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指夫为婚 >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要结婚了!

指夫为婚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要结婚了!

作者 : 墨使爱
    (求订阅)

    某爱要不要携众美男出逃呢?若夕女儿啊,乖,帮老娘讨点打赏啊,订阅啊,粉红啊,老娘我就饶了你

    什么?不好意思?

    嘿嘿,好吧,我不好意思的说,今晚就去把墨离非礼了~~哼哼~~

    咋滴?舍不得?你想他了啊?啧啧,那老娘我就把他带回来给你看看?呸,想的美老老实实的跟各位看官求个情,老娘我就对你家墨离好点,只看不摸,你说如何啊?

    若夕羞答答的用能滴出水来的脸靠近某爱,口吐清兰,开口道:你给我滚——————自己要去————不许调戏我家墨离—————小心我罢演————

    我倒~~乖乖,这是什么女儿啊,嘶——这么狠,震的我耳朵疼各位看官,见笑啊见笑,咱一清贫可爱善良小萝莉,走过路过千万来个订阅,送个打赏,顺手点个粉红呗~~o(︶︿︶)o唉,您啊,就看着来吧~~~摸摸耳朵,暂且闪人~~遁~~

    各种求,各种砸,有赏咱就来个双更天

    太子揽着若夕,坐在温泉边上的秋千上,悠闲的晃动着。外面,是冷紧的天。头顶上,是一颗颗钻石般的星星,浩瀚之下,泉水流动,光彩照人。

    “喜欢吗?”。精心布置的东宫,很是浪漫。

    若夕倚着太子,手指与他的缠绕着,看着他拿剑留下的粗茧,心疼的抚摸着。

    “喜欢。”

    “回府后,我给你弄个比这还漂亮的。”

    “别。”手一紧,心也抽动了下,不知为何,他每次温柔的疼爱自己的时候,总会心里有些发堵。

    “怎么了?你值得我做任何事,哪怕是去悬崖边踩那朵格桑花,我都会义不容辞的去。”

    是啊,梦里结束的时候,就是他为自己采摘那美丽的淡紫色格桑花,而自己也总是一次又一次眼睁睁的看着他掉落悬崖,遁入虚空之中,哭到心痛,才得以将自己从梦中抽离。

    每次的大叫,总是在醒来的那一刻,停止。

    她从来没有喊出来过,但心跳的如此之快,岂是简单的一个梦吗?若夕一直坚信,那是真实的,真的有这么一个人,执子之手,放下权势,只想陪自己看天外云卷,天上星光,美好人间。

    太子俯下头轻轻的亲吻着她的额头,轻喃的说,“这是蝴蝶吻……心里的那个人,教给我的。”

    若夕眼睛顿时晶莹剔透,热烈的看着太子那双澄明的眼睛,“你还记得?”

    “自然。所有的一点一滴我都记得,却唯独忘了你的样貌,每次醒来,都只是看到你的身影……”

    若夕静静的拉紧他的大手,想着自己又何尝不是,只是两人真正将彼此身体融合时,才想起了那一点点细碎记忆。

    “或许前世有缘,你来寻我,我也来寻你。许是孟婆不忍心我们错过,你喝了一口,我饮了半碗。怕是今生你不主动,我便永远的同你诀别了。可是,梦里的我们卸甲归田,即使外面战火狼藉,你我的手还是紧紧的牵在一起,永不分离。现在呢?你是太子,我若嫁你,此生都不得自由。这,又怎会是我想要的?”

    “天下,多少人为之痴狂。我也是凡夫俗子,只想能实现统一天下的理想。只喜欢,你能陪在我身边。”

    两人许久都没有说话。梦里的时候,也是这般凝望。也是这般苦痛。也有这般的诀别。

    一个想平静的活着,一个想雄霸天下。

    两颗不一个频率的心脏,岂会平和的唱着华尔兹,一同笑看今生呢?

    但紧紧牵住的手,明示着两人都不想放手。找了这么多年的梦中人,画了这么多幅的无脸画,怎么可以在最后能在一起的时候,选择分离?

    “我的夕,天下未安,为夫怎有心儿女情长?只是希望,天下平定之后,能同你一起笑傲今生?”

    “我的夫,不知道是要陪你定天下,安百姓,兴国家,还是霸道的带你离开,忘记使命,苍老终生?”

    两人有一次沉默。他的心,她懂。她的话,他了然。

    只是沧海易变,出去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是天,若是婚,则心难平。若是战,则命难安。

    此时似乎不是解答这个矛盾问题的时候,因为他们清楚的听到,那一嗓子“皇上驾到”的声音。

    两人急忙起身,离开温泉,整整衣服,一起拉着手,同跪在皇上面前。

    “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谢父皇”

    两人恭敬的站在皇上面前,若夕把太子紧抓的手松开,太子却不想松,这一刹那的纠葛,就这样入了皇上的眼里。

    “抬起头来。”

    终于放开手的两人,同时抬起了头。

    皇上面色如常,欣赏着若夕的面容,若有所思。

    “你不像你的父母。”

    皇上这一声,如平地青雷,重重的砸在了大殿之上。太子手紧攥起来,不知道父皇是什么意思。

    若夕却只是一笑,羞涩的说“父皇这话可是夸奖?”

