋友,可以攒几天的稿子之后再看,谢谢你们的支持。不过还是希望能支持正版阅读,这本书不会超过35万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填房最新章节 | 填房全文阅读 | 填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