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填房 > 重生 第25章 谋事

填房 重生 第25章 谋事

作者 : 霜宸
    青黛一直低着头默默地站在旁边,此刻见她们家拔弩张,偷偷抬眼看着黎茗衾,朝她使眼色,想让她收敛一些。

    黎茗衾装作没看见,依然与戚华月对视着。她要做的是保家业,而不是抢别人的财产。她可以退让,况且即使她要抢,也得等自己有了足够的实力,时机成熟的时候。

    戚华月目光一闪,先把匣子合上了,才道,“这也没什么,家兄身边总有人管这些事,多一个少一个也差不离。”

    “一家一主,侯爷主外,姑奶奶您主内,旁人又算得了什么。”黎茗衾想了想才道,心里有些不舒服。

    戚华月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没再提先前这些,又客套了几句便让墨砚送客。黎茗衾起身告辞,浅浅地笑道,“也不知还有没有福分再见到您,您但凡有需,只管派个人到玉蓁坊说一声,我立刻让他们给府上送来。”

    “有劳了。”戚华月微微点了点头,神色比之前缓和了一些,转身干自己的事去了。

    墨砚送客回来,顺道给戚华月取了这个月府里开销的账册,恭恭敬敬地摆在她面前。墨砚默默地瞧了她一阵儿,轻声问,“是不是黎姑娘把生意做到您这儿来了?他们黎家人可真会来事儿。”

    “你得空到玉蓁坊转转。”戚华月随手翻开最上面一本账册,翻了两页,嘴角上翘出一个最小的弧度,像是随意地道,“她倒是知道分寸,不到时候,在外人面前半点不露。”

    墨砚毕竟跟她多年,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也不打听,边往门口走边打趣道,“看来黎姑娘还跟您说了别的,既然您不打算说,奴婢也不问,反正早晚会知道的。厨房新做了糖酥饼奴婢给您沏壶毛尖就着吃。”

    待墨砚出了屋,屋里静了一小会儿,戚华月把账册随手放在一边,轻声苦笑着自言自语,“我只是不想让府里的事更复杂,不想让母亲和大哥难做。”

    戚华月悠悠地叹了一声,外面传来小厮的声音,是赵庆德回来了,好像还买了什么书。她扫了一眼那些又可以看一个晚上的账册,无奈地摇了摇头,整了整衣衫,神色漠然地迎了出去。

    +++++++++++++++++++++++++++++++++++++++++++++++++++++++++++++++

    月上梢头,月光从落光了叶子的枝杈间洒落在庭院里,青黑的砖地像撒了一层细细的盐粒。风一会儿吹起一会儿休止,吹得树枝不时地沙沙作响,偶尔还夹杂着几声野猫的叫声。

    黎茗衾的书房里灯火通明,青黛、若雪、绮罗在帮她理账册、打算盘。这几天夏管事把名册上该打发的人都打发了,收回了卖人的银子,又重新分了工、定了月例,下午夏管事把有关的账册送了过来,又圈了几个留下的但动了心的人出来。

    黎茗衾往面前的长桌望去,青黛熟练的打着算盘,绮罗提笔记录,若雪打算盘还不熟练,但也看得出指上十分灵巧。黎茗衾笑了笑,又看了遍夏管事留下的名单,对青黛道,“明天就把这些人都送到农庄上去,先让他们看看庄子,别的先别让他们做。”

    “是。”青黛应了一声,想起彤云的话,起身来到黎茗衾面前,低声道,“彤云说夏管事走的时候吱吱唔唔的,好像有话想跟您说。可她来回问了几次,夏管事还是不肯说,您看,要不要奴婢再过去问问?”

    黎茗衾面上一屏,随即又故作随意地笑笑,“大概是我前些天交待的事有了眉目,请夏管事到花厅,我正好还有些事要当面和他商量。”

    看看天色还不算晚,青黛毫不迟疑地应了,叮嘱了绮罗、若雪几句就去请人。黎茗衾看着那两道更加忙碌的身影,又想起白天在义安候府发生的事。从戚华月那儿出来之后,她更加觉得耿太夫人肯接受她是有预谋的。因为这件事再她到侯府之前就已经到了戚华月那里,耿太夫人之前一定跟戚华月透过口风。

    她知道她很适合义安候府的情况,可也不至于成了人家翘首以盼的香饽饽,她越发觉得当中一定有她不知道的缘由。

    还有戚华月那些明里暗里、既清晰又模糊的话,戚华月显然是维护戚慕恒的,可一提到侯府家业的掌控,很明显戚华月不想让戚慕恒和他身边的人插手,甚至想利用她排除异己。戚华月不想让人轻辱戚慕恒和侯府,但也不可能心甘情愿地把一切都给了戚慕恒。

    一旦她成为义安候夫人,侯府的内务不管从前由哪些人揽着,都该逐渐交到她手上。她将结束耿莺禾去世后两年内的分权局面,之后只要她不跟戚慕恒站在一条线上,再放了权,这份完整的权力就会回到戚华月手中。

    戚华月的如意算盘打得当当响,她想如果她能心想事成,她可以让戚华月在不妨碍她的情况下,她愿意戚华月继续打如意算盘。

    “姑娘,夏管事到了。”青黛笑道。

    青黛正要引黎茗衾去花厅,却被黎茗衾拦住了,“她们两个留在这儿我不放心,你留下教教她们,以后她们也都要跟我过去。”

    青黛那日获准听了卢氏的秘密,知道她和夏管事之间有话要谈,也不坚持,听话地回屋看绮罗和若雪去了。

    黎茗衾到了花厅,把两个服侍地遣走,她正色看着夏管事,目中一沉,“是不是那个女人出了什么事?”

    夏管事面色惨白,点了点头,“她听说了老爷的事,想到南方躲躲,管小人要盘缠和安家费。”

    “给她。”黎茗衾打了个响指,冷笑了一下,“等老爷回来别忘了跟老爷说一声,就算她改变了主意,也别忘了跟老爷说一声。”

    “老爷的官司有转机了?”夏管事一喜,声音有些颤抖。

    “就在这几天吧。”黎茗衾微微颔首,“嫁妆单子我自己拟了一份,有劳夏管事帮我操持一下。”

    (昨天没有电脑码字……抱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填房最新章节 | 填房全文阅读 | 填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