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宝贝陪嫁 > 第十六章

宝贝陪嫁 第十六章

作者 : 简璎
    到了晚上她陪微倩看婚纱,脑中想的还是同样一件事,如果他在身边就好了,她要再说一次爱他。

    这个男人,为她做的永远比他说的多,教她怎能不爱……

    “在想我哥?”和采儿的爸爸在女儿生日派对正式宣布两人即将结婚消息的黄微倩唇畔含笑,手肘撞撞好友的肩膀,唤回她飘远的心思。

    “我哪有啊。”童丝回过神来,立即失口否认,“我干么想他?又不是很久不见,昨天才见过。”

    “真的不想吗?”她调侃的笑。

    她大哥其实己提早工作完回来了,特意叫她不要告诉童丝,要给她一个惊喜。

    等下看完婚纱,她会叫童丝陪她去一处可以看到飞机起降又可以看到满天星斗的露天咖啡座喝咖啡,到时她大哥会出现,而她就可以功成身退,回家陪她亲爱的男人了。

    “真的不想,我不是那种粘踢踢的女人啦。”童丝义正词严地说。其实想死了啦,但她才不要告诉微倩哩,一定会被她取笑。

    “在我面前,你就坦白一点吧!”黄微倩露出浅浅微笑。“我哥是个好男人,如果我不是他妹妹,我都想嫁他了。”

    “是哦~你这个坏丫头。”她哼的一声。“我还没跟你算帐呢!那时知道我在讲的人是你哥,竟然也不告诉我,让我一直……”

    黄微倩抢着接口,“一直倾吐你对我哥的爱意。”

    她瞪好友一眼。“还讲?我要杀人灭口了哦。”

    “别乱来,我可是你未来的小泵。”黄微倩笑揪着好友。

    童丝冷哼,“我管你是小泵还是香菇,你大哥以前最疼你没错,但他现在最疼的是我,就算我把你怎么样了,他也不会说什么的。”

    黄微倩无预警地伸手搔她的胳肢窝。“好自大哦,大嫂。”

    两个人笑成一团,直到婚纱店的人把婚纱的款式照拿出来,又送上红茶和手工饼干招待,两人才不再笑闹,只是过了一会,童丝的手机响了,她示意黄微倩先看款式,她接手机。

    “是我。”彼方传来蒋子桐沉闷郁结的暗哑嗓音。

    童丝很惊讶。“怎么会这个时间打给我?”

    那端的蒋子桐惨然一笑。“同事一场,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我已经准备好安眠药了,等一下就会把那些药全吞了,我要先走一步……”

    “什么?为什么?”她脸色大变,倏地站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你千万不要做傻事!”

    “我活着也没有意义,她背叛我了。”

    童丝吞一口口水,喉咙瞬间都紧了。“你女朋友吗?你怎么知道她背叛你了?可能是误会也说不定……”

    蒋子桐忽然低声咆哮,“我亲眼看到她跟别的男人躺在床上!两个人都没穿衣服!事实摆在眼前,这样已经不能叫误会了吧?”

    “你先冷静下来,我们——我们谈一谈——”童丝命令自己镇定下来。“你在哪里?在家吗?我过去找你,你先别冲动,等我到了再说,我陪你去找你女朋友,一切还有转弯余地,一定有……”

    幸好她跟同事去过蒋子桐家里吃火锅,知道他家在哪里,开车过去只要二十分钟,如果不塞车的话……

    “微倩,很抱歉我有事得先走了,你先挑喜欢的,我明天再帮你看一次。”童丝匆匆拿起包包要走。

    她拉住了她。“什么事啊?都快九点了,你要去哪里?”

    “有个同事……就是我们副总编,他失恋了,现在正在闹自杀,他父母家人都在高雄,他自己一个人住在台北,我怕他真的一时想不开做出傻事,我要去他家看看!”

