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女帝不风流 > 第一卷四大美人 第十一章

女帝不风流 第一卷四大美人 第十一章

作者 : 誉家大小姐
    李亮看着眼前晃来晃去,无精打采的李昱,知道他烦恼着什么,安慰他道:“不是呀,最起码皇上和公子在一起时很放松,很开心呀。”

    李昱叹了一口气,凤傲君把他当孩子来哄,表面上当然很开心了,但他要的不是这些,他要的是凤傲君把他真正当作她的男人来看待,分担她的一切,象楚倾城他们一样。

    李昱忽然停下了脚步,站直了身子,将散到胸前的长发往后一拨,摆了一个自认为很酷很帅的姿势,微仰起头,板着脸,左手托着右手手肘,右手摸着下巴,眼珠子不动,眼帘微微下垂,作沉思状,对着李亮说道:“亮子,你家公子现在的模样是不是成熟一点?”

    李亮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还围着他绕了一圈,怪异地摇头道:“公子,奴才看不出。”

    “那你看出什么?”李昱不甘心地凝住了一双桃花眼,问道。

    “公子,你的眼睛是不是抽筋了,眼角一跳一跳的?哎呀呀,不得了了你的右脸也抽筋了一动一动的。咦,怎么左脸不会动,瘫了吗?”。李亮紧张地伸手去摸他的左脸。

    “李亮”一声吼叫如霹雳一般,几乎刺穿了李亮的耳膜,李昱的桃花眼瞪得圆圆的,生气地揪着李亮的耳朵,骂道:“你才抽筋,你才面瘫呢”

    李亮忍着耳朵的疼痛,侧起有些发白的小脸,泪眼汪汪地瞅着李昱生动的脸庞,欢喜地嘟嚷:“公子,你这样子才正常嘛刚才吓死我了。”

    “你……”

    李昱瞪着他,哭笑不得,沮丧地放开了揪着他耳朵的手,沉默了半晌,幽幽地道:“亮子,我想见娘子。”

    李亮瘪着嘴,正一下一下地揉着被揪痛的耳朵,一听李昱的说话,大吃一惊:“公子,你不能出去,皇上说了,罚你禁足一个月,面壁思过,如果你再生事端,加重刑罚就惨了,恐怕你三个月见不到皇上,甚至更长。那,那岂不是更不划算?公子,你就忍一忍吧。现在皇上卧病在床,过几天,说不定皇上想起你,就过来看你呢。”

    “唉……”李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公子……”李亮不知再怎么劝解好。

    “唉……”李昱落寞地叹了一声。

    ……

    李亮仿佛看到漫天树叶簌簌而下,如张开大口的恶魔一般,顷刻之间,就将自家俊美无双、高傲张扬的公子,吞噬在厚厚的落叶之中,完全消失了踪影。

    他打了一个寒颤,紧锁着眉头,小眼睛心疼地瞅着李昱,骨碌碌地转着。

    若想公子不思念皇上,根本不可能的,除非分散公子的注意力……

    当李昱叹到一百零一声时,李亮开口了,“公子,你画画吧,把对皇上的思念,都画在画里面,等皇上过来看到,明白你的心意,说不定高兴之下,会减了你的禁令呢,到时候,你什么时候想见皇上,都不是问题了。”

    李昱一听,黯淡的桃花眼倏地一亮,整张俊脸霎时焕发出炫目的光彩,大声道:“亮子,帮你家公子磨墨。”

    李亮见李昱精神振奋,松了一口气,心中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赶忙在书案上铺好宣纸,一边磨墨,一边笑mimi地看着公子下笔如游龙,不过,当他看清宣纸上画的是什么时,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朝凰宫内。

    一身淡蓝色中衣的凤傲君,只用一条宝蓝色的缎带,将一头长长的秀发束起,惬意而慵懒地侧躺在美人榻上,一张龙凤绣花锦被半盖在胸前,正享受着楚倾城的服务。

    她宣布因病在皇宫休养十日,这段时间所有的政务,暂令燚王,楚云阳,和内阁大学士李嵩文为首的内阁成员,共同商议协理,她只把最后一关,画龟盖玺。

    楚倾城含笑坐在床边,认真地将一颗紫黑色的葡萄剥干净了皮,送到她的嘴边。

    凤傲君微笑着张开檀口,咀嚼了几下,将籽子吐在他摊开的掌中。

    一向洁癖,注重仪容的楚倾城,对手上黏黏的果汁竟然毫不为意,剥好了第二颗又送到凤傲君的嘴边。

    “你吃。”凤傲君推开他的手。

    “乖,张口。”楚倾城宠溺地再次送到她嘴边。

    “好,你用嘴喂我。”凤傲君掩住嘴,眨着绝美的丹凤眼,调皮地羞笑着道。

    “咳,”楚倾城脸上倏地泛起了薄红,黑眸凝望着她,暧昧地问道:“真要这样吃?”

