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王妃太调皮 > 第二卷 第一百八十一章 当一切都回归原位,是喜是悲

王妃太调皮 第二卷 第一百八十一章 当一切都回归原位,是喜是悲

作者 : 紫轩筱默
    一个不平静的夜,就在这种悲喜交加的情绪中缓慢的度过了,天边升起一道亮光,越来越亮,太阳从天边慢慢升起,唤醒大地的万物,可是,有些人却再也唤不醒了。

    绒衣和夏云月守在床边,紧张的看着还在昏迷中的韩忆雪。昨晚她说了好多奇怪的话,听的人心里慌慌的,然后也不知是怎么了,就昏了过去。睡到现在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刚传了御医来把了下脉,御医也说没事了,可为什么还是不醒来呢。

    “绒衣夫人,公主,小姐她还是没有醒吗?”玉儿从外面急急慌慌的跑了进来,喘着气问道。

    俩人无奈的摇摇头,示意玉儿安静些,还是先再观察一下吧。如果还是醒不过来,那就再另行他法了。

    玉儿有些失望的站在一边,看着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韩忆雪,在心里默默做着祈祷。

    外面,夏星辰和夏明轩并排坐在台阶上,周边散落着很多的小酒坛。

    夏明轩一个劲的对着自己猛灌着酒,别人不知道但是他的心里却很是清楚,可是现在他却宁愿什么都不知道。雪走了,永远的走了,屋里的是另一个人,在不是他的雪。他想恨她,可心里却恨不起来,只是很难受,心痛的快要活不下去。

    “轩,真的不告诉我雪儿跟你说了什么吗?”夏星辰的心里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说雪儿现在已无大碍,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说不上来,但那种感觉去十分的强烈。

    “辰,人生难得糊涂,好好珍惜吧。你的翊王妃还是你的,再也没人跟你抢了。”夏明轩自嘲的笑了笑,这应该就是她的选择,他尊重她的决定。

    “怎么,你要走,这可不像你。”夏明轩喝了口酒,漫无目的的看着远方。

    “我有我的生活,这里不适合我。他们不都说了吗,兄弟妻不可欺,我选择让你们幸福。”夏明轩苦笑了下,夺过夏星辰手中的酒坛,“你这家伙还是少喝点儿,不知道自己受伤了啊。”

    “你有你的选择,我们不会强求你做什么事,只是你要记得这里永远是你的家,我们大家永远欢迎你回来。”夏星辰轻笑了下,“要不要进去看看?”

    “还是不要了,免得你又吃醋,待会儿去看过父皇之后,我就会离开,再见就不知是何日了。不过,等我小侄出生的时候,我会送上一份厚礼的。”夏明轩坏坏的笑道,他要去寻找自己的生活了。

    “呵呵,我倒是希望你可以亲自到场,要不要我去送你?”真要走了,还真是很不舍,为什么轩那么不喜欢这里。

    “你们如果都来的话我倒也不介意,只是到时你们那难舍难分的情绪再渲染到我,我不想走了就麻烦了。”夏明轩打趣道。

    “那样最好。”夏星辰嘴角上扬,笑意有些感伤。

    “好了,你还是快进去看看她吧,我走了。”夏明轩说着站起身,身形有些还晃晃悠悠的向别处走去。

    “你自己可以吗,要不还是先休息一下吧。”看着有些醉意的夏明轩,夏星辰不放心的冲他喊道。

    夏明轩摆摆手,示意不用管他,还是让他一个人静静吧,他要好好理一下自己的思绪。知道现在他还是不愿相信韩雪离开的事实,一切就好是在梦里,真真假假……

    “咳咳……”韩忆雪感觉喉咙有些痒痒的,不由轻咳了几声,睁开眼,刺眼的阳光晃进眼里。看着周围陌生的景象,心里不由有些慌乱。

    “王妃,你醒了”绒衣惊喜的说道,太好了,终于醒了,真是担心死他们了。

    “小皇嫂,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夏云月赶紧凑到跟前问长问短。

    “小姐,要不要喝口水?”玉儿端着杯茶,欣喜的问道。

    “你……你们是谁啊?玉儿,她们是……家里的客人吗?”韩忆雪坐起身,有些恐惧的向里边缩了缩身子。看到玉儿也在,慌忙问道。

    “小姐,你怎么了?”玉儿讶异的问道,这不就是睡了一觉吗,醒来就不认识人了啊

    绒衣和夏云月互相看了看,更是不解,韩忆雪居然不认识她们是谁?相处那么久了,不可能就忘了啊

    “小皇嫂,我是云月啊,夏云月。”这还真是急人,好好的怎么就把他们忘了。可是,那她怎么还记得玉儿。

    “云月?我不认识,还有,什么小皇嫂啊,你认错人了吧。”韩忆雪秀眉微蹙,眼里闪着疑惑,语气轻柔。

    “云月。”绒衣轻轻拽了拽夏云月,“如果我说的没错的话,王妃她一定是记忆上出问题了,还是赶快叫御医。”