    黄微倩站起来,果断地说:“我陪妳去。”

    “应该不会有事,我想他可能只是需要有人安慰。”童丝按着她坐下。“妳就待在这里好好把你的婚纱款式看完,我自己去比较好,不然有你在,我怕他什么都不肯说了。”

    她想了想。“那好吧!有事随时打给我,再晚也没关系。”

    童丝匆匆赶到蒋子桐住的老公寓,幸好老公寓根本没门禁可言,大门连关都没关上,让她得以顺利上楼。

    蒋子桐家在三楼,她按了门铃,可是没有人来开门,后来才发现大门根本只是虚掩着而已,没有关上。

    她连忙推门进去。“蒋子桐!你在哪里?蒋子桐!”

    “我在这里。”

    童丝吓了一跳,因为蒋子桐突然从房里走出来,嘴角勾着一丝诡异的笑意。

    “你……你还好吧?”她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你没有吞药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他瞬也不瞬的看着她。

    她紧张起来。“哪里?哪里不舒服?”

    蒋子桐阴森一笑。“心里不舒服。”

    说完,他突然扑向童丝,高大的他瞬间把她制伏在地,一把冰凉锐利的水果刀抵住了她的颈子。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童丝浑身寒毛竖起,声音颤抖着,她还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为什么要这样,你真的不知道吗?”蒋子桐的眼光冰冷还带着杀机。“我叫你不要亲近窦昶旭那家伙,你偏偏不听,现在还要跟他结婚,你现在还问我为什么要这样,我、很、不、高、兴!”

    童丝呼吸一窒,终于意会过来了。

    老天,方羚说蒋子桐对她有爱意原来是真的,窦昶旭也不只一次要她注意蒋子桐,是她自己都没放在心上。

    她早应该发现不对劲,他一直向她请教感情烦恼,女朋友一个换一个,但公司聚餐或员工旅行,大家有伴的都会携伴参加,就他不曾带女朋友出席过。

    她恍然大悟,他口中的女朋友根本是假的,他根本从头到尾都没有女朋友,只是亲近她的借口罢了。

    这下可好,怎么办?谁来救她?他越看越像杀人魔啊!

    “我好不容易等到你离婚了,你为什么要背叛我?”蒋子桐咬牙切齿、低沉怨毒的说:“我在妳身上花了那么多时间,你回报给我的又是什么?你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跟你说姓窦的只是个暴发户,你怎么都讲不听呢?”

    讲到最后,他竟是沉痛的指责。

    童丝又害怕又讶异。他根本就像个精神病患,那个正常的蒋子桐去哪里了?这个拿刀抵着她的男人真的是蒋子桐吗?怎么好像被附身了似的?

    “蒋子桐,你快点放开我,有话我们可以理性点坐下来谈,不要把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对她冷笑。“不可收拾又怎么样?我没什么可失去的,也没什么好怕的。”

    童丝急道:“你这样对我实在很不公平,我根本没有喜欢过你,也没有对你表示过什么,我们只是同事,或者比同事更亲近一点,是朋友。是你一厢情愿,现在还用刀抵着我,你这样已经触法了你知道吗?”

    “闭嘴!你闭嘴!不许你再说!”他暴跳如雷的吼她。

    她又生气又无奈又无助又恐惧。“那你想怎么样?一直这样用刀抵着我吗?”

    “我想要妳。”蒋子桐眼睛充血地看着她,他的手蓦然抚上了她的胸部。

    童丝感觉到阵阵颤栗,皮肤瞬间爬满了鸡皮疙瘩,她尖叫,“你住手!住手!你这个变态!”

    “不准你说我是变态!”蒋子桐抵着她,对她吼着,已近歇斯底里的状态。

    她用脚踢他,他立刻压住了她的腿,让她不得动弹。

    “我一直想要妳……”他在她耳边深深吸气,好像个毒瘾患者。

    童丝被他弄得寒毛直竖,发誓如果能逃出去,她一定要用消毒水全身上下彻底的洗个十遍!