    凤傲君含羞带笑地点点头,期待地斜睨着他。

    楚倾城一笑,将葡萄刁在嘴上,凑了过去。

    凤傲君娇笑一声,张开檀口,将葡萄咬下了一半,轻碰了一下他柔软的唇,“一人一半。”

    楚倾城只愣了一下,回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一边咀嚼,一边继续剥葡萄皮。

    “很甜是吧?”凤傲君歪着小脑袋,轻笑着问。

    “很甜”楚倾城附和,如黑葡萄般潋滟的黑眸,盯着她红润的菱唇,真的很甜

    楚倾城将葡萄刁在嘴上,再次送过去,凤傲君又想象刚才那样一人吃一半,谁知楚倾城用舌头将整颗葡萄顶进了她的口中,并用唇封住了她的唇,热烈地吮吻了起来。

    黑紫色的葡萄再没有少过一个,都静静地躺在精美雕花的瓷碟中,好像无数双眼睛一般,惊诧地瞪着面前忘情拥吻的男女。

    “君儿,”楚倾城心猿意马,手不安分地探进了凤傲君的衣襟,搓揉起她胸前两团柔软腻滑的丰盈。

    凤傲君浑身一颤,一股酥麻的感觉自胸脯向四周扩散,身子有些酥软,开始意乱情迷。

    “嗯呀”,一声娇媚的呻吟情难自禁地从凤傲君口中溢出,妩媚的丹凤眼半眯了起来,粉脸酥红。

    楚倾城见到凤傲君情迷陶醉的样子,再也无法控制,欺身覆上了她的娇躯,炙热难耐地蹭着身下的她,祈求地轻唤道:“君儿,君儿我……”

    凤傲君似是感受到他的激动,睁开迷离的丹凤眼,瞄了一眼他因动情而涨得通红的俊脸,仿佛答应般轻轻地“嗯”了一声,又阖上了。

    楚倾城大喜若狂,还是觉得有些不敢相信,再轻唤了一声,“君儿……”

    凤傲君嗔了他一眼,干脆抬头,张开嘴唇吻住了他温热的唇瓣。

    楚倾城激动得浑身颤栗,再无顾忌,按着心中强烈的渴求肆意索取。

    凤傲君的身子在他灼热的唇瓣下战栗,酥软,化作了一汪春水,任他肆意驰骋。

    这一刻,凤傲君的身心,第一次完全与他融合在一起。

    激情过后,凤傲君心疼地抬起小手,轻轻抹着他俊脸上豆大的汗珠,楚倾城心满意足地痴痴凝望着柔情似水的她,仿佛又回到了新婚后浓情蜜意、如胶似漆的日子。

    “君儿”低沉醇厚的嗓音,性感蛊惑,带着千般的爱意,万般的柔情,震撼人的内心,楚倾城猛地将她拥紧在怀内,仿佛要揉进他的身体里一般。

    “嗯。”凤傲君露出柔媚含羞的笑容,乖巧地依偎在他的怀里。

    两人四目相对,柔情万千,此刻无声胜有声。

    “君儿,你的身体……”楚倾城想到了什么,稍微将抱紧凤傲君的手松了松,看着她慌忙问道。

    “没事了,轩儿两天前已经告诉我了。”凤傲君羞涩地轻声道。

    “两天前?”楚倾城磨牙。

    凤傲君听出他语气的不善,抬眸看到他愠怒的黑眸,心一虚,媚笑着低声娇嗲地唤了一声:“城儿……”

    楚倾城望着她谄媚讨好的笑容,心里早就软了,但脸上依然紧绷着,冷冷地瞅着她。

    “城儿,你怪不得我,昨晚我想告诉你的,但是你闭着眼睛不理我,难道人家还、还厚着脸皮求你听不成?”凤傲君涨红了脸,水汪汪的丹凤眼无辜地睨着他,委屈地嘟着小嘴说道。

    “真的,昨晚你真的想告诉我?”楚倾城揉着她的头发,眯起黑眸狡黠地问道。

    “真的,君无戏言”凤傲君赶忙举起手发誓。

    “好,那我现在把昨晚的连本带利一起要了。”楚倾城一下将她压在身下,霸道而邪魅地道。

    “啊,不行”凤傲君慌得想推开他。

    “什么?你敢说你夫君不行?”楚倾城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嗔怒地道,“好,我就让你看看你夫君我到底行不行?”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凤傲君看着他邪魅蛊惑的笑容,一股冷森森的寒意从脚板底升起,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不是想一次把她吃净榨干吧,她还青春少艾,还美貌如花,不想这么早就做楚倾城这朵牡丹花下的风流鬼啊啊啊……

    任凤傲君哭得梨花带雨,求饶声娇媚如莺啼,楚倾城彷如聋了一般,毫不动容,无情而强悍地谋取他的福利。

    凤傲君华丽丽地在楚倾城的身下晕了过去。

    她醒过来之时,正被楚倾城从药液的木桶中捞起,浸得粉红的玲珑yu体,带起了一串串溜黑发亮的水珠。

    张逸轩赛雪欺霜的俊脸浮起胭脂般的红晕,站在楚倾城的身边,正拿着一方长长的棉布帕子,准备帮她擦身上的水珠。

    “啊……”凤傲君惊呼出声,俏脸烧得发烫,一双玉臂猛地搂紧楚倾城的脖子,羞怯地将脸埋在楚倾城的胸前,一动也不敢动。

    太、太过分了竟然让她一丝不挂地袒露在他们两人面前,让她情何以堪?羞得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楚倾城有些不明白地望了张逸轩一眼,示意呆立的他快些帮凤傲君抹干身子,然后安抚地拍着她光溜滑腻的玉背。

    张逸轩满脸通红,白皙的大手也是一片粉红,微微颤抖着,看出此刻他的内心并不平静,但他依然认真又仔细地用布帕,将凤傲君身上的水珠擦干。

    凤傲君僵着身子,完全失去了意识一般,任由他们摆弄,直到被放在柔软的被褥上,她才回过神来,不过,她依然将脸埋在枕间,不敢面对他们,任由张逸轩的长针扎满了她的背部。

    她羞赧万分地想着,他们怎么能如此坦然地面对赤luo的她呀?莫非等会还想一起玩NP不成?

    凤傲君崩溃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女帝不风流最新章节 | 女帝不风流全文阅读 | 女帝不风流全集阅读