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填房 > 重生 第19章 调制

填房 重生 第19章 调制

作者 : 霜宸
    为了不让陈氏看出分毫,黎茗衾刻意回自己的院子用了晚饭,待情绪平复才去见陈氏。陈氏也刚用过了晚饭,看见她先问了与梁家人见面的情形,笑了笑道,“舟山我是知道的,这孩子走南闯北的,帮了他父兄不少。原本两家想过结一门亲,可我和你父亲都舍不得你跟着他奔波劳碌,就作罢了,如今更是不能了。”

    “母亲放心,我晓得,若是父亲之事不能善了,此时与他们结亲不仁义。若还要周旋一二,我无论怎么嫁,也不会嫁到梁家去。”黎茗衾想了想,梁舟山也应该没有往这方面想,“二哥为人豁达,虽然待我很好,也没什么特别的。他肯借银子给咱们,是看在两家往日的情分上,咱们何苦多心。”

    陈氏点了点头,叹道,“夏管事夹带细软出府的事想必你也知道了,你说说这是什么世道,连他这样的人都弃咱们于不顾。想想府里还有那么多见风使舵的就后怕,听你的,这几日就打发出去。”

    “您误会了,是我让夏管事把东西带去庄上给我的。我想做些事,有些风险,暂时不好明说,就让他也不要说。有这场误会,都是我没有说清楚,您就别记在心里了。”黎茗衾偷偷看了陈氏一眼,迅速地收回目光,暗暗松了口气。

    陈氏一惊,面上渐渐有了愧色,“错怪他了?这可如何是好,一会儿你亲自去把他放了,多宽慰他几句,别让府里的人寒了心。”

    “是。”黎茗衾乖巧地应道,又问起府里这几日的情形,“府里要减人,他们应该已经听到了风声。我这几日常出去,留意的不多,也不知怎么样了?”

    “有人已经在找后路了,闲着就想法子出府,伢子也上门问过两回了。”陈氏叹道,眉眼间露出浓浓的愁绪。

    黎茗衾想了想,提议道,“不如这样,让管事的去问问他们手底下的人,谁愿意留,谁愿意走。愿意留又在第一本册子上的留下来,我来安排。愿意留又不在第一本上的,每人多给二十两银子安家,死契的一律把卖身契还了。剩下的不愿意留又是第二本册子上的,死契的找伢子卖了,活契的就按例打发了,该去哪儿去哪儿,他们有了好去处,也为他们高兴。”

    “就按你说的,让他们看看,只要是忠心的,不管咱们用不用得着,咱们都不会亏待。要用银子,就拿你父亲的印信去钱庄提。虽然好些都压在了货上,但这点儿还是有的。”陈氏点了头,又将黎远正的印信交给她,磨了一会儿,神色不忍地道,“该带个信给义安候府了,就这几天吧,你准备准备。”

    “就后天吧。”黎茗衾没有多说,又宽慰了陈氏几句,就回去看她带回来的东西去了。

    天已经黑透了,天幕上点点星斗闪耀,静静的又透着某种悸动。黎茗衾跟好些女人一样,都爱对着月亮许愿,可她找了好久都没看见月亮的影子。最后只能在心里祈祷,祈祷她今晚能够成功提取蜂蜡,能够制出一小瓶这个时代不曾有的护肤霜。

    取了几日前运回来的器物,开始最简易的提纯。屋里烧得热乎乎的,这种方法又少不得要浪费许多,从融化、澄清到去除杂志,只做了一小盒,黎茗衾就已经满身大汗了。

    她看过这个时代的脂膏,就是最上等的,看起来也像糊糊,而且黏稠度不好把握,要么稀得到处流,要么黏糊得像泥,即使有功效,卖相也不好。还有好些用的是猪油,虽然不比羊脂有味道,可却没有羊脂营养。

    她看了看柜子角放着的茉莉花露,下一步她要调香,这是用黎远正的“蒸馏机”提炼出来的,她调配的比例使得它比市面的更为淡雅。只要在与油脂药材调和的时候注意一些,成品的效果应该是凑近盒子闻芳香扑鼻,而擦在脸上之后只有自己和极为亲近的人能闻到,这样就不会和衣香冲突。

    别家用的是研磨的干药材粉末,而她将新鲜的药材、植物提纯成露,严密过滤后融合,不再有颗粒。她按照步骤,在一个印花小瓷瓶里按顺序把一瓶瓶东西兑好,摇匀后静置放好。

    她长长地舒了口气,好在以前受过DIY训练,知道怎么做。这回的情况只是特殊在没有那些现成的化学原料,也不知道她提纯的东西究竟如何,只能目测和自我感觉一下。她原来有些抱怨这副皮囊也有那么点敏感,现在她开始庆幸了,她就是那可爱又可敬的小白鼠。

    “姑娘,该歇息了。”青黛在门外轻敲了两下。

    “你搬床被褥进来,我今晚就歇在这儿了。”黎茗衾为了保险,看着这一室的简陋,也不介意了。

    “这……是。”青黛应了。

    一会儿青黛带着绮罗和若雪搬了被褥进来,铺在原本只有一层后垫子的榻上,又上了一床水蓝水仙帐子。绮罗只顾着手里的活,目不斜视,待整理妥当了,低着头朝黎茗衾福了福,退了出去。倒是若雪好奇地张望了几眼,青黛轻咳一声,使了个眼色。若雪一慌,出去时绊了一下。

    青黛轻叹了一声,解释道,“姑娘,若雪年纪小,不懂规矩,奴婢一会儿就去告诉她。”

    “以后这儿只许你和绮罗进来,这里的东西精细,不能毛手毛脚地碰坏了。”黎茗衾摆摆手,看向一脸担忧的青黛,“让若雪到我屋里服侍吧。”

    “是。”青黛舒了口气,若雪一直在院子里照顾花草、秋千,能进屋服侍,黎茗衾不单没有计较,还给了若雪体面和前程。

    “帮我拿些冰来,多拿一只装冰的铁匣子来,拿不动就让王正帮你。”黎茗衾嘴角露出淡淡的笑,一会儿还要把瓷瓶放在适量的冰里。

    没有温度计,黎茗衾只能尽力回忆着四度到七度是什么样的感觉。一会儿青黛送了冰进来,王正只送到了门前阶下,门一关就转身回了外院。

    (再有55张推荐票就会加更,谢谢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填房最新章节 | 填房全文阅读 | 填房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