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填房 > 侯府 第88章 剖心

填房 侯府 第88章 剖心

作者 : 霜宸
    夜里下了一阵小雪,清早一迈出门槛,外面卷着水气的风一吹,冷得人不觉缩了缩脖子,转身就接了手炉过来。黎茗衾跟在戚慕恒身后,挪着小步子往前走,地上的雪已经扫净了,可也免不了有些贴着青砖的薄冰,让她不敢有一刻疏忽。

    戚慕恒步子又大又稳,走一会儿,停一会儿等她。黎茗衾昨日累了一天,和夏管事调整了地龙,又加大了乳液乳化的程度,约定十日后再来看结果。今日就赶上了黎远正出狱,戚慕恒要陪她回琉璃巷。

    黎茗衾朝前面不远处正望着她的戚慕恒笑了一下,太夫人和戚华月都不希望他们在这种关头和黎家有太多的接触,可是戚慕恒还是陪她来了。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报答他,多为义安候府赚点银子。

    “侯爷今天还有别的事儿么?若是忙,一会儿见一面,就回来好了。”马车里,黎茗衾笑着试探道,他肯意思一下,她就觉得感激了。

    戚慕恒看了她一眼,继续关注手中的账册,“府里有田管事,用了午饭再回来也不迟。”过了一会儿又递给她,“这里有些田亩,不多,但还带着个庄子,在绿蘅苑往东四十里。岳父这一出来,人多口杂,琉璃巷那边也喧闹了些,不便静养,到庄子里既安静,还能打理田庄。这样他也不会一下子闲下来,不习惯。”

    黎茗衾意外地看着他,回过神来,立刻翻看账册,有五十亩地,不算多,可是让黎远正有些事干,再远离金陵,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妾身都不知如何是好了,不过就怕父亲不服老,要拧上一段日子。您能不能再帮妾身劝一劝他?他一定肯听您的。”

    戚慕恒应了,没再说话。黎茗衾把账册放在一边,将小窗略微推开了一些,看着外面。如今的黎家仰人鼻息,只要戚慕恒开口,黎远正不管愿不愿意,都会答应。说不准还能因此跟卢氏断了,尽避陈氏的做法令她不满,可于情于理她都会更偏向陈氏,能将卢氏母子拒之门外,至少等到衡远能撑起门户。

    马车走了一阵儿忽然慢了下来,黎茗衾定睛一看,居然到了黎家大宅。大宅尚未封门,还有一些官差进进出出,应该是在点算财物。她在这儿住得不长,可这毕竟是她祖先的宅子,是她黎家的根基,见了这样的情景又怎能不伤感。有朝一日,她一定要把这一切夺回来。

    不过去琉璃巷并不用经过这里,当初她挑中琉璃巷除了那儿价钱合适、少官宦人家居住,再有就是不必看着黎家大宅感物伤怀。黎茗衾狐疑地看向戚慕恒,勉强笑了笑,“怎么走这条路?绕远了。”

    “特意让你看看,舒服的日子同样不好过,失去的就要夺回来。”戚慕恒看着她,像是要把她逼到死胡同里。

    “有个太能干的妻子在别人眼里可不是好事?”黎茗衾早先地兴致一下子淡了下去,又暗骂了自己一回,本来就该如此,她还期冀那么多柔风细雨做什么。

    戚慕恒掀唇一笑,替她把窗子关上,“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么能在义安候府活下去,还活得好?”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因为定远侯么?”黎茗衾想从他这儿得到更真切的答案。

    戚慕恒笑了一下,“大概你也知道一些,我们这两家是堂亲,可家父也就是我的养父,是庶出,原本就矮人一头。后来戚家人帮着先皇打江山,有人要冲锋陷阵,得战功,那就要有人供给戚家军粮草、钱银,这自然落在了家父头上。大晏开国,商人不再低人一等,可千百年来的积习,怎么是一朝能改的?商人低了官吏何止一头,何况家父封了义安伯,本身就低于定远侯。”

    “按理说,打完了仗,既然他们一直看不上公公,这种关系就该断了。”黎茗衾知道这就是积怨的开始。

    戚慕恒继续道,“可惜没有,这些年戚家军能一直无忧驻扎边塞,定远侯府那么大的手面,依然能富贵如昔,如果没有义安候府,是无论如何不可能的。”

    “那……”黎茗衾想问,当年定远侯府把戚慕恒过继过来,是不是也安了相同的心思,可是又不敢问。

    戚慕恒看了她一眼,丝毫不在乎,“别说我本就是庶子,就算家父有嫡子,也要低人一头,我就更不必说了。如果那边有事,念着那一丝血脉,我也不能不听。可我毕竟已经过继给了家父,又不得不顾着义安候府,真真是左右为难。”

    “您的亲生父亲,就是老定远侯,对您……妾身是说,当初要过继您,他有没有……”这话难说的,黎茗衾也不知怎么说才不会伤了他。

    戚慕恒又是半点不避讳,提起老定远侯眼中甚至没起丝毫波澜,“我从来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到了义安候府,日子反而好过了些。只是可怜了姨娘,至今还留在那边。”

    黎茗衾又一下子惭愧起来,这些日子,她似乎根本没想过王姨娘的事。如果王姨娘是位好母亲,她并不介意什么姨娘的身份,更不会觉得有个姨娘婆婆,是什么羞耻的事。她想了想,又郑重又愧疚地道,“是妾身疏忽了,一直没有去看姨娘。不如过些日子,借着商量年礼,妾身过去走一趟?”

    “不必了,你头一次过去,不要提这件事。”戚慕恒淡淡地道,目中仍然平静无波。

    黎茗衾敷衍地点点头,不再为难他。可过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问,“那在您的心里,究竟更想做义安候还是定远侯的儿子?”

    “可以不选么?”戚慕恒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是不好开口,还是说他两个都不想选,那又是什么呢?黎茗衾心里有了个大胆的猜测,他两个都不要,他要做他自己,有朝一日,他不再会是任何一方的人。想到这里,她心里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慢慢地袭遍四肢百骸,那是一种躁动,或许是知音偶遇的共鸣,与前世的她和现在的她是一样的。

    (免费字数:不知该说什么好,之前单位招考一天,第二又到村里采访,现在才更新,谢谢大家的包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填房最新章节 | 填房全文阅读 | 填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