    “不会吧,失忆了可是,她头部也没有受伤啊,而且她还认得玉儿,真是太奇怪了。”夏云月也更加的费解起来。

    “小姐,那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谁,这是哪里?”玉儿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就好像上次小姐受伤醒来后的情况差不多,把人都认不清楚,还尽说些奇怪的话。现在就跟上次差不多,可是,这次她认得自己。

    “我当然知道我是谁了,我叫韩忆雪韩大将军的独生女儿。这里……这里好像不是我们家啊,玉儿,我们搬家了吗?”他们原先的家可没这么大,而且这里好漂亮,就好像皇宫一样。

    玉儿听了心里有些急,难不成她把自己上次醒来后所发生的事都给忘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小姐,你现在是翊王妃,这里是青云国的皇宫,昨天晚上你受伤了,你还记不记得?仔细想想。”

    “什……什么?我是翊王妃不可能,不可能的。我记得我失足从假山上掉了下来,然后就昏了过去。我只不过昏迷了些日子,怎么可能还到了青云国,玉儿,你是不是在骗我?”韩忆雪惊恐的看着玉儿,她所说的这些事她跟本一定印象都没有。还有,她不是应该嫁给轩辕熙的吗,怎么又会成为翊王妃

    “小姐,这么说来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你都忘记了。”玉儿手中的茶盏跌落在地,这可怎么办,小姐的记忆又回到一年前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睡了一觉就忘了一切,这任谁都是接受不了。

    “雪儿醒了。”夏星辰刚一进来,就看到坐在床上的韩忆雪。

    “王爷。”绒衣叫了声,然后走了过去。

    “辰皇兄,不好了,小皇嫂她失忆了,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办啊?”夏云月急得来回踱步。

    夏星辰闻言一惊,忙来到韩忆雪身边,“雪儿,她们说的是真的?”

    “你是……王爷?”韩忆雪看着离自己这么近的夏星辰,而且自己还是以这种妆容示人,顿时羞红了脸。

    “对,我是王爷,你还记不记得我叫什么?”夏星辰又再次问道,他真的很希望雪儿可以说出他的名字。

    韩忆雪摇摇头,她不知道,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会这样?”夏星辰忽然觉得自己的心空了一下,就像是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有种憋闷的感觉。

    “我想要回家,玉儿。”这里对她真的好陌生,她不要呆在这里,她要回家,回到娘亲的身边。

    “雪儿,你先休息下。”夏星辰说了句,然后叹了口气,慢慢走了出去。也许还是再去问问夏明轩,雪儿之前到底跟他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不告诉他。还有雪儿昏迷前对自己说的话,让自己把所有的爱都给她,她,这个她?

    屋内所有的人都不说话,齐刷刷的看着韩忆雪,好像想从她的身上看出什么似的……

    现在的韩忆雪就是原来那个真真实实的韩忆雪,如假包换。没有了韩雪的灵魂操控,当然也就没有了那些所谓的记忆。一切都开始在慢慢回归原位,所谓的事实也都是很残忍的……

    城外,天羽洛拖着疲惫的身子跨上马,回头再看了看这里,然后扬鞭策马向远处奔去。他听了韩雪的话,放弃了原本计划的一切,恩恩怨怨何时了,一切都要结束了。以后他还是神医,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十日之后—

    那场必于皇宫宴会上的意外事件,开始被人慢慢淡忘,一切好像又都恢复了正常。韩忆雪终究还是没有回去流云国,而且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是翊王妃,这是事实也已成定局,她只有面对现实。每天,夏星辰都会跟她讲一些以前所发生的事,虽然他知道她已经不可能再记起那或许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但也就当是夏星辰回忆以前自己和韩雪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吧。他忘不了她,真的忘不了,而那种深入骨髓的思念,又有谁能知……

    夏明轩终究还是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夏星辰,其实就算自己不说,夏星辰也会慢慢觉察到的,毕竟人已不再是那个人了。但是他毕竟娶了韩忆雪,这个责任是一定要付的。可是,自己对她也是有亏欠的,那他呢,他又该怎么办……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妃太调皮最新章节 | 王妃太调皮全文阅读 | 王妃太调皮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