    就在她绝望了,以为自己会被他先奸后杀的时候,有人进来了。

    “童丝!”

    窦昶旭冲进屋里,他火速把蒋子桐从她身上拉起来,一拳挥上他的下巴。

    童丝连忙坐了起来,但她还是四肢瘫软没办法站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男人和蒋子桐那个败类扭打成一团,她的心狂跳个不停,很担心他会受伤。

    “混帐东西!”窦昶旭一拳又一拳的落在蒋子桐身上。

    “警察来了!”

    她看到微倩飞奔进来,后头跟着好几个警察,他们很快把疯狂状态的蒋子桐制伏了。

    窦昶旭拭去嘴角的血,把她扶了起来。“有没有哪里受伤?”

    童丝摇头,她硬咽着投入他怀里,死命搂着他。

    他微微皱眉,把她抱得更紧。“早跟妳说过要留心蒋子桐这个人,妳还是这么大意,要不是微倩机警通知我,妳会被他怎么样,妳想过后果吗?”

    他早留心蒋子桐,派人调查过他,发现他生长在破碎家庭。

    他母亲在他年幼时就抛弃他离家了,初恋女友也是抛弃他,让他受伤很重,大学时还曾因为控制不了情绪而伤人入狱,性格里有其偏执的一面,因此,他格外注意蒋子桐,把他的一切调查得清清楚楚,包括住家地址,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赶过来。

    “现……嗝……”童丝在他的怀里哭到抽搐。“现在……不要……嗝……教训我……”

    哭到打嗝了。

    男人摇头苦笑,满腔怒火顿时化为绕指柔,轻轻拍抚她的背。

    这个女人,他该拿她怎么办哟?

    这是琪琪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了,因为她穿上跟芭比娃娃一样漂亮的白色蓬蓬连身裙,头发也编得很漂亮,今天她可是花童呢!

    “各位来宾,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今天的新郎、新娘入场!”

    听到这几句话,琪琪便中规中矩的拉着母亲的婚纱下摆一步二步往前走,她走得很好,因为她有彩排过。

    呼~总算有惊无险的走完红毯了,她也松了口气。

    谁说小孩不会有压力?她就有,打从她自告奋勇要当母亲的花童之后,她就生怕自己会走到一半跌倒,丢好强母亲的脸。

    现在她可以放心去吃东西了,在走红毯之前,她怕食物会沾到漂亮的蓬蓬裙都不敢乱吃东西,可饿扁了。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去尿尿,她快憋不住了啦!

    “听说那个小花童就是女方的拖油瓶耶。”

    “对啊,真搞不懂窦家这么有钱的人家,这种名门望族怎么会让唯一的儿子娶个再婚的女人,还带着一个小拖油瓶让人看笑话。”

    “带着拖油瓶还敢嫁人,她还真有脸。”

    真是听不下去了,琪琪赶紧擦好小屁屁,火速穿好内裤,打开门走出去。

    三个人一起瞪大眼睛看着她。“是那个拖……呃花瓶……哦,不是,不是花瓶,花童啦,花童。”

    三个在背后说人闲话的大人语无伦次了起来,小花童显眼的装扮不容错认,是她没错。

    琪琪看着三个吓到的大人,忽然甜甜一笑。

    “三位阿姨,虽然我是拖油瓶,但我是最有福气的拖油瓶,也是我麻麻最宝贝的陪嫁,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我都叫窦琪琪,我很幸福,请多多指教。”

    亮亮姨姨教她的,对讨厌的人要多给一块糖,她都有记住。

    “呃,小妹妹,妳真的很漂亮。”

    “真懂事。”

    “好会讲话哟。”

    三个人分别摸了摸她的头,狼狙的落荒而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宝贝陪嫁最新章节 | 宝贝陪嫁全文阅读 | 宝贝陪嫁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