    “哈哈哈……”顿时,皇上浑厚的嗓音在大殿上一圈圈的回荡。

    太子的手一松,挑了眼看着若夕,心里轻嘘口气。

    旁边的老太监也笑了出来,许是很久都没听见皇上的笑了。

    “自是夸奖。赏……”

    太监连忙呈上一个清凌凌的墨绿色玉镯,晶莹剔透,很是漂亮。太子此时清冷着,似是见惯了这类玉镯,可若夕却觉得很好看,毕竟是皇上赏的,挂服装店里,得多少人来逛啊……啧啧,真是好招牌……

    “父皇今日怎有空来孩儿这?”

    皇上收起观察若夕的眼神,扫了下太子,凌然说,“夜煌国又不安定了。这次竟然进犯我西南边境,朕想命你做平定将军,将他们扫除骚乱。可,念及你们的婚事,加上母后也说拖不得了。既然如此,就寻了个好日子,将太子妃大娶了吧。”

    太监在皇上耳边耳语几分,皇上点点头,“全公公查了,后天就是好日子。虽然日子仓促些,但该准备的东西许久前就准备好了,看你们二人情投意合,朕就先第一个恭喜了,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两人齐齐跪下磕头,“谢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嗯,起来吧。你这次大婚,你这几个兄弟会回来楚皇城,朕也是许久未见他们了,甚是想念。”

    “儿臣也极为想念,上一次见,还是两年前了。”

    “是啊。好了,朕就不打扰你们两位新人了。这个太子妃,朕甚是看好,母后也喜欢。锦儿可要好生疼爱啊。”

    “儿臣谨记。”

    看着皇上大步迈出东宫大殿,两人齐呼,“恭送父皇”

    很快,大殿上的人都离开。太子的亲卫等着他的命令。太子眼线收回来,拉起若夕的手,“走,我们回家”

    若夕眨眨眼,回家?哪个家?若夕这时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家在何处,却能感觉到有许多个所谓的家在等着。

    “我们的家”太子亲吻着若夕的脸颊,看她羞红的脸,顿时心里雀跃起来,横抱着若夕上了皇撵。

    若夕被他抱着旋来旋去终于坐定,忙要挣脱开来。

    “别动”

    若夕疑惑的看着太子,他深邃的眼睛投射来的光却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暖。

    “怎么了?”

    太子抱着她,鼻翼划过若夕的耳朵,嘴唇亲吻着她的脖颈,“再动,又想要了……”

    若夕一怔,傻笑了下,羞红着脸不说话。真是奇怪,自从跟太子在一起,就一直很容易脸红。而他也变得很不容易满足,即使不进行私密运动,也总会用大手摸的若夕喘气连连。这会,若夕不理他了。自己闭上眼睛,装睡中。

    皇撵停下,太子看到她本是装睡,却真的睡着了的小脸,忍不住的笑了。

    起身,轻轻的抱起若夕进了太子府。

    这一个亲昵的动作,落在了一直监视太子府的寒洛眼里。他冷冷喝茶的手停住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小胸膛微微起伏的若夕,确定她真的是睡着了,可也再也喝不下去。

    沛秋走过来,坐在他旁边,问道,“如何?”

    “为何回太子府?”寒洛蹙起眉。

    沛秋嘴角虽是淡笑着,可却也有了丝冷意,“似乎,有了些变化”

    咳咳,人家若夕跟个八爪鱼似得抱着太子,懂了吧?若夕睡觉很轻的,这个动作也就是对极为信任极为亲热的人才做的出~~

    唉,可怜的沛秋跟寒洛傻眼了~~乖,抱抱,帮我求求订阅神马的,我就让你们成功勾引到若夕女儿~~~

    沛秋扫了我一眼,继续喝茶,表面依然是很平静的,实际上在想用什么方法能折磨死我。靠,伪君子

    寒洛冷冷的看我,一下子把茶杯捏碎,水喷到我脸上。看我的眼神,似乎我是那个什么什么媒婆,跟那是什么什么潘金莲介绍了那个什么什么西门庆似得……咳咳~~老娘我什么也没干,真的,相信我~~~乖~~

    抱头闪~~~

    闪回来~~求订阅求粉红求打赏~~各种求~~

    再次抱头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指夫为婚最新章节 | 指夫为婚全文阅读 | 指夫为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