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填房 > 侯府 第59章 伤心(上)

填房 侯府 第59章 伤心(上)

作者 : 霜宸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这也是黎茗衾不希望戚慕公和赵庆德长期被人瞧不起的道理,黎茗衾听着陈氏把这些道理说的这么明白,一面点头,一面又觉得陈氏这番话说得太过顺畅,似乎与她往日无所适从的样子很不一样。

    “侯爷才是的夫君,这一点你可得拿住了,太夫人再得势,也得先一步踏入棺材。”陈氏笑了一下,目光扫向她的肚子,“原本我还担心你跟侯爷处不好,如今看来,我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小外孙了。只要你生了儿子,那就是名正言顺的嫡子,义安候府迟早都是你们母子的,等到那时黎家的生意也一定会比从前好。”

    “没想到,您想了这么远。那都是以后的事了,谁知道那时候侯爷看我还顺不顺眼,您把我的将来想的这么好,万一我做不到,再万一我和离了,岂不是让您失望了。”黎茗衾笑笑,心里那份诡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和离?咱大晏有哪一家名门贵府和离的?就是公主,嫁了痨病秧子,等那痨病秧子死了,还得守节到死。你嫁了侯爷,就是一辈子的事。你的将来只有一条路,就是生下嫡子,让侯爷尊重你、爱护你,这样你就能让咱们黎家东山再起,好好地交到衡远手上。”陈氏轻抚了她的背两下。

    “我只是说说而已。”黎茗衾目光一沉,她出嫁前,陈氏一直说舍不得她,如果有可能,不会让她嫁过去受气。可如今看来却是思量已久,难道陈氏和黎远正一样巴不得她嫁过去?

    她不敢想的,陈氏都想了,陈氏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想的?如果是在婚事确定之前,那就是说陈氏跟黎远正一样,打了她的主意。如果是在婚事定下之后,说成望女成凤之心,也是说得过去的。

    希望是后者,黎茗衾漫不经心地听着陈氏说话,看午膳的时辰到了,二人才去前厅。黎衡远正在兴头上,在戚慕恒面前比划着什么,戚慕恒笑看着他,他没说几句,他就笑着点点头,很认真地听他说下去。

    陈氏先叫了夏管事到外面说话,黎茗衾在戚慕恒身边站定,笑对衡远道,“衡远一向上进,侯爷多指点他一些,将来他也能顺当些。”

    衡远重重地点头,“过些天姐夫要带我去认探花郎家的门,我一定会好好念书的。”

    戚慕恒看起来对衡远很有好感,他笑了笑建议道,“不如二月就去参加县试,你先回书院与司徒先生商量,要是他肯了,到时我让府里去燕京的管事陪你一道过去。早前我在燕京置了宅子,你提前半月在那儿住了,也好适应一下。”

    “谢谢姐夫。”衡远大喜。

    黎茗衾笑了笑,柔声提醒着,“还是叫侯爷吧,听着尊重些。”

    衡远脸一红,不好意思地看着戚慕恒,猜测着自己是不是有点不知轻重了。戚慕恒大笑道,“都是一家人,讲究那么多做什么,就叫姐夫。”

    这时候越是亲近,就越是别有目的,但黎茗衾也不能再推,点头道,“那就听侯爷的,不过你可千万不要没大没小的。”

    “是,姐夫,二姐。”衡远高兴地应着。

    陈氏进来了,在上首的位子坐了,看着戚慕恒满眼都是笑,“都是家常菜,侯爷凑和着尝尝。”目光又向旁移了一些,“茗衾烧得一手好菜,又懂得食疗,以后要多服侍侯爷和太夫人。”

    “女儿知道了。”黎茗衾感到身旁射来一道探究的目光,还带了点好笑又好气的意味。她心里暗骂,才三天而已,即使他们恩恩爱爱,也未必这么快就能给他做私房菜。

    一顿饭吃得和和乐乐的,戚慕恒也不用人布菜,自己动筷子,看起来很喜欢黎家的菜肴。陈氏向他问了太夫人身体是否安健,又问了戚华月,最后问了戚慕恒的两女一子,最后笑着拉着黎茗衾道,“做娘的都舍不得女儿出嫁,可大家都知道嫁人是早晚的事。茗衾,我现在就盼着你早日生儿育女,早一点让我和你父亲抱上外孙。”

    黎茗衾低着头,轻轻点了点,在陈氏的角度看来,她又扮了一次羞赧的新媳妇。她怎么能告诉陈氏,他们根本没有圆房,以后恐怕也未必呢?她心里乱的很,只是胡乱劝了几句,说了些衡远也要长大了,也会孝顺您的之类的话。

    反而是戚慕恒,在黎茗衾说话的时候,他一直专注地看着她,待她说完,他才笑道,“母亲放心,茗衾既然做了戚家的媳妇,我和太夫人就会看顾她。过些日子母亲搬了地方,离得更近了,茗衾也更方便去看您。”

    一入侯门深如海,就算和亲家再亲,也不可能总让媳妇回娘家。陈氏得了他的保证,看向黎茗衾的目光更加肯定了,那是满怀信心的目光。

    黎茗衾被她瞧得不舒服,又拿不准是不是杯弓蛇影了,把温婉如水的陈氏想得别有目的,她要好好想一想,“母亲,这几日忙着安顿、应酬,没能好生服侍太夫人,也没来得及跟姑奶奶好好说上一阵话。今日怕是不能陪母亲了,等父亲回来时,我再回来看您。”

    陈氏连忙应允,“服侍太夫人要紧,我准备了些东西,你带回去,也不知她老人家喜不喜欢。”又转而对戚慕恒道,“茗衾脾气不好,请侯爷多担待了。”

    “母亲这是说哪里话,过些天,我再陪茗衾过来。”戚慕恒看了眼若有所思的黎茗衾,起身时故意碰了她一下。

    黎茗衾回过神来,跟在他身后出了门。迎面看见夏管事在吩咐一名小厮,他脸色不太好,看见黎茗衾只略微看了一眼,转身进了旁边的厢房。黎茗衾与他没说上话,又见他躲着她,疑心病又犯了,难不成夏管事和陈氏是一伙的,联手骗了她?

    不会吧,她前世做过演员,知道谁是演戏,谁是真心。她以前不是没有疑心过陈氏,可对夏管事,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方才没有留意,小厮身后还藏着一个包袱,他从他们身边经过时,向他们行礼后刚刚要走。黎茗衾叫住他,打量着那个包袱道,“这是给谁送的东西?”(明天又要去采访,呜呜,不知道几点回来呢,一天啊,颁奖典礼)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填房最新章节 | 填房全文阅读 | 填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